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12. 转职申请书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2. 转职申请书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3 20:24 字数:2078

  季郁睡得昏天暗地,连身边同桌什么时候换了人,都没有察觉。

  她睡得熟,却睡得并不舒服。

  女教授很想把这个第一天上课就公然睡觉的小姑娘揪起来,好好训斥她一番,又怕伤了季郁的自尊,索性放任她不管。

  朝奉把季郁安顿好后,就开车去了军区。

  黑色越野车驶进军区大院,吸引不少新兵的视线。秦钢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一沉,抬手一指,那些新兵就老老实实不敢在乱看。

  朝奉把车停墙头,抬腿往秦钢这边走。

  “班长。”

  秦钢把队伍交给班长,拉着他往没人的地方走。

  “考虑的怎么样了?”他问。

  朝奉抿抿唇,老实说:“班长,我不想转职。”

  秦钢得到他的答案,没有丝毫意外。

  “想好了?”

  “嗯。”

  秦钢拍拍朝奉的肩膀,“也好,年轻人爬太快,反倒没什么好处。”

  朝奉:“......”

  那到底是谁一门心思想让他转职?

  这话,朝奉不敢问秦钢。

  “转职申请书我放你办公室桌上了,你抽空给我送回来。”

  朝奉点头:“好。”

  “还有,林黛那姑娘也在。”

  朝奉沉默不语,没什么表情。

  秦钢是过来人,他哪里看不出林黛那点心思,说到底都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朝奉压根就没看上人家。

  “我说你,”秦钢笑,“没看上就趁早,别白白耽误了人家姑娘。”

  朝奉点头。

  却又听秦钢说:“但也不能太绝情,好歹给人留点面子。”

  朝奉揉了揉眉心,抬腿就往楼里走。

  他站在办公室门口,想了想,还是敲了敲门。

  “进来。”

  林黛坐沙发上,头发扎成马尾,露出饱满的额头和精致的瓜子脸。素面朝天,少了一分妩媚,多了几分干练。

  这副打扮,可比之前顺眼多了。

  朝奉抬腿走进去,沉声问:“有事吗?”

  林黛摇头:“我就来看看你。”

  朝奉没吭声。

  这在林黛的意料之中,她走到桌前,拿起那张转职申请书,问道:“你答应了?”

  朝奉抬头看她,目光审视。

  那眼神,让林黛很不舒服。

  她笑了笑,有些固执的问:“不方便回答?”

  “没有。”他说。

  林黛放下心来,重新坐回沙发上。

  “我听秦叔说,你把季郁送大学了?”

  “嗯。”

  “小姑娘黏你黏的挺厉害。”她笑,“难得你有这份耐心。”

  朝奉表情一成不变:“嗯。”

  林黛刚打起的自信,因为他不冷不淡的态度,又减退了不少。

  谁也没在开口说话。

  朝奉低着头,摆弄手机,看都不看林黛一眼。

  “那......我先走了。”

  “嗯。”

  林黛深深看了他一眼,顺手带上门。

  ......

  季郁整堂课都在睡觉,直到震耳欲聋的下课铃声,响彻教室。

  小姑娘撇撇嘴,不满的睁开眼睛。

  女教师等得就是这一刻,她清了清嗓子,有些严肃的说:“有不懂的问题,欢迎同学们来问我。还有,希望下次我的课堂上,没有人在睡觉。”

  她说完,还刻意看了眼季郁。

  季郁没什么表情的趴着,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女教师终于舍得从她身上收回视线,踩着粗跟鞋离开了教室。

  季郁揉揉眼睛,从兜里掏出手机。

  “嗨。”

  耳边一道陌生的男性嗓音,带着北川当地特有的口音。

  季郁扭头看向他,愣了。

  这人好像有点眼熟。

  薛二乐呲牙一笑,说:“还记得我吗?”

  季郁仔细在脑中搜寻着记忆,很诚实的摇摇头。

  “商场,爱乐饰品店。”

  “?”

  季郁想到那天看戏的一男一女,总算跟眼前的面孔对上了号。

  “是你啊。”她说。

  “可不就是我嘛,要我说,咱俩还挺有缘分。”

  季郁点头,“可不是。”

  “你叫季郁?”

  “嗯,你呢?”

  “薛二乐。”

  季郁笑了,“你妈咋给你起这么个名?”

  薛二乐也跟着笑了,“谁让我没发言权呢。”

  这人笑起来像个嬉皮士,带着点坏劲儿,是那种什么都不用做,靠脸就能吸引一大票小姑娘视线的男人。

  季郁忍不住拿他跟朝奉对比。

  嗯。

  完全没可比性。

  一个冷冰冰的不解风情。

  一个看起来就是交际花。

  “都是同学,加个微信吗?”

  季郁晃了晃手机,呲牙笑:“老牌子,内存不够。”

  薛二乐看着那只破旧的手机,笑容更深了。

  小姑娘都爱攀比,注重面子。像季郁这种,压根不在乎别人眼光的,少之又少。

  “没事儿,我那有闲着的,借你用。”

  季郁莫名其妙看着他,算起来还是第二次见面,有必要这么熟吗?

  “不用。”她拒绝。

  季郁想,她如果要买手机,也是找朝奉借钱。谁让她跟他最熟呢?

  想着想着,季郁就笑了。

  薛二乐越看季郁越满意,小姑娘笑起来软乎乎的,可真招人喜欢。

  “季郁,放学出去玩吧。”

  “我有人接,改天吧。”

  薛二乐笑呵呵的问:“男朋友啊?”

  季郁想象朝奉那张脸,摇头。

  “不是。”

  话题终止,该打听的都打听了,在问就没什么意义了,而且容易招人烦。

  薛二乐果断闭嘴。

  季郁赞赏的看他一眼,这人还不错,最起码该端的架子知道端着,没那么下作。

  不过......

  “我刚才身边坐着的人是你吗?”

  薛二乐一本正经:“是我啊,你是不是睡糊涂了?”

  季郁半信半疑的挠挠头。

  “呐,巧克力吃吗?”

  “谢谢。”她没客气,顺手拿了半块。

  薛二乐笑眯眯的看着小姑娘把巧克力塞进嘴里,隐约能看到洁白的牙齿,和粉嫩的小舌头。

  “你真好看。”他夸赞。

  后面的课程,季郁也没怎么听。

  她偷偷掏出手机,给朝奉发短信。

  :什么时候来接我?

  薛二乐装作不经意的扫了眼,又若无其事收回视线。

  五分钟后。

  :你放学。

  季郁认认真真看着那三个字,白嫩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来。

  薛二乐莫名觉得,她笑容有点刺眼。

  对那头素未谋面的男人,突然感到好奇,他觉得,那有可能是战斗力很强的竞争对手。

  朝奉无辜躺枪,就这么没防范的情况下,被某个误以为他是情敌的人,给暗自记恨上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