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下谋:逗比王爷玲珑妃第0001章 收息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01章 收息

小说:花下谋:逗比王爷玲珑妃 作者:西瓜芝麻粒 更新时间:2018-05-17 16:49 字数:2792

  苍屏国。康乐十四年。

  寒冬已去,花草纷纷萌芽;东风徐来,万物俱回生意。

  此时正值阳春三月,城里城外到处一片盎然的景象。

  “驾!”

  一辆马车正疾驰在十里城郊之外,所到之处,无不扬起漫天的尘土。

  马车朴实无华,原木色的车身,在马蹄“哒哒”的牵引下一路颠簸。

  前面垂下的藏青色的布帘,躁动地上蹿下跳。两边白色的纱窗,更是不安分地飘出窗外,横在半空。

  一张俊俏却略显冰冷的侧脸,在窗口若隐若现。

  此刻,坐在马车内的花之蕊薄唇紧抿,表情严肃。

  似乎马车每往前一步,她的秀眉便跟着皱紧一下。

  侧面的乳母花蔓亦是不露声色,正襟危坐。

  与马车内的冰冷沉寂截然不同,车夫牛大锤却是眉弯眼笑,一脸和气,嘴里还哼着小曲,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牛大锤不时地上下拉扯着缰绳,原本笨重的马车,在他熟练的掌控下,竟显出几分轻巧。

  他把车尽量驾得安稳一些,毕竟车内坐着的是一位夫人和一位小姐,而且是从遥远的花国而来。

  受恩人所托,他牛大锤需要把这位夫人和小姐,安全地送到京城内预定好的聚福客栈。

  至于其他的,则一无所知。当然,他也并不关心。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只是如何再多攒些银子,方便以后娶个媳妇。

  越过一个小山坡,马车渐趋平稳,速度也缓慢了许多。

  藏青色的布门安静地垂了下来,两边的窗帘也都乖乖地复了原位,重新挡住车窗。

  “前面就是我们苍屏国的京城——满都了!”

  牛大锤兴奋地喊了一声。

  车内并没有回应,只是马车右边的窗帘被一只纤纤玉手揭开了一角。

  花之蕊向外瞧了一眼,但很快又将窗帘放了下来。

  没有一丝的兴奋,眼神里反倒多了几分不安。

  她微微侧脸,看向身边那两鬓已经斑白的乳母花蔓。

  “若不是七年前的那场变故,或许此刻她也可以颐养天年了”。

  花之蕊想到这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中满是自责,不过这让花蔓误以为是花之蕊又想起那些往事了。

  花蔓轻脖颈,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

  “乏了,就靠着姆姆歇一会儿吧!”

  花之蕊没有拒绝,轻轻靠了过去,毕竟有了花蔓的陪伴,她才度过了那些昏暗的日头。

  ……

  “不要!”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原本安静的马车内,突然传出一声少女的尖叫。

  凄惨的叫声,吓得赶车的牛大锤,差点一个趔趄掉下车去。

  “又做噩梦了?没事的,姆姆在呢!”

  花蔓从袖口里掏出手帕,用左手温柔地擦了擦花之蕊额头的冷汗。

  然后又费劲地抬了抬她那不太灵便的右臂,用手轻轻拍打着花之蕊的后背。

  是的,又是那个可怕的噩梦,张着爪牙来折磨她了。

  如果可以,花之蕊真的希望,那只是一场梦……

  可是抬头,看到一旁的乳母,花之蕊就知道,这事真的不能再真了。

  花蔓那再也抬不高的右臂,还有领口下像蜈蚣一样钻出来的那道疤……

  花之蕊那双好看的眉,好似也变得有些不高兴了。

  “这路途遥远,也是难为您二位了!要是身体不适,就掀开这帘子透透气,咱苍屏国的景色养人!”

  牛大锤侧过脸,透着布帘的缝隙,好心递了一句话。

  “那就劳驾了!”

  花蔓客气地答应。

  牛大锤转身,将布门掀到车顶上,然后又坐正了身子,专心驾着马车前行。

  果然如牛大锤所言,车外的鸟语花香,让人没来由的感到心安。

  花之蕊渐渐恢复了平静,不过,那忧伤还没有从眼睛里走掉。于是,盯着脚下默默不语。

  花蔓知道多说也是无用,便转移了话题。

  “看牛兄弟的样子,像是在满都混的不错嘛!看来,这赶车也是个赚钱的营生啊!”

  “哈哈,这可是夫人说笑了!赶这马车能挣几个钱?都是闲暇时赚些酒钱而已。

  我有自己安身立命的营生,只不过,一般人看不出来而已。”

  牛大锤说起自己的营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皮。

  旁边的花蔓和花之蕊闻言,倒是来了兴致,毕竟这漫漫长路也是无聊得很。

  牛大锤看到这两位的架势,知道今天要是不说,估计肯定会扫人家的兴,他牛大锤可不是一个不爽利的男人。

  “嘿嘿,既然您二位想知道,那我就说了!

  其实,我从小就想当个武林高手,想着有一天能够执剑走江湖。

  就这样,我找到满都比较有名的一家镖局,想跟着人家里面的教习学武。

  可是别人家家里都能拿得出学武的银子,我家里却穷得都快不记得银子长啥样了!后来,还是那个教习看我可怜,勉强把我收到了门下。

  我知道那个教习有些嘴馋,于是,我就每天一大早跑出城,去山上打些野味,做好了,然后给教习带过去下酒用。

  结果,当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没想到,我还真从那镖局里学成了!”

  正当花之蕊和花蔓为牛大锤高兴的时候,却见牛大锤顿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车内的两人,那张老脸都有些微红。

  “不过,学成的不是武功,嘿嘿……却是厨艺!自那以后,我就成了附近小有名气的厨子!”

  “呵……”

  花之蕊到最后还是没能忍住,噗嗤笑了出来,可觉得这样似乎有些无礼,便又憋了回去。

  看看花蔓,也在努力忍着,脸上一个劲地抽搐。

  牛大锤倒也不生气,反而亦是开怀一笑:

  “哈哈!小姐和夫人不用憋着,笑出来便是!我没有那么小家子气!”

  牛大锤这么一说,花之蕊反倒更觉得不好再笑了,不过,心情却是畅快了许多。

  牛大锤见车内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心里也踏实了许多,于是顺口又聊了下去。

  “不知夫人和小姐,此番长途跋涉到满都,是为何事?”

  花之蕊听到这个平日里很普通的一个问题,突然有些失落,正了正身子,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吐出两个字:

  “收息。”

  “收息?这年头收息可不容易啊,欠债的都成了大爷!我可是知道,满都里好多人都没少干过这事,那名声可是臭大街了!”

  牛大锤砸吧一下嘴,长叹一声。

  “是不容易,所以,我们要在这里长住一段时日了……”

  花之蕊说着,双眸望向车外。

  突然,不远处的路边,一个黑色的背影,吸引了花之蕊的注意。

  一顶蓑笠,一身黑衣,一根竹杖。

  黑衣人正一瘸一拐地往前走着,让人看着很是为他感到费劲。

  马车渐渐靠近,黑衣人的身形渐渐高大……

  微风拂过,黑衣人的衣衫被吹起,大大小小的窟窿透出斑斑点点的天光,像极了夜晚的星空。

  花之蕊不禁起了恻隐之心:

  “让他上来吧,载他一程!”

  牛大锤知道这是姑娘心善,反正马车上不差这一个人,就答应下来。

  当然,那个拉车的老马是不是有意见,就不好说了。

  “喂,这位老弟!我们小姐心善,说要捎你一程!”

  黑衣人闻言向左回头,顷刻间,便看到一辆马车到了近前。

  朝马车内看了一眼,黑衣人点点头,却不言谢。只是拄着竹杖,立定了脚步,接着将手里的半块硬饼塞进了袖口。

  见黑衣人无礼,牛大锤本欲发火,可忽然看到斗笠下面,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上,横七竖八地布满疤痕。

  还有袖口里,那探出头来的半块干硬的面饼……

  牛大锤又不禁心生怜悯,勒停马车跳了下来,同时伸出两臂,打算助他一把。

  “上车吧!”

  却见黑衣人头也没转,便自顾自地先将竹杖横放在车上,然后一手扶住车板。只是轻轻一按,身子已经坐了上去。

  “还不领情?不过,这身子倒是灵活得很啊!”

  牛大锤尴尬一笑,紧跟着也跳了上去,两人一左一右,分坐在马车的前面。

  “待会儿路上颠簸,你这竹杖怕是不牢稳,还是放我这边吧!”

  牛大锤说完,便下意识地伸手去拿那竹杖。

  可这一拿不要紧,牛大锤突然瞪大了双眼。

  因为这看似小小的一根竹杖,他一个三四十岁的壮年男子,一下子竟愣是没拿起来。

  “你这竹杖……”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花下谋:逗比王爷玲珑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