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十章 险胜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章 险胜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4-21 14:45 字数:4128

  只不过苏婉兮怎么都没想到,金焕为了能跟她对战,竟是在面对实力比自己低了两阶的金家另一名子弟时,未战先降。

  金焕走下台时,还嘲讽般的望了一眼苏婉兮,似乎笃定了他能打败苏婉兮,替代她进入第三轮的比试。

  见金焕看向自己,苏婉兮还十分给面子地作了一副很是害怕的模样,随即便是冷冷一笑,闭上眼睛兀自冥想修炼起来。

  而这也让金焕心中的怒意更甚,浑然忘了冷静为何物。

  “焕儿!冷静一点,”金日诚皱眉斥责道,苏婉兮的举止他也看到了,心中虽气,但多年的身居上位让他能时刻保持冷静,“赛场之上,最忌讳的便是动怒,一旦动怒,极有可能落入他人的陷阱,失去对敌的先机。”

  金日诚的话里夹杂着灵力与威压,将金焕体内不断躁动的血液平复了下来。

  金焕深吸一口气,他刚才确实有些过于恼怒了,就像父亲所说,赛场之上,最忌讳的便是动怒,平复了一下内心,金焕点点头,道,“是。”

  按照之前的比试规则,第二轮比试中输掉的一方在第三轮开始之前还有最后一次挑战机会,挑战之前比试中胜利的任何一位。

  也正是因此,第二轮的比试过程中,除非是势均力敌,否则强大的一方势必会将对手打到不能再进行比试为止,但金焕是个例外。

  “我要挑战苏婉兮,”金焕站在比试台上,冷冷地道。

  “金少主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一个筑基期巅峰的男人居然来挑战我这个才筑基期后期的女子,啧啧,”苏婉兮很是鄙视地摇了摇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人群中突然炸开了锅。

  “什么?!她、她是筑基后期?”

  “卧槽,她才十五岁吧!还让不让人活了?”

  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朝苏婉兮投来,她也浑不在意,伸手抖了抖身上不存在的灰尘,道,“既然金少主非要挑战我,那么我也只好迎战了?”

  脚尖一勾一点,整个人便已经落到了台上。

  苏家家主的脸上倒是没有太多的震惊,那日苏婉兮回来之时,他就已经发现她的实力有了精进,那时候她就应该达到了筑基后期吧。

  再加上这一个月来的闭关修炼,苏家主有理由相信她的实力已经再次提升,虽然不明白她的修炼速度,不过自家子弟实力提升迅速,对他、对苏家都是好事,他也没必要去深究什么。

  “恩?十五岁的筑基巅峰?有意思,”比试场外不远处的一颗梧桐树上,一名身着暗紫色银纹长袍的男子停下了他的脚步,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比试台上那抹清秀窈窕的身影。

  不错,苏婉兮的实力已经到达了筑基期巅峰。

  这一个月来,苏婉兮耗尽了苏婉如生前留下的所有灵石存货,除了给某兽留下十块下品灵石外,其余全部吸收。

  不得不说,这十年来,苏婉如作为家族重点培养的子弟,她的灵石存货还是相当丰富的。而在耗尽所有灵力存货后,苏婉兮也顺利地晋升到了筑基期巅峰。

  “没想到你的实力提升的如此迅速,”金焕面色微沉,秋猎前,他的实力还比苏婉如高上两阶,一个多月不见,没想到重获新生的苏婉兮实力竟是连升两阶!

  如此妖孽,今日若是不除,必成他日后患!

  “很迅速吗?”苏婉兮耸耸肩,一脸的轻松惬意,“还好吧,也就升了两阶而已。”

  确实是两阶,从苏婉如的筑基中期到她现在的筑基巅峰,是两阶不错。

  “卧槽!这个人要不要脸啊!”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阵唏嘘声。

  “不就两阶?什么叫不就?连升两阶啊!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嗷,这就是天才和我的差距吗?老天,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呜呜……”

  听着台下之人的唏嘘,金焕眼中的嫉色更重,“废话少说,拿命来吧!”

  说着,金焕便双手覆十,随着他口中咒语的加快,他的身后缓缓出现了一柄金黄色的重剑。

  重剑之上,印刻着繁复的花纹,像是远古时期的咒文,又像是某种蕴含强大力量的封印。

  苏婉兮不由得倒退一步,手中动作不停,浑身的灵力不断地翻滚涌出,融入空气中,凝结成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火球。

  “好热,”人群中,有人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耀金重剑,去!”金焕手一挥,金色重剑便迅速向苏婉兮冲去。

  “凤舞九天第一式:火海滔天!”数十枚火球从天而降,砸在金色重剑之上,如今的这一招是她在结合了玄品中级武技“星火燎原”后改良而成的,在她还没有达到金丹期发挥火海滔天最大的威力之前,结合“星火燎原”可以让武技的威力更加强大。

  每一次的碰撞都会减少一部分的金色重剑的攻势,落在地上的火球汇聚在一起,再次形成一片火的海洋。

  火球不断冲击重剑,减弱它威势的同时,地上不断燃起的火焰也在阻挡淬炼着金剑。

  众人只听得“咔嚓”两声,整个比试台的地面在强大的灵力碰撞下裂开了一道道的缝隙。

  深吸了一口气,众人急忙忙地后退了数十步,就怕被灵力波及自身。

  “啧啧,一上来就是杀招呢,”树上的神秘男子不由得咂舌,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流年。”

  “是,”一道身影落在男子身后,又在应了一声后,消失在了原地。

  “嘭!”比试台终于承受不住两人的攻击,轰然倒塌,灰尘洋溢在空中,无数的砖石砸向四周,却好像受到了什么的阻挡,又落在了不远处。

  “结界?”苏家家主抬眸看去,在观摩台的最高处,一抹金色的身影傲然而立,身上的衣袍在灵力的作用下无风而起。

  苏家家主敛下眼眸,结界,只有达到元婴期的修士才能凝聚,这样的实力,做一个家族的族长都绰绰有余,可这人,却只是一名为天家跑腿办事的,足可见天家的实力强盛。

  比试台上白蒙蒙的灰尘散去,众人凝神,废墟中,金焕依旧笔直的站在那里,神身上的衣袍有些破碎,洁白的玉带上沾染了不少的灰尘。

  苏婉兮仍旧站在原地,风姿卓越,身上有好几处已经被肆意的剑气划伤,背在身后的右手上,一道三寸长的伤口缓缓地向外趟着鲜血,一滴一滴落在满是砖瓦的地上。

  手臂上传来的疼痛让苏婉兮意识到战斗技巧的重要性,论实力,她也是筑基巅峰,与金焕不相上下,但是现在,金焕好端端地站在那里,除了衣衫有些狼狈外,身上并没有大的伤口。

  可她却受了伤,若不是实力相当,恐怕她的右手此刻已经被废。

  “不愧是筑基巅峰的实力啊,”尽管内心震骇不已,苏婉兮的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眉宇间的张扬更是丝毫不减,“差一点点就废了我呢。”

  “那你的运气可真不错,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没有这样的运气了!”金焕的心中同样惊骇,按理说,苏婉兮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在他那样全力一击下,至少也该重伤吐血,可她却只是受了些伤。

  这不合逻辑!除非、除非她的实力已经超过了筑基后期!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一个月时间,连升三阶?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主子,查清楚了,”被称为流年的男子再次站到了锦衣男子身后,微微探上前去,在男子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那名锦衣男子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倒真是一个肆意妄为,睚眦必报的女人啊。

  流年则是满脸的难以置信,他的主子刚才,笑了?再仔细瞅瞅,唔,好像也没笑?

  是他看错了?对,一定是他看错了!

  比试台上,金焕与苏婉兮直接的比试还在继续,全力一招之后,两人体内的灵力皆是所剩无几,此刻二人一边以肉相搏,一边迅速地吸纳周遭灵力,谁能先恢复到七成灵力,便能先展开下一轮的武技对抗。

  “嘶,”在硬生生接了金焕一拳后,苏婉兮整个人向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卸掉了身上的余力,反观金焕,只是退了一步而已。

  甩了甩左手,苏婉兮微微皱眉,男女之间体格上的差异,让她实在有些无奈,不过好在她是五行之体,灵力的恢复速度很快。

  “一招定输赢吧,”金焕皱眉道,体内的灵力再次汹涌而出。

  “正合我意,”苏婉兮眯了眯眼,手中的动作不断地加快再加快,周围的温度再次变得灼热起来,“凤舞九天第一式:火海滔天!”

  “金色重剑,去!”

  一道金色的光芒闪过,数十道火红色的光芒重重地砸下,金红两色灵力的碰撞中,金焕冷冷地勾起了自己的嘴角。

  光芒下,蕴含着致命杀招的一击悄无声息地靠近了苏婉兮。

  “呀,”苏婉兮一声惊呼,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右侧倒去,不解的双眸在看到落在地上的金色飞剑时,眸光一暗。

  双手结印,一颗原本冲向金色重剑的火球突然方向一转,在漫天火海的掩护下,直冲金焕丹田灵海而去。

  “嘶,啊!”一阵痛彻心扉的叫声陡然响起。

  原本攻势惊人的金色重剑也在瞬间溃散开来,只留下那漫天的火海与那空中的火球两两相望。

  “这是怎么了?”有人一脸迷茫。

  “不知道啊,”边上的人同样很是不解。

  这些人的实力多在筑基初期,面对两名筑基巅峰强者的对战,他们又如何能看的仔细。

  但是他们看不懂,不代表别人也看不懂,至少苏家家主还有金家家主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金焕对苏婉兮,苏婉兮胜!”裁判在呆愣半天后,终于回过神来,宣布道。

  “我没看错吧?苏婉兮赢了?”

  “嗯嗯,你没看错,她真的赢了,”一名胖乎乎的男子瞪大着双眼,“筑基后期完胜筑基巅峰,好厉害……我宣布,以后苏婉兮就是我的女神了!”

  “女神!你好厉害啊!”

  在一片对苏婉兮的赞赏与欢呼声中,金日诚阴沉着脸,示意弟子将昏迷不醒的金焕抬了下来。

  狠狠地瞪了一眼苏婉兮,金日诚眼中的肃杀之色愈加浓烈,转身看向金焕,眉头紧皱。

  “真是个没用的东西,”金日诚咒骂道,“走,回去!”

  “干的不错,”苏家主拍了拍苏婉兮的肩,眼中的骄傲快要满出来似的,一张嘴笑的都快合不拢了。

  “咳咳,爷爷,收敛点,”苏婉兮低声道,随即偷笑着和一众苏家子弟打在了一起。

  唯有那原本随意环胸靠在树上的锦衣男子,此刻站直了身子,若有若无的威压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

  “流年,让人好好盯着,”锦衣男子开口道。

  “是,”流年满脸的错愕。

  多年的主仆,即便男子不说明,他也知道该盯着谁,只是……苏婉兮?

  转过头,流年看向人群中的那名女子,眼中带着打量的神色。

  恩,长的吧,虽说不是绝色,但也看得过去;这身材嘛,也还勉强,毕竟才十五;就是这实力,才筑基巅峰,太弱,太弱!

  不过听那什么金焕的意思,一个月连升两阶?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天赋倒确实不错。

  最重要的是,主子喜欢啊!只要主子喜欢,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

  想到这儿,流年不由得开始在心里计划着要如何把苏婉兮掠来给主子,浑然忘了他的主子此刻就站在他身侧。

  “流年?”锦衣男子浅浅的笑着,笑容中带着邪魅与狂傲,再配上那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若是让那些女人看到了,恐怕又要尖叫着追上一路了。

  “嘎?”流年顿了顿,颤抖着抬起自己的小脑袋,瑟缩了一下,“主子,我……”

  “等这件事结束,你就去死亡岛试炼吧,时间,”锦衣男子顿了顿,嘴角的笑意更大了些,“一年。”

  “主子……”呜呜呜,他再也不敢随意揣度主子的心思了。

  死亡岛……一年……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呜呜呜……

  清荷园里,苏婉兮辞退了众人,挥退了一种丫鬟,独自坐在屋内,目光中带这些许沉思。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