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11. 不惹祸就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1. 不惹祸就成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2 22:56 字数:2053

  饭后,季郁惯例性跟着朝奉蹲门口抽烟。

  一大一小,两人并肩。

  动作出奇一致。

  季郁熟门熟路从他的烟盒里,抽出一支万宝路。

  朝奉邪睨她一眼,没拦着。

  “季郁。”

  “啊?”

  “明天跟我出去一趟。”

  季郁懒洋洋的眯着眼睛,看起来好不遐逸。

  “去哪儿?”

  “北川医学院。”

  季郁皱眉,油然而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聪明的没接话。

  但这并不能改变她的命运。

  朝奉把烟头掐灭,站起身:“今晚早点睡,别玩太晚。”

  季郁嘟着嘴:“朝奉。”

  “嗯?”

  “你是不是嫌我麻烦啊?”

  朝奉哼笑,他可是半点看不到小姑娘伤心欲绝的样子,装得还挺来劲儿。

  季郁哀叹:“能不去吗?”

  朝奉连眼神都不施舍给她一个。

  不去?

  他就算绑,也得把季郁给绑去。

  ......

  金暮一连几天都没看到季郁,反倒是金碧玉整天不厌其烦的跟在金暮屁股后,黏他黏的紧。

  起初有人问两人之间的关系。

  金碧玉都笑呵呵的回答:“我是他媳妇。”

  金暮这个憋屈啊,他能说什么?

  其实金碧玉是童养媳。

  绕来绕去,不还是他媳妇?

  然后lotus的工作人员懂了,难怪季郁始终把金暮当哥们,从来不往别的方面上想。

  原来金暮家里还藏着个娇滴滴的小媳妇。

  仔细一看,金碧玉唇红齿白,整天“金暮”“金暮”的喊个不停,可比季郁容易伺候多了。

  金暮想给季郁打个电话,又怕她到酒吧来撞上金碧玉,白白添堵。

  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

  季郁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早上起来顶着俩黑眼圈,生生把朝奉给逗笑了。

  他笑容来的快去的也快。

  季郁还没看清,朝奉就又恢复到面无表情的状态。

  跟着他身后,季郁小声嘀咕:“闷騒。”

  越野车风风火火驶进北川医学院,季郁撇撇嘴,越想越心烦。

  这事不用想,都知道她姑举双手赞成。

  医学院向来对学生的分数要求严厉,她高中临毕业那会儿,班主任不止一次的给他们科普过。

  季郁高考的分数线是足够了,但开学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她得多努力才能追赶上那些人的脚步。

  前路坎坷,一片黑暗。

  “下车。”

  季郁目视前方,装听不见。

  “不想去?”

  废话!

  季郁点点头,瞪着水汪汪的杏眼说:“我学不来这个。”

  朝奉沉默,季茹慧亲口告诉他,季郁从小就想做个医生。

  “你能学哪个?”

  季郁眼睛一亮,开始胡扯:“我想学考古,将来当个考古学家,你看能不能托关系给我安排下?”

  朝奉低头看着被抓住的那只手臂,小姑娘柔嫩的指尖不经意划过他的手背,带着点小心翼翼的讨好。

  收回视线。

  他说:“可以,先念完医学院。”

  季郁只觉得当头一盆冷水,浇她个透心凉。

  说到底,还是难逃命运。

  朝奉不愿看她磨蹭,强硬把人从副驾驶揪出来,跟拎个鸡崽儿似的。

  季郁反手一爪子,在他手背上留下三条红印。

  朝奉脸沉着,警告:“爪子老实点。”

  季郁杏眼一瞪,就要反抗。

  “我每天接你。”

  季郁茶褐色的眸子闪了闪,略有松动。

  “特殊情况除外。”

  季郁摇头,很固执。

  她觉得筹码不够。

  朝奉绷紧唇,他今天可算见识到季郁这姑娘有多得寸进尺了。

  两人僵持着,谁也不肯退让。

  季郁仗着朝奉拿她没办法,冲他挑衅似的笑了声。

  那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着实有让人把她摁地上打一顿的冲动。

  朝奉想了想,企图跟季郁讲道理。

  “为什么不想去?”

  季郁索性蹲地上放赖,仰头看着他,脸上写满了控诉:“你分明是给我找个托儿所。”

  朝奉:“?”

  他到底是因为什么,觉得季郁这姑娘有点小聪明?

  她今儿出门是不是忘了带脑子?

  好嘛,蛮不讲理,软硬不吃。

  朝奉阴恻恻的笑了,他不能把训新兵蛋子那套用季郁身上,还不能用别的办法了?

  季郁被他笑的发毛,一脸防备。

  朝奉把车钥匙塞口袋里,抬腿绕到季郁身后,袖子撸到手肘,双臂微一用力,季郁就这么蹲着被他从背后抱起来了。

  季郁:“???”

  她脸色爆红,恼羞成怒:“你放我下来!”

  这人太无耻!

  一言不合就撩拨她!

  朝奉稳稳当当抱着她往校长办公室走,好在这时间大家都挺忙的,走廊上空无一人。

  季郁其实还挺享受被他抱着,这人肌肉贲张,结实有力,可不是那种喝蛋白质就能长出来的。

  但她理智尚在,还记得反抗。

  要这么被朝奉抱到校长办公室,她估计这辈子都不想来这里上学了。

  所以季郁第一时间选择妥协。

  “我认输,你放我下来。”

  朝奉脸不红心不跳的把人放地上,理了理袖子,率先走前头。

  他脊背宽厚,人高马大,身材比例均匀,活脱脱就是个衣架子。

  想到不久前手上硬邦邦的触感,季郁脸又开始烧了。

  朝奉背对着她,无声笑了笑。

  到底是个小姑娘,在怎么胡搅蛮缠,终归脸皮薄。

  校长是个老头儿,他见到朝奉没有丝毫意外,显然是事先通过气。

  季郁哼唧唧靠门口,等着他人出来。

  “就这小姑娘?”

  朝奉对校长还算尊重,说:“您费心了。”

  老头儿摸着下巴,点点头。

  “你放心,我肯定替你好好看着。”

  朝奉笑了下,说:“不用这么麻烦,不惹祸就成。”

  两人达成共识,校长亲自带着季郁去混脸熟。

  一个系二百多人,分成四个班。

  季郁任由校长把她带进a班,刚进教室,四面八方的视线将她团团包围。

  朝奉早已不知去向。

  季郁撇撇嘴,吊儿郎当走上讲台。

  “你们好,我是季郁。”

  讲课的教授是个中年女人,样貌端正,声音冷清清的,一看就很严厉。

  校长亲自送来的人,什么都不用说,傻子都能看出季郁的重要性。

  “自己找地方坐,我们继续。”

  季郁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把书包往身后一扔,就开始趴桌子上睡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