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二十六章 萧湛翕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六章 萧湛翕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5-07 17:33 字数:4137

  临行前一晚,苏婉兮独自坐在储秀阁内,双眸紧闭,在她的周边,灵力不断地涌动着,钻入她的体内。

  天璇国皇宫内,有着大型聚灵阵的存在,这也使得皇宫中的灵力相比于外界而言,浓郁不少,尤其是国主居住的寝宫,其灵力浓郁度完全不逊色与苏婉兮的神农秘境。

  只可惜,帝王寝宫这样的地方,不是苏婉兮可以随意进出的,而储秀阁内,虽然比起皇宫外灵力浓郁些,但是对于苏婉兮这样被秘境“宠坏”了的人来说,这点灵力浓郁度完全不够看的

  要不是考虑到皇宫内人员复杂,又不是自己的地盘,她是怎么都不可能弃秘境这颗珍珠,而选储秀阁这颗鱼目的。

  “吱吱,吱吱!”好吃,好吃!

  秘境中,小家伙抱着一块中品灵石啃得无比开心,一双眼睛更是幸福的眯成了一条线。

  “小家伙,我劝你还是节制一些吧,”鼎灵站在不远处,看着貔貅,叹了口气,道,“相信我,这些是你接下去三年的口粮。”

  “吱吱吱吱!”怎么可能!小家伙晃了晃脑袋,四只爪子一起扑腾,将所有的灵石和金玉都扒拉到了自己的身下,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鼎灵,仿若是护崽的母鸡一般。

  “你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不吃这些!”鼎灵伸手扶了扶额头,感受到了深深地无力感。

  “吱吱!”不信!小家伙又紧了紧自己身下的“食物”,在它看来,灵石和金玉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鼎灵怎么可能不吃?

  “你们在说什么?”苏婉兮缓缓睁开眼睛,从修炼的状态里退了出来,站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主子,鼎灵说这些是我接下去三年的口粮,我不信!一边说着,小家伙一边拿“我看透你了”的眼神狠狠地盯着鼎灵。

  苏婉兮微微挑了挑眉,道,“鼎灵说的没错。”

  “吱吱,吱吱……吱?!吱吱!”看,你说错了……嘎?!没错!小家伙猛地从金玉灵石上蹦了下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慌与难以置信,就连一枚灵石咕噜一声滚进湖里都没有发觉。

  苏婉兮的脸上满是无奈,“小家伙,你也看到了,我当时就只剩下了五万金币,我也都拿去给你买灵石了,是不是?”

  小家伙点了点头。

  “这样吧,我答应你,如果我在血色炼狱中发现了灵石矿,或者说打劫到了灵石之类的,我一定都给你,怎么样?”苏婉兮打着商量,看到小家伙满脸沮丧但又不得不接受现实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好吧,那你一定要多去打劫啊!见苏婉兮点了点头,小家伙哭丧着一张脸,抱着它那所剩不多的灵石玉石躲到了一边,掏出一枚中品灵石,看了又看,最终还是摸了摸肚子,埋了个坑,将所有的灵石金玉都藏了起来。

  只剩下一枚下品灵石抱在胸前,实在饿极了,就添上那么一口,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可怜。

  见状,苏婉兮抿唇一笑,伸手从乾坤袋中掏出了那一本《灵植大全》,细细地看了起来,自从在林峰那里夸下海口,说自己读过《灵植大全》后,苏婉兮每天晚上都会抽出一两个时辰的时间来仔细研究各类灵植的形状、药性以及如何培植。

  通过不断地阅读,再加上鼎灵时不时地出言“考试”一下,苏婉兮对于灵植的了解度蹭蹭蹭地不断上涨,如果这个时候,再让她回过头去找绛珠草,也许都不需要鼎灵的提醒,十二本《灵植大全》就够她翻阅查询的了。

  窗外,一阵清风飘过,苏婉兮突然觉得背后一凉,下意识地收起《灵植大全》,手中的灵力迅速凝聚,一击必出!

  “嘶!”来人倒吸一口冷气,一个闪身躲过了苏婉兮的一击,再一个转身扣住了她的手腕,“要不要这么狠?”

  “狠吗?我怎么不觉得?”苏婉兮眉间一挑,嘴角一勾,那模样说不出的妩媚热辣,看的男子微微一愣,一时不慎,竟是让她反扣住手肘,接着一个过肩摔飞了出去。

  “看来最近实力长进不少啊?”男子的身形在空中转了个圈,卸去一身的力道后,飘然落地,嘴角那一抹邪魅的笑容无时不在挑逗着少女们的心房。

  只是,那个少女,似乎并不包括苏婉兮?“萧湛翕,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找那什么,貔貅?”

  苏婉兮缓缓坐了下来,双眸微敛,再次掏出《灵植大典》啃了起来。

  闻言,萧湛翕的眼角不由得跳了跳,这个女人,居然还好意思和他提什么貔貅?俊美的双眸微微眨了眨,抬脚走到苏婉兮的身侧,搬了张凳子坐下,“我找到了。”

  悠然自得的神情顿了顿,萧湛翕看在眼里,心道果然。

  苏婉兮也瞬间反应过来,茫然地抬起头,道,“找到什么?哦,貔貅是不是?啊呀呀,萧前辈您看看,我这看书都看傻了,唉。”

  萧湛翕双眼微微眯起,嘴角的笑意带上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苏婉兮,你当真不愿和我说实话吗?”

  “实话?什么实话?”苏婉兮依旧是一副茫然的样子,对于萧湛翕眼中的那抹危险,浑不在意,“萧前辈想知道什么?晚辈若是知道,定然告知啊。”

  听着苏婉兮一口一个前辈,张嘴闭嘴晚辈的模样,饶是心性坚韧如萧湛翕,此刻也控制不住额头的青筋,只能任由它时不时跳动一下。

  “苏婉兮……”萧湛翕努力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内心,刚想要说什么,却被苏婉兮再一次堵了回来。

  “哎哎,前辈,前辈你说,晚辈听着呢,”苏婉兮放下手中的《灵植大典》,坐端正了身子,一副听话好宝宝的样子,一双眼睛无辜地看着萧湛翕。

  萧湛翕只觉得自己的嘴角无意识的抽动了一下,多年练就的忍功在这一刻尽数瓦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没事。”

  说完,不等苏婉兮回话,足尖一点,顺着来时的路掠了出去!再不走,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一些连自己都无法预料的事情,感受到夜间的凉风吹打在脸上,萧湛翕觉得他的内心终于平定了下来,然而,某人的声音却伴随着风声,隐隐地传入了他的耳中,惊得他险些一个踉跄摔到地上。

  “萧前辈,走好啊,有空常来玩啊!”储秀阁内,苏婉兮打开窗户,冲着远去的萧湛翕挥了挥手中的丝帕,那样子像极了某楼里送客人远去的老鸨。

  “主子……”宫外的某处宅子里,流年惊奇地看着自家主子的神色从喜转怒,再由怒转为尴尬,然后再由尴尬转为无奈……

  流年发誓,他跟了主子二十年,见过的神情变化还没有今晚这一个时辰来的多,想到这里,流年突然很想知道,主子到底经历了什么,似乎是从皇宫回来……皇宫里有什么呢?

  国主?不可能!妃嫔?开玩笑!宫女太监……就更不可能了!

  如果不是宫中常驻的人,那就是暂住的……暂住在宫中的,似乎只有那十名即将参加血色炼狱的天璇国修士……

  等等!那十人中,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有那个人!叫什么来着……流年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苏……苏婉兮!对了,就是苏婉兮!

  流年的眼中顿时变得无比清明和,欣慰,他家主子终于长大了,懂得男女之事了,他很欣慰,很欣慰啊!

  “流年……”萧湛翕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流年那一脸欣慰的表情,俊美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多年的主仆让他此刻轻而易举地就能猜到流年心中的想法,薄唇微启,“流年,貔貅的事情,到底结束,接下来,你可以去死亡岛了。”

  “嘎?”流年愣了下,瞬间反应过来,面色悲戚,他又兴奋过头了,怎么就忘记了自己还是个负罪之身呢?呜呜呜……

  流年的悲戚之色“成功”地激起了萧湛翕的动容,只听得他好听的薄唇微启,略带磁性的声音,带来的确实让流年痛不欲生的消息,“另外,死亡岛试炼,时间,加倍。”

  “轰”的一声,流年整个人仿若被雷劈中一般,呆愣在了原地,外焦里嫩,香脆可口。

  萧湛翕嘴角含笑,站起身来抖了抖衣角不存在的灰尘,向外走去,路过流年的时候,还很是“好心”地提醒了一句,“多加小心。”

  流年的脸更苦了,他后悔了,他不应该露出那样的表情的,现在好了,被主子发现了,去死亡岛试炼两年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两年,他可以以性命担保,主子肯定还会去找那个苏婉兮的!

  可是,他看不到了……呜呜呜……

  院外的梧桐树下,萧湛翕静静地站在那里,眸光微动。

  那日,他从苏婉兮的口中得知貔貅可能就在秋枫镇丘岭山的一处河流之下,欣喜若狂的他忽略了苏婉兮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惊讶。当他带着流年找到丘岭山,并成功地借助从家族中带来的神兽鲜血开启了迷雾森林的大门,进入了迷雾森林。

  刚进入迷雾森林的时候,他的内心也是惊喜异常的,只是在找了一圈还没找到貔貅的身影后,他开始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利用神兽血脉的感应,他终于知道这种不对劲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这片迷雾中,有的不仅仅是貔貅的气息,也有着苏婉兮残留的气息,更重要的是,这里还迷茫着一股天地法则的气息!什么样的天地法则会降临在貔貅和苏婉兮之间,答案呼之欲出。

  今日他之所以溜进皇宫,为的就是确认此事,苏婉兮眼中的那一瞬呆愣,让他意识到自己的猜测十有八九,不,不是八九,而是十成十的对了,苏婉兮真的契约了貔貅。

  再联想到流年打探来的关于苏家自称朱雀后裔的事情,萧湛翕眸中的神色变得意味不明,能打开迷雾森林,苏婉兮的神兽血脉绝对不止苏家人所说的五成!这也就能解释为何苏婉兮能进入迷雾森林,并能顺利契约貔貅了。

  只是,他还有一事不明,那就是苏婉兮的身上为何没有貔貅的气息,当初,他之所以会注意到苏婉兮,为的就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貔貅气息,但是这抹气息现在不见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因为时间的流逝,导致苏婉兮身上沾染的貔貅气息消失,也正因此,在闻呑遗迹中,他才会相信苏婉兮的说辞。

  可如今看来,这一切远没有那么简单,萧湛翕微微抬眸,看向半空中那被云雾遮住的明月,“苏婉兮,你到底还有多少的秘密?”

  而此刻,储秀阁里,苏婉兮也同样在望着半空中的那一抹明月,她知道,如果不是因为神农秘境隔绝了小家伙的气息,今日萧湛翕绝对不会就这样轻易地离开,虽然她不知为何对萧湛翕升不起一丝的疏离与畏惧。

  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苏婉兮关上了窗户,简单梳洗一番后,爬上了床,“鼎灵,你说,我成为炼丹师的可能性,大吗?”

  鼎灵微微一愣,对于苏婉兮突如其来的这一问,有些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如果你没有契约神农鼎,那么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不可能。”

  “但是,我契约了神农鼎,”苏婉兮翻了个身,喃喃道。

  “所以,你能成为炼丹师,”而且还是一名出色的炼丹师,鼎灵在心中暗暗地说道。

  “那,我需要怎么做?”苏婉兮缓缓闭上眼睛,靠在枕头上,声音中带上了几抹慵懒与沙哑。

  秘境中,鼎灵晃了晃自己的冲天辫,道,“按我说的做就行,首先,你需要将十二本《灵植大典》统统背熟,就算不能做到倒背如流,但至少要能做到准确辨认灵植,并且充分掌握各种灵植的药用特性,还有啊……喂,苏婉兮?你有没有在听啊?!”

  储秀阁内,微风吹过,卷起一地落叶,月光寂寞而清冷地洒在储秀阁的地上,也洒进苏婉兮的屋内。

  烛火摇摆了两下,终于燃尽,噗地一声熄灭了。

  屋内,夜色与月色相互交融,织就美好而朦胧的梦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