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二十四章 全国大赛(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四章 全国大赛(六)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5-05 23:11 字数:4331

  “你再说一遍,到底是什么?!”宋千帆的面色变得很是难看,揪着男子衣襟的手不由地收紧。

  “是、是八品荒兽:猛犸荒象!”男子颤抖着身躯,一双手死死地扒着宋千帆的手,想要将他掰开,对猛犸荒象的恐惧在此刻占据了主导。

  宋千帆也很是惊骇,右手不由得一松,那名男子瞬间挣脱了束缚,飞一般向后跑去,呆愣了两秒,直到大地再次传来一阵颤动,他才恍然惊醒。

  八品的猛犸荒象,其实力已经相当于金丹期中期的人类修士,再加上其自身强大的防御力和攻击力,即便是金丹期后期的人面对它都要谨慎避让。

  只是,猛犸荒象生性温和,从不主动攻击人类修士,这一次,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惹得这个大家伙如此愤怒?宋千帆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此刻他也没有时间再去细想,还是逃命要紧。

  “苏潜,这次算你们运气好,我……”宋千帆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地方,那里空空荡荡,哪里还有苏潜和林峰的影子!该死的!宋千帆在心中暗自咒骂道,感受到身后猛犸荒象的不断靠近,大袖一挥,整个人便如飞矢般掠了出去。

  大地不断地颤动着,落霞山脉中的荒兽仿佛也感受到了来自猛犸荒象的怒意,离得远的,都安静地待在自己的窝里,离得近的,纷纷往外围跑去,整个落霞山脉中围地区彻底地乱成了一窝粥,连带着外围地区也受到了牵扯。

  山脉外,众人也终于察觉到了一抹不同寻常,山脉中时不时传来的猛犸荒象的怒吼声,让天璇国国主的脸上都带上了肃穆之色。

  “展宽!”天璇国国主冷声道,“去给朕查查,这山脉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属下遵命!”之前那名明黄色蟒袍的男人上前一步应声道,随即便消失在了原地。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有修士从落霞山脉中跑出来,这些人有的对山脉中发生的事情浑然不知,看到众人不要命地往外跑,也就跟着跑了出来;也有的是亲眼见识到了猛犸荒象的怒意,此刻两腿还打着颤。

  “老三,老五还没出来吗?”天璇国国主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剑眉微微皱起。

  边上的侍从也咦了一声,想了想,道,“国主不必担忧,三皇子和五皇子皆是实力强盛之人,即便是遇上了猛犸荒象,也不是没有一战的能力,就算是不敌,也定能全身而退的。”

  天璇国国主抿了抿唇,他倒不是担心两人会出什么意外,只是……望了眼站在广场上的一干人等,眉间微皱,身为堂堂天家之子,若是连前十都进不去,天家的脸面就真的要被他们丢尽了!

  侍从微微抬眸看了他的主子一眼,状似无心道,“要奴才说呀,三皇子和五皇子迟迟不出来,定是在与猛犸荒象作战呢,那猛犸荒象伤了我天璇国这么多子弟,是该让两位皇子好好教训教训了!”

  闻言,天璇国国主的脸色才终于好看了些,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届时扛着八品猛犸荒象从山脉中出来,国主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若真是如此,就算是威逼利诱,他也会为他们腾出两个名额来!

  当然,现实肯定是事与愿违的。

  此刻的落霞山脉中,三皇子和五皇子确实是在和猛犸荒象对战,只是不同于侍从和国主想象的“虐杀”猛犸荒象,两位皇子在面对眼前的庞然大物时,满脸的无可奈何。

  在他们不远处的一颗百年古树上,苏婉兮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不远处的“战斗”,苏潜和林峰已经被她敲晕藏进了神农秘境之中,有鼎灵和小家伙的看护,他们一时半会绝对是醒不过来的!

  “啧啧,真弱,”苏婉兮撇了撇嘴,在心里暗自吐槽着,“同样是金丹中期,我怎么觉得他们比我还不如呢?”

  想起萧湛翕评价自己实力时那一脸的不屑,苏婉兮翻了个大白眼,真该让那个家伙过来看看,这两人明显比她更像是用丹药堆起来的好嘛?!

  似乎是感受到了苏婉兮的目光,五皇子奚如晟突然回过头来,正好将苏婉兮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鄙夷目光看了个清楚,本就满腔怒火无处宣泄的他,一个跨步就出现在了苏婉兮的面前,“女人,你刚刚是在瞧不起谁?!”

  “额,”苏婉兮微微一愣,这人不应该是在和猛犸荒象对战吗?居然还分心?!“我没有鄙夷谁啊,你怎么会这么想?呀,三皇子小心!”

  五皇子的擅自离位,使得猛犸荒象身上的压力骤减,当下长长的鼻子一挥,笨重的身子往三皇子奚如墨所在的地方撞去!

  “嘶~嘭!”撞击之下,奚如墨狠狠地撞上了不远处的古树,生生地将一颗百年古树撞断了去,“五弟!”

  奚如晟不屑地看了一眼奚如墨,瞪了苏婉兮一眼,飞身再次与猛犸荒象战在了一起,只不过缺少了奚如墨的协助,他的攻势很快被猛犸荒象化解,“三哥,还活着的话,就过来帮忙!”

  眼看着奚如墨与奚如晟节节败退,苏婉兮嘴角的笑意愈加张扬,“屏息!”

  猛地听到苏婉兮的话,奚如墨和奚如晟皆是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待到他们反映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想要反驳的时候,苏婉兮的声音再次响起,“快!趁现在!”

  “你给老子闭嘴!”奚如晟侧过身,左手一挥,一道金色的光芒闪过,苏婉兮只觉得头顶上突然洒下来一片日光,她头上的古树枝桠被奚如晟以灵力砍去了大半。

  苏婉兮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哞!”猛犸荒象一声长鸣,紧接着它的身躯不由自主地晃了晃,那样子,仿佛是在经历什么巨大的疼痛般。

  三皇子奚如墨率先反应过来,手中的动作瞬间加快,两条淡淡的覆盖着金色灵力的巨龙在他的身后逐渐呈现出来,“双龙戏珠!”

  “吼!”两条巨龙瞬间冲破禁锢,在奚如墨的指引下,朝着猛犸荒象冲去。

  “哞!嘭!”伴随着一阵巨大的声响,猛犸荒象一声哀鸣,然后便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在它的身上,有着巨龙撞击下形成的伤痕,此刻若是有人破开它坚韧的外皮,便会发现它体内的肝脏已经尽数碎裂。

  奚如晟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倒在地上气息全无的猛犸荒象,再抬头看看他那虽因灵力损耗过度、面色苍白但却满脸兴奋得意的三哥,眼中满是不解。

  他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仿佛怎么都打不死,甚至连伤都伤不到的猛犸荒象,此刻却被他的三哥一招打死了?!

  “恭喜三皇子了,”苏婉兮瞥了一眼站在原地满脸难以置信的奚如晟,笑着对奚如墨拱了拱手。

  “若不是姑娘协助,只怕我也没办法这么顺利,”奚如墨微微挑眉,奚如晟看不懂,不代表他也看不懂,余光扫了眼躺在地上的猛犸荒象身下流出的黑血,心中若有所思。

  “如此,告辞了,”苏婉兮轻轻一笑,阳光下,是那般的肆意洒脱,也不在意她面前二人的身份,转身便往落霞山脉外围而去。

  在她走后,奚如墨看了眼自己的这个五弟,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但随即就隐去了,“刚刚若不是那姑娘下了毒,只怕我也没这么容易将其斩杀,不过看样子,那名姑娘并不想居功。”

  奚如晟抬头看了眼奚如墨,没有说话。

  等到展宽来到现场时,看到的便是奚如墨与奚如晟并排而立,在他们的脚下,是一头已经气息全无的猛犸荒象。

  三天后,第三轮比试的最终获胜者名单刚一出来,苏潜和林峰便急冲冲地赶去城门那里查看皇榜,虽然说他们三天前就已经知道了最终的名单,但是他们还是想要再来确认一番。在看到皇榜上,苏婉兮的名字赫然在列,二人相视一笑。

  想起三天前,他们从落霞山脉中,天璇国国主告诉他们,前十名已经有九名定下,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名额,而当时,他们三人都手持绛珠草,因为感念苏婉兮的“救命之恩”,二人毫不犹豫地将名额让给了苏婉兮。

  招待所大堂内,林峰拉着苏潜坐到了苏婉兮边上,激动地说道,“妹子,我刚和你三哥去看皇榜了。”

  “如何?”苏婉兮轻轻一笑,夹起一个水晶虾饺,随口问道。

  “预料之中,但是也有意料之外的,”林峰凑近了些,压低声音,说道。

  苏婉兮挑了挑眉,略带询问地看向林峰,“怎么说?”

  “皇榜上写出来的十个人,有八个在预料之中,分别是禹城的丁海、丁嘉兄妹,杭城的刘语熙,安城的钟梓离、安宜萱,晋城的郑天,夙晏城的陈奕恕和你,”林峰掰着手指头数着。

  “那意料之外呢?”苏婉兮抿了口粥,问道。

  苏潜看了眼林峰,开口道,“意料之外的是天家三皇子奚如墨、五皇子奚如晟也在前十的名单中。”

  苏婉兮淡淡的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太大的意外,对于两位皇子在前十的事情,她还是有所预料的,“原本的两个人出了意外,不能参加了?”

  林峰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苏婉兮耸耸肩,看着林峰那一脸震惊和无奈的神情,她突然有些感慨,拍了拍林峰的肩,道,“苏大哥,你也别太难过了,该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剩下的……”

  林峰也笑了笑,他知道苏婉兮是在宽慰自己,只是想到三皇子和五皇子明明是十名以外,但就是因为他们是天家之人,便可以以权势强行挤进前十名,他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慨的。

  “没事,说到底还是我的实力不够,”林峰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也能斩杀一头八品的猛犸荒象,说不定我也有这个机会不是?”

  “哈哈,只可惜没有那头猛犸荒象给你了,”苏潜也笑着打趣。

  三人笑着用完早膳,苏潜和林峰便站起身,和苏婉兮告别了,如今全国大赛也算是彻底结束了,接下来他们也该启程回秋枫镇了。

  送走了苏潜和林峰,苏婉兮独自一人行走在京都的大街上,一时间竟有了些孤寂的感觉,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成群结伴的人,苏婉兮的心中第一次感受到了孤寂。

  “这就是强者之路,它注定是孤独的,”鼎灵的声音在苏婉兮的耳边响起。

  苏婉兮轻轻一笑,道,“我知道。”

  她知道,只是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罢了,不过……谁说她是一个人的?伸手拂过心口,她还有阿姐。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主人,还有我,还有我!秘境中,小家伙一手抱着一块灵石,一手不停地往嘴里塞着金银玉石。

  “是是是,还有你这个贪吃鬼,”苏婉兮笑出声来。

  “恩?这不是小美女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一道声音从苏婉兮的身后传来,苏婉兮眉间一挑,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钟梓离,你很闲吗?”

  “还好吧,”钟梓离挥了挥手中的折扇,快走了几步跟上苏婉兮,道,“哎,我问你个事,你能不能如实回答我?”

  “你先问,我再考虑要不要如实回答你,”苏婉兮嘴角一勾。

  钟梓离好看的剑眉微微皱起,“不带这样的啊!”

  “爱问不问,”苏婉兮道,“你要是不问,那我回房间了?”

  “问问问!”钟梓离急忙伸出手,挡在门缝里,硬生生地阻挡住了苏婉兮关门的举动,“安敏佳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苏婉兮微微一笑,“你觉得是我就是我,你觉得不是我就不是我。”

  说完,苏婉兮也不给钟梓离再出手的机会,一股强劲的灵力冲着钟梓离的胸口而去,趁着他低头的瞬间,门咔嚓一声关上了。

  坐在床上,苏婉兮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一本《灵植大典》,将门外某人的喊叫声隔绝在外。三天前,除了钟梓离和安宜萱还留在京都,以及宋千帆下落不明外,其余的安城之人已经回去了。

  其中就包括安敏佳,想起那日“惊鸿一瞥”,苏婉兮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当日安敏佳为了报复他们,在他们的晚膳中加了泻药,作为回礼,她在对战的时候,动用了鼎灵提供的提纯版的泻药。

  听林峰说,当时安敏佳被抬下台后,就拉肚子了,可怜了那些抬她下去的侍从,身上全部都沾染上了安敏佳排泄出来的脏东西,之后的几天里,安敏佳也整日处于昏迷状态,不知道是真的“身受重伤”,还是没脸醒来。

  反正,短短的几天时间,安敏佳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原本俏丽绝色的容颜整个的凹陷下去,面色发青,显得格外可怖。

  不过对此,苏婉兮只有四个字:自作自受!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