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03. 不准养宠物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3. 不准养宠物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5-28 10:06 字数:2066

朝奉一觉睡到天黑,他属于那种睁眼就能立马起床的人。屋里静悄悄的,不像小姑娘的作风。

  他弯腰套上裤子,推门下了楼。

  灯没开,屋里没烟味,插座插着手机充电器,门口摆着双拖鞋,人却不知去向。

  朝奉掏出手机,想了想,又重新塞回兜里。

  厨房还剩点饭,勉强够季郁一人吃。

  他把饭菜倒一块热锅里,从冰箱翻出袋康师傅方便面,烧了点热水。

  半个小时后,季郁还没有回来。

  朝奉等得不耐烦了,关掉煤气,就准备出门去逮人。

  昏暗的路灯下,小姑娘光着小腿,手里拎着透明塑料袋,天太黑的缘故,朝奉看不清她买了什么东西。

  季郁也发现了朝奉,冲他呲牙一笑。

  夜风刺骨,北方与南方温差较大,季郁显然低估了这里的环境,冻得牙齿打颤。

  她若无其事跟在朝奉身后,唇色发白。

  “干什么去了?”

  季郁嗓音有点哑,“买卫生巾。”

  超市距离他的公寓很远,朝奉知道小姑娘这是没好意思麻烦他,心里一时说不清什么滋味。

  做过饭的缘故,屋里热气腾腾的,季郁换好拖鞋,缩进沙发里。

  朝奉抿了抿唇,不动声色靠近,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脸色阴沉。

  “你在发烧。”

  不是疑问,是肯定句。

  季郁脑袋晕乎乎的难受,听见他的声音,摇摇头:“没事儿,我睡一觉就能好。”

  朝奉心有点躁,他把季郁拉起来,强硬塞给她一杯热水,口气不善:“喝。”

  季郁下意识想拒绝,昂头对上他的眼神,拒绝的话卡在喉咙,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抿了口,有点意外。

  “甜的?”

  朝奉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她,解释道:“退烧药,以为我给你冲糖水?”

  季郁有气无力的白他一眼,把药喝干净,重新蜷缩在沙发上。

  “回屋躺着去。”

  季郁摇头:“不想回去。”

  朝奉生生被她气笑了,问:“沙发上舒服?”

  季郁掀起眼皮看着他,没吭声。

  朝奉抬起手臂看了眼表,眉头一皱,“我得走了。”

  季郁愣了愣,问:“你不住这?”

  朝奉隐约从她的话里听出点依赖的意味,难得心头一软。

  “我有事,明早回来。”

  季郁没在坚持,摆了摆手,示意朝奉不用管她。

  “饭在锅里。”

  “有事打我电话。”

  “记得吃药。”

  顿了顿,又补充一条:“不准养宠物。”

  季郁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

  “为什么?”

  朝奉沉眸看着她,缓缓吐出三个字:“我嫌脏。”

  “骗子。”

  朝奉眉一皱:“你说什么?”

  季郁固执的看着他,说:“你骗人,拿我当三岁小孩唬弄呢?”

  “怎么说。”

  季郁胡搅蛮缠那股劲儿又上来了,“你军营里没军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当兵的。”

  朝奉又看了眼表,扭头上楼了。

  季郁有些复杂的看着朝奉离开的背影,视线模糊,头晕目眩,她有点困了。

  朝奉穿戴整齐,从楼顶上下来的时候,季郁已经熟睡了过去。

  他重新上楼拿了条毛毯,盖在小姑娘身上。昏暗的灯光下,季郁呼吸均匀,小脸泛红,嘴唇嘟着,可爱的一塌糊涂。

  朝奉看了会儿,拿着车钥匙出门。

  他走后,原本熟睡的小姑娘猛然睁开眼睛,望着门外的方向出神。

  越野车离开视线,融入黑暗中。

  季郁爬起来,去厨房吃了两口饭,好像也没那么对胃口。

  重新缩回到沙发上,这一次,是真的熟睡了过去。

  朝奉把车开进军营,被站岗哨兵牵着的军犬嗅到主人身上的气味,嗷嗷叫个不停。

  “二黑,坐下。”

  叫二黑的军犬压根装没听见,眼神紧紧盯着那辆黑色越野车。

  朝奉被它闹腾的没办法,从车里伸出脑袋,命令道:“坐下。”

  二黑摇着尾巴,乖乖坐在地上。

  ......

  哨兵摸了摸鼻子,规规矩矩行军礼:“中尉。”

  朝奉一摆手,把车开进大院。

  办公楼底下站着个女人,二十五岁左右的模样,一身军装穿的端正,素面朝天也遮挡不住的魅,像是与生俱来一般。

  她看到男人脊背挺直的身影,眼睛一亮。

  “朝奉。”

  “你怎么在这?”

  林黛嫣然一笑,说:“我入职了。”

  朝奉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半晌,低低“嗯”了声。

  “你不为我感到开心吗?”

  朝奉手掏兜摸根烟出来,咬嘴里:“你爸舍得让你出来受苦?”

  “我跟他说,你能照顾好我。”

  朝奉咬着烟进楼,扔下一句“我可没那本事”。

  林黛笑容凝固,不自在的跟在他后头。

  办公室里,朝奉“啪”一声引燃打火机,脑袋凑上去吸了口。

  他莫名想起季郁抽烟时的模样,与她的样貌格格不入,明明长得那么乖巧,偏生性子那么张扬,不服管教。

  也不是不可取,至少脑袋够聪明。

  “朝奉,你该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林黛凑上前,身体紧紧贴着朝奉。

  淡雅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唤回朝奉的心神。

  “林黛,你自重。”

  朝奉退后几步,与她拉开距离。

  林黛身形一僵,强打起精神,笑着说:“我就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她说完,抬头看向朝奉。

  “嗯。”朝奉说,“我这人不识逗。”

  林黛自讨没趣,也不过多纠缠,推门走了出去。

  来日方长,她有的是时间陪他耗。 朝奉后半夜替哨兵执了会儿勤,二黑围着他脚边转来转去,哼哼唧唧的撒着娇。

  朝奉伸手揉了揉它的大脑袋,笑了声。

  怎么能一样呢?

  他不把二黑当宠物,自然不能跟那些家里养的小玩意相提并论。

  战场上,它就是兄弟,是可以信赖和依靠的左膀右臂。

  这些季郁无法理解,因为她没办法感同身受,就像他心疼季郁的遭遇,却不能理解她一身颓废气息的原因。

  慢慢来吧。

  朝奉这样告诉自己,总不能像要求新兵一样去要求季郁,到底还是个小姑娘,没见过大风大浪,也不经吓。

  天逐渐亮了,哨兵缓缓醒来,猛然意识到什么,连忙看向朝奉。

  “中尉,这......”

  “没事儿,回去好好休息。”

李初瞳 说:你们想看女主撩男主,还是男主撩女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