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心醉033讨好师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3讨好师父

小说:红颜心醉 作者:晴天映雪 更新时间:2018-06-14 12:44 字数:2036

  “师父,子心近日已将代宗史整理完毕。”我恭恭敬敬的将史卷递给他。眼神直直的盯着他,有些许期待。

  “既无事,你便将那书虫还回去,莫要欠了人家的情。”他无视我脸上的笑意,一句话,便让我所有的心思打乱。

  “当日师父为何不夸我,害我在那人面前没了脸面。”

  “你就是依靠别人,是不是也不能只夸你一人。到不如不说。”他示意我将茶几上的茶递给他。

  “该说还得说,不然弟子愚笨,不得领悟。”我顺便将他台前的东西整理了一下。

  “你既知自己愚笨,又怎好讨好话。”他略带着笑意地看着我,然后说了一句,“这院子里太安静了,你不烦吗?”

  “啊!”我怀疑自己听错了,这还是我师父吗?

  “下去吧!”

  “师父,若我也交学费,可否换得师父的夸奖。”临走时,我还是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毕竟难得,他今天开心。

  “师父,什么都不缺,那我送什么好呢?”我一个人在发呆。

  “本尊的两只樾到缺两件衣裳,不如你也一并做了吧!”

  “为什么?你不是有弟子吗?”回想起这两日,他一直跟子玉待着,都不管我了。难怪师父会说这院子太静了。

  “本尊,这弟子是因你而收的,而且学费是带你师父收的,你难道不该为本尊做些什么吗?”他替我理了个头发,我到也欣然接受。

  “如此甚好,那我便做三件衣裳吧,只是这材料,白圣山上应该没有,不如弟子明天下山一趟,如何。”

  “你这次下山,往返需多少时日。”

  “短则半月,多则一个半月。”我这次借口下山本就是有要事要办,若时间太赶肯定不成。

  “你不会飞,难道也不会跑吗?”萧灏华怀疑的看着我。“那为师就教你飞翔之术吧!”

  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一抹不悦。

  “师父莫不是舍不得弟子。”我心想,随后又自嘲着笑了笑,这怎么可能。

  “不必了,弟子愚笨,短期之内学不会。”

  此事只得做罢。

  离期。

  “ 你四海为家,从不肯在白圣山久待,如今怎肯在这里长住。”断崖旁,两人正在饮酒。

  “子风,你要相信人的天性是不会突变的。我虽然长你几百岁,但心理年龄却要小你几千岁,白圣山,我不会久待,但住所我还是要一间的,过两日我便要走了。”

  “三月后,子清便要回来了,我们三个再去一趟虚境吧!”听着断崖下的瀑布声,萧灏华将酒杯往下一捞,便是一尊清酒。

  他总是那般淡然,在四君子中,只有他一直留在白圣山,也只有他背负的最重。

  “哦,他总会突然回来。”桑洛神君接过他手中的酒,饮了一口,说道。他向来是不隐藏情绪的。

  “一是为了赴我们的千年之约,二是为了他的鸟,当年凤凰大面积灭绝,你可还曾记得。”他笑了笑是想起了以前一些有趣的事。

  “当然,当年,若不是为了这个,子清也不会如此爱鸟。”两人相视而笑。

  要说源瞳神君,可算是四君子中最任性、最自然的一个。

  “现如今,历史或将重演,凰山那边的摆渡鸟,已经快灭绝。”

  “你是如何得知的?他又将如何做?”

  “他想将他们迁往虚境,特来征求我们的同意,只是子扬那边,杳无音讯。”

  “不知她尚在何方,处境如何,倒是苦了辛敏。”萧灏华闭了闭眼,随后又将视线转向无尽的瀑布。

  当年之事他错了吗?

  “师伯,你当真要走。”

  “是的。”

  “那日我见师伯纵情于歌舞,对西陵一族很感兴趣,但依我之见,你却更像是在搜寻某个人,莫不是师伯这近千年来一直在寻找某人。”当日他的眼神像极了千年前的她。

  他并未回答,也并未否认,只是说了一句“你猜?也许本尊的心思比你师父的心思还难猜?”他的眼神忽悠暗了暗,嘴角的笑容也淡了下去。这般严肃,我都有点受不了。

  “我懒得猜。”说完这句我便走了。

  “师父,,师伯要走了,你可会伤心。”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的第一反应,便是师父可会舍不得。

  她能感觉到他变了,他开始怕安静了。原来他也会寂寞。

  “师父,既无心又如何会伤心。”

  “那您也不会开心喽?”我暗自调侃他,却不料他竟笑了,我第一次见他笑得如此开怀,真好看,我最喜欢看男子笑了,人家都说美人一笑倾城大美,但美男一笑倾美人。

  嗯,为了师父开心,我一定要加油。于是我只好去了,对一定要让他留下。

  “你当真能令本尊的樾听命于你?”为了能尽快回白圣山,我只能这样做。同时也是为了将他留住。

  “是的。”我信心满满的回复他,心里想着,你的樾我降服不了,但你的徒弟我还是可以哄哄的。这几日子玉同樾打成一片,玩得不亦乐乎。

  “需几日?”他问我。

  “短则数日,长则一月。”

  “送礼需有诚意。”他意味深长的跟我说。

  “师伯,其实我不会制衣,您不如再替我向仙子讨一些衣虫来做我的帮手。”不知为何在白圣山上,我不复从前的工于心计,步步为谋,而是将内心很傻的一面表现出来,许是少女心爆棚吧!

  “衣虫,你师父那由你去向他讨。”他转身便走了。

  我转念一想,被他耍了。

  “不,我不要离开白圣山,你若再逼我,我就去神君那告状。”这几日许是被我烦死了,这小丫头竟拿师父压我。

  “别,别,别,人间多好玩啊,你去了便知,你吃过糖葫芦吗?你斗过蛐蛐没,你游过湖没?你看过海没?你谈过恋爱没?”

  “没有。”小丫头呆呆的看着我。

  “你看你,小小年纪别太累了,往后你要继承了宗主之位,可就没时间玩了。”

  “好吧!”她勉为其难的答应我。

  终于,我们踏上了征途。而我却不知道,在我们离开之后,师父也离开。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红颜心醉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