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二十八章 初入琉璃岛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八章 初入琉璃岛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5-09 22:22 字数:4213

  台上,男子还在浩浩荡荡地讲述着自己创立兑换所的“丰功伟绩”,台下,众人却开始考虑起自己将要前往的岛屿,其中就包括苏婉兮一行人。

  登记处前不远的地方,苏婉兮看着争执不下的奚如墨和奚如晟,很是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身后的队伍越排越长,众人脸上的不耐也越来越浓。

  苏婉兮绝对相信,若不是登记处附近有专门的人负责把守维持秩序,此刻那些人早已涌上来,将害的队伍“堵车”的两位天璇国皇子,揍得鼻青脸肿了。

  “北岛的荒兽相对来说比较少,而且实力也不会太高,比较保险,”奚如墨皱了皱眉。

  “切,我们又不是那些没实力的小国,北岛那样的地方,去了有意义吗?”奚如晟的脸上满是高傲,“要我看,还是要去南岛!”

  “南岛是机会多,但是荒兽实力普遍较强,以我们如今的实力怕是不敌啊,”奚如墨叹了口气。

  “还是南岛好!”

  “北岛。”

  丁嘉看了眼跟乌骨鸡一样瞪着对方的两位皇子,犹豫了一会,试图打圆场,道,“要不我们先去北岛,等实力强大一些,积累了积分以后,再去南岛?”

  “男人说话,女人不要插嘴!”奚如晟还在嫉恨着当初丁海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举动,因此在面对丁嘉时,面色也很是难看。

  丁嘉的脸突然涨地很红,目光幽怨地看向奚如墨,似乎是想请他帮自己说说话。

  奚如墨转过脸来,看了眼丁嘉,目光微闪,抱歉般点了点头,又转回去,道,“不管怎样,我是不会同意跟你去南岛的,那里太危险了!”

  奚如晟神情不虞地看了一眼奚如墨,还想说什么,一旁等在那里的登记处男子终于怒了,“你们到底走不走,不走就到外边去!老子还有一堆人要登记呢!”

  奚如晟的面色更难看了,苏婉兮敏锐地注意到,在他的眼底,带上了一抹杀意,清秀的双眉微微皱起。

  “自然是要走的,只是实在考虑不好去哪座岛屿,”倒是奚如墨定了定神,很是好脾气地冲男子行了一礼,道,“不知小哥有何建议?”

  男子撇了他一眼,不耐烦地在纸上写了两个字,然后就挥手示意后面的人上来,“哪个国家的?去哪座岛屿?”

  “北岛。”……

  奚如墨看着手中的文件,上面写着两个字,“东岛。”

  “东岛?”刘语熙刚好站在奚如墨的边上,见他皱着眉看着手中的文件,顺势瞅了一眼,道,“我听说东岛的荒兽实力在四座附属岛屿中,排第二。”

  “既如此,那我们便走吧,”奚如墨淡淡地点了点头,将眼中的一抹不喜藏起,脸上依旧是和煦的笑意。

  奚如晟也点了点头,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恨那名登记处男子竟是就这么给他们定了去向!

  将手中的文件递给登记处后的人员手中,苏婉兮等人便在奚如墨的带领下往传送阵走去。

  与此同时,萧湛翕正身处于一处秘密矿洞之中,这是他在反围剿一群土匪的时候发现的。土匪寨里的人,已经被他重新编排清理,剩下的人要么就是对他收编了土匪寨的事一无所知的人,要么就是识时务者,不敢肆意张扬。

  盘膝坐在石床上,萧湛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如今的实力已经到达了金丹期巅峰,眼看着就要突破那层壁垒,冲击元婴期了。

  按照萧家的祖训家规,一旦到达了元婴期,就必须融合荒兽血脉,而只有那些实力天赋强盛的嫡系子弟,才能拥有融合上古神兽青龙血液的资格,融合后,实力天赋会得到迅速地提升,说起来,和秋枫镇苏府的血脉觉醒有异曲同工之妙。

  唯一的不同在于,萧家是通过家族密法,直接融合神兽血脉,并借此拥有五成的血脉天赋,但最高也只有五成。

  而苏府则是依赖于一代代子辈体内自带的神兽血脉,并加以觉醒,血脉纯度不等,觉醒时获得的血脉天赋也不等,最高的能够实现返祖,拥有近乎完美的朱雀血脉,最低的,甚至连一成的血脉都没有。

  “说起来,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萧湛翕挑了挑眉,嘴角微微勾起,右手的食指下意识地摩挲着手中的瓷瓶,“呵,萧湛翕啊萧湛翕,你可真是没出息。”

  自嘲般地笑了笑,萧湛翕摇了摇头,将脑海中关于苏婉兮的内容压了下去,大手一挥,一股强大的灵力袭向山洞的入口之处。

  “轰隆”一声,入口处瞬间崩塌,无数的山石落下,将这处矿洞封的严严实实,流年已经前往死亡岛,所以接下来的融合血脉只能靠他自己独立完成,疏忽不得。

  这边,萧湛翕开始尝试融合青龙之血,增强自身实力,困难重重,危机四伏,而另一边,苏婉兮等人也已经到达了琉璃岛附属岛屿之一的东岛。

  当晚,十人露宿在东岛的海滩附近,这里是这所岛屿的外围地区,荒兽并不多,相对而言比较安全。

  一阵海风吹过,丁嘉紧了紧自己的衣袍,小声地说道,“哥,我有点冷。”

  丁海低头看了眼丁嘉,见她因为寒冷而唇色发紫,当即从自己的乾坤袋中取出了一件雪貂毛的披风,披在了丁嘉的身上,丁嘉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许。

  苏婉兮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眉间微皱,丁嘉的实力怎么说也有筑基巅峰,一般而言,进入了先天境界,也就是到达筑基期后,人体对于周围环境的抵抗性会大大增强,别说是一阵海风了,就是再来一场暴雪,也不至于会冷的唇色发紫。

  事出反常必有妖!果然,还不等苏婉兮有所动作,丁海就满脸颐指气使地看了过来,“你,赶紧去检点木柴回来!”

  完全命令的语气,苏婉兮挑了挑眉,眉间连一丝不喜的神色都懒得给予,只是闭上了眼,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苏婉兮!我在和你说话!”丁海怒道。

  苏婉兮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眼缩在丁海的身边,面色发白,不断颤抖着的丁嘉,嘴角微微勾起,“你是在和我说话?啊呀,你说说你,刚也不说清楚,我还以为你在和你妹妹丁嘉说话呢。”

  丁海皱了皱眉,“那你现在知道了?”

  “知道了,”苏婉兮点点头,嘴角的笑意更大了,“不过,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苏婉兮!”丁海的面色变得很是难看,怒意让他恨不得冲上前去讲苏婉兮狠狠地打一顿才算出气。

  “哥,算了,我没事,”丁嘉拉了拉丁海的袖子,明明是很轻的声音,但却清晰地传进每个人的耳中,语气中甚至还带着几分的隐忍与颤抖,“就是有点冷而已。”

  丁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你这个女人难道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

  “同情心?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苏婉兮冷冷地笑了一声,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道。

  “苏婉兮!”丁海怒瞪着苏婉兮,若是杀气能杀死人,苏婉兮相信她此刻身上肯定会扎上不少的刀子。

  “不用那么大声,我听得到,”苏婉兮随手扣了扣自己的耳朵,漫不经心地道。

  “哥……”丁嘉又一次打断了丁海即将出口的话语,拽了拽雪貂毛披风,看向一旁缓缓睁开眼睛的奚如墨,眼中带着歉意,“三皇子,还请你不要在意,我哥不是故意这么大声吵醒大家的。”

  “恩,”奚如墨点点头,他刚才并没有真的睡着,在这样的环境里,他相信没有一个人能安心睡下的,抬眸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苏婉兮,又看了眼半靠在书上的安宜萱,“苏婉兮,你和安宜萱一起去吧,就在这附近找点柴火,既能取暖,还能警示那些荒兽。”

  不远处,仿佛是为了配合奚如墨的话,一阵阵的狼嚎虎啸传入她的耳中,苏婉兮皱了皱眉,还想说什么,却见安宜萱站了起来,径直往身后不远处的林子走去。

  苏婉兮只能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也站起身来,跟了上去,心中暗自吐槽着安宜萱。

  这一晚,十个人都没有安心入睡,苏婉兮和安宜萱在林子边上随意地捡了一些干柴与荒草后,就折回了露宿地,火堆噼里啪啦地燃烧着,苏婉兮随意地靠在一块石头上,感受到一抹目光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抬眸望了回去,正好迎上了丁嘉目光。

  “苏姐姐,谢谢你,”丁嘉先是一愣,随即扬起她那标志性的笑容,温顺而又乖巧,只是那眼底深处,却是带着一抹得意。

  “不客气,”苏婉兮的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不过我还是提醒丁小姐一句,如果真的寒冷,可以用灵力抵御的,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像今天这样,可以生火取暖的。”

  丁嘉嘴角的笑意略微僵硬了一下,随即笑道,“多谢苏姐姐提醒。”

  苏婉兮瞟了她一眼,没有多话,闭上眼准备稍作休息,钟梓离却凑了上来,嘀嘀咕咕地在她的耳边说些什么,大致就是说丁嘉这个人看上去温良贤淑,实际上却比毒蝎还狠毒。

  钟梓离巴拉巴拉说了很久,但却一直没有得到苏婉兮的回应,回过头去,只见苏婉兮静静地坐着,呼吸浅浅,仿佛睡着了一般,撇了撇嘴,自讨没趣地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嘴里嘟囔着,“居然装睡,真没意思。”

  而事实上,苏婉兮真的睡着了,小家伙利用它的天赋告诉她,此刻睡觉并不会发生什么凶险的事情,基于对小家伙的信任,苏婉兮就真的这么睡了过去。

  当次日的阳光再次洒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苏婉兮才缓缓地睁开眼睛,甚至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这一日,他们在奚如墨的带领下,继续往东岛的深处走去,一路上,奚如墨和奚如晟无数次因为分叉的道路而争执,丁氏兄妹也时不时地与苏婉兮对上,钟梓离自然是站在苏婉兮的这边,折扇时不时地摇上两下,然后说出一两句让丁氏兄妹又气又恼,却又无可奈何的话。

  “往这边,”奚如墨指了指右边的小道。

  “这边!”奚如晟一个踏步站在了左边的路上。

  苏婉兮只觉得自己的头再一次痛了起来,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纵身跃上最邻近的一颗古树。凭她一路上对奚如墨、奚如晟的了解,这两人起码要争执上一刻钟的时间,凤眸扫过周遭的环境,在看到某一块巨石可疑的往前挪了几下后,愣了。

  “咦?”苏婉兮挑眉,再定睛一看,那块巨石当真动了一下!“这……”

  “这应该是七品的石甲兽,”鼎灵的声音在苏婉兮的脑海中响起。

  七品的荒兽,其实力相当于人类修士的金丹初期。

  苏婉兮从树上站了起来,面色有些凝重,石甲兽,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似乎是群居的,目光在周围扫过,透过树枝荒草,隐约可见不少的巨石,而那些巨石,此刻围在一起,用极慢的速度向前挪动着!

  随着石甲兽不断地靠拢,饶是争执中的奚如墨和奚如晟也察觉到了异常,当即挥手示意众人,“准备迎战!”

  几名金丹中期的人迅速地反应了过来,金丹初期的也在呆愣之后意识到了不对劲,唯有丁嘉和郑天一脸茫然地看着众人严阵以待。

  “你、你们这是干什么?”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郑天还是在第一时间蹿到了刘语熙的身后。

  一段时间的相处让郑天对刘语熙印象深刻,金丹初期的实力,实力强大,而且为人正直,躲在他身后,让郑天很有安全感。

  “七品荒兽,石甲兽,”刘语熙皱了皱眉,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七、七品荒兽?!”郑天顿时傻眼了,当即甩开刘语熙的衣袍,跑到了奚如墨的身后,面对一群实力堪比金丹初期的石甲兽,刘语熙已经不能给他足够的安全感了。

  刘语熙的话,丁嘉自然也听到了,面色微微发白,不过相比于郑天来说,她的表现倒是差强人意。

  “都小心着点,石甲兽可不是那么好应对的,”奚如晟扫了眼躲在奚如墨身后的郑天,又看了看勉强凝聚灵力的丁嘉,眼中的不屑之色更浓,弱者,终究只是弱者。

  冷冷一笑,奚如晟的目光掠过苏婉兮,只见她此时目光坚定,手掌之中更是凝聚出了一簇小小的火苗,那是出招之前的预示。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