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医生,余生请指教一 还想他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一 还想他吗

小说:丁医生,余生请指教 作者:不语木 更新时间:2018-05-05 13:53 字数:2074

  潼城的夏天总是那么闷热,总是让人感觉要下雨了,却迟迟不见有雨落下来。就算下了,也是风急火燎的一场,从不透彻。像此刻我的心情一样,闷闷的,压在心口喘不出来气。

  “年年,李总要的合同你打出来了没有啊?”

  “啊?……嗯……算弄好了吧”

  小鱼的呼唤把我的思绪从什么时候才下雨这个问题上给拉了回来。还是赶紧把合同打出来,收拾一下准备下班吧。在电脑面前坐一天脸都要变方了。

  看着墙上的时间差不多了,把合同交了上去,慢慢悠悠的走出办公室,这一天工作也就算完了。

  “年年,年年,你怎么下班也不等等我啊。”小鱼在后面小跑着抱怨到。

  “我看你还没有想下班的想法啊,要不咱俩去约个饭吧,反正天气这么热回家也没事做。”

  “好啊好啊,年年你都多久没有翻我的牌子了呀,今天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啦”

  整个办公室也就我俩同岁,还能聊到一块去,其他同事不是家长就是里短。啧啧啧,其实是只有我俩单着在办公室相依为命。

  我们公司位处繁华地带,所以周围美食也不少,索性就走路去觅食,最后还是在一家火锅店吃了起来,每次我俩犹豫不决吃什么的时候都只有一种结局:吃火锅。这是我俩的最爱。

  “服务员,麻烦拿点最辣的辣椒。”

  “等等,再拿点醋”

  说完之后,我俩对视一眼,然后会心一笑。同道中人啊,无辣不欢,又喜欢酸酸的,也总是开玩笑,都说酸儿辣女,看来以后要生一对龙凤胎了。

  “鱼儿,你吃饱了吗?”

  “太撑了年年,我现在只想躺在床上,一觉睡到天亮。”

  “那我们走吧,反正我们都在这附近住,不去走路回去也当消消食。”

  “年年,你还想他吗?”

  我被着忽然之间的问题搞的措手不及。想吗?想吧。用尽力气去爱的人,怎么会说忘就忘了呢。甚至到现在一提到他我都还会像心事被人窥见那般慌乱不已。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在路口分别之后,我一路恍兮惚兮的走回了家。这么热的天只想一个冷水澡,然后躲进空调房里,那叫一个凉爽。

  躺在床上,脑袋里一直在回想鱼儿问我的问题,思来想去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别走,丁放,别离开我。”

  倏然地一下从梦中惊醒,有多久没有梦见他了,这么多年始终是我的心魔,见不到也忘不掉……

  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滚落下来,这空调是坏了吗?为什么感觉这么热,肚子,我的肚子怎么这么痛。算算日子也不是大姨妈啊,难道吃坏肚子了。

  蜷缩在一团,头发和睡衣都湿透了,怎么办?大晚上的我应该怎么办,这次来势汹汹,我得去医院,不然一个人痛死在家也没人发现。电话,我的电话呢。在床头柜上摸到了我的电话,可是又该打给谁呢?

  “喂,我在……”用虚弱的声音报了我家的位置,然后,勉强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等着美丽的护士小姐来拯救我。

  等待的每一秒都是那么漫长又煎熬,腹部一阵一阵绞痛,一次比一次还厉害,这样下去我怕救护车还没到我就晕在家了,到时谁来解救我。

  强撑着身体来到玄关处,把门开了一个缝,渐渐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直到感觉有人把我抬上了担架,终于可以闭上眼睛了,眼皮早就变得千斤重了。

  “通知值班医生,患者白年年,27岁,急性阑尾炎,必须马上安排手术。”

  “联系她的家人,手术必须要家人签字。”

  哎,怎么这么聒噪,外面好吵啊,好浓郁的消毒水味道。

  “别动,正在输液呢,小心血液倒流。”护士紧张的说道。

  原来我已经到医院了,听到美女护士的话,我放下了停在半空的手,可是为什么肚子还是这么痛啊。嘶……嘶……

  “给你家人打个电话,你必须马上做个手术,需要他们签字,别担心,只是个小手术。”

  这么晚了,我不能给爸妈打电话,他们离我还好远呢,也不能让他们担心。给巧巧打吧,这样想着也就这样做了。

  “喂,年年,这么晚了找我干嘛啊,不会要我侍寝吧”,电话那头巧巧慵懒的打趣到。

  “巧,我在人民医院,你快过来一趟”,说完这句话再也没力气了。

  迷迷糊糊,看到手术室亮晃晃的灯,和一张思念了很久的脸,那张熟悉的脸上看起来怎么这么紧张。咦,莫不是我产生了幻觉,这样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身上缝补的一针一线都明显感觉的到,只是一点都不痛。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醒来就看见趴在床边睡着的巧巧,也只有沉睡中的她才会像她名字那般乖巧。以前一直怀疑是不是巧爸巧妈取得名字起反作用了,生活中的她实打实的一枚女汉子啊。也是这样子的性格,所以她认定的朋友,一辈子不离不弃,随叫随到。

  “年年,你醒啦,感觉怎么样现在?”单是充满磁性的声音,应该就能迷倒一大波少女吧。

  不对,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顺着门口看过去,顿时石化。丁放,那个我日思夜想的人,就这样,在这种场合下出现了。这么说,手术室里的那张脸不是幻觉,是他,是他给我做的手术。

  想到这,立马像只鸵鸟把头缩进被子里,无奈动作太大,牵扯到伤口。倒吸了几口冷气,这下吵醒了睡梦中的巧巧。

  巧巧赶紧把被子拿下来,急切的问道,“小年年,你很疼吗?要我叫医生吗?”

  “巧,我没事。”顺便给她递去一个眼神,示意她别说话。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伤口痛的缘故,额头密密麻麻的汗水。

  无奈我还是高估了我和巧巧的默契度,她看到我的眼睛说,“你眼睛不舒服吗?”结果她顺着我的眼神看过去,终于看到了立在门口饶有兴趣的望着我们的大帅哥,“丁……丁放”,神经大条的她看着我一脸懵逼。看着我也没用,我比她还蒙圈呢。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丁医生,余生请指教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