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三十五章 雀舞笙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五章 雀舞笙歌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5-16 21:43 字数:4038

  “你!”安宜萱垂在身旁的手紧紧握在一起,陈奕恕说她没关系,但是他说苏婉兮,那就绝对不允许!

  “宜萱,没事,”察觉到身边人儿的情绪变化,苏婉兮微微侧过身,拍了拍安宜萱的肩,安抚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相信我。”

  安宜萱皱了皱眉,半晌,终于点了点头。

  苏婉兮抿唇一笑,柔和的目光在看向陈奕恕时,变得淡漠,“陈奕恕,我们来决斗吧。”

  “决斗?”陈奕恕微征,接着哈哈大笑起来,神情是极度的蔑视,“苏婉兮,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我之间的差距?居然敢跟我提决斗?”

  丁海也轻蔑地笑着,“我看啊,她是傻了!”

  钟梓离和安宜萱闻言皆皱眉,不同的是,他们一个是担心苏婉兮的实力不敌陈奕恕,一个是为陈奕恕那满是不屑的语话。

  “丫头,要不还是我跟他来吧,”钟梓离走到苏婉兮身侧,见苏婉兮摇了摇头,眼中满是坚决,便知道自己是劝不动她了,“陈奕恕,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哼,正是因为我是个男人,所以我才不会跟她一个弱智女流决斗!”陈奕恕冷声道,眉宇间满是傲气。

  “我看你是不敢吧,”苏婉兮朱唇轻启,右手微微抬起,恩,是该剪指甲了。

  “苏婉兮!你不要不识好歹!”陈奕恕怒急。

  苏婉兮没有回话,只是头也不抬地打量着自己的纤纤玉手,那模样说不出的轻蔑与不屑。

  陈奕恕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恼火过,“好,决斗是吧!那就来吧!”

  苏婉兮终于放下了右手,抬起头来看向陈奕恕,唇角微微勾起,“光是决斗,多没意思,不如再来点赌注?”

  “你想要什么赌注?”陈奕恕冷笑道。

  “很简单,输的人离开队伍,”苏婉兮挑了挑眉,道,“并且,磕头道歉。”

  陈奕恕无比狂傲地笑道,“好,就如你所愿!”

  林间的风骤然刮起,苏婉兮与陈奕恕面对面站着,其余人则退到了远处。决斗是修士们之间解决个人恩怨最常见的方式,分为活斗与死斗两种,前者要求点到为止,不得伤人性命,后者则不死不休,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一旦接下决斗,就必须迎战,否则将被所有修士看不起。

  苏婉兮与陈奕恕之间的就是活斗,只要有一方站不起来或者投降认输,决斗就算是结束,结束后不得再下手,否则旁人有权插手制止。

  “苏婉兮,我真不知道是该说你太盲目自信,还是该说你傻,”陈奕恕冷笑着,看着站在自己对面不远处的苏婉兮,道,“为了一个安宜萱,你值得赔上你的这条命吗?呵,我奉劝你一句,趁我现在还没动手,赶紧投降,要不然,我怕你,残废了。”

  苏婉兮同样冷笑着,寒气从她的体内缓缓渗出,无端地让人头皮发麻,“你说这么多,是怕等会没有机会开口吗?”

  “哼,好大的口气!”陈奕恕怒喝道,“既如此,就让你见识见识金丹中期的实力!到时候,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面!”

  “真啰嗦,”苏婉兮撇了撇嘴,面上很是不屑,“还是个大男人呢,话这么多,跟大妈似的!”

  “苏婉兮!”陈奕恕体内的金之灵力在一瞬间暴涨,双手交叠,一个个繁杂的手印在他手里变幻着,在他的身后,金色的灵力不断地汇聚凝结,一头体型庞大的金色麒麟在他的身后缓缓现形。

  “看来你是真把他气急了,连金麒麟都凝聚出来了,啧啧,”秘境中,鼎灵咂舌道,对于苏婉兮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又多了几分了解。

  苏婉兮没有回话,只是手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随着手印的不断形成,她身后的火之灵力也愈发地浓烈起来,从一开始淡淡的粉红色,变成了现在的火红色,远远望去,苏婉兮就像是站在火焰之中,因为灵力波动而飞扬的长发,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张扬。

  而她的实力,也在结印的过程中,不断地提升。

  筑基巅峰……

  金丹初期……

  金丹中期……

  苏婉兮的面色微微泛白,体内的灵力不断地抽调出来,每一条经脉,甚至于每一个细胞都在不断地吸收着秘境中浓郁的灵力,然后再由她将其抽取出来,汇入身后那抹火红。

  金丹中期……

  金丹后期!

  苏婉兮的面色更白了几分,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吖!”一道鸟鸣声从苏婉兮的身后传来,苏婉兮嘴角一勾,成了!心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两枚三品聚灵丹瞬间入腹,体内的灵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与此同时,陈奕恕的金麒麟也终于凝结完毕,一人高的金色麒麟身躯强硕有力,站在陈奕恕的身侧,眼中带着神兽的倨傲与不屑,漫天的威压从金麒麟的体内散发出来,饶是站在远处的安宜萱等人,也感受到了些许的不适。

  不过好在他们和陈奕恕实力相当,倒也不畏惧这威压,只是苦了丁嘉和郑天,身子微微地颤抖着,这就是来自金丹期中期强者全力一击下的威压吗?

  丁嘉的面色变得苍白,眼中隐隐有着痛苦,但当她看到就站在陈奕恕面前的苏婉兮时,眼中的痛苦渐渐地被痛快盖过,同是筑基期巅峰,她站在这么远都险些受不住,苏婉兮站的这么近,必定要比她痛苦百倍。

  呵呵,苏婉兮,今日,就算你不死,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受!丁嘉的眼中满是怨毒。

  “金麒麟,去!”陈奕恕右手猛地一抬,在看到苏婉兮背后那一团灵雾时,嘴角不屑地勾起,刚才在听到那一声鸟鸣时,他还以为苏婉兮和他一样凝聚出了实体灵兽,如今看来,不知所谓。

  “呵呵,陈奕恕,不是只有你有神兽的,”苏婉兮的嘴角微微勾起,目光扫过他那显得有些苍白的面色,喝道,“凤翔九天第三式:雀舞笙歌!”

  “吖!”熟悉的鸟鸣声再度响起,一股丝毫不逊于金色麒麟的威压在瞬间弥漫开来,隐隐地甚至盖过了金麒麟。

  “噗,”远处,丁嘉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接连着两股神兽威压,将她在对抗兽潮之时受的暗伤彻底激发出来。

  胸口处隐隐传来的痛意,让丁嘉的面色变得愈发狰狞,眼中皆是不可置信,苏婉兮……苏婉兮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武技!而且,她,她不是只有筑基巅峰的实力嘛?难道她隐藏了自己的实力?难道她的实力从始至终就比她强?

  丁嘉被自己的想法震骇了,如果早知道苏婉兮的实力比她要强,甚至可能比她哥哥还要强,她怎么可能去招惹她?苏婉兮,你果然是个蛇蝎女!如此恶毒!

  火红色的大鸟从火海中翱翔而出,伴随着一声声的鸟鸣,无尽的威压不断地压向陈奕恕的麒麟。

  “这是朱雀?”秘境中,鼎灵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米境外的那一头火红色的大鸟,眼中满是震惊,凤翔九天……凤翔九天……凤翔九天!

  因为震惊,鼎灵下意识长大了自己的小嘴,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招式似乎是那个家族的绝学!苏婉兮怎么会?!

  难道她是那个家族的后人?但那可能吗?鼎灵第一次有了不确定的感觉,小脑袋低垂着,像是在考虑什么。

  小家伙瞥了一眼身旁震惊不已的鼎灵,眼中有着鄙视,对于主人能凝聚出朱雀,它一点也没觉得奇怪,主人可是朱雀的后裔好嘛!

  撇了撇嘴,小家伙用十分同情的目光看了眼秘境外的陈奕恕,心里默默地为他默哀了两秒,然后就转身继续啃它的灵石去了。

  小家伙难得的很淡定,但其他人就不淡定了,秘境外,除了苏婉兮本人,其他人都用一副看怪物的目光盯着苏婉兮。

  “我滴个娘类,这女人也太特么变态了吧!”刘语熙一时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家乡话瞬间就吐了出来,好在这会也没人注意到他。

  “那是,我家丫头岂能凡凡!”钟梓离扬了扬自己的折扇,眉宇高昂,似乎对苏婉兮有如此表现理所当然,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想要抽死苏婉兮的冲动。

  个丫的,深藏不露!就凭这一手,她也绝不可能只有筑基巅峰的修为!想到这儿,钟梓离猛地想起当日,自己问苏婉兮斩杀了多少石甲兽时,苏婉兮那一脸委屈的模样,再想到苏婉兮掏出来的那一只品相上品的石甲兽躯壳。

  钟梓离心里咯噔一下,所以苏婉兮那日完全是在坑他的石甲兽躯壳?!

  意识到这一点后,钟梓离不由得泪流满面,从此,苏婉兮在他的心里多了一个“奸商”的标记。

  这一边,钟梓离还在感叹自己的单纯,另一边,苏婉兮的朱雀已经和陈奕恕的麒麟战在了一起。

  “吖!”朱雀猛地一个俯冲,翅膀用力地挥舞着冲向站在地上的麒麟,周身弥漫着火红色的火焰,当然,如果你的眼神够犀利的话,你会发现在朱雀的心脏处,还有着一缕若有若无的寒气。

  “吼!”麒麟也不甘示弱,同是神兽,麒麟的战斗力并不比朱雀差,缺少的不过是血脉里的那一股上古威压。

  一朱雀一麒麟很快地战在了一起,战斗中,朱雀的几根羽翎掉落在地,噗地一声化为一道不灭的火种,或落于地,或落于麒麟之身。

  “吼!”

  “吖!”随着朱雀的一声鸣叫,麒麟轰隆一声倒在地上,金色的外表此刻被火焰灼烧出一块一块黑色的伤口,在它的颈部,还有一道致命的伤口,那是被朱雀以爪硬生生撕裂开的。

  金麒麟体内的灵力迅速消退,原本实体化的躯体也在慢慢变得透明,而反观翱翔于半空中的朱雀,除了身上少了几根羽翎外,几乎称得上毫发未损,神兽的威压仍旧弥漫在空气中,让人透不过来气。

  “噗!”陈奕恕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身子踉跄着往后退去,“苏婉兮,你……”

  苏婉兮依旧是那一副不可张扬的模样,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靠在一颗灵树上,“嗯哼?你想说什么?”

  “好,好的很,”陈奕恕抽了抽嘴角,右手拂过自己的嘴角,擦去血渍,眼中带着浓浓的怒意。

  “唔,这个不用你说,我也觉得我很好,”苏婉兮挑了挑眉,好笑地看着陈奕恕的脸再度黑了几分,恶趣味地道,“所以你是要投降认输吗?”

  陈奕恕张了张嘴,认输两个字死死地卡在他的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来,尤其是当他想到一旦认输就要离开队伍,还要下跪道歉!投降的想法无论如何都生不起来。

  “不,我没输,”陈奕恕咬着牙,狠狠地道。

  “不认输?”苏婉兮嘟了嘟嘴,很是苦恼地道,“唉,既然你不认输,那我只好打的你认输了,朱雀。”

  “吖!”朱雀应声,在半空中转了一圈,来自上古神兽的威压瞬间释放开来,陈奕恕的嘴角再度渗出一缕鲜血。

  “苏婉兮,难道你没有看出来我已经没有一战之力了吗?”陈奕恕死咬着下唇,身子微微地颤抖着。

  苏婉兮眨了眨眼,恍然大悟道,“你已经没有一战之力了?啊呀,你怎么不早说呢,我还以为你不认输的意思,就是还要打呢!”

  说着,苏婉兮一脸的你不早说的模样,拍了拍脑袋,“那,我把朱雀收回去了?”

  陈奕恕没有说话,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苏婉兮,眼见着苏婉兮将朱雀收回体内,这才心下一松,整个人坐倒在地上,体内不断翻滚着四处冲撞的灵力,让他的胸口一阵一阵地疼痛,面色白了又白。

  见二人收手,奚如墨等人也走了过来,神色怪异地看着满面红光地站在那里的苏婉兮。

  钟梓离和安宜萱依旧站到了苏婉兮的身后,在他们的面前,是坐在地上,不断咳嗽的陈奕恕,以及满脸都是怨毒阴狠的丁氏兄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