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十一章 积分第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一章 积分第一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4-22 16:50 字数:4506

  回来的时候,她有问过家主之前她与金焕对战最后关头时,是否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家主当时就很困惑地看着她,“异样?没有啊,怎么了吗?”

  苏婉兮揉了揉眉心,她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当时到底是谁推了她一把,“唉,算了,先不想这个了,明日还有一场比赛,今天早点休息吧。”

  花开两表,各表一枝。

  夜深人静之时,本是家人相拥入眠的时刻,但此时的金家却是灯火通明,上到家主长老,下到丫鬟仆人,都焦急地等在一所富丽堂皇的院落外。

  “出来了,出来了!”

  金日诚坐在屋内的主位上,头也不抬地道,“怎么样?”

  “这……”老者似乎有些犹豫。

  “说吧,”金日诚淡淡地开口。

  老者咬了咬牙,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少主虽说性命已无大碍,但丹田受损,灵海溃散,除非服用五品复元丹配合五品聚灵丹,兴许……”

  “兴许什么?”金家三长老上前问道。

  “兴许还能保修为三日不散……”老者话还说完,就听得一声怒斥,随即便是一阵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

  “没用的东西!”金日诚猛地转过身来,一身强者威压散开,一些没有修为的丫鬟小厮瞬间吐出一口鲜血,痛苦地趴在地上,“两枚五品丹药……”

  “家主……”几位长老上前一步,虽说他们对于金焕的下场很是痛快,但家主到底还是家主,就是做做样子也得劝上一劝,“家主,您可要想清楚啊,两枚五品丹药价值上万金币,若能治好也就罢了,可少主这样子,这辈子都只能是个废人了,家主还请三思啊!”

  金日诚阴沉着脸,他又岂能不知这些人心中的打算,金焕废了最好是死了,其他人才能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少主,只是他们恐怕都忘了,他金日诚还有一个儿子!

  不过此时的金日诚并不打算提醒他们,冷冷地挥手示意众人退下后,他独自一人走进了主屋。

  望着此刻躺在床上,出气多进气少的金焕,金日诚那双浑浊的老眼里也带上了一丝泪光,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的儿子,他看着长大并为之骄傲的儿子啊!

  “焕儿,”金日诚坐到床边上,抬手握住金焕的手。

  “父亲……”金焕艰难地睁开眼睛,嘴角扯出一丝笑容,道,“儿子让您失望了。”

  “焕儿,刚才王丹士的话你也听到了,你的想法是?”

  金焕敛下眼眸,努力地忽视掉金日诚眼中的犹豫之色,道,“请父亲赐丹。”

  “焕儿!”金日诚倏地站起身来,脸上带着对五品丹药的不舍和对金焕不识好歹的怒气,“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儿子知道,”金焕放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声音中带着些绝望,更多的是一种想要与人同归于尽的决然,“儿子还想请父亲动用我金家家族密法,以醍醐灌顶之术提升孩儿修为!”

  闻言,金日诚面色一变,像是想到了什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呵呵,”金焕冷冷一笑,笑容里满满的都是视死如归的惨淡,“儿子今日落得如此下场,那苏婉兮难辞其咎,若不能亲手了解了她的性命,儿子,死不瞑目。”

  ……

  次日清晨,苏婉兮从修炼中醒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随意用了些早膳,便往议事堂而去。

  苏婉兮到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人在此等候了,其中就有苏寅,“五妹,你来了。”

  “恩,早,”苏婉兮点点头,无视众人诧异的眼神,在议事堂里随意找了个位子就坐了下来,还一脸不解地看着几人,道,“站着干什么,坐啊。”

  几人面面相觑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站着比较好,他们可没有苏婉兮那么高的天赋实力,还有个坐家主的爷爷。

  家主和大长老、二长老走进议事堂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苏婉兮悠然自得地坐在位子上,还有模有样的端着一杯茶,浅浅的喝着,其余的几位家族子弟就这么远远地站着,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婉兮!”二长老眉毛一竖,胡子一吹,一个大跨步就走到了苏婉兮的面前,一把抢过苏婉兮手中的杯盏道,“谁允许你坐老夫的位子的!”

  “我啊,”苏婉兮伸手掏了掏耳朵,道,“二长老,别这么大声,耳朵都要被你震聋了。”

  说着,也不管二长老气呼呼地说些什么,笑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就去比试场吧。”

  “站住!”二长老扯着袖子喊道,可是苏婉兮又怎么可能听呢,她早就自顾自地走远了,二长老气的一摔桌子,拔腿便冲了上去。

  远远地,只听得二长老怒气十足的骂声和苏婉兮风轻云淡的笑声,以及那让二长老陡然说不出任何话的威胁。

  “二长老,你再骂我,我等会万一心情不好,就不参加选拔赛了,到时候你去和天家之人解释?”有强者坐镇的比试,若非特殊缘由,无故退赛者,视为对强者的不尊重,后果可轻可重,全看强者的心胸心情。

  二长老可不愿意去试试那天家之人的心胸气度,只得憋着一口怒气,只得比试结束,就好好教教苏婉兮为人晚辈的规矩。

  然而事实上是,还不等比试结束,二长老就忘了要教苏婉兮规矩的事情,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只说那议事堂中,家主和大长老相视一眼,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这才道,“出发。”

  今日的比试场布局与前两日有所不同,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比试台两边各拜访的四张石椅了,这是给今日的比试修士所准备的。

  “安静,”裁判走到台前,看着台下不减反增的观众,眼中带着一抹了然,“我相信经过昨日的两轮比试,大家对我们即将上场的八位参赛修士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今日我们就将从这八位修士中选出最强的三位,代表我们秋枫镇参加三年一度的全国大赛。

  想必大家已经看到我们比试台两边的石椅了,接下来八位修士将会分成两队,分别坐于比试台两侧,挑战的对象只能是来自对面的修士,每名修士都只有两次挑战与被挑战的机会,赢一次加一分,输一次扣一分,平手不增不减,最终比分最高的三位将获得最终的名额。”

  说到这,裁判微微举手示意。

  苏婉兮等人皆是相视一眼,走到了那标着自己名字的石椅前,缓缓坐下。

  “比试开始!”随着裁判一声令下,第三轮比试就此拉开序幕。

  苏婉兮随意地瞟了一眼对面和自己身边的修士,嘴角微微勾起,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防止金焕那样故意放自己家族子弟一马的情况再次发生,这次的座位安排别有一番意味。

  在她的这一边,坐着的都是苏家子弟。分别是:苏潜,苏寅,以及苏陵容。其中苏潜实力最强,为筑基巅峰,苏寅实力筑基期中期,苏陵容筑基期后期。

  对面坐着的则是金家的金凌:筑基后期实力;金家金丰,筑基中期实力;金家金衍:筑基后期实力;以及一名小家族的弟子:林峰,实力同样达到了筑基后期。

  “没想到今年林家也有了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苏婉兮笑着和身旁的苏寅说道。

  “听说他是前两天刚刚突破的,”苏寅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林峰,道,“他的年纪还比我打上几岁,今年十九了,十九岁的筑基后期,在那样的小家族里,恐怕也是极为难得的了。”

  苏婉兮沉默着点点头,笑道,“五哥,你如今也不过十六,等下一次选拔赛,你实力肯定比他要强。”

  “那就多谢五妹吉言了,”苏寅哈哈一笑,目光撇过众人,他的实力在苏家的这一边是最弱的,对面如果要挑战的话,恐怕第一个就是他了。

  果然,在裁判说完比试开始后,对面的金衍便率先走到了台上,目光冷淡地看着苏寅,道,“金家金衍,挑战苏寅。”

  苏寅无奈地笑笑,走上台去。

  筑基中期对上筑基后期,比试的结果可谓是毫无悬念,看着苏寅鼻青脸肿的走下台来,苏婉兮也有些忍不住地笑出了声,“五哥,你该庆幸的,金衍还是放了水的。”

  “我知道,”苏寅嘟囔着道,但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难过啊。

  想秋猎的时候,他和金衍还同是筑基中期,现在金衍都成功突破,成为筑基后期的修士了,他还在筑基中期,想想都觉得丢人。

  苏婉兮轻轻笑着,拍了拍苏寅的肩膀,权当做是安慰了,“苏家苏婉兮,挑战金衍。”

  走到台上,苏婉兮冲苏寅眨了眨眼睛,仿佛是在说,看着,姐给你报仇。

  那模样,看的苏寅更是内伤不已。如果说金衍的存在让他感到有些沮丧难过,那么苏婉兮就是实打实地在用实力戳他的小心脏。

  看着台上苏婉兮几乎毫不费力地应对着金衍的攻击,苏寅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了,这一个两个的,要不要这么刺激他这个筑基中期啊!

  “寅,看开点,”坐在一旁的苏潜怜悯地看了一眼苏寅,道,“别想太多,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就跟你一样了。”

  苏寅望了望苏潜,点点头,他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的。

  苏潜也拍了拍苏寅的肩膀,暗自庆幸自己比苏婉兮打了四岁,要不然,他的实力还比不过十五岁的苏婉兮,也太丢人了。

  不管台下的苏潜与苏寅之间是如何地相互安慰,苏婉兮仍旧是游刃有余地应对着,感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苏婉兮一招“星火燎原”就将比试彻底结束了。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苏婉兮走下场,看了眼苏潜和苏寅,问道。

  ……

  这一天的比试打了很长时间,最常见的情况就是你刚挑战我胜了,下一场你就被人挑战,然后输了。

  而最让众人无语的则是苏婉兮对金凌的那一场,说起来金凌也是很悲催的一个孩子,他刚刚被金凌挑战完,才刚休息了没多少时间,林峰对苏寅的比试就结束了,然后,他就被苏婉兮挑战了。

  当苏婉兮满脸红光地从台上下来时,本就因为和苏潜对战而实力消耗、受了伤的金凌,伤势更严重了。

  苏潜当时的表情也很是精彩,那种神情就仿佛是你去打怪,好不容易把怪的血条斩下来,结果被怪打死了,这还不算,随即你身后就出现了一个人,轻轻松松地把怪最后的一点血打完了,然后扛着战利品从你面前经过,还不忘谢谢你时,你的内心感受。

  简直比抢了你的怪还让人气愤,但你又无能为力,毕竟你已经被怪打“死”了。

  当天家之人再一次站到比试台上的时候,已经是日落时分了。

  “接下来我宣布,第三轮比试中八位修士的积分情况,”天家之人依旧是那一身金黄色的蟒袍,上面的金蟒在日落红霞的衬托下,栩栩如生,“第五名:苏寅、金丰、金衍,积分-2;第四名:苏陵容、金凌,积分0;”

  在裁判报到金凌的时候,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的人,都对他投去了怜悯的目光,本来按照他筑基期巅峰的实力,完全可以进行前三,但是却被苏潜和苏婉兮这么一闹,他的伤势就加重了。

  而在他调息恢复的时候,实力最弱的苏寅已经被挑战了两次,就连苏婉兮也被挑战了两次,等到他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以后,他能挑战的人就只剩下了苏陵容和苏潜了。

  他战胜了苏陵容,但是在面对实力相当,但显然没有他伤势过重的苏潜时,以一招之差落败,最终成就了他的0分。

  感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眼光,金凌的面色变得异常难看,狠狠地瞪了一眼恍若不知的始作俑者苏婉兮后,再也忍不住昏了过去,为此,还得了苏婉兮一句亲切的关心,“呀,这是怎么了?不会是死了吧?”

  当然,这句话,已经昏过去的金凌是听不到了。

  天家之人淡淡地看了一眼苏婉兮,示意众人将金陵抬下去后,继续宣布着积分排名,“第三名,林峰,积分2分。”

  一阵欢呼声。

  “第二名:苏潜,积分2分。”

  “等一下,”就在天家之人还要继续报下去的时候,苏潜开口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为何我与林兄同为2分,他的排名却在我之后?”

  天家之人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出来质疑的会是苏潜,他还以为会是林峰呢,毕竟被排在后面的是他。

  “因为你的实力比他强,”天家之人解释道,“还有问题吗?”

  苏潜摇了摇头,略带歉意地看了一眼林峰,林峰无所谓地摆摆手笑了笑,对他来说,能进入前三已经是祖上烧了高香了,排在第几,完全无所谓。

  “第一名:苏家苏婉兮,积分4分!”天家之人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报出苏婉兮的排名积分。

  “天呐,真的好厉害!”“可不是嘛?我本来还以为最高分应该是苏潜或者金凌呢!”“难道你们就没留意到苏婉兮的每次挑战与被挑战都是有计划的嘛?”

  苏婉兮轻轻一笑,看来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嘛,她确实有所计划,不过在她的计划里,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金凌罢了,其他的人,根本不在她计划的范围之内。

蜜桃兮兮 说:所以说,要有勇有谋!遇事要多动动脑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