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05. 给我洗干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5. 给我洗干净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5-29 22:32 字数:2066

  朝家,今天难得热闹。

  来的不止季郁一人,朝奉带着季郁进门的时候,他家客厅还坐着一老一少两个女人。

  林黛率先看见朝奉,视线在季郁身上匆匆一瞥,又若无其事站起身:“朝奉,你回来了。”

  直呼其名,宣导主权的意味很明显。

  季郁忍了忍,到底没忍住。她右手抓住朝奉的手臂,微微弯腰,用一只手换好了拖鞋,又自然而然的收回手。

  朝奉不吭声,眼神都没施舍给她一个。

  朝妈妈自始至终都在打量着季郁,小姑娘抱着袋牛肉干,看上去分量不轻,还顺带买了杯珍珠奶茶。

  都是她平日喜欢吃的东西。

  是个会办事的小姑娘,买这些东西应该也不是凑巧,显然是朝奉授意。

  季郁换好拖鞋,径直掠过林黛,把手里的东西往茶几上一放,甜甜叫人:“朝妈妈你好,我是季郁。”

  比起林黛往日称呼“朝阿姨”,朝奉的母亲似乎更喜欢小姑娘这声亲切的“朝妈妈”。

  季茹慧有些埋怨的看着季郁,责怪道:“昨天就该来,是不是光顾着疯玩了?”

  季郁嘿嘿一笑,没解释。

  朝妈妈摸了摸季郁的小脑袋,笑着说:“这孩子长得真好看,难怪你姑姑这么疼你。”

  季茹慧跟着笑了笑,“就是个跳马猴。”

  季郁笑容有些夸张,倒是年龄小,不容易看出点什么。

  林黛尖锐的指甲抠着手心,她倒不至于误会朝奉跟季郁之间有什么,但季郁一来,就成了所有人的焦点,反倒冷落了她。

  季郁古灵精怪,嘴巴又甜,没一会儿就哄的朝妈妈眉开眼笑,对她赞不绝口。

  林黛悄无声息靠近站门外抽烟的朝奉,默默盯着他的背影出神。

  朝奉有所察觉,回过头,刚好与她没来得及收回去的视线碰撞。

  林黛眸中闪过一抹惊慌,尴尬的别过脸。

  朝奉抿了抿唇,没什么表示。

  “小姑娘挺可爱的。”

  “嗯。”

  林黛有些犹豫着开口:“听朝阿姨说,她现在住你那儿?”

  朝奉点头。

  “她虽然年龄小,但也是成年人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林黛。”他喊了她的名字,声音充满磁性,却没什么感情,“你适可而止。”

  林黛怔住,随之心生苦涩。

  他对谁都是这副冷冰冰的样子,软硬不吃,她向来拿他没有办法。

  但是在冷硬的心肠,也不是石头做的。她苦苦追求这么多年,却不见朝奉半点回应。

  “朝奉,至少我们还是朋友。”林黛深吸口气,接着说:“我不奢求你给我什么回应,但最起码的尊重,你也要给我。”

  “呦!”

  阴阳怪气的声音,打乱了朝奉的思绪。

  两人同时看向季郁。

  小姑娘从屋里伸出个脑袋,嘴角挂着标志性的假笑,视线在两人身上徘徊。

  “我来的不是时候?”

  朝奉绷紧唇,扔掉烟头,扔下两个女人进了屋。

  季郁与林黛相互对视,齐齐别过脸。

  饭后,市长夫人带着女儿离开,朝妈妈兴致勃勃的带着季郁出门散步了。

  江风拂面,视野难得宽阔。

  季郁与朝妈妈并肩,她看着朝妈妈散发成熟女人魅力的面孔,莫名笑了笑。

  “郁郁,你笑什么呢?”

  季郁笑容不变,说:“您比我妈妈要年轻许多。”

  朝妈妈从季茹慧那里听过有关季郁的事,本就同情她的遭遇,这会儿看着小姑娘藏在眼里的脆弱,更是心软。

  知道同情对她没有任何帮助,所以朝妈妈并没有露出半点怜悯的神色。

  “你这孩子就会哄人,朝奉他总嫌我啰嗦,还说我这是更年期到了。”

  提起儿子,朝妈妈眼中是丝毫不掩饰的骄傲。

  季郁不自觉的跟着她露出笑容,像是对她的骄傲感同身受。

  是啊,那么优秀的一个人。

  尽管她不愿承认。

  有这样幸福的家庭,就算是有贫困潦倒的一天,恐怕也没什么畏惧的吧。

  “郁郁,你有空就多来看我。”

  季郁象征性同她客气道:“不会打扰到您吗?”

  朝妈妈笑着摇头。

  “可是......”

  “什么?”

  季郁笑的一脸顽皮,那些乖张跋扈全部藏起来,这会儿倒更像是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小姑娘。

  “可是,牛肉干好贵呀。”

  朝妈妈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

  “你这孩子,难怪你姑姑说你是个跳马猴。”

  顿了顿,又接着说:“你来看我,我开心都来不及,哪还需要你买什么东西。”

  两人并肩而行,欢声笑语撒了一路。

  ......

  回公寓的路上,季郁显然比来时欢快不少。朝奉看在眼里,心知这都是他母亲的功劳。

  比起他,似乎朝妈妈更能了解季郁的喜怒哀乐,能从她真假难辨的笑容中,轻而易举抓住她所需要的东西。

  那些隐藏在眼睛里的背后,是小姑娘不为人知的坚强。

  她还不够成熟,尽管有点小聪明,却还是逃不过朝妈妈的眼睛。

  还好,季郁没让朝妈妈失望。

  “问你个事儿。”

  她翘着二郎腿,那些在朝妈妈面前的假象,被通通推翻,像是被孙悟空的金箍棒打回原形的小妖精。

  “你那沙发,贵不贵?”

  朝奉咬肌动了动,声线低沉:“给我洗干净。”

  “诶,我到时候赔你一个成吗?”

  “给我洗干净。”

  季郁再接再厉,“那上面都弄脏了,我看着不舒服。”

  “给我洗干净。”

  “哎你有毛病吧?”季郁侧过身看着他,“给你买新的都不要?”

  朝奉喉咙里溺出一声笑。

  季郁皱眉,“你笑什么?”

  “你确定要赔新的给我?”

  季郁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她干巴巴点点头,等着朝奉下文。

  “七万。”

  季郁杏眼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抢劫啊你?”

  “沙发套七万。”

  ......

  太美好的承诺,是因为当初太年轻。

  季郁端端正正坐好,一本正经道:“你放心,我回去就给洗干净,保证半点痕迹都没有。”

  朝奉眸子染上一层笑,转瞬即逝。

  季郁低着头,默默掏出手机,科普清洗沙发的十大小妙招。

  越野车一路开回公寓,季郁拎着顺道买的零食,狠狠扑到沙发上。

  “七万块,我爱死你了!”

李初瞳 说:季郁:对不起,打扰了,赔不起,赔不起。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