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三十四章 绝配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四章 绝配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5-15 21:46 字数:4149

  次日清晨,当阳光再次洒在这片岛屿上时,安宜萱的眼睑微微地颤动了一下,随即缓缓睁开,动了动身子,只觉得浑身酸痛,却又舒畅无比,眸光转动,在看到因疲惫而趴在一旁小憩的苏婉兮时,嘴角无言勾起。

  “宜萱?你醒了?”苏婉兮动了动身子,坐起身来,看着安宜萱微微笑着的模样,不由得看痴了,“宜萱,你真的很美。”

  安宜萱愣了愣,垂下眼自嘲般地笑了笑,早在她醒来看到苏婉兮身旁放着的铜盆时,她就猜到自己的易容只怕已经不复存在,当下看着苏婉兮,道,“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告诉旁人。”

  苏婉兮静静地看着安宜萱,就在安宜萱想要再次开口的时候,苏婉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们家宜萱这么好看,要让别人知道了,我可就没办法霸占了。”

  安宜萱瞪了一眼苏婉兮,往常那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的浮现出一片红晕,显得格外诱人,苏婉兮呆呆地看着,心道怪不得人说秀色可餐,今日她总算是见识到了。

  等到苏婉兮和安宜萱从帐篷中出来的时候,安宜萱的面容已经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

  “没事吧?”钟梓离凑上前来,问道。

  “皮外伤而已,”安宜萱依旧是那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苏婉兮看在眼里,不由得猜测是不是这易容色太厚,要不然就安宜萱那样容易脸红的人是怎么做到人前面无表情的?

  “安姐姐……”丁嘉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走了上来,安宜萱的面色微微一沉,“安姐姐,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恩,”安宜萱淡淡地点了个头,没有接话。

  “安姐姐,我知道你当时是想要救我,可是我的实力你也知道,只有筑基巅峰,我也是担心拖累了你啊,”丁嘉眨了眨眼,泪水顿时涌出,楚楚动人。

  安宜萱仍旧没有回话,神色淡漠。

  下一刻,丁嘉双膝一软,直直地跪在了地上,众人皆是一惊,丁海更是强撑着伤势,一摇一摆地走了过来,试图拉起丁嘉,但被丁嘉躲开了。

  “安姐姐,我知道我昨日的行为伤透了你的心,我发誓我再也不会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就一次?”丁嘉紧紧地咬着下唇,满眼的恳求,那架势仿佛安宜萱不答应,她就不起来似的。

  苏婉兮站在一侧,静静地看着,正巧此时安宜萱回过头来,两人的目光顿时撞在了一起。

  “婉兮,你说她想干嘛?”安宜萱挑了挑眉。

  “不知道,要不你配合配合,看看她究竟想干什么?”苏婉兮瞥了眼跪在地上的丁嘉,眼中带上了一抹哂笑。

  安宜萱的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冷意,随即转过身去,扶起了丁嘉,道,“我答应你就是了。”

  “真的?”丁嘉的脸上满是欢喜的神色,见安宜萱点了点头,目光又飘向苏婉兮,刚刚苏婉兮和安宜萱之间的眼神互动她是看在眼里的,但无论是安宜萱也好,苏婉兮也罢,她都不是很了解,就更不可能看懂她们二人的意味了。

  丁嘉在安宜萱的虚扶下,站起身来,脸上满是喜悦与感激,抹了抹眼睛的泪花,笑着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瓷瓶。

  “安姐姐,这是玉露膏,能够消除疤痕,送给你了,就当是我给你赔罪了,”丁嘉道。

  “玉露膏?”一旁,钟梓离挑了挑眉,见苏婉兮看过来,解释道,“这玉露膏可不一般,据说可以消除世间一切疤痕,是京都中千金夫人的最爱,价格嘛……”

  钟梓离摇了摇手中的折扇,眸中神色不明,“一瓶就要一万金币。”

  苏婉兮微微一愣,她倒是没想到这么小的一瓶玉露膏,居然要价一万金币,这都快赶上她的陨落了,到底是她太穷,还是丁嘉太富有?

  安宜萱皱了皱眉,看着丁嘉递到自己面前的玉露膏,没有拒绝,但也没有接过。

  “安姐姐?”丁嘉一直保持着递送的姿势,时间长了,双手无比的酸涩,就好比她此刻的内心,酸涩无比,好似被醋淹没一般,“安姐姐,还请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于心不安啊!安姐姐!”

  安宜萱的眉皱的更紧了,犹豫了许久,总算是伸出手,丁嘉的眼中也快速地闪过一丝得逞。

  苏婉兮顿时一个激灵,心中的不安感迅速地蔓延起来,“说起来,我还没见过这么贵重的东西呢,能不能让我开开眼?”

  安宜萱愣了愣,随即将手收了回去,丁嘉的眼中有着不喜,但还是笑着将手中的瓷瓶递给了苏婉兮。

  “玉露膏?”秘境中,鼎灵眨了眨它的大眼睛,“倒是个好东西,就是这蚀心草,啧啧,还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蚀心草?!

  苏婉兮手猛地一颤,眼中满是怒意,根据《灵植大典》中的记载,蚀心草生长于阴暗潮湿之地,性阴寒,成熟后的蚀心草会开出一朵朵蓝紫色的小花,尤其是入夜后,还会散发出莹莹的光芒,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朵朵蓝紫色的萤火,煞是好看。

  但就是这样看起来无害而美丽的小花,其汁液却具有极强的腐蚀性,属于毒草,无法入药。更有传言,蚀心草生长的地步多是死人埋葬之处,地下的死人越多,蚀心草便长的越好。

  右手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瓷瓶,苏婉兮小心地拔出了瓶塞,微微一嗅,眼中的冷意刹那间将丁嘉笼罩在其中,“丁嘉,你还真是好心的很啊!”

  知道安宜萱受了伤,便将蚀心草混在玉露膏里,只要安宜萱使用,蚀心草的毒就会顺着她的伤口进入体内,届时,五脏六腑被蚀心草腐蚀毒烂,安宜萱,必死无疑。

  “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被苏婉兮的目光盯着,丁嘉只觉得后背一阵寒意,难道,苏婉兮看出来了?不,不可能!

  苏婉兮没有回话,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丁嘉,仙影步法运转开来,饶是丁海也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啪!”清脆响亮。

  “苏婉兮,你,你居然敢打我!”丁嘉满脸的不可置信,脸色在一瞬间变得狰狞,但也只是一瞬间,抬起头时,眼中的杀意与怨毒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悲愤,“苏婉兮,我敬你爱你,唤你一声姐姐,真心相待,你怎能不由分说就打我?

  是,昨天是我做的不对,我不该推开安姐姐,可我也是怕连累了安姐姐啊!而且安姐姐现在也没事了,我也道歉了,甚至还下跪请求你们的原谅!你还想我怎么样,难道非要我一头撞死在这里,你才肯放过我吗?!”

  丁嘉哭诉着,“好,那我就死给你看!”

  说着,丁嘉猛地直起身,朝着最近的一颗灵树撞了过去。

  “妹妹!”丁海急忙伸手拽住丁嘉,也不知道是丁嘉冲的力道太大,还是丁海受的伤太重,竟一下没拉稳,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妹妹,你怎么能这么傻呢!”

  “哥哥……”丁嘉的双手环住丁海的脖子,将头埋在他怀里,小声地啜泣起来。

  呜呜咽咽地声音,听得丁海的心一抽一抽的,看向苏婉兮的目光变得怨毒,“苏婉兮!你到底想怎样!”

  苏婉兮冷冷一笑,目光落在手中的瓷瓶上,指尖摩挲着。

  “苏婉兮,做事不太太过分了!”陈奕恕站起身来,走到丁氏兄妹身边。

  “唉,”刘语熙也叹了口气,站出来,道,“大家都消消气,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行不?就当卖我刘某人这个面子了……”

  “哼,你算个什么东西!”不等苏婉兮开口,陈奕恕冷哼道,语气中满是不屑,“也值得让我给你面子?”

  刘语熙的脸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奚如墨见状,也站了起来,“那不知我的面子够不够?”

  陈奕恕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眼睛依旧死死地盯着苏婉兮。

  远房的树林里,传来了乌鸦的叫声,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在一瞬间暗了下来,乌云压境,空气中的水分子变得愈加饱满,让人的心里不由得烦闷起来。

  苏婉兮依旧低着头站着,在她的身后,是安宜萱和钟梓离两人;在她的不远处,丁氏兄妹和陈奕恕站在一起,与她对峙,而另一边,刘语熙和奚如墨静静地站在那里。

  十个人的队伍,此刻只有奚如晟和郑天还坐在地上,奚如晟是自命不凡,懒得参与进苏婉兮和丁氏兄妹的争执里,郑天则是因为害怕,肥胖的身躯颤抖着,努力地将自己藏在树后,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丁嘉,”苏婉兮突然开口打破了这一片沉静,看向站在丁海和陈奕恕后面,内心得意几乎藏不住的丁嘉,冷冷一笑,道,“我看你脸上的伤势挺重的,要不这玉露膏你先用?”

  “你,”丁嘉的身子微微一抖,玉露膏,她怎么可能会用那瓶玉露膏!“你不要岔开话题!”

  “岔开话题?”苏婉兮笑了笑,“我们的话题不就是我为什么无缘无故打你吗?”

  丁嘉愣了愣,没有接话,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苏婉兮话里有话,目光看向她手中的瓷瓶,瑟缩了一下。

  “我也不想解释什么,没意思,”苏婉兮挑了挑眉,笑的很是亲切,道,“这样吧,只要你肯将这玉露膏抹在你脸上,我就跟你道歉,唔,跪下来都可以,怎么样?”

  闻言,丁嘉的脸色变了又变,她是很想苏婉兮跪下来给自己道歉不错,但是那玉露膏,是万万抹不得的!似乎是想到了抹上玉露膏后的后果,丁嘉的脸色变得很白很白。

  到了这个时候,饶是缩在草丛堆里的郑天也看出了些不寻常,硕大的脸盘下,那双狭小的眼睛在苏婉兮手中的瓷瓶上转了一圈,再看向丁嘉那满脸恐惧的模样,他怎么想也想不通。

  玉露膏能消除疤痕,对伤势自然也有好处,像是丁嘉脸上的那个鲜红的巴掌印,只要抹一遍玉露膏,不用半个时辰,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彻底消下去!

  那么,丁嘉又为何不愿意呢?郑天怎么也想不明白。

  但他想不明白,不代表别人想不明白,在场的这些人,那个不是人精,不是家族里重点培养的对象,就算是正直良善如刘语熙,也见识过不少害人的手段,只不过他更愿意把人往好的方面想罢了。

  “苏婉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奚如墨皱着眉,问道。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蚀心草?”苏婉兮嘴角一勾,眼中的冷意更强了些,没有人注意到,苏婉兮脚下的那一株灵草。

  渐渐地覆盖上了一层寒气。

  “蚀心草?”郑天猛地从草丛后窜出来,蚀心草的震撼太大,以至于让他忘记了周遭的低气压,从苏婉兮的手中一把抢过玉露膏,放在鼻下轻轻地嗅了嗅,“蚀心草,还真是蚀心草!”

  见状,奚如晟也站起身来,郑天见众人满脸的不解,叹了口气,将蚀心草的毒性一一讲了个明白。

  在他身旁,苏婉兮饶有意思地打量了一眼郑天,不得不说,郑天这个人虽说胆小如鼠,没什么担当,但是在灵植药理方面是真的有天赋。

  《灵植大典》上关于蚀心草的记载在最后面的角落处,极不显眼,当初若不是鼎灵提醒,说不定连她都忽视了过去,没想到这郑天倒是清楚明白。

  “什么?!”听得郑天的介绍,钟梓离的脸上满是怒意,一双凤眸瞪向丁海身后的丁嘉,“都说最毒妇人心,你这个女人,简直是恶毒至极!”

  丁嘉咬了咬唇,强行辩解着,但她的辩解在证据面前没有任何的力量。

  陈奕恕冷冷地看了一眼丁嘉,眼中有着鄙夷,不过相比于丁嘉,他更恨苏婉兮,毕竟丁嘉害的人不是他,“丁嘉有在玉露膏里放蚀心草的嫌疑,苏婉兮,难道你没有?我看分明是你嫉恨丁嘉,想要借此除了她!苏婉兮啊苏婉兮,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狠毒!”

  “陈奕恕,你少在那里颠倒黑白!”钟梓离怒道。

  “呵,钟梓离,我奉劝你一句,离那两个女的远一点,别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陈奕恕冷哼道,在看向安宜萱的时候,嘴角冷冷,“哼,还真是物以类聚,一个丑,一个毒,绝配!”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