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三十六章 结拜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六章 结拜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5-17 18:22 字数:4117

  郑天从自己的随身乾坤袋里掏出了几枚三品止血丹递给陈奕恕,丁嘉则勉力运起自己体内的水之灵力,帮助陈奕恕缓和伤势,她已经得罪了苏婉兮三人,不能再得罪他人了。

  “丫头,你老实交代,你当初到底斩杀了几头石甲兽!”钟梓离压低着声音,恶狠狠地说道。

  “你猜啊,”苏婉兮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落在钟梓离的眼中是说不出的灵动与,可恨。

  时间悄悄地流逝,一个时辰后,陈奕恕的面色终于好转了过来,体内的伤势在止血丹和水之灵力的共同作用下,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从乾坤袋里掏出聚灵丹服下,灵力的再度充盈,让陈奕恕感觉无比良好。

  “疗完伤了?”钟梓离挑眉,手中的折扇啪的一下合拢,“陈奕恕,既然你伤也好的差不多了,现在是不是该履行你们之间的赌注了?”

  “赌注?什么赌注,我怎么没印象?”陈奕恕勾了勾嘴角,掸了掸沾染在身上的落叶,道,“哦,我记起来了,输的人要道歉是不是,安姑娘,对不住了。”

  陈奕恕随意地摆了摆手,语气高傲,哪有一点道歉的样子!

  钟梓离冷冷一哼,眼中带着嘲讽,“看来陈公子的记性不太好啊!我怎么记得你们之间的赌注是输了的人要跪下磕头道歉,而且还要离开队伍呢?”

  “哦?”陈奕恕挑眉,“是这样吗?丁海?”

  “当然不是,”丁海挑衅般望了一眼钟梓离,撇过苏婉兮的时候,眸中有着弑杀的决心,此女,万万留不得!

  “丁嘉?”陈奕恕又看向丁嘉。

  丁嘉自然和陈奕恕站在一起,直接否定了钟梓离的话,还一脸愤愤地说道,“钟大哥,你怎么能如此歪曲赌注,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陈大哥怎么可能会同意,跪下磕头也就算了,还要离开队伍,这样的赌注就是我也不答应的!”

  钟梓离的面色变得很难看,一双凤眸在三人中扫了一圈,投向奚如墨等人,道,“不知几位以为如何?”

  奚如墨皱了皱眉,低着头像是在权衡着什么,一旁,奚如晟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在看向陈奕恕三人时,有着不喜,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倒是刘语熙站了出来,“赌注终究只是赌注,大家都是天璇国出来的修士,理当沆瀣一气离开队伍这种赌注,权当过眼云烟,忘了吧,啊?”

  一段话,让苏婉兮和陈奕恕两方的人都皱起了眉,陈奕恕更是直接看向郑天,呵斥道,“郑天,你说呢?”

  郑天那肥胖的身子微微抖了抖,看着眼前一副凶神恶煞模样的陈奕恕,心里不由得发憷,他怎么说?他能怎么说!

  “钟、钟梓离说的赌注我没听到,”郑天咬了咬牙,低着头,目光扫过苏婉兮,带着些许的愧疚。

  按理说,郑天怎么也是个三品丹士,身份尊贵,但他生性怯懦,又实力弱小,面对陈奕恕这样的人,他实在升不起反抗的心来,目光落在陈奕恕那拽着自己的手,默默地咽了口口水,他丝毫不怀疑,如果他敢反抗陈奕恕,陈奕恕一定会找机会杀了他的。

  血色炼狱里,危险重重,三年的时间里,陈奕恕有的是机会杀了自己,而不留下任何的痕迹,就算那时候他家族之人知道是陈奕恕害了他,并帮他报仇,可他也已经死了,报仇又有什么意义?!

  “钟梓离,你听到了?”陈奕恕不屑地冷哼道。

  “你!”钟梓离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手中的灵力转瞬间汇聚在一起,拳头握紧便要冲上去。

  “住手,”苏婉兮素手微抬,将钟梓离的动作拦了下来,目光在看向其余人的时候,带着无比的嘲讽,“陈奕恕,我一直以为你虽然睚眦必报,但也算是个真小人,如今看来你却连伪君子都称不上,妄为男子!”

  “还有你们,一个个自命不凡,外表看上去光明磊落,实则内心阴暗,自私自利,算什么东西!”苏婉兮冷哼道,“从今日起,我苏婉兮自愿离开天璇国队伍,我今后是生是死,与你们无关,你们是生是死,也与我无关,自求多福吧!”

  说着,苏婉兮眉间一扫,素手一挥,转身便往林中走去。

  “丫头,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钟梓离转身跟了上去,安宜萱站在原地,看了眼众人,就在众人以为她会留下的时候,转身跟上了苏婉兮二人。

  一时间,原本十人的队伍,只剩下了七人。

  奚如晟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在看到陈奕恕等人脸上那掩藏不住的丑陋时,终究转过身,往林中走去。

  “五弟,你要去哪?”奚如墨皱了皱眉,苏婉兮三人一走,队伍的实力一时间降了不少,如果此时奚如晟再离开,对队伍的影响太大。

  “你放心,我不会走的,”像是猜到了奚如墨所想,奚如晟头也不回地道。

  奚如墨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不走,一切都好说。

  入夜,苏婉兮三人围坐在一起,在他们中间,一堆干柴烧的噼里啪啦,火光下,三人的神情都显得有些复杂。

  “你们知道吗,其实我和安敏佳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安宜萱望着眼前的火堆,突然开口,打破了这一片宁静。

  钟梓离愣了愣,眼中带着些许的震惊,他们同是安城的队伍,但他从未听人说起过此事,此刻安宜萱乍然提起,倒着实让他有些惊讶。

  苏婉兮则挑了挑眉,在见识过安宜萱的真正容颜时,她就有过这种猜测,只是没想到安宜萱竟会主动提起,想来这两天来发生的事情,让她感慨很深吧。

  “我娘亲只是一个小家族的嫡女,实力虽弱,但也深得外祖父母的关心,日子过得很是舒心,”安宜萱将双腿微微地蜷缩起来,继续说道,“但是后来,我外祖父母的家族落魄了,为了维持家族的日常运营,我母亲不得不嫁给了我的父亲,为妾。

  为妾的日子并不好过,安家主母对我母亲百般刁难,但我母亲一直顾念外祖父母,从不敢反驳,在我三岁那年,我发了一场高烧,大夫们都说我没救了,是我的娘亲,为了给我降温,寒冬腊月里身着单衣,冻得瑟瑟发抖,再来帮我降温,一来二去,我的烧退了,可娘亲却因此病重,整日里的咳嗽不断。

  也是在那一年,我的外祖父母双双过世,重重打击之下,娘亲的病日益加重,那时候,的容貌已经渐渐张开,为了保护我,不让我被人欺负,娘亲用药水将我的脸染黄,对外说是因为大病的后遗症。”

  “所以你其实很漂亮?”钟梓离扬了扬眉,目光在安宜萱的脸上扫过,想象着安宜萱恢复容貌,该是如何的绝美。

  “钟梓离,你似乎关注错了重点,”苏婉兮白了钟梓离一眼。

  钟梓离尴尬地咳嗽了两声,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安宜萱的嘴角带上了一抹嘲讽与落寞,“后来主母说我娘亲是得了肺痨,会传染,便将我们母女二人赶去了向下的庄子,在庄子里住了不到半年吧,就又被庄子上的人赶去农户上,住着茅草屋,三餐不继。

  娘亲的病也越来越重,可我们没钱看病啊!不过好在老天有眼,我十岁那年,修炼天赋彻底显现出来,我那个父亲在得知此事后,派人来告诉我,如果我在十八岁以前达到金丹初期,就会派人把我们接回去。

  我不想回去那里,但是我娘亲的病等不得,于是我发奋修炼,总算是在十八岁那年,晋升到了金丹初期。我回去了,表面上风光无限,但私底下过得却比以前更加屈辱。半年前,我父亲找到我,让我代表家族参加全国大赛,否则就给我娘停药,我没办法,只得答应他,后来的事,你们也知道了。”

  闻言,苏婉兮暗暗地叹了口气,她没想到,安宜萱的故事竟也如此的让人侧目,怪不得她如此面冷,想来也是内心的压力太大的缘故。

  想着,苏婉兮开口安慰了几句,将自己的故事也说了出来,安宜萱微微抬头,站起身,坐到了苏婉兮的身侧,两人的关系,也在这一次的推心置腹中又深了许多。

  “你们都说了自己的身世,我不说,好像显得我很没诚意一样,”钟梓离理着手中的折扇,打趣着道,“那我也说说我的故事吧。”

  钟梓离缓缓地开口,脸上那不羁放荡的笑容也渐渐地收起,取而代之的是迷茫与苍凉,“我的母亲是一名,青楼女子,靠卖,为生,所以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究竟是何人,更遑论其他,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是一个实力天赋都很强大的男人,因为我的母亲只是一个普通人,连灵力都无法感知,可我却在十六岁,就达到了金丹初期。”

  随着钟梓离的讲述,苏婉兮和安宜萱仿佛看到了那个幼小稚嫩的身影,一个渴望母爱却求而不得的小小身影。

  “我是楼里的老嬷嬷带大的,老嬷嬷没读过书,也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好听,就只给了我一个姓:钟,”钟梓离的嘴角带着一抹怀念,对他来说,老嬷嬷永远是他最亲最亲的人,“老嬷嬷对我很好,教了我很多很多,我很感激她。”

  一年前,照顾钟梓离的老嬷嬷去世,没了老嬷嬷,他也不愿再留在那个地方,在将老嬷嬷葬了以后,他就离开了,还给自己起了个名字。

  “梓离,梓离,子之将离,”钟梓离的嘴角带着一抹自嘲,“可笑的是,我离开整整一年,我的那个娘亲居然都没有发现,我也就彻底死心了,恰逢那个时候全国大赛召开,我便怀着试一试的心情去了,没想到倒是让我走到了现在。”

  一时无话,三人皆是沉默了下来,他们的身世是何其的相似,也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在不了解对方身世的情况下,他们三人互生好感,如今更是一同脱离了天璇国的队伍。

  一番唏嘘后,钟梓离提议道,“要不,我们结拜吧?”

  苏婉兮挑了挑眉,安宜萱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好啊,真要说起来,我还没有兄弟姐妹呢!”

  安家的那一群人,自然不能被她当做兄弟姐妹对待。

  苏婉兮也点了点头。

  于是三人便在月光的见证下,并排跪下。

  “我,钟梓离。”

  “我,安宜萱。”

  “我,苏婉兮。”

  “从今日起,结为异性兄妹,此生不叛,若有违此誓,愿受心魔缠身,永世不得安宁,”三人相视一眼,齐齐磕了一个头。

  在他们的头顶前方,一轮弯月皎洁明亮,见证着三人之间的誓言。

  “那,我以后就称你为大哥了?”三人中,苏婉兮的年龄最小,看着眼前的二人,笑着道,“大哥,二姐。”

  “乖,”钟梓离摇了摇手中的折扇,对于苏婉兮的这一声大哥很是享受,只不过他嘴角的笑意还没来得及彻底扬起,苏婉兮的一句话让他彻底石化。

  “大哥,二姐,那,我的见面礼呢?”苏婉兮很是“恬不知耻”地伸出了两只手。

  安宜萱微微一愣,笑着从乾坤袋里取出一对手镯,道,“我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对手镯是我娘亲给我的,如今我们一人一只,也算是全了情分,你可不许嫌弃的!”

  “不嫌弃不嫌弃,”苏婉兮急忙伸手接过,看着手中那青翠欲滴的镯子,刚想放进秘境中保存起来,却想起某兽似乎最爱吃这些,想了想,还是带在了手上,“真好看。”

  “你喜欢就好,”安宜萱见苏婉兮将镯子戴在手上,也笑着戴了上去,既然是一对,就要一起戴着,“那,大哥,我们的见面礼呢?”

  钟梓离扎巴扎巴眼睛,在乾坤袋里掏了又掏,最后舔着一张脸,道,“大哥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样吧,先欠着,等以后有好宝贝了,一定加倍给你们,好不好?”

  “大哥真小气,”苏婉兮撇了撇嘴,很是不爽的样子。

  “我还小气?”钟梓离瞪了苏婉兮一眼,“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当时到底斩杀了多少石甲兽!”

  “那个,咳咳,大哥最大方了。”

  “哈哈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