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06. 别靠我太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6. 别靠我太近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5-30 22:12 字数:2085

  周末,盐镇下了场雨。

  贴近镇政府的一栋砖瓦房,大门从里面推开,鬼鬼祟祟露出个人脑袋。

  那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大男孩,深棕色的头发,一身黑色运动装,手里拖着个巨大的灰色行李箱,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

  客车缓缓驶来,金暮招招手,灵活的跳上车,暗自松了口气。

  司机显然是认识他的。

  “金暮,躲媳妇儿呢?”

  叫金暮的男孩面色不善,却没多说什么,只低低“嗯”了声。

  客车载着他翻山越岭,故土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视线中。

  金暮掏出手机,给季郁打了通电话。

  没人接。

  他看了看时间,早上九点半。

  了然一笑,金暮重新把手机塞兜里,看着窗外。

  ......

  季郁是被饿醒的,她在屋里没看到朝奉,就自动自觉的去冰箱里找吃的。

  冰箱空空如也。

  季郁翻了个白眼,回房间里拿手机。

  一条未接来电。

  季郁揉了揉肚子,把手机扔沙发上,没在管他。

  朝奉不在家,她只有两种选择。

  叫外卖或者步行去附近的超市。

  季郁选择了后者。

  她背着双肩包,换好了鞋就准备出门。

  烈日高照,晴空万里,是个好天气。

  白色帆布鞋踩在鹅卵石铺成的路面,季郁东张西望,半个人影都没看见。

  她径直出了小区,往公路上走。

  电话这时响了。

  “喂?”

  “我有事,半月内不回公寓,你在家老实点。”

  单刀直入,半句废话不讲。

  季郁持续几天的好心情,随着朝奉的声音逐渐变淡,最终归于零。

  “怎么个老实法?”

  对方沉默不答。

  季郁哼笑说:“你不在,还不是我想怎么就怎么。”

  那头不听她废话,干脆挂了电话。

  季郁茶褐色的眸子暗了暗,她没了逛超市的心情,干脆就近找了家面馆。

  “小姑娘,吃点什么?”

  “有菜单吗?”

  老板娘指了指墙上的黑板,小小的一块,写着面的种类和价格。

  季郁随意看了眼,问她:“打卤面好吃吗?”

  “那要吃了才知道,小姑娘这么白静,从南方过来的?”

  “可不是嘛。”

  “走亲戚?”

  季郁莫名想起那通电话,摇头说:“差不多吧,我要一碗打卤面,不放葱。”

  “好嘞,马上就给你做。”

  十分钟后。

  老板娘捧着一大碗面条,上面铺层肉酱卤,季郁眼巴巴的看着她走近,馋虫都被勾起来了。

  她凑上去狠狠吸了口,赞叹:“挺香。”

  老板娘笑的一脸满足。

  饭后,季郁无所事事,干脆去市中心闲逛。

  她在盐镇的时候,整天有金暮跟着,还总嫌他话多。这会儿孤零零的一个人,才发现有人陪着是件多难能可贵的事。

  季郁想到那通电话,还是咬着牙忍住了。

  金暮是有媳妇儿的人,他不愿承认,也得承认。

  他媳妇早就看季郁不顺眼,只不过碍于金暮的面子上,不好明着跟季郁作对,暗地里不知给她下过多少绊子。

  季郁都看在眼里,压根不放心上。

  计较什么?

  不过是她玩烂了的招数。

  商场人山人海,许是周末的缘故,喧闹声不绝于耳。

  季郁初次到商场来逛,她很快把烦心事抛在脑后,被四周奢华的装修吸引了眼球。

  不知不觉走到一家名为“爱乐”的饰品店门口。

  季郁朝着里面张望,摸了摸空荡荡的口袋,还是没忍住走了进去。

  “你好,买点什么?”

  售货员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她见小姑娘气度不凡,走起路来颇有些贵族的风范,以为是哪家的千金。

  未曾想季郁进去后,对什么都感到好奇。她脸上风轻云淡,那双小手却诚实的四处摸索着,对新颖的饰品爱不释手。

  售货员笑容僵硬着跟在她身后,忍不住出声:“妹妹,你看中什么了吗?”

  季郁想了想,问她:“有火机吗?”

  售货员视线上下打量着她,点头:“有的,你要买吗?”

  季郁可算看出点什么来了。

  她不肯吃亏的脾气上来,任谁也拦不住。

  “不买我进来干什么?”

  “那就好。”

  “还有。”

  售货员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季郁翘起嘴角,眸中尽是挑衅:“你别靠我那么近。”

  眼见售货员笑容挂不住,季郁又笑着补充了句,“我怕你胡乱认亲。”

  售货员沉了脸,声音冷漠:“请你出去。”

  季郁笑容不变,摇头晃脑:“我是顾客,你就这么对我?”

  售货员还想说些什么,店门被人推开,迎面走进来一男一女。

  季郁眼神都没施舍一个,随意拿了个沙漏摆弄。

  售货员眼皮子跳了跳,商量的口吻:“麻烦轻拿轻放,好吗?”

  季郁一歪头,将沙漏夹在两指中间,以极其熟练的动作,转了个圈。

  沙漏在手指上飞舞,最终落回掌中。

  售货员惊呼出声,尖锐着嗓音叫喊:“你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季郁嘲弄的看她一眼,抬腿掠过看热闹的那对男女,径直朝着门外走。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目送那道身影渐行渐远,又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

  他垂眸看了眼女伴,冷冰冰的不解风情,眼神木纳,瞬时失去了兴致。

  “我有事,你自己回去。”

  女伴乖巧点头,懂事的松开挽着的那条手臂,侧过身让路。

  男人摇摇头,毫无依恋的离开。

  售货员怜悯的看着还站在原地愣神的女人,柔声问:“需要点什么吗,小姐。”

  对方像是没听见,推开门走了出去。

  ......

  季郁漫无目的闲逛,几缕碎发飘在额前,神色冷冷清清,不见半点笑容。

  她莫名想去朝奉的大本营看看。

  那里到底有什么魔力,这样吸引着他。

  想了想,还是算了。

  那人不知道是不是纯心扔下她不管,这会儿主动贴上去,不知道多掉价。

  季郁“嘁”了声,扭过头准备回去。

  手机这时响了。

  “喂?”

  “季郁,我到了。”

  “什么?”

  金暮突然激动,他穿过层层人群,朝着季郁大吼:“季郁,我来北川了,你快点来接我。”

  季郁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了,不确定的问他:“你来北川了?”

  金暮手机开扩音,那头声音无限放大,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好的证明。

  “等我。”

  “好。”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