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十三章 渣渣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三章 渣渣爹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4-25 19:41 字数:4066

  “呀,被你发现了呢,”苏婉兮挑眉笑道,刚想撑直身子说些什么,一道人影便扑了过来,将她抱了个结结实实,熟悉的味道弥漫在苏婉兮的鼻尖,“娘、娘?”

  “兮儿,兮儿你没事吧,兮儿?”来人正是苏凤蝶不假,她今日本在院内吐息修炼,却突然听得清荷园方向传来打斗的声音,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苏婉兮在练习武技,但心中的焦虑紧张不断地蔓延。

  她实在按捺不下,这才急急地赶来,正好看到苏家家主和金焕对峙的一面,而另一边,她的女儿苏婉兮正虚弱地靠在树上,身受重伤,血流不止,命在旦夕!

  “娘,我没事,只是肩膀上受了些伤而已,”苏婉兮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宽慰,可落在苏凤蝶的眼中却变成了强颜欢笑。

  她的心更痛了,泪水刷的一下流了下来,那模样仿佛是苏婉兮即刻就要丧命了似的。

  苏婉兮无奈地扶额,大概天底下的娘亲都是这样的吧,天知道她真的只是肩膀受了伤而已,虽说有些重,但还不至于命在旦夕好吧?

  “好一副母女情深的场面!”金焕冷冷一笑,凭什么苏婉兮能够得到如此强大的天赋,还能得到如此关心爱护的母亲?!

  而他,天赋一般,若不是靠着没日没夜地苦修,就算是家主的儿子又怎样,依旧得不到重视,更成不了金家少主!他对他的父亲向来孺慕情深,可是到了他修为尽散的时候,他的父亲就连两颗丹药都不愿意给他!

  他真是可悲!苏婉兮……真是可恨啊!金焕眼中的血色再度弥漫开来,死!都去死吧!猛地站起身来,金焕调动起了身上所有的灵力,一掌打向了苏婉兮母女的方向。

  眼看着苏家家主分神应对,金焕突然大笑了起来,体内的灵力在一瞬间翻腾不息,“哈哈哈哈哈!死!都给我死吧!”

  “不好!”苏家主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金焕的举动,只能一把捞起苏婉兮和苏凤蝶就往外飞去。

  院子里,突然爆发出了一道惊天的巨响,嘭的一声后,金焕的身形消失无踪,整个清荷园也在那一声巨响后,瞬间崩塌,一时间,火光冲天。

  “不好!”苏婉兮突然睁开眼睛,挣扎着往火中冲去,却被苏凤蝶死死地拉住,“阿蝶!阿蝶还在里面!阿蝶!”

  漫天的火海中,不时地传出丫鬟们的求救声,苏家主面色一沉,大手一挥,在火之灵力的协助下,迅速将大火平息了下去。

  许多家族子弟也赶来了,见状,都纷纷让人进去帮忙。

  苏婉兮呆愣愣的坐在地上,看着仆人们忙碌的身影,耳边充斥着的都是丫鬟们求救的声音,是她太过自大了,她以为她废了金焕,一切就不是问题了。

  所以在她预感到今晚可能会发生些什么的时候,她没有疏散院子里的丫鬟,她自大地以为凭她如今筑基巅峰的实力,不管来的是谁,她都有一战的能力;

  也因此,在她发现有人闯入清荷园的时候,她也没有想到要尽快通知家主,若不是有“人”推了她一把,若不是家主及时赶到,不说这一院子的奴仆,就是她,恐怕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她太自大了,太自满了。

  可以说,金焕用他发狂般的仇恨与举动,给苏婉兮狠狠地上了一堂课。

  “小姐?小姐!”就在苏婉兮无比自责、无比悔恨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她的的耳中,呆呆的回过头,只见阿蝶在一人的扶持下,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阿蝶?阿蝶!”苏婉兮急忙将阿蝶搂在怀里,还好,还好阿蝶没事,不然她还有什么脸再去面对阿姐?!

  “啊皓,谢谢你,”半晌,苏婉兮才抬头看向那人,眼中满是感激。

  苏皓轻轻一笑,那张原本稚嫩的脸上多了成熟的味道,“六姐,你这就生分了不是,我们什么关系,再说,我……”

  苏皓紧紧地看着阿蝶,眼中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这一刻,他无比庆幸自己这段时间的苦修,若不是如此,他也许真的会赶不及救出阿蝶的……

  当晚,苏婉兮睡在了苏凤蝶的院子里,好说歹说将苏凤蝶哄回去睡觉后,她静静地盯着床帘看。

  清荷园里的丫鬟们都被救了出来,虽说大多受了重伤,但经过府内丹士的治疗,都已经没了生命危险,接下来,只要好生将养着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阿蝶她也托付给苏皓照顾了,经过了今日的事情,她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她的心中第一次强烈地渴望出去历练,她想要去参加全国大赛,只是,想到丹士的话,她……

  “金焕的这一招蕴含了极强的杀机,若不是六小姐侥幸躲过,只怕……”苏丹士沉着脸,递给苏婉兮一枚培元丹,道,“如今的伤势虽重,但却没有生命危险,这段时间好生调养着,少则一月,多则三月,便无大碍。”

  “少则一月,多则三月……”苏婉兮懊恼地翻了个身,却因动作太大牵扯到左肩上的伤口,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难道全国大赛真的和我无缘吗?”

  苏婉兮很是懊丧,都怪那个该死的金焕!金家的家族密法,她问过家主了,家主告诉她,那种密法叫醍醐灌顶,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迅速提升修为实力,但是代价是灵海受损,轻则修为止步,重则危及生命。

  怪不得金焕突然变得这么厉害,金丹中期吗?似乎很强的样子,苏婉兮在心中暗自想着。

  渐渐地困意袭来,一天的比试再加上晚上金焕又来闹了一场,此时的苏婉兮已经有些不堪重负。

  迷迷糊糊之间,好像有人走进了她的房间,坐在了她的身侧,她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却终究被疲惫打败,陷入了彻底的昏睡之中。

  傍晚时分,苏凤蝶安静地坐在苏婉兮的床边,眼中是数不清的柔情,嘴角处那抹宠爱的笑意让她整个人都散发着母爱的光泽。

  苏婉兮醒来时,看到的便是这一幅场景,轻笑道,“娘。”

  初醒时分,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慵懒与沙哑,听得苏凤蝶内心暖暖的,“醒了就好,要吃点什么吗?白粥怎么样?”

  “恩,好,”苏婉兮点点头,在苏凤蝶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一直到苏婉兮用完了膳,苏凤蝶这才轻叹了一声,望着苏婉兮,颇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娘,”苏婉兮伸手握住了苏凤蝶的双手,道,“你放心吧,这次的全国大赛我不去了。”

  闻言,苏凤蝶笑着摇了摇头,声音里带着几分惋惜,道,“其实娘是想说,如果你想去,就去吧,娘不拦着。”

  苏婉兮楞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苏凤蝶为何突然又答应了,想了想,抬头道,“是因为金焕?”

  苏凤蝶点点头,她这个女儿,自小便是聪慧非常,最善解人意了,深深吸了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你知道娘为何不让你去吗?”

  苏婉兮没有应声,只是静静地看着苏凤蝶,眼中有着疑惑。

  “当年,娘还是个和你一样大的孩子呢,”苏凤蝶缓缓开口道。

  原来,当年的苏凤蝶和苏婉兮一样,是家族中实力天赋最高的几名弟子之一,在参加镇选拔赛时,以2分的积分排在了第三位,获得参加全国大赛的名额。

  “那时的我,意气风发,骄傲肆意,那种感觉就像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似的,”像是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苏凤蝶轻声笑了,但没一会,嘴角的笑意便慢慢退了下去,“可是谁能想到呢,我在全国大赛的第一轮比试中就被淘汰了,输给了一名金丹期的修士。”

  当所有的骄傲与自信被人狠狠地踩在脚下,苏凤蝶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不过是这大千世界中的一粒尘埃。黯然失色的她独自踏上了回家的道路,在路上,她遇到了一名男子。

  那名男子实力不凡,天赋绝佳,更重要的是容貌俊朗,性情温良。一路上,他一直鼓励她,安慰她,保护她,慢慢地,她对他从开始的钦佩仰慕变成了依赖爱恋。

  在男子的温情攻势下,她很快就沦陷在了她所谓的爱情里,没过多久,两人便发生了关系,那时候的她很开心,她想要将他带回苏府,见见自己的父亲。

  “那,后来呢?”苏婉兮微微皱眉,听苏凤蝶的意思,那个男子很有可能就是她的父亲,可她从出生以来,就没有父亲,更没有听说过自己的父亲是谁,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很有可能抛弃了她的母亲。

  “后来?”苏凤蝶嘴角的笑意从自嘲变成了凄凉,“后来,有人来找他了。”

  那人自称是男子家族中的人,来找男子说是家族中有事,请他回去,从两人的谈话中,她才知道这名男子来自那个世界的四大家族,他是其中一个家族的少族长,还有一个未婚妻,这次回去就要成亲的。

  “我跑去质问他,如果他有未婚妻,那么我算什么?”苏凤蝶低下头,眼中有着悲痛,“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

  苏凤蝶惨淡的笑笑,那模样看的苏婉兮格外心疼。

  “他说,他这次出来不过就是游玩放松,本想找个皇室公主玩玩的,没想到遇见了我,觉得有趣,便玩玩了,”苏凤蝶抬手捂住了嘴,仿佛是想起了当时的情况,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苏婉兮抬手轻轻地为她擦去眼泪,伸手将她搂在了怀里,轻轻地拍打着,“别说了,他不值得。”

  苏凤蝶摇摇头,声音哽咽,泪水湿透了苏婉兮的衣衫,也印在了她的心里,“我当时真的很伤心,很难过,我不明白,我们明明说好的,要一起白头到老,他看着我的眼神那么深情,这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苏凤蝶哭诉着,眼泪更是不要命般汹涌而出,十五年了,她都只能默默地躲在屋里,看着黑漆漆的房间,独自抹泪。

  好不容易在苏婉兮的劝说下,苏凤蝶慢慢地止住了眼泪,继续说道,“后来我连夜离开了客栈,想试试他的心,看他会不会来找她,可他没有,他直接回了家族。”

  再后来,她伤心欲绝,自觉已无脸面回到家族,没有脸再去面对自己的父亲,却在这时,她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她恨那名男子,但她爱自己的孩子。

  “我有试过靠自己养活你们,可是离了苏家,我才知道,除了修炼,我根本什么都不会,”苏凤蝶嘲讽般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悲,我自诩天才,人人夸我天资聪颖,可我连做个饭洗个衣,都不会,这样的我,连自己都养不活,又如何养活你们。”

  “所以你回来了?”苏婉兮伸手拂过苏凤蝶的脸颊,眼中满是疼惜。

  “是,我回来了,”苏凤蝶点点头,“我不敢面对你们,我怕看到你们就会想起他,我更怕你们会恨我,恨我为什么要生下你们,恨我为什么连个父亲都给不了你们!”

  “我们从来没有恨过你,”苏婉兮掰过苏凤蝶的脸,直直的看着她,“我,还有阿姐,从来没有恨过你。”

  “如儿……兮儿……是娘,是娘对不起你们啊!”

  这一日傍晚,一对离心淡漠的母女之心,终于又靠在了一起,在一阵阵的哭泣声后,有的只是母女真心相认的欢笑与欣慰。

  “对了,娘,阿姐她还有醒来的希望,”犹豫了片刻,苏婉兮还是决定将这个消息告诉苏凤蝶,她宁可苏凤蝶在希望中活着,也不希望她一直对阿姐的离去感到内疚与自责。

  “你、你说真的?!”苏凤蝶很是吃惊,当她听说苏婉如的苏醒需要神农鼎时,她沉默了,神农鼎是什么,她还是略有所知的,对于她来说,那就是一样虚无缥缈的存在,“可是,神农鼎?”

  “我一定会找到的,”苏婉兮的目光中满是坚定,看在苏凤蝶的眼里,是那般的风采卓越,看着看着,她的心也渐渐的受到了感染。

蜜桃兮兮 说:谁的一生没遇见过几个渣渣呢?苏凤蝶还是幸运的,至少她的家人从未抛弃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