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十六章 可曾后悔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六章 可曾后悔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4-28 22:41 字数:4299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自己炼制丹药啊,”看着苏婉兮那一副毅然决然的样子,鼎灵晃了晃自己的大脑袋,道。

  “自己炼制?”苏婉兮微微挑眉,随即便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我连个灵植都认不全,怎么炼丹?”

  鼎灵皱了皱眉,还想说什么。

  苏婉兮抬手摸了摸它的头,道,“一心不能二用,我如今最需要的是尽快提升实力,要不然,连小命都保不住,还谈什么别的呢。”

  鼎灵歪着头想了想,表示不懂,在它看来,如果你能成为一名很厉害的炼丹师,只会有人来巴结你,求着你,怎么还会有人来杀你呢?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苏婉兮扬眉轻笑,“你还是先告诉我,要怎么出去才好?”话音刚落,苏婉兮就感觉周围的空间再一次扭转起来,她的耳边传来鼎灵的笑语,“只要你想,便可来去自如。”

  “吱吱!”主人!

  当某兽再一次霸占了苏婉兮的怀抱,还很不知羞耻地在苏婉兮的胸口上蹭了又蹭,成功地让苏婉兮反映了过来还顺带面色发黑。

  狞笑着拿手指狠狠地戳了戳某兽撑得快要吐出来的大肚子,道,“你之前不是一直嫌弃我的灵海里太过无趣吗?以后你就去秘境呆着吧。”

  说完,也不等某兽回答,就直接将其丢进了秘境之中,也不知道是因为苏婉兮对于秘境的掌握还不够熟练,还是因为故意,某兽进入秘境后,还没来得及站稳身子,就“扑通”一声摔进了湖里。

  要不是鼎灵眼疾手快的将它捞起来,估计就成淹死兽了。

  好笑地看着不远处缩成一团,一边打哆嗦,一边打瞌睡的貔貅,鼎灵是忍了又忍,好不容易才没笑出声来,谁能想到身为龙之九子的貔貅,竟是连水都不会。

  不过,在看到周围那春意盎然的景色,再看看那已经没了一丝寒气的“冰湖”,鼎灵的嘴角抽了抽,在心里默默地下了定论:“契约兽奇葩,主人更奇葩!”

  当然,这个定论鼎灵是不会告诉苏婉兮的,你要问为什么?看看貔貅的下场就是了。

  遗迹里,苏婉兮哭哈着一张脸,她发现,当她的实力突破到金丹后,凭她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将实力压下去了,如此一来,就没办法扮猪吃老虎了,很难过。

  “怎么了?”似乎是察觉到了苏婉兮的情绪变化,鼎灵开口问道,在听完苏婉兮的控诉后,鼎灵笑着表示自己就能帮她把实力藏起来。

  “真的?”苏婉兮一脸的惊喜。

  “当然,”鼎灵应声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哈哈,你不就是鼎灵嘛。”

  “那也是千万年难得一见的鼎灵!”

  “好说好说,哈哈。”

  ……

  有了鼎灵帮忙隐藏实力,苏婉兮悠哉悠哉地行走在来时的小路上,周身的气息已经被压制到了筑基期巅峰。

  她的想法很简单,神农鼎的事情是不能被任何人知道的,但是她好歹也在这遗迹中待了这么久,如果真的什么都没得到,就是说出去,恐怕都没几个人相信。既然“得不到”什么宝贝,那么实力提升一阶也是不错的。

  等到苏婉兮再次来到入口处的大厅时,距离遗迹的关闭也只剩下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在这半个月里,和苏婉兮一样有所收获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但什么也没得到的,也是有的,只是不多罢了,好在如今的她已经契约了神农鼎,实力也得到了提升,至于其他的什么宝贝她也不强求了,随缘吧。

  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扫了眼密密麻麻的岔路,苏婉兮闭着眼睛选了一条走了上去。

  秘境里,小家伙已经陷入了深度的睡眠中,整个身子微微蜷缩,圆滚滚的肚子紧紧地贴在地上,那张毛茸茸的小脸上还带着一抹吃饱餍足的笑容,看的苏婉兮实在不忍心把它拽起来。

  就在苏婉兮抱着一切随缘的想法,佛系寻宝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中。

  “听声音,好像是三姐?”苏婉兮微微挑眉,对于这个三姐,她还是颇有好感的,当初她阿姐身体不好,她又喜欢到处疯跑,要不是有这个三姐时常在她耳边提点着,她估计早就闯下什么大祸而不自知了。

  想着,苏婉兮的眼中也带上了一抹感激的色彩,嘴角微勾,抬脚便要往声音的方向走去,谁知却听到了……

  “金超杰,你别太过分了,要不是看在金城的面子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这个声音,是三姐的。

  苏婉兮眉间微皱,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信,当然信了,”金超杰的声音中带着嘲讽,“你都敢勾结外人暗恨自家之人了,杀个我又有什么不敢的。”

  “你!”苏三小姐气急,一双好看的柳眉顿时倒竖了起来。

  “好了,”金城上前一步,眉宇间有些不耐,“苏玉燕,这次我就姑且信了你,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这是自然,”苏玉燕的眼中也有着不喜,若不是为了……她才不乐意和金家的人有过多牵扯!

  “城哥,我还是想不通,这苏玉燕和苏婉兮到底什么仇什么怨,竟是非要置他于死地?”看着苏玉燕远去的背影,金超杰的眼中有着嫌恶之色。

  他金超杰虽说不是什么好人,平时也会仗着自己的实力欺负欺负家族中的小弟子,但是他绝对不允许有别的人欺负他们,更别说是勾结苏家的人来暗恨自家子弟了!

  “哼,”金城冷冷一哼,道,“不过是女人之间的嫉妒罢了。”

  苏婉兮沉默着离开了原地,从金超杰和金城的对话里,她知道苏玉燕是真的想要杀她,只是她不懂,为什么,难道真的是像金城所说是因为嫉妒吗?

  可是她嫉妒她什么呢?是嫉妒她阿姐从小体质虚弱,还是嫉妒她自小就被称为废物?是嫉妒她十年封印,还是嫉妒她阿姐如今中毒沉睡?

  是了,她是嫉妒她如今天赋卓绝,受家族重视。

  “三姐,你也不要让我失望啊,”眼中的感激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迷茫,带着些许犹豫,还带着些许悲痛。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苏婉兮微微闭上眼,再睁眼,眼中有的只是清冷,这一刻,她是苏婉兮,但又不仅仅是苏婉兮。随意地扫了眼眼前的岔路,苏婉兮随意地选了一边踩了上去,苏玉燕不可能知道她一开始走的哪条路,但她还是和金家的人勾结在了一起,这就说明她有把握找到自己。

  也许是在她的身上下了什么追踪药剂,也有可能是在对她身上的味道太过熟悉,她记得苏玉燕曾圈养过一群灵蝶,即便是相隔百里,也能找到想找的人。

  在遗迹里兜兜转转了许久,苏婉兮自己都不知道转到了哪里,倒是一路走来,遇到了两个想打劫自己结果被反打劫的人,垫了垫手中的两个乾坤袋,苏婉兮的嘴角露出了财迷般的笑意。

  如果没有苏玉燕和金城的那一档子勾结,苏婉兮相信她的心情此刻肯定会更好,只不过,都过了这么久了,她这个三姐怎么还没找到她?难道三姐的灵蝶也迷路了?恶趣味地在心中想着有的没的,脸上满是揶揄的神色,但眼底深处却带着冰冷。

  这一刻,她其实是希望苏玉燕不要来找她的,但是她知道这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不为别的,只为眼前那个笑的一脸惊喜的人儿。

  “三姐,”苏婉兮笑着打招呼。

  “六妹,真巧啊,”苏玉燕笑着走到苏婉兮身侧,熟稔地牵过苏婉兮的手,被苏婉兮躲开了,她微微一怔,“六妹?”

  “三姐,我这只手上还有伤呢,”苏婉兮不动声色地道。

  嘴角处那近乎完美的笑意微微一僵,眼眸中带这些尴尬,“你看我,一时激动都忘了,六妹啊,你现在是准备往哪走?如果没有确定目标的话,要不和我一道?”

  “好啊,”苏婉兮的嘴角依旧挂着那抹标志性的笑意,只是眼底的冷意更重了些,目光撇过站在右边的苏玉燕,再略过自己的右手。

  嘴角的笑带上了一丝讽刺,在苏家,就连外院的奴仆都知道她被金家的人偷袭,伤了右手,为此,二长老还带着人打上了金家,只不过因为金焕爆体身亡,死无对证,在镇长的劝解下,金家象征性地赔偿了一些灵石丹药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她记得当时二长老还很是不服气,最后还是大长老出面才将濒临炸毛边缘、险些掀了金家祖宅的二长老拽了回来,大长老当时是这么劝二长老的。

  “二弟啊,你看这金焕都死了,可是咱们婉兮只是受了些伤,最多三个月就又能上房揭瓦了,可是你看金焕,他都死了,真要算起来,还是咱们赚了呢!”

  “谁让他不识好歹,仗着自己有点实力,居然还敢玩偷袭,活该!”二长老对此很是气不过,还是个大老爷们呢,打不过个女人也就算了,还要搞偷袭,真丢他们男人的脸。

  “啧,你都说了是偷袭了,这说明金家也不想让人知道是不是,可如今呢?虽说没有证据,可是你都打上门了,金家非但没有让我们道歉,还赔了灵石丹药,你说大家会怎么想?”大长老嘿嘿一笑。

  “大家会觉得……”二长老猛地抬起头,“啊呀,大哥!还是你聪明,怪不得你不拦我呢!狡诈,真是太狡诈了!”

  直到现在,苏婉兮仿佛都能看见大长老那一张神色莫名的脸,不由得“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六妹在想什么呢?这么开心?”苏玉燕笑着问道。

  “没什么,”苏婉兮摇了摇头,并不准备将此事拿与苏玉燕分享,只道,“我只是想着还好全国大赛推迟了三个月,要不然我带着伤去比赛,估计会死的很惨。”

  苏玉燕脸上的笑意再次僵硬了一瞬,眼中划过一丝狠厉。

  “三姐?”苏婉兮收起嘴角的讽刺,略带担心地看向苏玉燕。

  “啊,我没事,”苏玉燕急忙摇了摇头,拉着苏婉兮道,“六妹,我们快些走吧,晚了好东西都让人家捡走了。”

  苏婉兮没说话,默默地跟在后面,眼睛死死地盯着苏玉燕拉着她的地方,心下冷冷一哼,第一次苏玉燕可以说是太惊喜了,忘了她的右手“受过伤”,可是在她提醒了以后,她还是义无反顾地抓住了她的右手,这就相当有意思了呢。

  看来,自己这个三姐真的变了,从前那个对阿姐关爱有加,对自己耳提面命的三姐已经死了,又或者根本不存在过。

  既然如此,那你就别怪她心狠了!

  走在前面的苏玉燕此刻只一门心思地拉着苏婉兮朝约定的地点走去,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之人心思的变化,若是她知道自己的算盘早已被人洞悉,不知道她还是否能如此“淡定”地牵着苏婉兮往前走。

  “三姐,这里是?”跟着苏玉燕左拐右拐,绕过了十来个岔路口后,苏玉燕终于带着苏婉兮走进了一间石室。

  “这里啊?”苏玉燕抿唇一笑,眼中带着奸计得逞的快意,看着苏婉兮在石室里转来转去不停地打量摸索,背在身后的右手微微一抖。

  一只淡蓝色的小灵蝶震动了两下翅膀,慢悠悠地飞了出去。

  “恩?”苏婉兮回过头来,看着苏玉燕,挑眉,“三姐?”

  “这里是你葬身的地方!”苏玉燕刚要开口,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男子的声音,来了!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但脸上却是装作很是惊恐的模样。

  “金城?!”苏玉燕回过神去,身体挡在了苏婉兮的面前,手中的灵力不断凝聚,那架势,仿佛是誓死都要保护苏婉兮似的。

  站在苏玉燕的身后,苏婉兮微微敛眉,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如星空般的双眸,也遮住了眼中的冷意与肃杀。

  “苏婉兮,你当日废了我二弟,后又害得他身死,你可有过后悔?”金城冷声道,脸上满是怒意,他自幼疼爱自己这个弟弟,他知道他天赋不高,为了能让他过得更惬意,他前脚加入宗门,后脚就将自己的少主之位让给了他的二弟。

  前段时间,他因宗门之事前往落霞山脉,本想着回来的时候看望一下自己的二弟,可谁知他还没到金家,就听说了他二弟的事情,恰逢此时,他听说了闻呑遗迹,想着苏婉兮总会来的,便早早地过来等着,此刻,别说是宗门的人了,就是金家的人,除了金超杰与他偶遇外,其余人连他回来了都不知道。

  “后悔有用么?”苏婉兮从苏玉燕身后走出来。

  金城微微一顿,随即冷笑道,“当然有用,你若是后悔,我可以让你死的干脆一点!”

蜜桃兮兮 说:要是觉得兮兮写的还可以,收下书架好不好???兮兮每天都写4000字呢,虽然只有一更,但是也能抵得上人家的两更了嘛~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