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花养成记初初相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初初相遇

小说:白莲花养成记 作者:毕知 更新时间:2018-05-24 22:13 字数:2020

  楔子

  上古天地,孕及二神,一神掌生,一神握死。生神居于浩渺天,俯瞰众生沉沦百态,死神居于黄泉地,静观世人执着痛苦。此间千年,任其枯荣间复。

  原本世道平常,无奈人中渐传一病,名曰“爱”,开始虽无征兆,但发病后便偏执成狂,累心成殇。爱及物,生贪;爱及自己,生恶、欲;爱及他人,生爱、恨、嗔、痴。

  人族行祭祀之事,恳请天神拯救。生神慈悲,下凡人间,尝救人水火。

  时日渐长,却未有成效,染病之众愈多,以致神也无法幸免,神身染病,神格几近陨落。

  生神无意生死,却怜悯世人挣扎。自死神处,得来“无”,“无”乃神创,生神欲自陨于天山之巅,必使神器。神望以自身之神力给予世人,使世人远离痛苦,。

  陨落之日,自天山之巅浮现盛大金色光华,波及整个洪荒大地,一时间千兽悲嗥,万鸟哀鸣。然浮世万物,受神之灵源恩泽,得通灵之能。

  神之恩泽,皆莫能忘。

  然,神已陨落,而能有强弱,无人管理人族事务,且人族日益壮大,遂举四人,分四地,建四国,东澧、南戚、北临、西酆,四国管理各方领土,互不干扰,互不侵犯,时过境迁,已渝千年。

  ——《洪荒志(开篇)》

  略带清冷的阳光落在沾着露珠的小草上,枯萎暗黄的草只有在这个时候会散发夺目的光彩。有风。吹在脸上,吹来了些许桃花香气,明明入秋,却有桃花香可真是奇怪,不过,却是好闻的紧。风中带了些清早的森林的湿润气息,很舒爽。

  白沐坐在界碑边,慢条斯理得收拾自己的包袱,她没时间管桃花香的来源,她要分析她此时的处境。

  白沐,来自东澧国,现在处于离家出走的状态里。

  此时,她已经在无尽森林边上了。

  后面是东澧国,白黎从王城东澧追过来,算算时间,也快到了。前面是南戚国,进了无尽森林,就很难找得到她。就算逃了。

  无尽森林,传说进去的人会感觉到无边无际的黑暗与恐惧。传闻那是被神诅咒的地方。那里的树很高很密,无论黑夜还是白日,没有光线可以大把的洒在地面上。空气潮湿,林下尽是黑色的苔藓和颜色艳丽的蘑菇,林中也多的是面目狰狞的妖物。说来奇怪,这样可怕的地方,入口处却是一副靓丽的风光。不知是神的嘲讽还是仁慈。

  而白黎,是白沐的师父。

  可是,白沐开始犹豫了。

  不是因为无尽森林很恐怖。而是她从未逃得这样远,远到差一点点就真的脱离师父了。

  白沐想起白黎的温润嗓音,想起白黎的目若朗星,想起和白黎互相陪伴了这么多年,踌躇不决。

  白沐暗自思忖,这一去可就没有人能罩着她了。不免有些感伤。

  还有翎儿,她怕是也会担心得要命;窦姨也一定念叨着等白沐回去绝对不给她吃饭;管叔也许还要很久,啊不,他一辈子都娶不到窦姨了。

  师父会非常生气吧。之前几次出走,虽然连城都没出,但也还是气的不轻。不仅连着两天没有搭理白沐,还把她关在房间闭门思过。

  只有白沐才能让一向云淡风轻的白黎皱眉。

  胡思乱想间,白沐竟然希望听到远处传来马蹄声。

  白黎或许会骑着白小菜来找白沐,微皱着眉头,淡淡的说:“啧,竞跑这么远了。”白小菜是匹白马,高大帅气的很,和白沐很亲,所以白沐给它取了个配的上它的名字,“白小菜”再好不过。

  然后不等白沐说话就把她拉上马,低声说:“回家吧。”

  然后白沐就回家了。

  然后,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谁。

  竟然幻听到了马蹄声。白沐在心里冲自己翻了个白眼,一边暗暗嫌弃自己立场不坚定,居然期望白黎能找过来,一边仔细听着。

  “哒哒哒……”远处真的依稀传来了马蹄声。

  白沐的心情有些激动,她躲在界碑后面,想看看来人是谁。

  毕竟激动归激动,好歹有理智。

  边上就是无尽森林,来人若不是师父,那也是厉害角色。无尽森林这么凶险,到这儿来,要么是寻人,要么是没办法从城池关卡正常进入南戚国。

  选择这里偷偷入境的只有两种人,白沐,和穷凶极恶之人。

  所以白沐决定,来人若是师父,就冲出去,抱住师父的大腿,跟师父回家。来人若是歹徒,就冲进森林,小心些,定能躲过一劫。

  是走是留,就看这了,看天意。

  仔细盘算着,就听见马蹄声越来越近了。

  远远的,看见一个束着白玉冠的男子策马而来。

  白沐相信没有歹徒会束白玉冠。来人远远看着,虽不清楚,却也看得出风度翩翩,应该是个美男子,她不禁想起仙风俊逸的师父。

  看见马头了,是匹白马。

  白沐心中暗自窃喜道:再近些,再近一些。

  来人更近了,就在离白沐十步远的地方,翻身下马。

  白沐心沉了下去,不是白黎。

  来人一袭白衣,袖口一抹黑,和白黎比较,勉强算作好看,很正经的神色,看上去也不像是穷凶极恶之人。白沐看见白衣男子闭了眼睛,捏了个口诀,紧皱眉头的样子,好像在焦急的寻找什么。

  白沐心想:不会是师父雇来的打手吧,师父这回肯定是被气的不轻。

  正打算偷摸的走掉时,白衣男子出声了。

  “出来!”白衣男子感觉有点急了。

  白沐悄悄探头一看,白衣男子正好冲着石头这边看过来。白沐心下一惊,赶忙撤回脑袋,不料这一下,戏剧性的踩住了边上一枝干树枝,“嘎吱——”白沐呼吸一滞,极其缓慢的把脚缩回来,同样极其缓慢抓紧了包袱随时准备逃命。

  气氛紧张到了极点,白沐动都不敢动。周围很安静,只有鸟叫、风吹、虫鸣、以及,白沐极力压低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白沐发誓以后绝不能把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白莲花养成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