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09. 对她在好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9. 对她在好点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1 21:52 字数:2040

  金暮好不容易把金碧玉安顿到自己的公寓,火急火燎跑回酒吧的时候,季郁已经不见了踪影。

  经理看他的眼神有些复杂,倒没什么恶意。

  “郁郁呢?”他问。

  “走了。”

  金暮神色黯然,蔫头巴脑的回吧台工作了。

  夜色正浓,黑色越野车疾驰公路。

  浓郁的酒气铺天盖地充斥着狭窄空间,久久挥散不去。朝奉黑着脸,脚踩油门加快车速,恨不得马上把季郁扔出去。

  季郁只觉得身子很轻,像是整个人都飘起来了。

  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邻里邻居都很亲热,各家妇女聚在一块,聊着家常。

  镇里传来谁的惊叫声。

  她被母亲紧紧抱在怀里,拼了命的朝着山顶上跑。季郁的视线里,洪水咆哮着吞噬了她的房子,有人在水中不断挣扎,拼了命的想要揪住点什么,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投入陌生的怀抱,耳边是母亲近乎崩溃的哀求声,和郑重其事的承诺。

  画面定格,季郁看着母亲搀扶着父亲,两人携手而行,对她扬起笑脸。

  一滴泪。

  无声无息的滚落。

  背上那只手在温柔安抚,一下又一下,仿佛不知疲倦。

  就这样吧。

  她像是身陷泥潭的逃荒者,等待黑暗中有人伸出手,将其救赎。

  ......

  天蒙蒙亮,躺在床上的小姑娘眉头紧皱,不舒服的蹬蹬腿。

  朝奉被惊醒,眸子瞬时扫向季郁,又归于平静。

  他守着季郁一整夜。

  脑中是季郁缩在他怀里,哭的肝肠寸断,眼泪止也止不住。

  朝奉不厌其烦的替她擦着眼泪,一遍又一遍,这才是季郁最真实的样子,是她本该有的样子,他这样告诉自己。

  失去亲人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自己却无能为力。

  那就像是心底的一根刺,无时无刻不在干扰着她的生活。

  朝奉替季郁盖上被子,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想。

  他得在对她好一点。

  至少,多腾出点时间陪陪她。

  ......

  季郁被手机铃声吵醒,低低咒骂一声。

  “喂?”

  那头愣住,歉意道:“我吵醒你了?”

  季郁这会儿头疼的厉害,起床气正浓,说话自然不客气。

  “甭废话,有屁快放。”

  金暮叹口气,说:“你昨天怎么回去了?”

  季郁一阵莫名其妙,“不是你送我回来的?”

  “我都不知道你住哪儿。”顿了顿,又说:“郁郁,你没生碧玉的气?”

  季郁翻了个白眼,说:“我生她气又不是生你气,冲你发哪门子脾气。”

  金暮放下心来,紧接着又问:“那你怎么回去的?”

  季郁活动活动筋骨,身上没什么异样,看样子公寓也没进来陌生人,除非......

  “先挂了,再联系。”

  话落,不等金暮反应,手机往床上一扔,就光着脚往出跑。

  她站在二楼缓台,视线先是扫了眼门口摆着的鞋架,嘴角自动自觉勾起一抹笑。

  紧接着......

  “朝奉!”她喊。

  从厨房走出来一道身影,狭长的眸子不温不火注视着她,硬朗的脸庞始终没有多余表情。

  但季郁此时无比确认,昨天是朝奉把她弄回来的。

  想到那么冷冰冰的一个人,耐着性子照顾她醉酒,又忍着没撒火,心里就是一阵暗爽。

  “朝奉,我饿了。”

  她语气理所当然,半点不跟他客气。

  朝奉抿抿唇,抬臂往房间一指:“去洗漱。”

  季郁嗅了嗅鼻子,果然闻到了饭菜的香气。

  朝奉的手艺出自于朝妈妈,被灌输男人必须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宗旨,他日常生活起居都是习惯了自力更生,没有请家政的坏习惯。

  这一点,颇得季郁喜欢。

  他勤快点,她就省去不少力气。

  季郁含着牙刷,心情好的哼着歌,一抬头,对上自己红肿的眼睛,怔了怔。

  很快,又若无其事的挪开视线。

  穿着家居服下楼,季郁光着脚,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不知道有多舒服。

  朝奉递给她一双筷子,自顾自的夹菜。

  “你待会儿有空吗?”

  “有。”

  “那陪我出去一趟。”

  “好。”

  季郁莫名其妙看着他,这么好说话?

  “看什么,吃饭。”

  “你借我点钱。”

  朝奉瞥她一眼,问:“买什么?”

  季郁指了指自己胸前,笑得无比自然:“紧了,换大码的。”

  朝奉眸子深了深,往她手指的地方瞟了眼,低低“嗯”了声。

  ......

  依旧是那家商场,只不过这次季郁没有去那家名为“爱乐”的饰品店,倒是路过的时候,不由自主朝里面看了眼。

  店员还是上次的店员,她对上季郁的视线,匆忙别过脸。

  季郁嗤笑一声,不以为然。

  她隔着布料,伸手戳了戳朝奉腰窝的位置,问他:“能抽烟吗?”

  朝奉眸色深沉,警告的看着她。

  “不能。”

  季郁耸耸肩,老实收回手。

  朝奉在店门口止步,他不方便跟着季郁一块进去,只递给她一张卡。

  季郁笑眯眯的伸手接过,“买多少都可以吗?”

  朝奉毫不迟疑:“可以。”

  季郁眉一扬,直觉没那么简单,等着他下文。

  下一秒,果然。

  “收利息。”

  季郁乐不可支,笑着进了店。

  她发现有些时候,朝奉真是闷騒的可以。

  透过玻璃窗,小姑娘脸上露出标志性的笑容,手里拿着两件款式不同的内衣,精心挑选。

  “啧。”

  朝奉舌头抵在上颚。

  想抽烟。

  察觉到一抹视线,季郁抬头追踪来源。

  与朝奉对视,他用眼神催促,示意她快点。

  季郁挑衅一笑,装作看不懂,转手又拿了件内衣,挑挑选选。

  朝奉恨得牙痒痒,他是不是太惯着她了?

  半个小时后,季郁被朝奉强拉着往回走。

  “你干嘛啊?”

  “回去。”他口气不善。

  季郁半点不惧他,梗着脖子理论:“你答应我了,想反悔不成?”

  朝奉咬牙切齿的盯着她,半晌,一字一顿:“我在车里等你,快点。”

  季郁美滋滋的朝他挥手,扭身又钻进了人群。

  朝奉瞥一眼副驾驶放着的黑色袋子,又挪开视线。

  啧。

  干煸豆芽,穿什么都一样。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