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04. 慵懒的狮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4. 慵懒的狮子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5-28 22:12 字数:2087

  林黛一夜没睡,满脑子都是朝奉冷漠疏离的眼神。他看着自己的目光,甚至带着点厌恶的情绪。

  她就这么让他厌烦?

  整理东西下了楼,拐角处遇上牵着二黑的哨兵。

  “你们中尉呢?”

  哨兵挠挠头,憨厚的笑了声:“中尉出去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林黛觉得有些奇怪,朝奉这人是个军事迷,他比谁都更愿意待在军营,恨不得时时刻刻都驻扎在军营里。

  办公室有床,有生活用品,该有的都有。刚回来待一晚上,就迫不及待往出跑,是干嘛去了?

  哨兵见林黛不吭声,问道:“林小姐,你找中尉有事吗?”

  林黛扫他一眼,摇摇头。

  忍住给朝奉打电话的想法,林黛揉了揉眉心,她了解朝奉,这事得慢慢来,逼急了可没有好果子吃。

  ......

  另一边。

  黑色越野车疾驰公路,穿过红绿灯,停在市中心的一家药店门口。

  营业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视线黏在朝奉身上,捂着脸犯花痴。

  “帅哥,买药吗?”

  “嗯。”顿了顿,补充:“感冒药。”

  小姑娘偷偷打量着那张男人味爆棚的俊脸,声音腻出水来:“是大人还是孩子?”

  朝奉想了想,沉声说:“孩子。”

  “好的,稍等。”

  声音明显比方才正经太多。

  朝奉食指勾着塑料袋,抬脚往附近的早餐铺走去。

  这一折腾,就已经八点多了。

  季郁是被渴醒的,盖着的薄毯一大半都落在地板上,她眼珠子往门口瞄,有些失望的收回视线。

  男士拖鞋端端正正摆在门口,意味着朝奉还没有回来。

  他该不会是把她放养了吧?

  季郁从沙发上爬起来,光着脚去厨房找水喝,回来的时候,她脚步一顿,盯着沙发上刺眼的红色出神。

  半晌......

  “操!”

  季郁抓过茶几上的卫生巾,匆匆往洗手间跑,上一秒还期待着朝奉能回来,下一秒恨不得他这段时间都不要回来。

  沙发该怎么清洗?

  靠!

  谁管它死活。

  季郁蹲马桶上放水,脚丫子蹬着马桶边缘,小脑袋一晃一晃,头晕目眩。

  难怪量那么多。

  搞半天她发烧还没退。

  那药别是过期了吧?

  她还在天马行空的游神,院外传来锁车的声响,紧接着是指纹锁识别的声音。

  季郁怔住,脸爆红。

  靠靠靠!!!!

  这日子没法过了。

  朝奉拔腿进了屋,视线锁定沙发上一滩血迹,神色迷离。

  半晌,抿了抿唇。

  他出声唤道:“季郁。”

  蹲马桶上装死的某姑娘:“......”

  她听不见!

  听不见!

  不见!

  朝奉把买来的早餐和退烧药扔茶几上,视线避开那摊殷红,神色不愉。

  “季郁。”声音放低,带着点威胁的意味,“别逼我抓你出来。”

  季郁冷哼一声,当她怕他呢?

  正欲提上裤子出去,季郁手僵在裤腰上,欲哭无泪。

  她把换洗的衣裳落在外面了。

  诡异的沉默。

  脚步声由远至近,停在门口。

  “出来!”

  季郁闭着眼睛,一咬牙:“出不去。”

  朝奉没吭声。

  “我裤子脏了,换洗的没拿进来。”

  朝奉更沉默了。

  两人隔着一道门,彼此之间心意相通,脸上都写满了尴尬。

  “要不......”

  季郁正要出声赶人,被朝奉快速打断。

  “等着。”

  那声音与她第一次给朝奉打电话时,如出一辙。

  朝奉很快回来,伸手敲了敲门。

  季郁整个身子都藏在门后面,只露出一颗小脑袋,脸蛋通红,双眸泛着水光。

  朝奉舌尖抵在上颚,别过脸。

  他把衣服扔进去,转身下了楼梯,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季郁眨眨眼。

  唇角无意识勾起一抹弧度。

  早餐已经凉了,季郁也不矫情,伸手抓只肉包塞嘴里,含糊不清的问他:“你今天有事儿没有?”

  朝奉摇头,说:“有事?”

  季郁“嗯”一声,“我姑让我去你家串门。”

  朝奉听懂了,直觉她还有后话。

  “那个......”

  他看着她。

  季郁抠着指甲,声音不大:“阿姨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吗?”

  朝奉仔细在脑中回想一遍,好像他母亲大人除了吃,没有其它什么别的爱好。

  “牛肉干。”

  季郁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一遍:“什么?”

  朝奉把剩下的肉包塞嘴里,随着他吞咽的动作,喉咙上下挪动,说不出的性感。

  季郁收回视线,若无其事喝了口豆浆。

  “身上有钱?”

  季郁点头,“还有点。”

  “多少?”

  “两百多点。”

  朝奉去厨房倒了杯水,一夜没睡的缘故,嗓音始终有点哑。

  “那够了。”

  季郁吃过退烧药后,朝奉载着她去市中心,买了两斤牛肉干,顺带一杯柠檬珍珠奶茶。

  季郁一度怀疑朝奉要坑她。

  磨磨蹭蹭跟在他身后,季郁东张西望,好奇打量着城里的环境。

  她自幼在盐镇长大,从小学到初中,在到高中,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那里。

  对城市的了解,全部来源于网络。

  她曾经憧憬过,幻想有一天过上富裕的生活,但直到住进朝奉的公寓,她才发现这里远远比不上她的家乡。

  陌生,空旷,没人情味。

  这是季郁初来乍到,对这座城市的印象。

  “季郁?”

  “啊!”

  朝奉扭头看她,高大的身躯遮住不少光线,神色忽明忽暗,样貌端正。

  “快点。”

  季郁收回心神,撇撇嘴:“你催什么?”

  “赶时间。”

  “你不是说今天没有事儿?”

  朝奉停下脚步,低头看她:“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什么?”季郁一怔。

  朝奉看着那双茶褐色的眼眸,嘴角微微勾起,缓缓吐出两个字:“沙发。”

  这人还是第一次冲着她笑,季郁呆愣愣盯着他,像是要看出个窟窿。

  那笑来的快散的也快,只一瞬便恢复到面无表情,仿佛刚才只是场错觉。

  季郁回过神,意识到他说了什么。

  啊!!!!!!!

  这人简直不要太讨厌!

  柠檬珍珠奶茶还冒着热气,季郁把奶茶贴肚子上,捂着半天,发出一阵满足的叹息声。

  耳边突然传来打火机“啪”的一声响。

  季郁扭头看过去。

  男人头颅侧低着靠近火机,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慵懒的像是一头酒足饭饱的狮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