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妖帝:道长夫君别跑第1章愿做梦中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章愿做梦中人

小说:无良妖帝:道长夫君别跑 作者:阎骨 更新时间:2018-04-26 00:14 字数:2162

  周遭,是薄薄的雾气,影影绰绰,看不真切,稀碎的脚步声传来,一只雪白的猫儿从迷雾中探出脑袋,四下里好奇的打望着。

  “阿黎,过来~”

  不远处,一颗古树遮天蔽日,点点星辉从枝丫间洒落,那人抖了抖雪白的长袍,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勾了几下,打趣似的说到:“小东西,迷糊什么呢?过来。”

  这几个字宛如一个魔咒,那小兽恍惚了一下,鬼使神差的往那人身边走去,下一秒,她只觉得一阵地转天旋,抬眸,却发现已被人抱在了怀里。

  “整日东奔西跑,荒废修行,若是有一日,我不在了,你当如何?”

  那人笑着,声音温润,似夜雨霖铃,本身便带着一股子让人安心的力量。

  但那小兽心思显然没在这里,它猛然抬起小脑袋,呆呆的看着眼前人,如水般的双瞳微微收缩。

  道袍如雪,缀着点点星光,脸上仿佛隔了一层轻纱,看不真切容貌,明明就在他怀里啊,为什么却总觉得远隔天涯海角呢……

  见它迷茫至此,那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怎么了,吓着了,我……永远……不会离开……”

  话未说完,万里晴空猛然间变了样貌,四下里都是鲜血浸染过得颜色,山河崩裂,虚空寸寸坍塌九天上,是悬而未落的惊雷。

  华袍宛如深冬雪,纤尘不染,他将它放到地上,自己缓缓站了起来,嘴角努力的扯了扯,还未说话,一口鲜血却已经喷了出来……

  它只觉得脸上有些温热,还未来得及叫出那人的名字,雷光已经压了下来。

  大地龟裂,沟壑出,山川起……

  “我不会离开你……”

  那人嘴张了张,说的话,却早已淹没在无尽的雷海中。

  胸前,是炽热耀眼的雷光,身后,是阴森幽暗的深渊,在不知尽头的坠落中,她伸出手,能触碰的,只有呼啸的风声。

  尘埃落地……

  黎追缓缓的睁开眸子,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打在她的脸上,让人有些睁不开眼。

  她伸手,覆在自己眸子上,微微抬起时,手心里却沾了一道晶莹的光。

  嗯……都过去了,只不过,今日的阳光有些灼热呢……

  黎追嘴角扯了扯,那双眸子缓缓合上,再睁开时,已经多了一份淡然和慵懒。

  手心的泪珠晃了两下,最终还是滑了下来,落地不碎,叮咚有声。

  不远处,赤着脚的少女正在拼命往嘴里塞糖果,见自家主子躺在穷桑树下,显然是又愣神了,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提起小裙子,哒哒哒的跑了过去。

  “君上!”团锦干嚎了一声,伸手便要将那人拉起来。

  “您又不是小孩子了,整日睡着树上,哪有半点西疆妖尊的样子。”

  听了她的埋怨,黎追也不在意,只是缓缓的坐起来,背靠古树,有些无趣的拉扯着自己的袖口。

  一阵微风走来,带起青草荡漾,卷起不知名的花瓣,从那人身边走过,本就是绝世的容貌,盛世华服,一双眸子很清,仿佛一摊雪水,让人一眼便能瞧进她心里,但是那眼角眉梢,总是带着一丝丝的慵懒,飞眉入鬓,往上看时,又带着一丝丝的傲气,叫人捉摸不透。

  脂粉不可谓之不浓烈,但是这份子浓烈,在她脸上,却又成了最好的点缀,不做九天上清高无鹜的芙蓉,倒是那一颦一笑,皆如皇都四月富贵花。

  待团锦絮絮叨叨的念叨完,黎追这才回过神来,看眼前的小丫头嘟着嘴,满脸不快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好笑,随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扶着树,缓缓的站了起来。

  身旁,那株古木直入天穹,枝丫垂落下来,恨不能覆盖整个西疆!

  “这穷桑树,自他走后,就再也没有开过花了……”

  沉默了良久,黎追轻轻的叹了口气,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老树出神。

  团锦抽了抽鼻子,觉得有些委屈,自己君上容颜绝世,地位自然是不必说,为何九世姻缘,全部不得善终……

  越想越气,越想越恼,团锦小小的尖牙露了出来,恨不得逮到谁都咬一口,可就在她难受的当口,面前那人却忽然转过身来,饶有兴致的问道:“怎么样?那人还在闹吗?”

  “哈?”团锦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哦,那人啊……

  上古已逝,诛神之战落幕,神祇泣血,天地间灵气稀薄的厉害,如今天下可以称霸一方的妖王屈指可数,其中就不乏世人修书立传……嗯……口诛笔伐的西疆主黎追。

  但是,既然有妖,便不会少了冠冕堂皇,以守护所谓天下苍生为己任的修道人。

  自荒古以来,这九天十地的神祇故乡,便是紫薇道宫,而那人,则是薇道宫的少宫主——顾怀柳。

  人妖本就不两立,而这紫薇道宫与西疆的关系更是水火不容,只因每隔数百年,黎追便会掳走道宫的宫主乃至是少宫主,这些人,皆是有来无回的。

  因为挑衅人族的关系, 故而自家这位实心眼的君上,便成了世人口中毁信恶忠,崇饰恶言,凶很残暴,无德贪食的大凶穷奇。

  对于这个评价,团锦是非常不服气的,区区红尘中粗糙的几个文字,又如何显现自家君上的天纵神武 ,绝世之资?

  “那人啊……本事不行,脾气倒是不弱于旁人的,这才来了几天的功夫,已经打伤了八九个妖卫,拆了六七次花园,摔了四五次家具,烧了两次住所,这不,昨个儿,还闹了一次抹脖子自杀呢……”

  团锦头微微摇着,似乎是在极力的回忆:“这紫薇道宫到底是不行了,以前那几个人 ,哪一个不是打到您的寝宫,现在……”

  说到这里,她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猛然顿住,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话吞了下去。

  你真真的是个笨蛋!团锦眉头死死的皱着,恨不能给自己一巴掌!

  她永远忘不了,那些人爆体而亡时,君上眼中那死一般的沉寂和绝望……

  “君上……我……”

  团锦下唇紧紧的咬着,眼中似乎有什么在闪,黎追只是抬头瞧了她一眼,随即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老东西以紫薇道宫万年气运为祭品,下了这个诅咒,他以为他能拦住我?天尚不能奈我何,他又算的什么东西!”说完,她头微微扬着,一双银白的猫耳若隐若现,带着七分桀骜,三分调皮:“走吧,我们去拜访一下这位有脾气的少宫主!”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无良妖帝:道长夫君别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