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07. 不娘特爷们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7. 不娘特爷们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5-31 22:35 字数:2064

  直到季郁穿过重重人海,站在金暮面前,她才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

  那是她昔日的好友,此时此刻,就这样跨过山河,千里迢迢的来北川看她。

  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偷跑出来的?”

  金暮笑容凝固,哀叹一声:“郁郁,能不这么扫兴吗?”

  “成,那说点别的。”

  “你姑姑对你好吗?”

  “废话。”

  季郁从兜里掏出两根皱巴巴的烟,金暮眼瞅着她动作,生生给逗笑了。

  “混这么惨?”

  季郁白他一眼,冷哼声:“抽不抽?”

  “抽抽抽,怎么不抽。”

  金暮伸手接过,眉一挑:“呦,万宝路,哪来的?”

  他可是记得,季郁平日不抽这牌子。

  “偷的。”

  金暮笑了笑,没把她的话放心上。

  两人随意找了家饭馆,就在火车站附近。季郁这会儿不饿,索性手肘撑着下巴,看金暮吃的狼吞虎咽。

  “你慢点。”

  话落,递给他一瓶矿泉水。

  “什么时候回去?”

  金暮从碗里抬起头来,看她一眼:“不回去了。”

  季郁动作一顿,眸色深了深。

  “别幼稚了,你在北川能干什么?”

  “你想让我一辈子待在盐镇?”金暮灌口水,抽两张纸巾擦了擦嘴巴,“郁郁,我也有选择的权利。”

  “是吗?”季郁笑笑。

  两人心知肚明,金暮和季郁不一样,季郁了无牵挂,走到哪里都可以。但金暮,他爹临终前,不光留笔遗产,还给他找了个童养媳。

  金暮看不上她。

  也别无他法。

  吃过饭,金暮把行李放酒店,带着季郁出门压马路。

  他和季郁一样,也是初次到城里来。

  但那心情,却是天差地别。

  两人动作一致,嘴里咬着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并肩而行。

  “郁郁,你要不干脆跟着我算了。”

  季郁哼笑:“就你?”

  “我哪儿配不上你?”

  季郁停步,扭过头看他。

  金暮被她看的发毛,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半晌,季郁叹了口气。

  “我不喜欢单眼皮。”

  金暮怔了怔,被她气得跳脚:“庸俗,你现在越来越肤浅了。”

  话落,竟掏出手机,对着屏幕照镜子。

  “双眼皮有什么好,娘里娘气的。”

  季郁眯着眼睛,想象朝奉笑起来的样子,颇有些固执。

  “不娘,特爷们。”

  ......

  晚上七点,北川灯火通明。

  季郁跟金暮到酒店门口,兜里揣着的手机嗡嗡作响。

  她看了眼,接起电话。

  “喂,姑。”

  那头季茹慧避开朝妈妈,靠在小区的墙壁上,沉声说:“郁郁,你在哪儿?”

  季郁抬头跟金暮对视,犹豫两秒,实话实说:“外面呢,怎么了?”

  “跟金暮在一块儿?”

  “啊......”季郁皱眉,“金碧玉找你了?”

  金暮心头一跳,连忙竖起耳朵。

  “嗯,语气不太好,倒也还算客气。”

  顿了顿,又说:“你们年轻人的事姑不管,但你得早点回去。”

  季郁想象她姑姑欲言又止,终是没舍得埋怨她的样子,心上一暖。

  “成,姑你放心,我这就回去。”

  季茹慧忍不住交代几句,就挂了电话。

  她把手机塞兜里,一抬头,对上金暮歉意的眼神。

  “看什么呢?”

  金暮摸了摸鼻子,“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季郁没吭声。

  她小时候不老实,没少惹麻烦,都是金暮托他爸找关系摆平的。金暮对她来说,就像是个邻家大哥哥,没那么多心机,值得信任。

  况且季郁一个人生活这么多年,早已经下意识把金暮当作成亲人。

  这点不算麻烦的事,比起他背后替她做的那些,远远不算什么。

  金暮见她不说话,慌了神。

  “要不......要不我给碧玉打个电话,让她别去打扰你姑姑,成吗?”

  “你......你别赶我走。”

  季郁眼窝发热,好半天才出声:“腿长你身上,我赶你走你就走,就那么听话?”

  金暮咧嘴笑,放下心来。

  “我怕你生气。”

  “行了,赶紧回去收拾收拾,晚上带你去玩。”

  金暮怔住,问:“你不回家?”

  “甭废话,去是不去?”

  “去去去,你怎么还是这狗脾气?”

  季郁不搭理他,双腿交叠往柱子上一靠,摆明了就是要在这儿等他。

  家里也没人,她回去干什么?

  金暮也不坚持,匆匆回房间洗把脸,换了身衣服,就赶紧出来了。

  他到门口,对上季郁的视线,听她催促。

  “你快点。”

  金暮跟在她身后,上了辆计程车。

  “去哪儿?”

  “酒吧。”

  金暮皱了皱眉:“不去。”

  司机师傅不耐烦的出声:“到底去不去?”

  季郁瞪他一眼,无声威胁。

  “听我的。”

  ......

  北川,lotus。

  五个英文字母被霓虹灯衬托的格外引人注目,季郁面无表情,抬腿就往里走。

  震耳欲聋的电音混响,空气弥漫着浓郁的各色鸡尾酒气味,芬芳扑鼻。正中心的舞台,一根钢管鹤立鸡群,舞娘扭动腰肢,一颦一笑皆是魅惑。

  季郁穿梭人群中,她左手被金暮拉着,感受他手中渗着汗,比她想象的要紧张。

  忍不住笑了声。

  “出息。”

  金暮没听清,问她:“你说什么?”

  季郁摇头,去吧台点了两杯鸡尾酒。那酒的烈度不算高,一杯下肚,像是喝瓶碳酸饮料,没什么酒劲儿,却不停的往上打嗝。

  金暮瞅着她难受的模样,不厚道的笑了。

  “你笑个屁。”

  金暮乐不可支,学着她一口喝完。

  喧闹的环境,季郁的心却无比平静。她需要一个发泄口,显然这里并不合适。

  但除了这里,她想不到别的地方。

  金暮忍住打嗝的冲动,抬高声音问她:“明天还来吗?”

  季郁诧异的看他一眼,显然误会了什么?

  “成啊,来就来。”

  金暮想的是,她显然与这里的女人不走同一条路,自然不会喜欢这里的环境。之所以问她“明天还来吗”,多半是为了取笑她。

  而季郁想的是,金暮邀请她,大概是喜欢酒吧里的氛围。

  两人就这样阴差阳错的偏离轨道,最终喝得头晕目眩,季郁强撑着打起精神,把烂醉如泥的金暮送回酒店,然后打车回了公寓。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