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有毒,邪王悠着点第42章 僵硬,落荒而逃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2章 僵硬,落荒而逃

小说:狂妃有毒,邪王悠着点 作者:L千山暮雪 更新时间:2018-06-13 22:26 字数:2038

  秦时月敲门的手僵住,沉声问了句,“谁在里面?”

  “是宋小姐在里面。”离悠答道,“秦小姐,可以不用敲门,直接进去就是。”

  “原来是宋小姐在。”秦时月眸光闪烁,想了想,转身就要走,“等会告诉你主子,我改日再来!”

  “秦小姐留步!”离悠立刻追上去,殿下今天催他去问了好多次了,若是让殿下知道人都来了,又被他放走了,那后果……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大皇子应是不想让人打扰的,我还是改日再来吧。”秦时月被拦住,皱了皱眉。

  “秦小姐若是这样走了,恐怕殿下要恼了!”离悠苦着一张脸,“殿下若是发怒了,属下怕是就惨了!”

  秦时月看着离悠苦巴巴的样子,有些头疼,被缠得不行,只能点头答应。走到门口,正要敲门,离悠又开口了。“秦小姐不用敲门,直接进去就好。”

  闻言,秦时月也不再敲门,直接猛地用力,轻轻松松的打开房门。

  里面,瓴翊和宋恩慈坐在一张圆桌旁边,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脸上都带着笑,听到开门的声音,齐齐朝这边看过来。

  “呀,是秦小姐来了呀!”宋恩慈有些惊讶的看了眼瓴翊,“秦小姐这样没有敲门就突然进来,倒是吓了一跳呢!”

  “离悠说我不用敲门,直接进来就行,没想到宋小姐胆子这样小。”秦时月见到宋恩慈,喝茶的心思去了大半,心情好不到哪里去。

  她喜欢茶,甚至可以说是爱茶成痴,只是,喝茶,也是要分人的。宋恩慈在这里,她实在不想要煮茶。

  径直走进来,在桌子旁边的另一个椅子上坐下。

  “嗯,是我告诉他的。”瓴翊轻笑,很自然的把椅子挪到离秦时月近一点的地方,“怎么来得这样迟?”

  “早上陪我爹娘了,所以用了午饭才过来的,路上又拥堵,耽搁了一会,所以这时间才来。”秦时月垂眸,把玩着手上的帕子。

  “原以为秦小姐也是下了拜帖,现在看来倒是与大皇子约好了的呀!”宋恩慈娇笑道,“大皇子也不和我说,早知道你们约好了,我是断不会来的!”

  “没想到你会来。”瓴翊看了她一眼,目光再次落到秦时月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到宋恩慈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等会想来是要回去得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还有半夏陪着我。”秦时月看了看窗外,太阳还在高空挂着,喝茶而已,应该是要不了多久的。

  瓴翊突然眼尖的看到她手上有一处擦破了皮,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抓起她的手,道,“这是怎么了?”

  秦时月也这时候才发现手上居然蹭破了,想破脑袋也没想到是在哪里蹭破的,只能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弄的。”

  瓴翊站起来,进了里屋,很快就出来,手上多了一个小巧的玉瓶,不由分说的抓起秦时月的手,指腹沾了些腰,小心翼翼的擦上去。

  那药擦在手上,清清凉凉的,没有一点预想中的疼痛,秦时月先前还觉得有点小题大做,这会却是有些享受了,任由瓴翊折腾。

  伤口并不大,瓴翊很快就擦好药,放在唇边吹了吹,“疼吗?”

  秦时月有些哭笑不得,抽回手,“不疼,小伤而已,没关系的。”从小到大,这样的擦伤,并不少见。

  瓴翊看了她一眼,把药瓶塞到她怀中,“以后若是我不在你身边,你自己小心些,擦伤了居然自己都不知道!”

  宋恩慈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了,甚至有些强颜欢笑的意味,“大皇子对秦小姐倒是真的疼宠!”

  “她会是我唯一的妻,自然是要宠着疼着。”瓴翊轻笑,目光柔和。

  秦时月也笑了笑,心中只觉得好笑,这男人,还真的做戏做全套的?不过这样,她很满意。

  宋恩慈明显愣了愣,没想到瓴翊竟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那一刻,她甚至都要以为瓴翊心里真的是这样子想的了。

  她,是第一次在瓴翊眼中看出这样的柔和亲昵,还是面对一个女子。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宋恩慈站起来,深深的看了眼秦时月,道,“原本是来大皇子这里喝茶的,没想到秦小姐来了,那我就先走了,改日再来!”

  见瓴翊点了点头,才转身离开。秦时月只觉得,宋恩慈的背影,怎么看怎么像是落荒而逃。

  心里莫名的生出来几分愉悦,脸上也带着笑,冲着瓴翊笑得很灿烂,“哈哈,大皇子,那套钓紫……那茶叶……”

  瓴翊:“……”

  过了好半天,才站起来,“走,带你去看。”

  秦时月愣了愣,“不在这里?”

  “那样的好东西,应该放在我房中的。”瓴翊一副很正常的样子。

  秦时月猛然反应过来,一般来说,几乎人人家中都会有藏宝阁。绝大部分都是在书房或者卧房。

  她刚才只是以为这里就是瓴翊的卧房,所以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跟着瓴翊走进内室,从另一个门出去,又是一个小院落,秦时月后知后觉,瓴翊的院子,竟然是两进两出的。

  里面依旧种了很多花草,准确的说,应该是树。四周都翠绿翠绿的,秦时月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地方,兴奋的四处打量着。

  “喜欢?”瓴翊看到秦时月的样子,好笑道,他以为,她应该是更喜欢外面那些花的。

  秦时月不自觉点点头,听到男人低低的笑声,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她,怎么顺着他的话就说下去了?

  瓴翊却没有再说什么,径直走到屋子前面,推开门,然后站在门口,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秦时月没有推辞,心中有些忐忑,脸上却没什么多余的表情,缓步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布置也很简单,没有多少装饰品。

  正对着门摆着一扇四叶镂空雕花小叶紫檀屏风,上面花纹是简单的回行,每一叶的正中间,都镶嵌着一副菱形的字,四叶上面分别是“金戈铁马。”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狂妃有毒,邪王悠着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