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八章 苏凤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章 苏凤蝶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4-19 20:01 字数:4084

  苏婉兮离开后,家主和几位长老凑在一起商量了很久,最终决定暂时不对外宣布苏婉兮血脉天赋的事情,至于苏婉兮已经苏醒代替了苏婉如这件事,既然她自己都表明身份了,他们自然也不会去瞒着压着。

  于是,傍晚的时候,苏府上下所有人都知道苏婉如不是苏婉如,而是苏婉兮了。

  有的人为苏婉如的“死”感到惋惜,对苏婉兮不报以希望;也有的人为苏婉如的“死”感到兴奋,觉得一直压在自己身上的大山终于不见了;

  有的人期待苏婉兮能够凭借她五成的血脉天赋异军突起;也有的人将目光转向了其他天赋出众的子弟。

  总之,对于苏婉兮苏醒回归,苏家上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

  只有一个人既不悲伤也不欢喜,一如既往地做着她自己分内的事情,除了脸上再也没了笑容。

  这个人,就是阿蝶。

  处理完一整天的院内事务后,阿蝶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床上,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屋内没有点蜡烛,很暗很暗,暗地仿佛伸手都看不见五指,就仿若阿蝶此刻的内心。

  她知道,小姐一直都盼着有一天兮儿小姐能醒过来;她也知道,其实小姐才是那个霸占了兮儿小姐身体十年的“恶人”;

  她知道,她不应该怨恨兮儿小姐,她更知道,如果小姐此刻还在的话,一定想让她好好照顾兮儿小姐……

  可是,她做不到啊……

  她做不到像对小姐那样对兮儿小姐,她做不到在小姐不知道能不能醒来的情况下,还能岁月静好。

  她的命是小姐给的,她一辈子都是欠小姐的,小姐一天不醒,她就一天不出门,从此,她将日夜跪于软榻前,为小姐祈福,也是为兮儿小姐祈福。

  门外,苏婉兮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因为继承了阿姐的记忆,苏婉兮深深地感受到阿姐与阿蝶之间的感情,那种感情超越了主仆,超越了朋友,那种感情,更像是亲人。

  她不会去强求阿蝶,如果她觉得这样做会让她好受一些,那就这样吧。

  转身,苏婉兮向着房内走去。

  月色正好,银白色的光芒洒在苏婉兮的身上,她回过头,看向天上的弯月。在月儿的边上,几颗星星闪啊闪,苏婉兮嘴角轻轻勾起。

  阿姐,我一定会找到神农鼎的,一定!

  掀起珠帘,苏婉兮走进了室内,却在看到一抹身影时,微微一愣,“娘?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也不让人通报一声?”

  苏婉兮快步上前,为妇人倒了一杯茶水。

  妇人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少女,有些怔楞,那模样像是在看苏婉兮,又像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

  “你是,兮儿,是吗?”妇人缓缓开口,脸上带着久违的笑意,“时间过得真快,上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还只有五岁呢,那么小的一个人,软软糯糯的……”

  苏婉兮微微皱眉,眼前这人,是苏府的三夫人,苏凤蝶,也是她的娘亲,一个除了在她五岁那年出现过就再也没踏出过自己院子的娘亲。

  “你到底想说什么?”苏婉兮问道。

  苏凤蝶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道,“兮儿,我听下人们说,你要去参加镇选拔赛?”

  “是,”苏婉兮点点头,抬手为自己也倒了一杯水。

  “不许去!”苏凤蝶突然站起身来,言辞犀利道。

  “为什么?”苏婉兮皱眉,对苏凤蝶突然的强硬很是不解。

  苏凤蝶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又咬了咬牙咽了回去,只道,“你如今实力还弱,选拔赛刀剑无眼的,多危险。”

  “一场镇选拔赛罢了,我如今的实力在同龄人中已经是佼佼者,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苏婉兮轻笑,眼中带着些讽刺。

  “可是一旦过了选拔赛,若无特殊情况,就必须参加全国大赛,那里才是真的卧虎藏龙,稍有不慎,就……娘已经没有了如儿,如果你再……”

  “呵,”苏婉兮冷冷一笑,道,“你还跟我讲阿姐?从进来到现在,你可有问过阿姐的情况?”

  “我……”

  “你?你只知道窝在自己的院子里,”苏婉兮站起身来,双手背在身后,微微攥紧,“我不知道你当初到底在全国大赛上经历了什么,你才会这么害怕,我只知道阿姐她是被金家的人害死的!为了阿姐,我是一定会参加这次的选拔赛,我要让金家的人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说着,苏婉兮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可是你……”苏凤蝶急忙站起身来,眼中满是焦急与担忧,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步了自己的后尘。

  “没有可是,”苏婉兮开口打断了苏凤蝶的话,道,“如果你是来看望你的女儿的,我欢迎,如果你想问阿姐的情况,我也愿意和你讲,但如果你是来阻拦我的,就请离开清荷园。”

  “我,”苏凤蝶还想说些什么,但话还没出口,就感到一阵清风拂来。

  她整个人便像是风筝一般,被那股清风携带着到了屋外,门咔擦一声关上了,只留下苏凤蝶一脸震惊地站在院子里。

  苏凤蝶站在院子里,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想起了自己当年的场景。

  那时她才十五岁,实力资质平庸,模样也只能称得上清秀,在家族中并不十分受重视,直到那天血脉苏醒……

  “苏凤蝶,血脉纯度,五成!”

  她是家族里罕见的血脉纯度达到五成的子弟,也曾惊动了老祖宗前来,有了老祖宗的提点,她的实力很快地就从原本的后天境界,提升到筑基期初期,又从筑基期初期到中期,再到后期。

  短短的两年,她的实力迅速增长,成了苏家最耀眼的那一颗明星。

  然而好景不长,两年后,她代表家族去参加镇选拔赛,获取了名额,接着又去参加了全国大赛……

  后来……

  苏凤蝶闭上了眼睛,后来的事情,她不愿意再去回想,那是她最惨痛的回忆。

  十五年前,她产下了一对双胞胎后,便将自己锁在了院子中;

  十年前,为了保下姐妹两,她第一次除了院门,却只能看着姐姐占了妹妹的身体,一占就是十年;

  这一次,是她十五年来,第二次出远门,她原本不愿出来的,但她实在是忍不住。

  这些年来,她除了悔恨当年,剩下的就是发了疯似的想念着两个女儿,但她又实在没有勇气面对她们,她怕自己再次回忆起当年……

  虽然她不是看着苏婉兮姐妹两长大的,但知子莫若母,她很清楚兮儿她是下定了决心的,她已经失去了如儿,她不能再没有兮儿!

  她该怎么做?!

  苏凤蝶颤抖着看着自己的双手,是了,她的实力,她的实力还停留在当年的筑基期后期。

  她要修炼,她要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的女儿不受伤害!是了,是了!

  她要修炼,她要修炼!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最后看了一眼清荷园,苏凤蝶脚尖微点,转身离去,而对于苏凤蝶的这一番内心挣扎与变化,苏婉兮毫不知情。

  次日,她早早得来到了武技堂,家主昨天傍晚的时候就发布了参加选拔赛的十人名单,分别是苏婉兮、苏潜、苏海涛等人,在接下去的一个月时间里,他们十人不仅可以获得两百枚下品灵石、二十枚中品灵石和三颗四品回灵丹,还拥有随意进入武技堂的权利。

  当然,这也仅限于武技堂的一二楼,三楼一般只有家主长老或者对苏家有大功之人才能进入。

  但即便如此,对于他们而言,也已经是极大的极大的荣誉了。

  走进武技堂,苏婉兮一眼便看见了那一排排整齐的书架,书架上整整齐齐的放着各种各样的武技,为了方便寻找,在每一个书架的前面,都放着一块牌子,清晰地写着种类。

  苏婉兮一个个看过去,有的牌子上写着攻击类,而攻击类又分为单体攻击和群体攻击,有的牌子上写着防御类,同样分为单体防御和群体防御,另外还有辅助类,这个就没有单体群体之分了。

  随手拿起一本单体攻击的武技,苏婉兮瞟了一眼,黄级下品:烈火掌。微微挑了挑眉,那不就是五长老前段时间教的嘛?不看,放回去。

  又看了几本单体攻击的武技,都是黄级下品,偶尔有一本是黄级中品的。

  苏婉兮默默地表示没兴趣,自从血脉觉醒金光乍现后,她的识海里就多了一种叫做凤舞九天的武技功法,品阶似乎是地级的,但具体的她也不清楚。

  之前苏婉如能一招击退十数头幽電疾狼,用的正是凤舞九天的第一式:火海滔天。只不过那时的苏婉如实力还太弱,并不能真正发挥出凤舞九天的威势。

  要不是考虑到自己如今的实力,最多只能使用一两次火海滔天,苏婉兮根本不屑来这武技堂,据她所知,这武技堂一二楼,品级最高的也只有玄级下品。

  “还是去二楼看看吧,”苏婉兮撇了撇嘴,抬脚就往二楼走去。

  这边,苏婉兮还在对各类武技功法挑挑拣拣,各种嫌弃,另一边,某兽正抱着一块下品灵石吭哧吭哧啃得无比开心。

  自从苏婉兮发现她可以吸收五行灵力后,对于灵石的需求就显得不是那么大了,再加上她发现每当小家伙将灵石一起带进她的灵海时,她的灵海甚至会自动吸收灵石中的灵力。

  对于这一点,某兽表示很郁闷,一块下品灵石中的灵力已经很少了,苏婉兮的灵海每次还都要吸收掉将近一半,它拦都拦不住。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五星涅槃体什么的,真是讨厌!某兽满脸的幽怨。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除了开始的几天还会去武技堂外,其余的日子,苏婉兮都是待在自己的院落里提升实力。

  这一日,苏婉兮在结束了晨起后的吐纳与练拳后,简单梳洗了片刻,便往前院走去,临走之前,她还特地嘱咐院子里的小丫鬟好好照顾阿蝶。

  “今日,是秋枫镇三年一度的选拔赛,获胜者将得到五十枚中品灵石的奖励,除此之外,前三名将代表我镇前往京都参加全国赛事,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好好表现,”秋枫镇镇长站在台前,简单地说了两句后,便将主位让给了一位身着明黄衣袍的男子。

  “他是天家之人,”家主看了眼那名男子,他的实力远在元婴级别的他之上。

  苏婉兮抬眸,只听那男子简单地说了两句,就道,“选拔赛开始,请各家族势力进场。”

  众人这才抬脚向场内走去,还没走到苏家的场地,迎面就撞上了金家的一行人。

  “苏家主别来无恙啊,”金家家主金日诚笑眯眯地冲苏啸天打了个招呼。

  苏啸天心中虽不爽金家,但是场面话自然也是做的很好,同样笑着拱了拱手,道,“不及金家主啊!听说令郎前些日子实力又提升了,可喜可贺!看来今年的冠军非金家莫属了啊!哈哈!”

  “哪里哪里,”金日诚笑着摆摆手,眼中闪过一丝暗芒,看向苏婉兮,道,“婉如实力也不差嘛!”

  话一脱口,家主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同样面色不喜的还有苏婉兮。

  “爹,您说什么呢,”金焕挑眉道,“您又忘了,苏婉如死了,在这里的是她的妹妹,苏婉兮。”

  “是吗?哈哈,你看看我这记性,”金日诚笑着向苏啸天等人拱了拱手,“年纪大了,记性都不好了,唉,没用咯。”

  “既然知道自己没用了,还跑出来做什么,”苏婉兮冷冷地开口道,看着金日诚的笑顿时僵在了那里,面色阴沉,她嘴角的冷意更甚。

  金焕当即瞪向苏婉兮,指着她的鼻子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爹这么说话!”

  “咔嚓!”

  “啊!”金焕突然交了一声,原本指着苏婉兮的手指此刻正呈诡异的姿势耷拉着,显然是被脱臼了,“苏婉兮!”

  “我听得见,”苏婉兮伸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随意地说道,“忘了告诉你了,我生平最讨厌别人拿手指指着我,再有下次,我就直接断了你的手指!”

蜜桃兮兮 说:就问你嚣不嚣张,就是这么肆意,就是这么张扬! 苏婉兮:家主都在又如何?天家之人在场又如何?他敢拿手指指我,就要做好被折断的准备! 某兽:吱吱吱吱吱,吱吱吱(主人最威武!主人最霸气!主人最……最爱我了,给点收藏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