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二十五章 大扫荡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五章 大扫荡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5-06 20:03 字数:4362

  这日,苏婉兮照旧早起,在院子里打了一套火炎掌后,身上发了一层细细的汗,伸手接过宫女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

  是的,宫女。

  三天前,她送走了苏潜与林峰后,就奉命搬进了皇宫内的储秀阁。听宫女们说,储秀阁原本是国主选秀之时,秀女们在宫中的住所,只是如今距离选秀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储秀阁也就空了下来。

  “苏小姐,早膳已经准备好了,是否现在就传膳?”一名身着翠绿色宫裳的女子走到苏婉兮面前,恭敬地行了一礼,问道。

  “再等等吧,我先去洗漱一下,”苏婉兮摇了摇头,走进了主殿之内。

  宫里的人办事其实可以很利落,当然前提是你有足够的权势,否则就是倒杯水都能给你倒上半天,对此,苏婉兮无数次庆幸自己是以全国大赛前十名的身份住进来的,身上还带着子爵的爵位封赏,要不然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里,怕是会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将整个身子埋进水里,只露出一个脑袋靠在边上,苏婉兮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好看的凤眸缓缓闭上。

  等会吃完早膳,她还要出宫一趟,距离天璇国国主所说的启程日期渐渐地近了,她也该去采购些什么回来了。

  想起天璇国国主所说的事情,苏婉兮的眉微微地皱在一起,她记得当时国主的模样很是谨慎,说起血色炼狱之时也满脸的慎重,再联系当时除她和两位皇子外,众人脸上的惊讶与茫然。

  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了什么,还没来得及抓住,就已经消失无影,苏婉兮略带懊恼地站起身来,扫了眼不远处的干毛巾,左手凌空一握,那毛巾便落到了苏婉兮的手中。

  仔细地擦拭了一番,苏婉兮这才叫来宫女,将早膳端了进来,看着一桌子的精美点心粥品,眉间微挑。

  不得不说,宫中御厨们的手艺那是真的好,一个简简单单的绿豆糕都能让他们做出皇家般的感受,这对于极重口舌之欲的苏婉兮来说,简直就像是到了天堂一般,要不是她一直有在努力修炼打拳,恐怕都不用一个月,她就能胖上十几斤。

  美美地用完早膳,苏婉兮便启程向宫外走去,三天后,他们就要前往琉璃岛,参加“血色炼狱”了,听国主的意思,这场试炼将会持续整整三年,这三年里,除了自己一开始带进去的东西以外,其余的食物、水,乃至兵器、功法,都要通过斩杀荒兽来获得。

  天璇国国主的话,仿佛还在耳畔,他说,“琉璃岛上的荒兽品阶都很高,品阶最低的也有七品,相当于人类修士的金丹初期;品阶高的甚至能达到圣兽的标准,其实力更是能与一名元婴期修士相抗衡。”

  而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如今的苏婉兮可以对抗斩杀的,毕竟她“只有”筑基巅峰的实力嘛!所以在进入血色炼狱之前,购买足够分量的食物和一些生活必需用品,还是很有必要的!

  “苏姑娘,”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婉兮回过头去,正好看到三皇子奚如墨笑着冲自己走来,“苏姑娘这是要出宫?”

  苏婉兮也笑着回了个礼,道,“是啊,我准备去买一些丹药衣物什么的,我可不想在血色炼狱中没有衣服可以换。”

  “哈哈,苏姑娘说笑了,”奚如墨笑着摆摆手,那模样说不出的端方如玉,“说起来,我也正好要去买些丹药,要不,一起?”

  “三皇子忘了,我可是还要去买衣服的,”苏婉兮的面上笑的很是愉悦,但心里却是十分的嫌弃,她都已经打算好买一屋子的东西塞进秘境的,这要是和奚如墨一起,到时候怎么解释她那样小的一个乾坤袋,却能装下那样多的东西?

  奚如墨微微一愣,见苏婉兮抚了抚衣襟,顿时明白过来,笑道,“那倒确实不太方便,既如此,我先行一步了?”

  苏婉兮笑着做了个请的姿势,目送奚如墨离开后,转身便往闹市而去。

  有了之前在宫女们那里打探来的消息,苏婉兮驾轻熟重地找到了京都中最有名的闹市一条街,开始疯狂的大扫购!

  “掌柜的,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每一样都给我来上五十斤,”前脚刚踏进米店,后脚苏婉兮就指挥起了店内的掌柜小厮,看着小厮手脚麻利地装好了三大袋的米面,素手一挥,就收进了秘境之中。

  当然,表面上苏婉兮还是会掏出自己的乾坤袋做做样子的,否则岂不是人人都能猜到她有秘境空间了?

  对于这一点,鼎灵看在眼里,却不说破,事实上,秘境空间这种东西在青玄大陆上并不多见,可以说是比神品丹药还要罕见的存在,一般人连秘境空间是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在又一次“洗劫”了杂货铺的各类灵植、蔬菜瓜果种子以及一系列配套的种植工具后,苏婉兮的腰包再次缩水,秘境内的东西却是越来越多。

  细细看去,有锅碗瓢盆,有米油粉面,有各式调味剂,还有那一袋袋排列整齐的各类种子,以及一堆种植工具。

  密密麻麻地摆满了一地,看着还在不断增加的“小山”,鼎灵的嘴角抽了又抽,它想,这一刻它终于能理解那些人类男人为何那么害怕陪女人逛街了,这哪里是逛街,分明就是大扫荡啊!

  秘境中,鼎灵还在望着“小山”感叹,秘境外,苏婉兮怀揣着十万金币气势汹汹地闯进一个又一个店铺,所过之处,店铺皆是关门大吉。

  “咦?铁匠铺?”苏婉兮微微挑眉,目光扫过铺子里那一列列的兵器,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唔,她似乎还缺少一件趁手的灵器来着。

  “掌柜的,你们这可有圣器?”苏婉兮想了想,开口问道。

  “这……没有,”掌柜的与铁匠相视一眼,摇了摇头。

  “耶?”苏婉兮皱眉,面色不虞,她都已经退而求其次只要圣器了!“那你们这里最好的灵器是什么,给我看看?”

  掌柜的点点头,示意小厮从库房里搬出了一件又一件灵器,从长枪到短剑,从重锤到匕首,五花八门,形态各异,但是品阶都只有两三品,品阶最高的一把长枪,也不过四阶,苏婉兮的眼中满是失望。

  低下头想了想,听说京都中有一锻造坊,专门炼制各类灵器,品阶最低的也有四阶,只不过价格极其昂贵,动则数万金币,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乾坤袋,苏婉兮的眉微微皱起,她统共也只有十万金币,算是这些年来攒下来的,零零总总也才十一万金币。

  若是去锻造坊买灵器,怕就没有多余的金币买丹药了,灵器可以没有,但是丹药却是必须的,想着,苏婉兮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难道她真的只能用一品二品的凡器?这也太劣质了吧?

  苏婉兮暗自吐槽嫌弃着,铁匠铺的掌柜看在眼里,自然没有错过苏婉兮面上的神色变化,想了想,转身从柜台的最高处拿出一个木盒子,道,“姑娘,这是我们铺子的镇店之宝,陨落,是用天外陨铁炼制而成,其坚硬度、锋利性完全不逊于任何三品灵器。”

  苏婉兮眉间一挑,伸手打开木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把小巧而精致的匕首。

  掌柜的还在继续介绍,只是眼中的骄傲慢慢退去,取而代之的是遗憾,“只可惜这陨铁极小,只够打造这一把匕首的刀刃,为了能完整这一把灵器,先祖无奈之下,选择了较次的精铁打造剩余的部分,如此一来匕首是成了,但它的品阶却也大大下降。”

  苏婉兮将匕首握在手中,火光下,匕首的刀刃上隐隐闪烁着寒光,似乎是在叫嚣着属于自己的曾经,她的嘴角微微勾起,“陨落吗?我买了。”

  从铁匠铺出来,苏婉兮的腰包再一次瘪了下去,看着手中的匕首,眉宇间有些无奈,“陨落啊陨落,为了买你,我可是花了整整一万的金币,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才是。”

  阳光下,陨落的表面闪过一丝寒光,好似在回应着苏婉兮。将陨落收起,苏婉兮看了眼日渐西斜的太阳,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最后一个目的地:丹阁!

  “唉,苏婉兮,不是我说你,我觉得你有时候真的是,那个词怎么说来着,买椟还珠,对,就是买椟还珠!”秘境中,鼎灵趴在苏婉兮刚刚购买来的大床上。

  苏婉兮挑了挑眉,“你是说,那个盒子比陨落值钱?”

  “……”鼎灵愣了愣,随即翻了一个大白眼,道,“说你傻你还生气!你是个契约了神农鼎的人耶!神农鼎是什么?是神器,是炼丹的神器!”

  “我知道啊,”苏婉兮撇了撇嘴,“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鼎灵满脸生无可恋,外加恨铁不成钢,“你完全可以自己炼制丹药,何必花费那个钱再去买丹药?你知不知道丹药到底有多贵!相比起丹药来说,那些灵植完全不值钱好嘛!”

  苏婉兮皱了皱眉,鼎灵说的话,她又何尝不清楚,阿姐如今尚在沉睡,没有仙品丹药,阿姐迟早会被那金家的毒害死!若是她会炼制丹药,又何必花费心思再去寻找,只是仙品丹药炼制何其困难,就凭她?一个连灵植都认不全的人?

  “你在小看我是不是,”鼎灵猛地坐起身来,“我看你就是在小看我,小看神农鼎!我可是千万年难得一遇的鼎灵!这世界上还没有我认不得的灵植!而神农鼎更是能帮助炼丹师提升三成的成丹率!有我和神农鼎在,你有什么好顾虑的?”

  苏婉兮没有搭话,只是看着丹阁小厮递给自己的十枚三品丹药和五枚四品丹药,以及一枚六品丹药。

  “五万金币,姑娘?”小厮招了招手。

  苏婉兮回了回神,歉意地笑笑,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五万金币,转身便要离开丹药。谁知冤家路窄,迎面就撞上了丁氏兄妹。

  “苏婉兮?你怎么在这里?!”丁家哥哥丁海眉间一皱,身形向右一闪,死死地挡在了苏婉兮的面前。

  “让开!”苏婉兮冷声道,言语中满是不耐。

  丁海也冷冷一笑,道,“想让我让开?行啊,把你从我妹妹手中抢走的衣服交出来,另外,再给我妹妹赔礼道歉,要不然,我就让你试试你和金丹初期强者的差距!”

  “哥……”丁嘉凑过来,拽了拽丁海的袖子,满脸的担忧,“苏小姐,你别跟我哥哥置气,我哥他就是太护着我了,那条裙子……那条裙子我不要了,你留着吧。”

  说着,丁嘉的眼中带上了隐隐泪光,那模样,格外地娇弱,让人忍不住地想为她遮风挡雨。

  若不是苏婉兮早已契约了貔貅,对于人、事的敏感度大大增强,说不定连她都会对这个丁嘉分外怜惜,“你听到了?你妹妹自己不要的,让开!”

  “苏婉兮!你这个女人不要给脸不要脸!”丁海怒急,抬手就要往苏婉兮劈去。

  “苏姐姐,小心!”丁嘉也在同一时刻扑了上来。

  “刺啦”一声,周围突然安静下来。

  苏婉兮的眸光在一瞬间突然变得很冷、很冷,目光扫过丁海,再掠过丁嘉,最后停留在了丁嘉手中的那一截袖子上。

  “苏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丁嘉急忙上前,看似手忙脚乱地在和苏婉兮道歉,但只有苏婉兮知道,她此刻正在试图往自己身上下药,鼎灵说,那是媚药……

  苏婉兮的眼中弥漫着杀意,她不过是在成衣阁“恰好”和丁嘉看中了同一件衣衫,她却如此狠毒地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她承认,她是故意和丁嘉对上的,谁让她表面上打着良善的旗子,背地里却如此逼辱一对同样在成衣阁内购买衣衫的母女!

  她不后悔当时的举动,只是她没有想到丁嘉竟会如此狠毒,是啊,她在面对一双素不相识的母女时,都可以极尽侮辱,自己当众落了她的脸面,她怎么可能不记恨呢?

  “咦?这里发生了什么?”一道悠然自得的声音从丹阁的二楼传了下来,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名身着墨色锦袍的男子从楼上走了下来,正是早前在宫门外与苏婉兮偶遇的三皇子:奚如墨!

  ……

  入夜,苏婉兮躺在储秀阁柔软的大床上,因为奚如墨的出现,丁氏兄妹不敢再造次,毕竟无论是实力还是身份,他们都不是奚如墨的对手,更何况对于奚如墨,他们还没有准确地把握其心思,贸贸然不敢得罪。

  也因此,在奚如墨的劝解下,丁氏兄妹只得向苏婉兮道歉,而当奚如墨看向苏婉兮,想要她道歉的时候,她只说了一句话。

  “想要我道歉,除非,我死。”

  此言一出,丁氏兄妹的脸色霎时就变了,奚如墨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但到底还是没有再闹出别的风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