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九章 比试开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章 比试开始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4-20 21:23 字数:4165

  “你敢!”金焕怒急。

  “我敢不敢,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苏婉兮挑眉道,眉宇间的张扬之色在这一刻尽显无遗,“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阿姐没有死,她只不过是睡着了,你最好别让我再听见你说她死了,否则,我会觉得你堂堂金家少主连句人话都听不懂。”

  “家主,我们走吧,”苏婉兮开口道。

  家主这才反应过来苏婉兮做了什么,额头上微微出了一层冷汗,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天家之人,还好没被他看见,不然可有的麻烦。

  “如此,先行一步,”家主略微拱手,抬手示意其他人跟上,往苏家场地走去。

  “没用的东西!”见苏家一行人走远了,金日诚狠狠地瞪了一眼金焕,便带着人也走开了。

  徒留下金焕站在原地,一双眸子里满是怨毒,若不是他一时不察,怎么会让苏婉兮得逞!她倒是够胆大,命也够大!

  原本他还想着给她个痛快,如今他改变主意了,他要废了她的修为,断了她的经脉!

  他要让她这辈子都生不如死!

  苏家场地内,苏婉兮随意地选了一处位子坐下,手中是一张赛事流程表,按照表上的安排,今日上午进行的是选拔赛的第一轮比试,主要就是各人抽签决定对手,输的直接淘汰。

  因为参加比试的修士不多,只有区区三十几人,一轮比试总共也才十五场,一个上午的时间绰绰有余。

  下午则是第二轮比试,比试的方式和上午相同,也是抽签选择对手,不过和第一轮比试不同的是,第二轮有一支空签,并且在这一轮比试中输掉的一方还有一次挑战的机会。

  至于挑战的对象,当然是那些获胜之人,只要你能战胜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你就可以代替他参加第三轮比试,而那个被挑战输了的人,是没有再次挑战的机会的。

  相比于前两轮比试,苏婉兮更在意第三轮比试的方式,第三轮比试是积分制的,赢一场得一分,输一场扣一分,平手不加不减,每人只有两次挑战与被挑战机会。

  也就是说最高分也只有四分,但是越到后面对手的实力会越高,而且连着比试四场,无论是体力还是灵力都很难跟得上,苏婉兮微微皱眉,她必须好好规划下挑战的顺序了。

  此时的苏婉兮完全没有将前两轮的比试放在眼里,在她看来,凭借她如今筑基期巅峰的实力,就算不能赢,至少也不会输,只要不输,她就能顺利进入第三轮比试。

  “第一轮比试现在开始,请各位参赛者上台抽取你的签号,签号相同者为对手,”主持人上前一步说道,随即便有人拿着一个签盒走了上来。

  看着参赛修士一个个上台,苏婉兮也站起身来,不急不忙地走上台去,随手抽了一个签后,连对手是谁也没看,就又回到了座位上。

  眼睛一闭,竟是冥想了起来。

  第一轮的比试其实没有什么看头,真正有实力的人在出手时都会有所保留,毕竟谁也不想下午的时候因为灵力耗费过度而输掉比试。

  轮到苏婉兮时,她翩然起身,脚尖轻点,整个人便如同惊鸿般落到了比试台中央。

  “苏婉兮,”苏婉兮浅浅一笑。

  “陈羽凡,”男子微微点头。

  苏婉兮挑了挑眉,姓陈?略带差异地打量了男子一眼,眼中带了些赞许之色。

  陈,秋枫镇并没有陈姓家族,看来只是一介散修,身为散修,他们的资源甚至比一些小家族还要少,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修炼到筑基期初期,可见其天赋。

  “苏婉兮对陈羽凡,比试开始,”随着主持人的一声令下,两人皆是呈现了各自的实力。

  陈羽凡定了定神,挥手间,一枚火球从天而降,筑基初期的实力尽显无疑。

  “还是火属性的,不错,”苏婉兮微微一笑,天赋属性都不错,就是不知道品行如何,想到这,她一个侧身躲过。

  筑基中期的威压顺势压了过去,“星火燎原。”

  刹那间,十多颗火球从天而降,陈羽凡心下暗道一声不好,奈何自己被苏婉兮的威压束缚,动弹不得,眼见那火球已经到了眼前,急忙开口道,“我认输!”

  同一时刻,十多颗火球消失的无影无踪,陈羽凡眨眨眼睛,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冲苏婉兮拱了拱手,道,“多谢姑娘手下留情。”

  说罢,便转身走下了比试台,背脊挺得笔直,完全没有输掉比试的落寞与不甘,苏婉兮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干的不错,”家主看了眼苏婉兮,道。

  苏婉兮摆了摆手,在苏家众人惊恐的眼神中,示意家主往边上坐坐,接着一屁股坐了下去,“家主,我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家主,”家主抬手给了苏婉兮一个爆栗,道,“叫爷爷。”

  苏婉兮揉了揉脑袋,嘟囔着道,“那时候不是您让我叫家主的嘛。”

  这个那时候,指的是她刚三岁那年,那时候她刚刚学会走路,就满苏府地跑,把整个苏府上下弄得鸡飞狗跳,除了每日上午与苏婉如说话陪她解闷外,最经常去的地方就是家主的主院了。

  在那里,有总是被她气的跳脚的二长老,也有怜惜她爱护她的爷爷。

  “我让你叫家主,是想让你消停消停,学学规矩,可你呢?”家主说着,又是一肚子的气,“怎么就不能像婉如那样……”

  两人突然沉默了下来,苏婉兮笑了笑,道,“好啦,不说这个,您老不会是想在这比试场来个爷孙情深吧?”

  “咳咳,”家主假装咳嗽了两声,果然看见周围的人都用一双好奇的目光盯着他们,老脸僵了一下,“说吧,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苏婉兮缓缓地将自己想把陈羽凡招收进苏家的想法说了一遍。

  家主捻着自己胡子,想了想,道,“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我会先让人注意着,倒是你,下午的比试……”

  话音未落,一道男子的痛呼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两人皆是抬头看去,却在看清场上的局面后,面色一沉。

  比试台上,金焕冷笑着站在那里,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一名男子趴在了地上,右手无力地垂在身侧,身上满是尘土,嘴里不时地吐出两口鲜血。

  刚才的那一声痛呼声正是来自他。

  “这是,苏明?”苏婉兮仔细地辨认了两眼,皱眉道。苏明,苏家内门弟子,17岁的他已经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在苏家内门弟子中也算是中上层次,但此时,却被金焕打成了这副模样。

  苏婉兮抬眸看向金焕,眼中有着不喜。

  金焕似乎也注意到了苏婉兮,嘴唇微微地动了两下,身形一闪,一脚踩在了苏明的脸上,将他狠狠地踩在了脚下。

  苏婉兮的眉皱得更深了,刚才如果她没听错的话,苏明已经想要认输了,可显然金焕并不想就这样放他下来,他刚刚说的是,“放心,他只是第一个。”

  上午的比试结束了,在这一轮比试中,苏家十名参赛子弟,两人落败,一人重伤,而这重伤之人正是与金焕对战的苏明。

  苏婉兮有理由相信,若不是比试前有明文规定不得伤及性命,苏明绝不会只是重伤而已。

  “别想太多,这事和你没有关系,”苏寅走到苏婉兮身后,开口安慰道,“苏金两家的矛盾早已是不可调和,金焕此人更是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就算你之前没有招惹他,他也不会对苏明手下留情的。”

  “我知道,”苏婉兮的嘴角依旧挂着那抹张扬,“所以下午的时候,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苏寅楞了一下,看了眼苏婉兮,又往金家的比试场望了一眼,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对那个会对上苏婉兮的人萌生了一股同情。

  用过午膳,众人又休息了一会,上午受伤的人已经都做了简单的治疗,那些比试失败的人有的已经回去了,但也有的依旧待在会场,想看看最后是哪些人能留到第三轮比试。

  苏婉兮好整以暇地站在比试台上,在她面前的是一名叫做金石堰的男子,实力在筑基期中期。

  “真巧啊,”苏婉兮动了动嘴唇,很是感慨,筑基期中期么?“和苏明一样,就是不知道你的下场会不会也和他一样了。”

  “口气倒是不小!”金石堰怒道,“那就看看你这个筑基中期的人能不能打赢我了!”

  闻言,苏婉兮笑了,笑的很是肆意张扬,笑的金石堰怒发冲冠,“谁告诉你我的实力只有筑基中期了?”

  冷冷一笑,苏婉兮释放出了自己八成的实力,也就是筑基后期的水平,也不等金石堰有所反应,又是一道“星火燎原”直逼金石堰而去。

  同样的一招,但因为实力的加持不同,武技的威力也完全不同,这一次,天空中出现了数十个火球,个个都是威力强大。

  见状,金石堰急忙以灵力汇聚出了一道土墙,“土盾!”

  土系灵力本是五行灵力中,防御力最强的,然而五行相生相克,火正好就克土,再加上苏婉兮实力本就超出金石堰,不消一刻,土墙便土崩瓦解。

  金石堰面色大变,实力等级上的差距让他心中萌生了退意,但苏婉兮又岂会让他如愿?

  “凤舞九天第一式:火海滔天!”漫天的火海在一瞬间升起,将金石堰包围在了其中,噼里啪啦的是头发被燃烧发出的声音,和这个声音一起的,还有一股子烧焦的臭味。

  “啊!救命!我认输!我认输!啊!!”金石堰在地上不断地打着滚,试图用这种方式扑灭身上的火焰。

  “你刚说什么?”苏婉兮挑挑眉,上前一步,那模样仿佛是真的没听清楚似的。

  “我、我认输!我认输!啊!”凄惨撕裂般的声音,让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你早说嘛,”苏婉兮笑着挥了挥手,火海慢慢退去。众人只见比试台上躺着一个浑身漆黑的“人”,那简直都不能算做人,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被火烧伤,清风吹过,仿佛还有一股烤肉的香味。

  苏婉兮仍旧笑着,在看到金焕那几乎可以化成实质的怨毒目光,嘴角一勾,一道声音传进了金焕的耳中,“来而不往非礼也。”

  裁判咽了咽口水,宣布苏婉兮获胜,金石堰没死,所以苏婉兮并不算是违背了比试的规则,只不过看着样子,也是活不久了。

  挥了挥手,示意金家的人将人抬下去,裁判宣布比试继续。

  比试还在继续,但台下的众人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看了,想到苏婉兮抬手之间,便将一名筑基期中期的修士烧成了那副模样,众人打了个冷颤,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不敢再去小瞧女人的狠了。

  也有一些无肉不欢的人,想到适才散发出的那一股烤肉“香”,他们想,他们也许以后都不会再去尝试烤肉了,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金家场地里,金焕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不远处悠闲地坐在那里的苏婉兮,额头上的青筋跳了又跳,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让家族中的旁观弟子将金石堰送回府中,并请族内的炼丹师好好看看。

  “来而不往非礼吗?”坐在位子上,金焕咬牙切齿地道,这个女人的睚眦必报倒是丝毫不亚于他,他重伤了苏明,她就火烧了金石堰。

  他的重伤还能治,只不过花费颇多,但是苏婉兮造成的烧伤,除非有圣品丹药,否则这般大面积烧伤,根本无药可救!

  “冷静一点,你接下去还有的是比试,有的是机会,”金家家主金日诚瞥了一眼金焕,冷声道。

  语气里,有着愠怒,眸中隐隐藏着的是想要杀戮的光芒,却是碍于还有天家之人在场而不得不静坐原地。

  “兮儿,你太鲁莽了,”家主皱着眉,脸上有着不赞同。

  “没事的,放心吧,”苏婉兮随意地摆了摆手,坐到了位子上,她之前让人打听过了,在接下去的比试里,金焕的对手是另一名金家的子弟,无论他胜负与否,今日他是没有机会再伤其他苏家子弟了。

  她向来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金焕之前的举动显然是在挑衅苏家,挑衅她,还重伤了苏明,人都欺负到这个份上了,她苏婉兮要是还能忍住不作为,她就不是苏婉兮了!

蜜桃兮兮 说:我们的婉兮还是很霸气的,有恩会一直记着,有仇……一般不会记着,有仇一般当场就报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