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十九章 全国大赛(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九章 全国大赛(一)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5-01 13:34 字数:4019

  “此话怎讲?”萧湛翕扬眉道。

  苏婉兮略一犹豫,将自己如何在秋猎之时摔落河中,又是如何遇到小家伙的事情缓缓讲出,当然,省去了她契约小兽的经过,只道,“我将我身上的灵石都给了那只小兽,它看在灵石的面子上,就带我走出了迷雾森林。”

  萧湛翕点点头,道,“如此说来,是貔貅的可能性很大。此事,你可还与他人说起?”

  苏婉兮微微摇头,道,“你是说小兽吗?没有。”

  “那就好,”萧湛翕沉声道,眼中满是认真的神色,“记住,貔貅的事情,决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否则对貔貅,对你都是一场浩劫!”

  “我知道,”苏婉兮笑笑,随即调笑着道,“哎,你这么关心我,不会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吧?”

  萧湛翕的面色突地一沉,脸上满是尴尬的神色,假意咳嗽了两声,便以要去寻找貔貅为由,飞掠而去。

  只是那背影,怎么看都有一种仓皇而逃的味道。苏婉兮脸上的调笑渐渐收起,望着男子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半晌,她突然一拍脑袋,道,“啊呀!他还没告诉我有什么好的提议呢!”

  ……

  金城的尸首在萧湛翕的绿色溶液作用下,已经化成了一滩脓水,鼎灵告诉苏婉兮,那是一种名叫“化骨水”的药剂,配置很简单,主要配置的过程中,需要“化骨草”为药引,而化骨草并不常见。

  对此,苏婉兮表示很遗憾,这化骨水功效这么强,简直是偷袭暗杀的必备良器啊!只可惜她没有,唉!

  无奈地叹了几口气,苏婉兮缓步回到了之前的石室,经历了她与金城的大战后,此刻的石室哪里还有先前的威严与堂皇,一眼望去,满是掉落在地上的大理石块,微风飘过,大理石粉末便扬起在空中。

  苏婉兮的目光在石室里搜寻着,搜寻着每一个角角落落,终于在一处墙角的地方,她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三姐……”苏婉兮的眸中神色变得很是复杂。

  对于苏玉燕,她曾经是仰慕的,自小缺少母亲陪伴的她,几乎将这个比她打了十岁的三姐当成了第二个母亲;自她苏醒后,她一直忙于提升实力,忙于为阿姐报仇,忙于寻找神农鼎,竟一直都没有时间去看望她的三姐,而三姐也一直没来找她,十年的时间,足够在两个亲密的人之间筑起一座壁垒。

  再然后,她发现三姐想要杀了她,为了杀她,她甚至与金家的合作,难道她不知道,一旦金城杀了她苏婉兮,下一个就是灭了她自己的口吗?不,三姐知道,三姐的心思是那么地细腻,又如何猜不到呢,但她还是那么做了。

  因为什么?她想不言而喻,那一刻,她感受到了来自亲人的背叛,那种痛,无法言喻,她的心,也如死灰。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为什么看着眼前满身伤痕,气息全无的三姐,她的心还是会痛?

  为什么要让她听到她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为我,感到骄傲吗?”

  泪水无声地落下,苏婉兮扑进了苏玉燕的怀里,就像是小的时候受了委屈,她就会这么躲在苏玉燕的怀里哭,那时候,苏玉燕总会柔声柔语地安慰她,然后给她做她最拿手的糕点,但每次都会被她嫌弃难吃。

  “三姐,兮儿被欺负了,三姐……”你醒过来啊,醒过来给我做好吃的,好不好?“我再也不会嫌弃你做的不好吃了,三姐……”三姐,你醒过来,兮儿做给你吃好不好?

  秘境中,貔貅静静地看着苏婉兮哭的伤心,身为神兽的它,根本不能理解人的感情,一双乌黑的眼中满是迷茫。鼎灵悄悄地叹了一口气,神农鼎身为神器,千万年来,顺利通过考验,手持神农鼎傲视群雄的人并不多,但哪一个不是历经了人情冷暖,看遍了世间百态。

  对于苏玉燕,鼎灵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只能说她很可悲,但大千世界,可悲的人多多少少,我们能做的,也唯有坚定内心,风雨无阻罢了。

  当一个月的时间过去,苏婉兮带着火化了的“苏玉燕”回到了苏家的宿营地,之后又被家主叫去了议事堂。

  没有人知道苏婉兮到底和家主长老们说了什么,只知道那一天后,苏玉燕的牌位被破例请入了苏家的宗祠。

  苏婉兮依旧沉浸在修行的世界里,每日里除了清荷园便是武技堂,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从原先的珠圆玉润变成了秀丽苗条,一张原本有些圆圆的小脸也瘦了下来。

  若说从前的苏婉兮只是长得清秀可人,那么如今的她,在经历了冰湖历练和苏玉燕一事后,眉宇间的张扬之色依旧,但却更添了一抹风华绝代。

  “你听说了吗?金家的金超杰死了,”武技堂中,苏婉兮手捧着一本黄阶上品的武技细细地捉摸着,想从其中再吸取些什么。

  有了炎爆加凤翔九天的震撼效果后,她开始试着将其他的武技融入其中,但都不是很理想。

  “这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早就不新鲜了,”说话的男子是苏家的一名直系弟子,实力不强,最爱的就是打听各种八卦内幕。

  苏婉兮依旧静静地捧着自己的书,完全无视了武技堂中的其他子弟。

  “那你倒是说个新鲜的事来听听,”之前说话的那名男子有些不服气道。

  “我告你们啊,金家除了金超杰,还有一名子弟死了,”直系弟子故意停了下来,卖着关子道,“你们猜是谁?”

  “谁啊?”众人问道。

  “你们怎么都想不出来的!是金城!”满意地看着周围人的脸色从好奇到惊讶,再到惊恐和瑟缩,那名直系弟子一脸的鄙夷,“瞧瞧你们这出息,听到个名字都吓成这样,他都死了好吗?”

  “不是,六、六姐……”

  “什么六姐,我不是说了,都死了吗!”直系子弟恨铁不成钢般瞪着几人,看到众人指向自己身后,转过身去,“妈呀”一声,吓得摔在了地上。

  苏婉兮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众人,转身离去,众人微微松了一口气,却不想空气中再次穿了苏婉兮的声音,“再不好好看武技,我就去请家主关闭武技堂。”

  闻言,几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急忙低头研究起了自己手上的武技,武技堂每一个月才开这么一次,要是因为他们这么早就关掉,他们会被别的弟子打死的!

  出了武技堂后,苏婉兮在府中随意地走着,想起许久不曾见到苏皓和阿蝶了,便转道去了一趟晨珲院。

  有了苏皓的陪伴与开解,阿蝶也渐渐从苏婉如的事情中走了出来,只是每日还是会在佛堂中为苏婉兮姐妹二人祈福,苏婉兮去的时候,正好是阿蝶从佛堂出来之时,主仆二人笑着说了会话后,苏皓也从练武场回来了。

  和苏皓、阿蝶一起用了晚膳,苏婉兮才慢慢踱步回了清荷园,压抑了许久的心情也终于平复了下来。

  如今的清荷园已经经过了重新的修建,在苏婉兮的要求下,重建后的清荷园保留着原先的格局,但是再像,也不是以前的清荷园了。

  静静地坐在池边,苏婉兮的身后是那一颗被金焕自爆波及的柳树,如今只剩下了一半的树躯,手指在树上摩挲着。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苏婉兮依旧心有余悸,再想起那萧湛翕一招秒杀金城的举动与实力,她不由得感叹二人实力上的差距,若他知道自己苦苦寻找的貔貅已经被她契约了,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场景?

  罢罢罢,她还是尽快提升实力要紧。

  想着,苏婉兮走进了屋子,吩咐丫鬟们退下,没有大事不得来打扰自己后,心念一动,进入了秘境之中。

  “吱吱!”主人!小家伙一眼就瞧见了进入秘境的苏婉兮,纵身一跃。

  “乖,这几天有没有乖乖听鼎灵的话啊?”苏婉兮挑眉,伸手撸了撸小家伙身上的毛,笑着看向迎面走来的鼎灵。

  “吱吱,吱吱吱!”当然,我很乖的!

  苏婉兮轻声笑着,象征性地交代了鼎灵一番,便进入了修炼的状态,不得不说,秘境中的灵力确实浓郁,至少是外界的三到四倍,按照鼎灵的说法,随着她实力的增强,秘境中的灵力浓度也会不断的提升。

  也因此,这段时间她一直待在秘境中修炼,外界的一个月时间在秘境中延伸到了足足三个月,也因此,短短的一个月,她的实力就已经得到了彻底的稳固,而且隐隐也有了增长的趋势。

  这日,苏婉兮照常进入秘境,还没来得及坐下开始修炼,鼎灵便跑来告诉她,有人来找她了,无奈之下,苏婉兮只得离开秘境。

  “六小姐,六小姐在吗?”屋外,有丫鬟轻轻地敲着门。

  “恩,进来吧,”苏婉兮走到桌子边坐下,顺手为自己倒了杯茶水。

  丫鬟推开门走了进来,冲着苏婉兮微微行了一个礼,道,“六小姐,家主有请。”

  “可知是什么事?”苏婉兮挑眉道。

  丫鬟摇了摇头,苏婉兮又问道,“那,家主还请了何人?”

  “好像还让人去叫了三少爷。”

  苏潜?苏婉兮挑眉,她想她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议事堂内,苏婉兮淡然地坐在原本属于二长老的位子上,手中端着一盏清茶,嘴角微微噙笑,在她的眼前,是气的跳脚的二长老,而苏潜则低垂着头站在角落,身躯可疑的颤抖着,那模样显然是憋笑憋得辛苦。

  家主和大长老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也不知道为什么,苏婉兮自小就对激怒二长老这件事乐此不疲。

  “咳咳,”家主轻咳了两声,坐到了主位上,示意众人坐下后,道,“今日请你们二人过来,是有事要说与你们。”

  “家主请讲,”苏婉兮挑了挑眉,苏潜则坐直了身躯,一脸的正襟危坐。

  “原本这件事不该现在就告诉你们的,”家主叹了口气道,“但如果现在不说,只怕是没时间说了。”

  说到这里,家主微微颔首,二长老也会意走到议事堂外,并顺手将门关上,见到如此阵仗,饶是苏婉兮也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茶盏。

  “你们可知为何要开展全国大赛?”大长老抿唇道。

  “不是为了选拔全国最优秀的人才吗?”苏潜开口回道。

  大长老点了点头,“不错,但是之后呢?选出一群最优秀的人才,然后呢?你们可曾想过。”

  苏婉兮和苏潜对视了一眼,“还请家主和大长老告知。”

  “其实,全国大赛这样的赛事不仅仅只有天璇国在开展,哪怕是天璇国周围的那些附属小国,也都会开展,”家主捋了捋自己的胡须,正色道,“通过开展全国大赛,各国会选拔出自己国内实力天赋最为强劲的子民,一旦选出,这些人就会被要求在三个月内前往琉璃岛,参加血色炼狱的试炼。

  而所谓血色炼狱,其实就是一场规模更为庞大,竞争对手更为强劲,过程也更为残酷的一次选拔赛,选拔出来的人将会有机会加入门派。”

  “门派?”苏婉兮微微一震,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金城好像就是门派的弟子?”

  “他确实是门派弟子不错,但其实也不过是外门弟子,”门外,二长老像是听到了什么,冲着里面喊道。

  大长老面色一顿,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这才道,“当初金城加入门派的时候,其实还只有筑基巅峰,不过他运气不错,在试炼的时候得到了一名实力强劲之人的认可,有了那人的协助,他也顺利地进入了前一百名,与那人一起进入了门派,只不过他的实力实在太弱,只能成为外门弟子。”

  “但即便是外门弟子,能获得的资源也远远比在家族中要多,”家主接着道,“金家之所以能在这几年里迅速崛起,也和金城加入门派有关。”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