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四十章 轻松一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章 轻松一刻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5-21 20:17 字数:4030

  筑基巅峰……

  金丹初期……

  金丹中期……

  金丹后期!

  苏婉兮的身影微微晃动了一下,以她如今的实力,倒也能勉强使用这一招,但是终究还是威力不足,想着,苏婉兮以神识从秘境中取出了两枚聚灵丹,瞬间入腹,体内的灵力在一瞬间暴涨。

  她倒要看看,如果她的实力能在武技和灵力的加持下,达到更高,这一招又是否能发挥出超乎寻常的威力!

  两枚聚灵丹入腹后,苏婉兮的实力再度开始攀升。

  金丹后期……

  金丹巅峰!

  这一次提升了一阶的实力,但就是这一阶,在这一刻,呈现出了压倒性的优势!

  “吖!”灵雾从原本的淡红色变得如血般鲜红,上古神兽的威压在瞬间爆发出来,一头朱红色的凤凰从灵雾中盘旋而出。

  “凤翔九天第三式:雀舞笙歌!”苏婉兮猛地张开双眼,伴随着朱雀的一声啼叫,无尽的风华在此刻尽数绽放。

  解决完三人的钟梓离和安宜萱回过头来时,看到的就是如此模样的苏婉兮,他们的心中满是震惊,犹记得上一次苏婉兮和陈奕恕对战,使用的也是这一招,但当时的威力,远没有今日的强大,是苏婉兮隐藏了实力,还是她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得到了再度提升?

  钟梓离和安宜萱的心中没有答案,但无论是哪一种,毋庸置疑的是苏婉兮的变态深深地刺激到了他们那幼小的心灵。

  “这个女人,简直变态啊!”钟梓离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目光怜悯地扫过愣在原地的秦国队长,他站在这么远的地方都被朱雀的上古威压压得心口透不过来气,秦国队长站的这么近,一定很痛苦吧!

  “这、这是……”秦国队长张了张嘴,望着头顶上那满是威严的神兽朱雀,身子不断地颤抖着,神兽的震骇太过强大,以至于他已经忘了如何去对抗。

  “没意思,速战速决吧,”见秦国队长毫无反抗的意思,苏婉兮撇了撇嘴,素手微微一动,朱雀便在她的示意下,猛地冲向秦国队长。

  秦国队长猛地一个激灵,生死边缘他像是突然顿悟了什么似的,手下的结印迅速地变化着,眼中的神情也变得无畏起来。

  然而,他的这一次顿悟来的实在太迟,还不等他将手中的结印凝结完毕,朱雀的攻击便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吖!”朱雀啼叫着,一双翅膀瞬间收拢,犹如离弦之箭般向下俯冲。

  “啊!”秦国队长绝望地张了张嘴,朱雀从他的体内穿过,无尽的火焰迅速蔓延开来。

  钟梓离与安宜萱一直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在看到秦国队长被朱雀的火焰烧成了灰烬后,足间轻点,来到了苏婉兮的身旁。

  “丫……丫头!”钟梓离拍了拍苏婉兮的肩,想说些什么。

  苏婉兮的身子却不由得一软,整个人彻底地晕了过去,半空中,朱雀也在瞬间消散开去。

  “三妹!”安宜萱急忙上前一步,见苏婉兮昏倒在钟梓离的怀里,素手探上苏婉兮的腕间。

  “怎么样?”钟梓离焦急地问道。

  “没事,”安宜萱松了一口气,看向苏婉兮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责备,“就是灵力损耗过度,休息休息就好了。”说着,安宜萱往苏婉兮的嘴里塞了一颗三品聚灵丹,帮着她恢复体内的灵力。

  眼见苏婉兮的面色恢复了一些,钟梓离这才放下心来,“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安宜萱点点头,从钟梓离的怀里接过苏婉兮,背在身上,往前方掠去,留下一个钟梓离站在原地,哭笑不得,有时候他真的会怀疑,这安宜萱到底是苏婉兮的二姐,还是她的二妈,也太男女之防了一些吧?

  无奈归无奈,跟还是要跟上的,虽说安宜萱的实力和他一般,但在他心里,终究还是个女孩子,需要人照顾,只是,在他离开之前。

  钟梓离扫了眼林中的某个地方,眼中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右手一挥,一柄金色的长剑咻的一声穿透了一颗碗口大的灵树。

  “嘶!”林中,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龙哥,你说他是不是发现我们了?”一名身着墨色长袍的男子咽了咽口水。

  “不然呢!”龙哥翻了个大白眼,想起刚才苏婉兮那强悍的实力,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一刻他突然为苏婉兮的手下留情激动不已,他当时真的是脑子抽抽了,才会想着去调戏苏婉兮,还要她没下狠手,龙家列祖列宗保佑啊!

  龙哥等人还在庆幸不已,在他们的身前,荣玉的目光停留在了那柄金色的长剑上,随着钟梓离的离去,金之灵力也在渐渐地消散,只留下灵树上,那一个硕大的伤口。

  当苏婉兮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地暗了下来,感受到体内灵力的恢复,苏婉兮的嘴角微微勾起。

  “你还笑?!”安宜萱的声音在苏婉兮的耳边猛地响起,将苏婉兮吓得一个激灵。

  “二姐,你吓到我了,”苏婉兮嘟囔道,眼看着安宜萱的面色越来越黑,讨好般笑笑,“我这不是信任你们嘛!”

  不然我也不会如此大胆地散尽一身灵力。

  但显然,这个回答并不能让安宜萱得到宽慰,右手一抬,苏婉兮的耳朵便被她揪在了手里,“你还敢说?恩?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差点被你吓坏了!”

  “疼疼疼!”苏婉兮委屈着一张脸,好不容易将自己的耳朵从安宜萱的手中解救下来,“我知道错了,二姐~二姐~!”

  “你呀!”安宜萱瞪了苏婉兮一眼,摇了摇头,从一旁的铜盆中取出一块毛巾,捂在了苏婉兮被揪红的耳朵上,“下次不许再这样了,听到没?”

  “听到了听到了,”苏婉兮忙不迭地点头,笑着低头,由着安宜萱帮自己敷耳朵,思绪却渐渐地飘远,她记得在她小时候,阿姐也是这么揪着她的耳朵,教训她的。

  阿蝶说,这叫耳提面命。

  “哟,丫头醒了?”钟梓离的声音传来。

  苏婉兮抬头看去,只见钟梓离怀里抱着一堆的干柴,走到火堆前,丢了两根柴火进去,“你这丫头,当时差点把我吓死,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苏婉兮嘿嘿一笑,“今晚给你们做狼肉煲,保证你们没吃过,就当是我的赔罪了,行不行?”

  “行!”

  “不行!”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说行的,自然是钟梓离,这些日子,苏婉兮时不时地就给他们烤狼肉吃。老人们都说,一样东西,就算再好吃,吃得多了,就会腻。钟梓离自然也腻了,此刻听苏婉兮说要给他们做没吃过的狼肉煲,自然是举双手赞同的。

  至于说不行的,当然是安宜萱了,“你今天什么也不许干,给我好好休息!”

  苏婉兮张了张嘴,安宜萱一个眼刀甩过来,她就老实了,无奈地看了眼钟梓离,那模样仿佛是在说,“你看,不是我不给你做,是二姐不同意。”

  钟梓离撇了撇嘴,再看看安宜萱,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老老实实地待在一边,只是那张妖艳无比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委屈和无奈,看的人不由得想笑。

  “这么想吃好吃的?”安宜萱挑了挑眉,见钟梓离委屈巴巴地点头,仿佛豁出去一般道,“罢了,我给你们做!”

  “你?”钟梓离挑眉,脸上写着两个字:怀疑。

  “废话,我之前和我娘亲在庄子上这么多年,当然会做了,”安宜萱瞪了眼钟梓离,心中暗暗地说了句,就是不怎么好吃而已。

  闻言,钟梓离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当下也不再怀疑什么,忙前忙后地给安宜萱打着下手,见她又是切肉,又是调味的,眼中满是兴奋的光芒。

  苏婉兮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安宜萱有条不紊地处理食材,然后放到火上烤着,因为本身不是灵力不是火属性,安宜萱还抢走了钟梓离的折扇。

  那一刻,苏婉兮清晰地从钟梓离的眼中看到了肉疼,不知道是不是美食的诱惑太大,钟梓离最终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安宜萱的烤肉也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将手中的调料一撒,浓浓的香味便飘散开来。

  闻着那股香味,苏婉兮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芒,嘴角微微地抽了抽后,决定对钟梓离迫不及待抢走烤肉的行为,冷眼旁观。

  委婉地以身体原因拒绝了安宜萱递过来的烤肉,苏婉兮饶有兴味地看着钟梓离将烤肉松进自己的嘴里。

  近了……

  更近了……

  吃进……

  钟梓离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向苏婉兮,脸上带着茫然,“丫头,你看着我做什么?”

  “额?”苏婉兮愣了愣,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眼珠子咕噜噜地转动着,想着该如何解释才不会让钟梓离起疑。

  “啊,我知道了,你是羡慕我对不对?”钟梓离“恍然大悟”道,“你羡慕我有烤肉吃,而你没有,是不是?”

  “啊?”苏婉兮眨了眨眼睛,见钟梓离一脸我懂你的神情,心下暗笑,脸上却表现出一副无奈的模样,“居然被你看出来了,唉!”

  钟梓离哈哈一笑,妖艳的脸上满是得意洋洋的姿态,“那必须的,我可是你大哥啊!”

  说着,钟梓离将手中的烤肉顺手往嘴里一松,然后再这么一嚼……

  “怎么样?”苏婉兮和安宜萱同时开口问道,不同的是,两人的眼中,一个是恶趣味,一个是紧张。

  “我、我……”钟梓离脸上的笑意顿时僵在了那里,在看到安宜萱那半是紧张半是期待的眼光,那句“难吃”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得昧着良心,将口中的烤肉囫囵吞下,然后扬起他那招牌式的笑容,道,“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肉。”

  “好吃就好吃了,哭什么?”安宜萱翻了个大白眼。

  “我这不是太激动了吗?”钟梓离努力地扬起自己的笑容,但那笑容落在苏婉兮的眼里,却无端让她升起无限的同情。

  安宜萱烤肉的方式没有任何的问题,就连最后放的调料,和苏婉兮放的也是一模一样,但做出来的味道,却是天差地别。

  如果说苏婉兮的烤肉是难得的好吃诱人,那么安宜萱的烤肉就是绝对的让人吃了想哭,是那种难吃到想哭。

  这也成为了苏婉兮和钟梓离终其一生都无法参透的谜团。

  ……

  接下去的日子里,苏婉兮三人在东岛外围地区又溜达了两天,稍作修正后,才往中为地区进军,也不知道是不是苏婉兮在外围地区的“屠杀”太过吓人,三人在中围地区一连走了好几处荒兽巢穴,都没见到哪怕是一只荒兽!

  更甚者,只要是他们经过的地方,方圆十里之内,绝无荒兽的存在,偶尔他们会遇到哪些正在和荒兽作战的队伍,每次在这种时候,荒兽都会迅速地逃跑,实在无法逃跑的情况,荒兽会选择自尽的方式。

  这也让许多队伍百思不得其解,只是他们永远都不会猜到,这一切的发生,全来自于那一个筑基巅峰的修士:苏婉兮。

  他们还以为苏婉兮三人已经被秦国的人围剿了呢!直到很久以后,他们在某处再次遇到了苏婉兮,那时候,苏婉兮的实力再一次得到了提升,他们再想下手抢夺,已经没有了机会。

  “看来,我们只能去深处碰碰运气了,”又一次吓跑了别人的荒兽后,苏婉兮很是无奈地说道。

  钟梓离翻了个大白眼,“还不是因为你的威名太甚!”

  “说的好像你没有斩杀那些荒兽似的,”苏婉兮瞪了一眼钟梓离,想起小家伙探听得来的消息,默默地捂脸。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翻译过来,就是:“那些从你们手下逃走的荒兽,现在已经躲进了中围地区,也因此,你们的威名已经传到这里来了,如果不想进入深处还遇不到荒兽,你们最好早点动身。”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