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十八章 神秘男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八章 神秘男子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4-30 15:28 字数:4074

  苏婉兮不由得后退了一步,脸上带着难以置信,对于自己刚才爆发出来的那一招,她的心中有着绝对的自信,可是为什么金城还……

  “哼,想不到吧?”金城冷冷一哼,伸出右手在肩膀上摸了一会,只听得“哗啦”一声,一件薄如蝉翼的护甲被扯了下来,此刻那护甲上有着大块的灼伤,甚至在某些位置上还有这一个个小小的洞。

  苏婉兮阴沉着脸,对于这护甲她并不清楚,倒是秘境中的鼎灵咦了一声,“这是,圣品初阶的蝉丝甲?”

  微微皱眉,苏婉兮以心神与鼎灵相沟通,“圣品初阶?蝉丝甲?”

  “恩,”秘境中,鼎灵点了点头,原本趴在石头上的身子坐直了起来,道,“就好像丹药分为灵丹、圣丹、仙丹、神丹一样,护甲法器等也有各自的等级,分为灵器、圣器、仙器和神器,每个阶段又分为初阶、中阶、高阶三级,圣品初阶的护甲已经具备了一部分的灵识,可以任意变幻大小模样,穿在身上就好像一件普通的衣服一样,但却可以挡下筑基期修士的所有攻击,金丹期修士的五次全力攻击,元婴期修士的一次全力攻击。

  而你虽然实力还停留在金丹期中期,但你的经脉强度甚至比一些元婴期修士还要强悍,再加上你在烈日当空中又加入了一枚炎爆,即将烈日当空的威力最大化又达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所以勉强也能算作是一次元婴期初期修士的全力攻击。”

  闻言,苏婉兮在心里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金城的手中紧紧地抓着那件蝉丝甲,眼中的狠厉愈发实质化,他一方面为自己随身穿戴着蝉丝甲而庆幸,一方面又为蝉丝甲的损坏而愤怒。

  “苏婉兮,没想到我还是小瞧了你,”金城的声音变得嘶哑,苏婉兮最后的那一下炎爆,实在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虽然绝大多数的伤害被蝉丝甲挡去了,但是于他并不是没有损伤。

  苏婉兮身子微微地紧绷着,此刻她体内的灵力已经所剩不多,聚灵丹倒是还有,但那东西属于消耗品,她用一枚就少一枚,不要逼不得已,她并不想去使用,要是实在不行,她就找个机会躲进秘境中好了。

  想着,苏婉兮将身上仅剩的一部分灵力都汇聚到了双脚之上,仙影步法运转开来,眼看着就要跑到岔路口,只要转进其他的路口,到时候她就有机会躲进秘境!

  有了仙影步法的加持,苏婉兮的速度甚至能与元婴期修士相比,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与金城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金城的脸色也愈加铁青。

  “乾坤破日斩!”在又一个猛地提速后,金城的身后又一次凝聚出了一把巨剑,带着金丹期后期的强势威压,以较快的速度逼近苏婉兮的背影。

  “该死的!”苏婉兮在心中暗自咒骂了一句,想她堂堂金丹期中期的修士,在面对只比自己高了一阶的对手时,竟是被打到如此狼狈逃跑的地步,真是丢人啊!

  然而丢人归丢人,眼前的状况还是要想办法处理的,脚下仙影步法略微一顿,整个人便向着相反方向略去。

  金城见此,嘴角勾起了一抹弑杀的笑意,眼中也闪着期待的光芒,不为别的,只为苏婉兮距离陷阱越来越近。

  那个陷阱是他来的时候,和金超杰一起设下的,原本是打算在了解了苏婉兮后,用来留下苏玉燕的,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个陷阱居然让苏婉兮有机会用上了。

  金城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目光紧紧地追随着苏婉兮的动作,周身灵力不断涌动,操控着金剑朝苏婉兮砍去。

  “啊!”苏婉兮一时不察,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踩到了一块石头,整个人跌了出去,落到地上之前,苏婉兮在心中吐槽着流年不顺!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更没有预料之中的“降落”,苏婉兮诧异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救了下来,此刻正被那人用灵力捆在他身侧。

  “金丹期中期的实力,居然还能弄得如此狼狈,你真的是金丹修士?”男子眉间一挑,脸上带着些嫌弃,道,“莫不是你的实力是拿丹药堆起来的假实力?”

  “你才是假实力呢!你全家都是假实力!”苏婉兮气急道,浑然忘了身后还有一人正对她虎视眈眈。

  金城看着苏婉兮再一次无视了自己的模样,险些气的跳脚,怒道,“阁下,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事情,还是奉劝阁下不要插手为好!”

  “哦?”男子回眸看向金城,眼中带着不屑,道,“可是我已经插手了啊,这可如何是好?”

  金城道:“倘若阁下留下此人,速速离去,我便可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仿佛是听到天大的笑话般,男子的嘴角绽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看的苏婉兮微微一缩,在心里默默地为金城祈祷。

  “是,”但是金城显然没有苏婉兮的敏感。

  “哈哈,”男子突然笑了起来,眸中的神色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犀利、威慑力十足,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对我既往不咎!”

  说着,男子猛地一挥手,一股强悍的灵力波动直冲金城的面门而去,没有使用任何的武技,就连灵力中也没有带有任何的属性加成。

  但就是这么看起来毫无威力的一招,却轻而易举地化解了金城的“乾坤破日斩”,甚至还有余力削落了金城的发髻。

  漫天的墨发飞飞扬扬,洒落了一地,金城的面上满是惊惧,到了此刻,他才反应过来,刚才他到底是想威逼一名怎样的强者!

  可是、可是……“这座遗迹中明明有实力限制,你不可能进的来!”

  “我为什么进不来?”男子笑着,走到金城的一丈远的地方,在他可以散发出来的威压之下,金城的双膝狠狠地扎进了地下,“我的实力并没有到元婴期啊。”

  只不过就差一个契机而已。

  “你、你……”金城瞪大着眼睛,在滔天的威压之下,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男子挑眉,大手再次一挥,又是一股强劲的灵力袭向金城。

  “啊!”金城痛呼着,脸色发白,额头上不断地有冷汗渗出。右手上传来的剧痛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右臂怕是被废了,“你、为什么……”

  男子并没有理会金城的问题,只是直直的看着苏婉兮道,“我的实力只有金丹巅峰。”

  苏婉兮眉间紧皱,看了看男子,再看看金城,再想了想自己,脸上有着困惑。

  “修为与实力并不能完全等同,”男子缓缓开口道,“我知道你不信,但以我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与一名元婴中期的修为战成平手。”

  苏婉兮不置可否,对于男子所说的这一点,她已经深有体会,此次与金城一战,她可以辩解说是因为修为本身的差距,但是在选拔赛时,面对与自己实力相当的金焕,她实际上仍是有着不足,若不是关键时刻小家伙推了她一把,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说到底,还是她的实战能力太弱了,苏婉兮有些懊恼,她的灵魂从五岁开始,一直沉睡了整整十年,直到前不久才苏醒过来。五岁之前,她没有修为,是家族中响当当的废柴,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实战机会;苏醒之后,除了选拔赛上与人交战了几场,大多数凭借自己强悍的修为直接秒杀,真正意义上的实战其实并不多。

  “你有什么提议吗?”苏婉兮抬眸看向男子。

  男子勾唇一笑,眉间微挑,配上那一站绝色俊朗的脸,说不出的邪魅祸人,“你倒是相信我。”

  苏婉兮顿时呆了,眨了眨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被他用灵力绑在空中呢!当下扭了扭身子,挣扎道,“你快放我下来!”

  “现在不行,”男子摇了摇头。

  “为什么!”苏婉兮的眼中带着嗔怒,小脸红扑扑的,鬓角处的青丝凌乱地粘在她的脸上。

  心中的某个地方突然软了下来,伸手将她凌乱的发丝缕到耳后,无视苏婉兮眼中的怒火,男子挑了挑眉,看向金城,道,“你是自行解决,还是要我动手?”

  “你可知我是何人?”这么一会的时间,金城也已经冷静了下来,虽然双膝依旧陷在地面下,但是脸上的惊恐之色已经淡了不少,“你若是敢杀我,我师尊必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师尊?”男子饶有兴趣道。

  “我师尊就是金龏(gong)门十长老,石擎天!”说到自己的师尊以及宗门,金城的脸上满是倨傲的神色,“我可是我师尊的得意弟子,你要是杀了我,我师尊定会找你报仇的!”

  “金龏门?石擎天?”男子不屑地勾唇,周围的气压突然变得很低,即便是苏婉兮,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金城的瞳孔突然收缩了一下,随即便无限地扩大开来。

  静!

  无边的静谧!

  偌大的一个遗迹,此刻就连呼吸声都变得异常清楚,就连出手几何都没看到,金城甚至都来不及痛呼一声,就这样……死了?

  在她手里打了好半天,险些一命换一命的金城,就这么轻易而举地被这个男子秒杀了?苏婉兮觉得她的世界观彻底崩塌了。

  “好了,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了,”男子邪笑着回过头,看向苏婉兮,道,“正巧我也有事情要问你呢。”

  苏婉兮默默地咽了口口水,身子微微地瑟缩了一下,眼角飘过地上没了气息的金城,干笑道,“那个,有话好说,你想问什么,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是,那个,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男子挑眉,伸手一挥,原本禁锢着苏婉兮的灵力便被他撤回了体内。

  猛然间得到自由的苏婉兮,一个踉跄险些跌坐在地,尴尬地笑了笑,脸上带着些讨好的神色,道,“这位,前辈?大侠?义士?额……”

  男子的脸越来越黑,原本邪魅俊朗的脸上满是阴云密布,“我叫,萧湛翕。”

  “哦哦,萧前辈,你好,”苏婉兮拱着手作了一个揖,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恭敬,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她内心中的小人早已笑的满地打滚,好不欢快。

  萧湛翕是何人,若是此时还看不出来苏婉兮是故意的,他也就不是萧湛翕了,阴云散去,邪魅的笑容再次出现在脸上,“苏婉兮,你似乎一点都不怕我?”

  “嘎?为什么要怕你?”苏婉兮哑然道,说完,就连她自己都沉默了下来。

  按理说,眼前的男子,他也是第一次遇见,萧这个姓,在天璇国并不常见,若说是散修,他的实力天赋又如此之强大,若说是散修,她是打死都不相信的,难道他也是门派中人?

  萧湛翕没有搭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金城的尸体,像是在看什么垃圾,下一刻,他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滴了几滴绿色的溶液下去,金城的尸体便以极快的速度溶解,短短一盏茶的功夫,一个八尺壮汉就化为了一滩脓水。

  “唔……”苏婉兮想她终于知道萧湛翕为何有这么一问了,嘴唇微抿,如果换做是旁人,也许她真的会怕,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却生不起一丝畏惧的心理,“大概这就是,唔,气场相合?”

  “气场?”男子微微皱眉,心下却有些不以为然,但不管如何,她不怕他,这点还是让他很是欣慰,不枉他救了她一命,“你可知貔貅?”

  闻言,苏婉兮心下一惊,面上只是茫然,“貔貅?传说中的龙子?”

  “恩,”萧湛翕点点头,一双凤眸紧紧地盯着苏婉兮的脸,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貔貅的气息。”

  苏婉兮的呼吸微微一滞,随即双眸敛下,好似在努力地回忆着什么,道,“什么时候?”

  “选拔赛的时候。”

  苏婉兮稍稍松了一口气,心中却仍不敢有丝毫放松,粉唇微抿,眉间紧皱,许久后,才叹了口气道,“我不确定那是不是貔貅。”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