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总裁老公请接招第五章 他的怀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 他的怀疑

小说:重生之总裁老公请接招 作者:冉冉孤生竹 更新时间:2018-04-25 17:54 字数:2844

  叶希影神情激愤地冲上前,一拳挥向安亦寒,却被对方一闪身躲开,他又挥出一拳。

  叶紫溪吓了一跳,没想到平日里那么斯文的哥哥竟也有这么暴怒的一面。安亦寒的身手她是见识过的,叶希影从未去学过散打之类的,这样毫无章法,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不要……”她焦急地叫道,林妈也急了,在一旁喊着:“别打了,别打了。”

  “今天是叶小姐的葬礼,你这个做哥哥的在这无理取闹,你就不怕她泉下有知会伤心么?”安亦寒紧扣住叶希影的拳头,令对方动弹不得。

  “希影,你别闹了,你瞧溪儿的遗体出来了。”林妈焦急地劝阻着。叶希影停了手,将视线转向了被抬出来放在置于花丛中透明棺材里的叶紫溪的躯体上。

  入殓师虽然已经为尸体化过妆,却仍可见那有些浮肿的面部,闭着的双眼显然是被人强行合上,仍留有一条眼缝,象是死者在表达着她对自己的死亡有多么的不甘心。

  叶紫溪心如刀割,痛苦的闭了闭眼,那日临死前所受到的侮辱以及被车撞时,五脏六腑如被碾压过的疼痛仍然历历在目。她几乎站立不稳,手紧紧地揪住衣服前襟,也完全无暇顾及来自身侧安亦寒疑惑的目光。

  哀乐响起,整个灵堂上的气氛更显压抑而沉重。

  棺材中躺着的年轻女子耳朵上的耳环,手腕上的手镯都是结婚那天所戴,似乎从未离开过女子的身体。

  可是叶紫溪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忍着心中酸涩的感觉,目光来回在尸体上流转,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比来参加自己的葬礼更让人伤心的事了么?那是她自己的躯体,可是却再也回不去了。

  倏地,尸体脖子上那块玉佩吸引了她的注意,那块玉佩是结婚前夜母亲送给她的,清晰地记得,那是块呈半月状的玉佩,可现在这块虽然大小差不多,却是呈葫芦状,为何身上其它的饰物都一样,唯独玉佩被换了呢?叶紫溪皱起了眉,满腹疑问。

  如此冷清的葬礼恐怕是极少见到吧!门口的几个工作人员都面露异色。

  祭奠仪式结束后,叶紫溪眼睁睁地看着工作人员将她的躯体抬走。她知道,到火化的时间了,那一刻,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想哭,却哭不出来。她叶紫溪从未做过坏事,心地善良,可却以如此悲惨的方式结束了一生,婚前失贞?羞愤自杀?这一盆盆脏水泼向她。她发誓,老天爷既然给了她重新活过的机会,她不仅要揪出上一世害死她的人,还要将这一世活出精彩。

  安亦寒紧皱了眉,这女子给他的感觉太奇怪了,她与叶紫溪的关系似乎并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见到叶希影时那种关切的表情,也不象是第一次见面。而叶希影似乎并不知道妹妹有这么一个长得如此相象的朋友。

  他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方然的头像,发了一条信息:让人去查莫晓汐,我要有关她的全部资料。

  “嘀”对方很快回了信息:“是,安总。”

  葬礼的整个过程,叶希影都沉浸在深沉的哀痛中,目光一瞬不瞬地紧紧盯着棺材中的女子,仪式结束后,他就象灵魂被抽走般,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外走。

  “叶先生,”叶紫溪迟疑着叫住了叶希影。

  叶希影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叶紫溪,轻声问:“你是溪儿的朋友?”

  “嗯,我叫莫晓汐。”叶紫溪咬了咬唇,思忖着如何将后面的话说出来。

  “我怎么从未听溪儿提起过你?”

  “我们认识的时间不是太长,可能紫溪还来不及向您说,我听说叶叔叔病了,我……可以去看望他么?”叶紫溪小心翼翼地说。

  叶希影沉沉的目光落在那张与妹妹极为相似的面容上,心头一跳,点了点头,将手机递到她面前:“明天吧!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我会与你联系。”

  纤细的手指在手机上如蝴蝶般灵巧地飞舞着,很快便输下了自己的号码。

  “没想到莫小姐和叶氏二小姐的感情竟好到如此地步,这是准备代替叶氏二小姐去尽孝道么?”安亦寒带着嘲讽的声音突然传来,叶紫溪手一抖,险些将手机掉在了地上。

  “你管得也太多了吧!莫小姐,走,我送你出去。”叶希影挑衅地瞪了安亦寒一眼。

  叶紫溪眼见两人之间的火药味是那么浓烈,生怕两人又打起来,哥哥吃了亏,连忙说:“我只是想替紫溪去看望一下叶叔叔,尽朋友之谊而已,安先生,你把我带来这儿的,现在就麻烦你送我出去吧!叶先生,明天联系。”说完,也不管两人如何作答,就率先走去停车场找到了安亦寒的车。

  方然正倚着车身,低头看着手机,听见声音,转头看见已坐进了后座上的叶紫溪,刚想说话,就见安亦寒面无表情的跟了过来,看表情就知道,BOSS不高兴,少说话为妙。

  车子内因为安亦寒的到来,叶紫溪只觉气氛变得有些压抑,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她悄悄向旁边的位置挪了挪,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安亦寒不说话,她也不说话,车子向市区飞速行驶着。

  困意席卷而来,叶紫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装修豪华的酒店房间里,床头的灯发出暖黄的光晕,透过窗子可见如白玉盘般高悬于空中的月亮。

  “醒了?”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传入耳畔,高大的身影靠近床边,脑子暂时处于一片混沌之中的叶紫溪一惊,猛地坐了起来,警惕地循声望去。

  看着她眼中的茫然,安亦寒扬唇轻笑:“莫小姐,不会就不记得我是谁了吧?”

  下午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她真想拍死自己得了,和这个危险的男人在一起,她居然也能睡着。

  “记得,安先生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可能忘记!”叶紫溪讪讪笑道。

  “救命恩人?说得好!那么不知莫小姐该如何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呢?”安亦寒深邃的眼眸直直地盯着她。

  “我……不如改日请安先生吃饭?”

  “莫小姐是觉得我没饭吃?还是觉得我缺那些吃饭的钱?”安亦寒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那你想怎样?”叶紫溪咬了咬唇,这男人太难对付了。

  安亦寒眸光闪烁,轻轻一笑,却说出一大段与报答救命之因完全无关的话:“莫晓汐,二十五岁,家住清华路风裕小区三单元5-3,为景天旅游公司策划部的小职员,最好的朋友叫黎静文,悦容摄影工作室老板,母亲赵书婕开了一家水果铺,父亲莫海富,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不知我可有说错的地方?”

  叶紫溪惊得目瞪口呆,仅仅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个男人居然把她调查得如此详细,太可怕了,他想干嘛?

  安亦寒倏地俯身,贴近了她,目光犀利,一字一顿地说:“你倒是给我说说,你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家庭背景,是如何认识叶氏的二小姐?”

  叶紫溪强压下心中的紧张,理直气壮地说:“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本来就是很微妙的,我虽然不知道安先生的身份,但是从您的气质和相貌上就能看了您绝非普通人,可是我们现在也算是认识了,不是么?”

  他一双黑眸,深沉地凝视着她,也不说话,似乎是在考虑她话里的真实成份。

  他靠得她极近,浑身散发出的强大压迫力,让叶紫溪瞬间透不过气来。

  暖黄的灯光下,安亦寒见眼前年轻女子肌肤如雪,如蝶翅般的长睫毛因为紧张而轻轻颤动着,女孩身上独特的气息芬芳萦绕鼻间,莫名的,白日里她那如花瓣般的唇轻柔的熟悉触感倏地跳入脑海,他竟有些口干舌燥,一时情难自控,低头,印上了她的唇。

  “轰”地一声,似有炸药在叶紫溪脑中炸开,这男人是神经病吧,一会满脸不高兴,活象好欠了他几百万,一会又置疑她的身份,现在又对她耍流氓。

  叶紫溪又羞又气,贝齿照着他的唇瓣就狠狠咬了下去。

  “嘶!”安亦寒吃痛,松开了她,叶紫溪一不做二不休,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抓起放在床头的包包用力砸向他头上,骂了声:“臭流氓!”

  也不管是否把他打伤,跳下床拉开房门便跑了出去,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她得离他远远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重生之总裁老公请接招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