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十二章 深夜敌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二章 深夜敌袭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4-24 15:44 字数:4047

  至此,秋枫镇选拔赛落下帷幕,在确定了参加全国大赛的三人后,天家之人便带着苏婉兮、苏潜以及林峰三人前往了天家在秋枫镇的一处别院,在那里,他告诉三人,三日后他们会启程前往都城,参加全国大赛,在此期间,他们的行动完全自由不受限制,但必须保证三日后回到别院。

  苏婉兮原本还想说能不能退赛不参加全国大赛的,但那天家之人仿佛是看出了她的不愿,直接将后果告诉了三人。

  “全国大赛是天璇国三年一度的盛事,若非特殊情况,但凡获得参赛名额者都必须参加,若有违者,以不尊天家之罪论处,”说到这,天家之人有意地停了下来,目光在三人中游走,许久,才慢慢开口道,“在天璇国,不尊天家,其罪株连九族。”

  也正是因此,苏婉兮只得暂时放弃退赛的想法,她可不想因为她的缘故让苏家一族受到牵连,这么大的一个锅她可背不动。

  出了天家别院后,苏婉兮和苏潜就与林峰告别了,看着林峰渐行渐远的身影,苏潜仿佛预见到了什么,道,“林家有子如此,实乃林家之幸。”

  苏婉兮也点点头,道,“看来以后秋枫镇就是三大家族鼎立了。”

  倒不是苏潜与苏婉兮高看了林峰,十九岁的筑基后期修士在苏家金家这样的大家族中,都能被当做内门弟子重点培养了,更何况是那样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

  加上此次林峰又获得了参加全国大赛的名额,即便是最后被淘汰了,有过这样的经历,对于他而言,都是一种历练。

  “好了,我们也回去吧,家主长老们应该在等我们了,”苏潜收回了目光,转身看着苏婉兮,笑着道。

  “恩,”苏婉兮应声道。

  一路上,两人皆是有说有笑,看那架势,倒像是认识许久的老友一般。

  事实上,两人确实认识已久,毕竟同时家族中重点培养的弟子,只不过,苏潜的年纪比苏婉如要大,实力也比苏婉如要强上许多,平时都不在一处训练,相互之间也不深了解。

  而自从苏婉兮苏醒以后,平日里不是去武技堂转悠,便是待在自己那方寸大的清荷园里调戏吐纳,整个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自然不可能与苏潜这些人有接触。

  所以说,这次的选拔赛还真可以说是两人第一次接触。

  ……

  苏府议事堂内,苏婉兮依旧坐在了二长老的位子上,手里端着一盏雨前龙井,微抿一口,嘴角擒笑地看着眼前红光满面的二长老。

  “不错不错,真不愧是我苏家的子弟,居然拿了个满分,哈哈,好,好啊,”二长老嘴角的笑无限的放大,一双浑浊的老眼迷得只剩下了一条缝。

  “苏潜,你也坐下吧,”大长老无奈地瞪了一眼二长老,面色稍霁道。

  “是,”苏潜看了眼家主,见他没有反对,这才对着几人略微一拱手,坐到了最末位。

  见此,家主与大长老的眼中都带上了一丝赞赏之色。

  “家主,大长老、二长老,”苏婉兮放下手中的杯盏,靠在椅子上,以手撑颔,道,“有什么事就快说吧,我今天一天比了八场比试,这会都快累死了。”

  说着,苏婉兮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了自己很累很困的模样,还煞有其事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家主等人微微一顿,再抬眸看向苏潜,见他虽是正襟危坐,面容恭敬,但那神色显然有些疲惫萎靡,看来是真的累坏了,也怪他们太过激动,毕竟往年这种参赛名额都是金家占了优势的。

  “如此,大长老,把东西拿出来吧,”家主挥了挥手,道。

  “是,”大长老点点头,从宽大的袖袋中取出一口模样精致的乾坤袋,微微一抖,两只乳白色小瓷瓶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大手一挥,两只瓷瓶就落到了苏婉兮与苏潜的怀里,“这是,丹药?”

  “全国大赛高手如云,天才强者不计其数,就凭你们现在的修为,不说夺冠,就是想安然回来都很困难,”家主捋了捋自己的长须,语重心长地道,“因此,我让大长老给你们准备了一些丹药。”

  苏婉兮眉间微皱,缓缓打开瓶子上的小木塞,一股浓郁的丹香瞬间扩散开来,“这是,四品丹药?!”

  “不错,”大长老点点头,道,“三枚四品培元丹,两枚四品止血丹,两枚四品疾行丹,一共七枚四品丹药,外加一枚五品复元丹。”

  看着瓷瓶里浑圆剔透的丹药,听着大长老的介绍,苏婉兮、苏潜的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神情,不说五品复元丹,就是三品止血丹,对于他们而言都是极少接触到的,可是这次家主竟是一口气拿出了这么多丹药,这、这……

  “家主,苏潜受不起啊!”苏潜站起身来,冲着家主长老单膝跪下,丹瓶被他高高的举起。

  “没有什么受得起受不起的,”家主也站起身来,缓缓地扶起苏潜,看了眼此刻仍坐在位子上不动的苏婉兮,道,“你们都是我苏家最有潜力的子弟,我不求你们能在全国大赛上多么耀眼夺目,我只希望你们能够安然回来,这就够了,知道了吗?”

  “是,家主!”双眼已然泛红,苏潜抬手狠狠地擦了擦,声音有些哽咽。

  苏婉兮的眼中也带了一丝郑重,嘴角噙笑,微微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家主这才坐下身来,挥挥手示意他们回去歇着,接下去的三天里,他不会再额外地跟他们说什么了,只是在看着院子里的星光时,他总会有些恍然,想着老家主曾经和他说过的事情,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传下去。

  苏婉兮回到清荷园后,先是在荷花池边坐了一会,望着那已经被下人们清理干净清澈干净的池水,纤手不自觉地拂过心口,红唇轻启,仿佛是在和人诉说些什么,嘴角的笑意带这些缅怀。

  月色下,苏婉兮的背影被不断地拉长,纤弱的身影在这一刻看起来格外地寂寥。

  一直到月上中天,苏婉兮才站起身来,往屋子里走去,一道黑影在她的身后迅速掠过,只带起落叶一片。

  简单地梳洗过后,苏婉兮褪下了一身外衫,躺到了床上,窗外突然闪过一道人影,房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

  黑影微微皱眉,心中暗自吐槽这门太过老旧,他都这么轻手轻脚了,居然还能发出声音!紧张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儿,见她依旧背对着自己,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

  “苏婉兮,你怎么也没想到你会死的这么憋屈吧?”来人冷冷一哼,手中的匕首在夜色下闪过一缕寒光,“不,我怎么会让你死呢?最多,只是生不如死罢了!”

  说着,来人猛地抬起手中的匕首,狠狠地捅进了被子里。

  没有预料之中的痛呼,也没有预料之中的反抗,就连那匕首之上,都没有一丝的血色。来人面色一顿,像是想到了某种可能,一把掀开被子,看到的只有一个巨型的枕头,枕头上,还写着几句话:“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面色突然变得很是狰狞,屋内一下子被火光着凉,来人迅速冲出屋子,“苏婉兮!”

  苏婉兮伸手掏了掏耳朵,微微皱眉道,“我听得见,别这么大声嘛!金焕?金少主?啊哟你说你,想来找我,何必这么偷偷摸摸的呢,我又不是不欢迎你来,是不是?”

  看着眼前女子的巧笑倩兮,金焕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轰地一声尽数冲上了他的大脑,抬手撤下脸上的黑布,以手化掌,淡淡的金之灵力包裹下,势如破竹。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啊,”苏婉兮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心中却暗自敲响了警钟,脚下的步伐不断地变幻着,身体以着各种诡异的姿势,躲过金焕的一次次攻击。

  “这是什么步法?!”金焕大惊,他可不记得苏家还有这种诡异的身姿步法武技,这至少也是地阶下品的武技!

  苏婉兮耸耸肩,道,“好像是叫什么仙影步法的。”

  说起这个仙影步法,苏婉兮也很是感慨,这确实是一部地级的武技,但是他是属于风系的,在苏家这个人人都修行火之灵力的地方,根本没有人有这个风系属性天赋,也就没有人能学习这本武技。

  虽然这本武技品级很高,但碍于苏家上下都无人能够修行,这本武技也就成为了苏家武技堂里最为鸡肋的存在,嚼之无味,弃之可惜。

  要不是苏婉兮是个变态,身具五行之体,包容一切衍生属性,这本武技估计还要在苏家武技堂里吃很多很多年的灰。

  “我不管你什么仙影还是神影,今日我必要你身死当场!”话毕,金焕再次凝聚起一身金之灵力,向着苏婉兮冲去。

  一掌一拳,一招一式,杀机四伏,此时的金焕已然将自己所有的实力展现出来,漫天的威压下,苏婉兮的步法越来越慢。

  “没想到你倒是因祸得福,实力都得到了提升,”苏婉兮强撑着体内的不适,开口之时,一缕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这可都是你的功劳!”金焕的双眼已经变得血红,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杀了苏婉兮!杀了所有人!

  “嘶,啊!”苏婉兮脚下一个踉跄,险险地躲过了金焕的致命一击,但是左肩上还是挨了重重地一掌,左手无力地垂着身侧,苏婉兮眉间紧皱。

  又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仿佛是有人在危急关头推了她一把似的,“咳咳。”

  苏婉兮闷闷地咳嗽了两声,嘴角处的鲜血流的更多了,抬眸看向一步步朝着自己走过来的金焕,危险的气息越来越重,但她的意识却越来越清醒。

  “我明明废了你的丹田灵海,为何你的实力不退反增?”苏婉兮颓然无力地靠在池边光秃秃的柳树上。

  金焕倒是没想到此刻的苏婉兮还会问他这个问题,皱了皱眉,并不准备回答什么,却听得苏婉兮说道,“凭你我现在的实力差距,我必死无疑,只是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不是?”

  许是苏婉兮不断强调自己会“死”娱乐了金焕,金焕停下了脚步,定定的看着苏婉兮,仿佛是在看一头垂死挣扎的麋鹿,笑着道,“因为我服用了五品的聚灵丹和复元丹。”

  “我不记得复元丹还能修复丹田的,配合聚灵丹,怎么也不至于提升你这么多实力吧?”苏婉兮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虚弱地道。

  “我金家还有一门家族密法,可在短期内迅速提升实力,”说到这,无论苏婉兮怎么套话示弱,金焕都不肯继续说下去了,“现在,你可以死了。”

  苏婉兮嘴角一勾,笑容里带着些讽刺,“可是我不想死了,怎么办?”

  “你!”金焕怒急,手中灵力翻滚,一道半人高的金色手掌夹带着强劲的威压,迎面打向苏婉兮。

  金色的手掌之后,苏婉兮的嘴角始终带着一抹嘲讽,眉宇间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张扬与从容。

  “金焕!你好大的胆子!”一道怒吼声传来,那势不可挡的金色巨掌竟直接被这怒吼声震散。

  金焕不由得倒退一步,金掌是由他的灵力凝聚而成,金掌溃散,他自然也被波及,吐出了一口鲜血,“苏家家主苏啸天!”

  “正是老夫!”半空中,只见苏家主踏破虚空而来,身上的衣袍无风自动,配合着那一身的强者威压,让人心生臣服,“不过是个金丹中期的竖子,就敢闯入我苏家,欲杀我苏家子弟,真当我苏家无人了吗!”

  说着,又是一阵强烈的威压冲着金焕压了下去,虽说金焕的实力在家族密法之下连升两阶,但到底还是金丹中期,与元婴期的苏家家主对抗,根本没有一丝胜算。

  “你刚刚是在拖延时间!”金焕猛地抬头,瞪向一旁好整以暇的苏婉兮,咬牙切齿道。

蜜桃兮兮 说:我又来求收藏,求打赏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