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难当:萌妻好刁蛮第一章 初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初见

小说:月老难当:萌妻好刁蛮 作者:小雅甫田 更新时间:2018-04-24 14:40 字数:2146

  楔子

  天上一日,凡间一年。

  扎着羊角辫的童儿拿着一把新做好的红线跨进月老祠,放眼望去,满屋悬挂的人偶手腕处都缠绕着一根细细的红线,扭头望向窗边,那抹略微刺目的白依旧静静站在那里。童儿似是早已习惯这场景,自顾自熟络的在一旁分派红线,突然像是想到什么,随口问道:“师尊,你为世人分配红线,那为何不为自己留上一根呢?”男子微愣,半晌视线重新望向下界,似是解释般喃喃自语:“爱别离。”

  (一)初见

  “师尊师尊,咱们不好好的在天庭牵红线,跑来人间干嘛?”

  城郊官道上,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小童儿嫌弃瞅了瞅自己的一身灰布衣裳,抬手把身后的包裹往肩上提了提,嘴巴撅得老高。

  就是嘛,好好地在天庭呆着牵牵红线多好,师尊也不知道突然哪根筋搭错了,一早就闹着非要到下界来转转,可怜自己这小身板儿还得背着人偶来来回回的折腾。

  唉,心疼自己一把。

  听到身后小小嘟囔声,白衣男子唇角微微一扬,转过身,收起手中折扇不轻不重在童儿头上敲了一下道:“怎么,这么点苦都吃不得?”

  “咱们在天庭牵牵红线,看着简单,但在凡间,那可就是他们一世的姻缘,即使冥冥中自有天意,但若是只远观不近看。又怎能体会其中真意?能够在近处看到不同人的故事,那才是乐在其中呢。”

  说罢折扇一扬,回头自顾自悠悠然向前走去。

  “唔…好像也是那么回事啦,可是…”

  似懂非懂的揉着被敲的位置愣了片刻,刚想回嘴,却只看着那一袭白衣越走越远:“诶诶,师尊,你慢点,等等我!”顾不得细细琢磨师尊的话,小童儿紧了紧身后的包裹,快步追了上去。

  相比天庭,人间的时辰仿佛过的格外的快,没多久便已到了黄昏时分。

  入了城门,白玉心头微微一叹,久不下界,这人间景色着实变了不少,也热闹了不少,看这眼前,大街小巷满是小摊小贩吆喝叫卖,路上行人也比以往看着多了许多。

  扭头欲叫童儿跟紧自己,身后却早没了身影,四下寻去,终于在角落卖糖葫芦的小贩身边看到了那哈喇子流了一地的调皮精。

  无奈摇摇头过去,拿了一串递给童儿,随口问道:“今天什么日子?街上怎得这么多人?”

  不待童儿开口,卖糖葫芦的老儿倒是抢着回了话:“客官怎得不知?今儿个可是中秋节呐!这快到年纪的姑娘们今日可都会拜月老以求个好姻缘呢!我家丫头今年也十三了,再过一会儿,老汉我也该早早回去帮着准备了。可千万求求月老神仙为我家女儿系个好红线啊!”

  听老汉这么一说,白玉这才意识到今天正好是人间的中秋节,还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这城内有一所月老祠香火正旺,今日下界,那定是要去看看了。

  弯弯绕绕随着人流走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到了城中月老祠。祠堂周围各种卖香火卖珠钗胭脂的小摊几乎将整条街都占了,天色已渐渐灰暗,各家姑娘小姐们也都陆陆续续到了月老祠祈福。路上处处灯火,竟是照的街道如同白昼一般。

  跟随人流踏入月老祠,白玉挑了个人少一些的角落站立。看着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儿家对着祠中月老像诚心跪拜,听着她们的种种心愿,白玉笑意吟吟的点头。小女儿家都是情窦初开,情爱二字,竟是如同罂粟一般,让人难以抗拒。

  “啊!我的包裹!抓小偷!”

  熟悉的声音从祠堂外传来,白玉心下一紧,大步离了祠堂,远远望去,只见得远处一个小小身影抱着包裹在人流中横冲直撞,童儿一脸着急的想追过去,却被挤得寸步难行。

  正欲施行法术,白玉眼疾手快拦住了童儿:“不得如此!此处人多眼杂,看方向她是要去城外,包裹丢不了,我们追过去就是。”

  等到二人终于穿过人流的时候,那小小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了。白玉寻了一处僻静地方,掐指捻诀,很快便在城郊一处破庙里寻到了那个小身影。

  猫,这是白玉看清小偷模样的第一反应。

  眼前瘦瘦小小的身躯极其单薄,年龄看起来也不过十二三岁,衣服破破烂烂脏兮兮的,脸上还有几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抹上的黑黢黢的手指印,全身上下唯一还可取的地方,就只有那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了。

  看着师尊站在破庙门口一动不动,童儿暗暗咬牙,正要冲进去夺回包裹,却被白玉抬手挡住了去路:“等等”

  只见庙里,小乞丐将怀里的包裹掂了掂,乐的咧嘴一笑:“没想到那小孩的包裹这么沉,这下肯定好几天不用饿肚子了!”听到小乞丐的自言自语,童儿脸色更是黑的成了炭一般。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月光斜斜的穿过窗棱铺进了破庙,借着这一丝的微光,小乞丐将包裹放在地上,开心的抹了一把脸,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包裹,然后,呆愣在了原地。

  放眼望去,只见包裹里满满当当的全是小人偶,还有一大把的红丝线。小乞丐不甘心一般在包裹里翻来找去,似乎是想找出一些其他的东西,然而还是一无所获。

  终于,小乞丐放弃了寻找,生气的一脚将包裹踹到一边:“这都什么人啊,出门一点吃的不带,带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害我白辛苦一趟!在让我看见他,我一定要他好看!”

  “你要谁好看啊?!”童儿再也憋不住,一脚跨进破庙,怒气冲冲的瞪着小乞丐。

  小乞丐被这一声吓的一个激灵,咕噜一下爬起来,随手抓过身旁一根树枝挡在身前,大眼睛紧紧防备着童儿的动作,活脱脱一只受惊的猫。

  “你个小破孩脑子有泡!出门带什么不好,带这么一堆破烂!又不能吃又不能穿!”小乞丐握着树枝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可嘴上依旧不饶人。

  “嘿!我带什么关你什么事?你偷了我的包裹,你还有理了?”童儿被小乞丐气的青筋直跳,“还有,你凭什么叫我小破孩?你才多大?自己不也是个小破孩?”

  “要你管!”小乞丐恼羞成怒,猛地蹲下随手抓住个东西,朝着童儿用力丢了过去。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月老难当:萌妻好刁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