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08. 为了她凶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8. 为了她凶我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1 19:25 字数:2050

  金暮人长得白净,高高瘦瘦的,站原地不动,就轻而易举吸引了不少视线。

  他整天跟着季郁在酒吧里鬼混,不到半月,就与lotus的经理和工作人员熟络起来。连带着进酒吧的门票钱,都给他俩免了。

  刚巧这里的调酒师辞职,金暮闲着也是闲着,索性接起了调酒师的位置。

  季郁曾嘲笑他,要哪天金老爹留给金暮的钱花光了,这厮还能靠着这张脸混个一年半载。

  还真给她说准了。

  金暮这个憋屈啊,又拿季郁无可奈何。

  谁让他惯着她呢?

  一晃,就过去了大半月。

  晚上九点钟,季郁从公寓出来,小区里冷清清的,不见半个人影。

  兜里揣着的手机嗡嗡作响。

  季郁看了眼,接起电话。

  “喂?”

  “郁郁,到哪了?”

  季郁咬着手指,含糊不清的说:“刚出门,晚点到,给我留着位置。”

  那头应了声,挂断电话。

  她仰头看了眼天上悬挂的明月,莫名笑了笑。

  郊区不好打车,季郁沿着公路靠边走,足足过去半个小时,才从远处缓缓驶来一辆计程车。

  季郁招手,拉车门,一屁股坐进去。

  “小姑娘,去哪儿?”

  “lotus。”

  司机师傅透过后车镜瞟了季郁一眼,小姑娘素面朝天,脸蛋嫩的能掐出水来,这会儿面无表情的坐着,杏眼冷冰冰的没什么温度。

  季郁这会儿可不就是气不顺嘛。

  她在公寓等到晚上九点钟,朝奉还没回来。

  说好了半月,她老老实实在家等着他回来,结果这厮竟然敢放她鸽子?

  偏生她又拿朝奉没什么办法,谁让她免费住着人家的房子呢。这公寓一看就价值不菲,可不是她这种穷乡僻地出来的小姑娘能住得起的。

  越想越烦。

  搞不懂这种焦虑的心情是因为什么。

  计程车稳稳停在lotus的安全出口,季郁门一甩,潇洒往里走。

  今天酒吧里的人没往常多,服务生和服务员都聚在一块,把吧台围个滴水不漏。

  有眼尖的看到季郁,侧身给她让条路。

  “郁郁,你怎么才到?”

  季郁撇撇嘴,说:“不好打车,我走挺远呢。”

  金暮顺手递过去一根烟,笑了笑。

  季郁接过来咬嘴里,没点,目光扫视一圈,漫不经心的问:“人都哪去了?”

  酒吧经理是个三十多岁的光头,走到这群人身边,刚巧听见季郁的话。

  “有人包场。”

  季郁“哦”一声,完全不感兴趣。

  金暮调了杯鸡尾酒递给她,说:“要不你干脆住我那,反正地方够大,省得你来回折腾。”

  “干嘛,想包养我?”

  人群一片哄笑声。

  “金暮。”

  “啊?”他抬头看着季郁。

  对方一脸无辜。

  “你叫我?”

  季郁摇头。

  金暮挠挠头,不经意对上一双湿润的眸子,怔住。

  “你怎么来了?”

  众人纷纷回过头看去。

  那是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小姑娘,看起来比季郁都矮上一截,身穿奶白色的背带裤,露出细白的小腿。

  娇滴滴的。

  一看就是个软妹子。

  各种八卦的目光在金暮和那小姑娘身上来回扫视。

  金碧玉嘟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季郁不忍直视的别过头。

  金暮张张嘴,想要解释,却又发现没什么可说的。

  金碧玉委屈巴巴的看了眼季郁,小声说:“你们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

  顿了顿,问季郁:“你干嘛总跟我抢人啊?”

  不等季郁反应,金暮率先拉下脸。

  “碧玉,你住嘴。”

  “你为了她凶我?”小姑娘可算掉了滴眼泪下来,看样子气的不轻。

  季郁那股子心烦的劲儿,又涌上来了。

  她抬起手臂,往门外一指,声音不容抗拒:“你们出去解决,吧台我看着。”

  金暮盯她半晌,叹息着往出走。

  想到什么,又回过头:“这事我能解决,你别多想。”

  季郁抿了抿唇,没吭声。

  金暮一走,众人又纷纷看向季郁。

  “看什么呢?”

  经理笑呵呵的看着季郁,“你们年轻人的感情世界就是丰富。”

  季郁嗤笑一声,压根不搭理他。

  这人不知道多精明,从开始就知道她跟金暮只是哥们,这会儿刻意说的好像她跟金暮之间有什么关系似的,分明就是等着看她笑话。

  见季郁不上当,经理笑容更深了。

  摇晃着杯子里的鸡尾酒,季郁想着它的名字,问道:“谁给起的名,也太俗了。”

  经理耸耸肩,说:“之前的调酒师文化程度不高,但调出来的酒还不错,最重要的是手脚麻利。”

  季郁点头,懂了。

  金暮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季郁百般无聊,干脆跟服务生一块打牌。

  玩了几局,季郁见赢不过,就踢腿耍赖。

  酒吧里工作的都是些什么人,精明着呢,压根不吃季郁这套。

  最终季郁被灌了几杯叫不出名字的鸡尾酒,走路直拐弯,头晕眼花的倒桌子上耍酒疯,引的众人哈哈大笑。

  世界天旋地转。

  季郁整个人都飘起来了,她伸手想要抓住点什么,却扑了个空。

  众人合伙把她灌醉,这会儿却开始犯难了。

  谁知道季郁住哪?

  酒吧的门被人推开,迎面走进来一个男人。

  他如鹰般的眸子扫视一周,最终定格到季郁的身上。

  众人从呆愣中回神,经理率先开口:“先生,今日不营业。”

  朝奉抬腿走到季郁面前,压根没搭理他。

  大手拍了拍滚烫的脸颊,朝奉皱眉:“季郁?”

  “嗯......”一声短促的鼻音,更像是梦呓。

  朝奉面色不善的抬头,目光审视的打量着这群人,没说话,却盯的他们头皮发麻。

  “那个......”

  “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朝奉盯着他,不说话。

  经理默默承受着他无声的威压,压根不敢跟他对视。

  丢人。

  太丢人。

  季郁翻了个身,差点从沙发上掉下去,被朝奉眼疾手快的接住。

  瞬时,小小的身影被接了个满怀,滚烫的体温贴着略微清凉的衣服布料,散去不少燥热。

  朝奉垫了垫手上的重量,没什么表情。

  半晌。

  站起身,抱着季郁,抬腿离开,一气呵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