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丑妃:皇子要逃婚!第001章 重生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1章 重生

小说:倾世丑妃:皇子要逃婚! 作者:箬曦夜 更新时间:2018-05-31 11:06 字数:2190

  “嘶...”

  酸麻疼痛在凤籽意识回来的这一瞬间铺天盖地的袭来。

  脑袋里似乎有什么在不断蚕食着记忆,身上更是像有百千只虫子在啃咬着自己。

  凤籽刚动了两下手指,疼痛便迅速钻进了她的指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抓住了一旁的东西,只是,她还没缓过神来,就愣住了。

  她抓到了什么?

  柔柔地,软软的...似乎,还有些发烫?

  凤籽猛地睁开眼睛,她在哪?

  视线由模糊开始变得清明,映入眼帘的却是粉色的花系,周遭全是散发着漆味木头做的家具,包括这张床。乍一看,装饰还挺漂亮。

  凤籽心里大惊,赶紧挣扎着就要爬起来,哪知,手上抓着的东西一用力,竟然、竟然变大了......

  周边传来一声闷哼,凤籽下意识就往后面看去,结果,脸唰的一下就沉了下来。

  这旁边,竟然还睡了一个男人!

  凤籽皱着眉头,手不自禁的动了一下,却又听到那人哼了一声,心里暗道不对,咯噔一下,往自己手上看去,一张老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

  赶紧松开手,就往床下爬去,却没想到这床足有一尺之高,凤籽还没稳住,冷不丁就摔了,脸趴在地上,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这时,凤籽才注意到空气里带血的腥味,以及一种很熟悉的味道。

  脑袋一抽,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揉着砸瘪的脸,一边确认自己有没有受伤。再三确认血腥味不是自己身上的以后,才瞥了眼床上露出半块胸膛的男人,这男人受了伤?还好自己没事。

  凤籽长吁口气,转身准备离开,刚抬脚,脑袋却忽然抽痛起来,记忆像泉水一般快速的涌出来,直挤她的脑门。凤籽险些没有站稳,赶紧扶着一旁的椅子,单手抱着头,跪坐在地上。

  这身体原主叫凤甄籽,凤家二小姐,凤家家主的丫鬟彦氏所生,上有一姐凤晴,下有一妹凤锦和一弟凤武,虽然是家中老二,却因为其母是丫鬟上位,所以在府里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比下人还凄惨...而原主被两姐妹骗到这里,就是想看她的笑话,好将她赶出凤府,却没想到这个原主撞到了床柱,竟然一下子就这么撞死了!

  那么,这个男人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等...等等!穿...穿越?

  凤贞子?

  凤籽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呻吟了两声。

  床上的人这时似乎终于被惊醒,他微微转过头来,细长的眸子微眯,一声不响的看着地上的人。

  凤籽好半天回过神来,才接受自己似乎是穿越了的事实和...贞子这个名称。

  难怪...她明明记得,自己是要去帮陈浩拿试验品的,结果却在自己的实验室爆炸了,对,爆炸了...陈浩就是想要她研制的那款新毒,那款还没来得及制作解药的毒...

  “把我睡了就想跑?”

  床上忽然传来某人虚弱的声音。

  凤甄籽闻言,抬头往床上看去,刚好对上那双黑如幽洞的双眸,无法掩饰的王者气概立马传来,像一张巨大的网将凤甄籽迅速包裹在其中。

  凤甄籽愣住,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但是脑袋一抽,想到自己居然和这男人睡在了一起,脸又黑了几分,半晌,从牙缝里挤出一行字:“你没死?”

  那人戴着一枯竭似鬼怪的面具,从床上缓缓探出一个头来,只看得到他那两只如虎豹般的眼睛,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凤甄籽。

  凤甄籽竟然莫名的被他盯得有些心虚。徒自咽了咽口水,然后半眯着眼睛,有些气场不足。这个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气势。

  “都有反应,你说我死没死?”

  男人仍旧是那副不阴不阳的模样,只是微抿着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凤甄籽。

  凤甄籽眸子一沉,但是很快,又扬了扬嘴角。

  空气里的血腥味很重,所以这男人肯定受了不小的伤,而从空气中的毒味来判断,他中的毒应该是咀,这个她之前研究过很久的剧毒!所以呢...一个将死之人,还有胆和她较劲?

  她一边摇摆着,一边向床边走去。全然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倒是感觉春风得意。

  就在靠近床边的时候,凤甄籽眼里忽然闪过一丝冷意,嘴角若有若无的勾了勾,抬手直接朝着男人身上伸过去。

  男人眸子一眯,声音比刚刚要清冷几分:“刚没摸够?”

  凤甄籽的手一顿,笑容僵在脸上。

  没摸够?我可去你丫的大傻逼!

  刚想数落这个男人,凤甄籽却忽然咂巴了下嘴,伸出手托着自己的下颚,换了一脸迷恋的表情。

  “你要做什么?”

  男人脸色一沉,下意识的觉着危险。却被凤甄籽一把抓住。

  “我看公子的那个...手感确实不错,如果我想继续...公子肯定不会有意见的吧?”

  听闻凤甄籽这句,男人终于有些绷不住了,他刚想说话,眼前却一晃。

  凤甄籽没想到这男人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他的手冻得和寒冰一样,丝毫没有暖气可言,就像一把铁锹硬生生的硌住了她的手。凤甄籽本来身上就痛,这会儿,便更加使不上力气。

  “没想到,姑娘还有如此嗜好”

  男人眸子眯得更深,手上的力道却加重几分。

  凤甄籽痛得直咬牙,本想摘下他的面具,没曾想会被反将一军,这人身手竟可以如此之快!

  而她竟也不具任何反抗之力,只能大眼瞪小眼。忽而眼眸一转,便又笑眯眯的看着男人:“公子受这么重的伤,把力气都用在抓我身上,恐怕不太好吧?”

  男人听闻,手上一松,凤甄籽便直直的往地上落去,好不容易稳住,又狠狠的瞪着他:“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哪知,这男人眸色一沉,周遭的气氛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凝固了起来。

  “你,你别瞪着我”

  凤甄籽忽然有些把持不住了,她一边后退,一边朝着门口奔去。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男人的声音阴森森的传来,犹如冰窖里放置百年的寒冰,凤甄籽瞬间怔住,竟然有些被吓到。

  “你,是怎么看出来,我受伤了?”

  男人一字一句的重复着,中间停顿两秒,语气凉薄得不可一世。

  “你,你管我!”

  凤甄籽因为刚刚体验过这个男人的手劲,知晓这是一位不好惹的主,自己现在什么情况都还没搞清楚,所以她可不想多管闲事。

  不等男人再问,凤甄籽已经开门出去了。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倾世丑妃:皇子要逃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