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第六章 苏醒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 苏醒

小说: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作者:蜜桃兮兮 更新时间:2018-04-17 19:22 字数:4065

  这边,三长老还在带着人不断地沿河寻找,另一边六长老已经带着苏寅一行人回了苏府。

  今年的秋猎,苏家的人以绝对的优势拔得了头筹,远超第二名的金家,这本该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但此刻的苏家却沉浸在一种惋惜与悲愤之中。

  不为其他,只为他们苏家血脉觉醒纯度最高的天才苏婉如,重伤落入河中,下落不明……

  “金家,好一个金家!”议事堂内,苏家家主强自压下心中蓬勃的怒意,冷笑道。

  “欺人太甚!”二长老狠狠地一掌拍在红木桌上,桌子应声而碎,心中的怒气却不曾减少半分,“我这就带人去把金家一窝端了!”

  大长老眉间紧皱,看了眼二长老,道,“你要是能打得过金家的老祖宗,你就去吧!”

  二长老身形一顿,“嘿,你也知道我就这暴脾气。”

  四长老的脸色也很难看,不过他因担任慎刑长老的缘故,常年如此,倒也看不出来,只见他喝了一口茶,道,“老六抓回来的黑衣人,我看过了,是中毒死的。”

  “中毒?”六长老挑眉,他就说嘛,他那一拳只用了五成的力道,怎么可能直接把人打死了。

  “死士?”大长老问道,“可能查出是金家的人?”

  四长老摇了摇头。

  议事堂内的气氛变得很压抑,如果无法确认这黑衣人是金家死士,只凭着苏寅等人的口供根本无法给金家定罪。

  如今老祖宗又闭关了,贸贸然打上金家势必会赔上更多优秀子弟……打也打不得,告也告不得,这……唉!

  “传令下去,苏家子弟但凡能在镇选拔赛上“不小心”废了金家子弟的,奖励三品止血丹一枚,”家主突然开口,道,“所废之人实力越强,奖励越高,最高可得五品聚灵丹一枚!”

  几位长老相视一眼,家主这是动了真气了。

  不同于苏府的压抑,金家的氛围可说是无比的畅快,看着眼前实力又有所精进的金焕,金家家主满脸的骄傲,“不愧是我金日诚的儿子!”

  金焕的脸上也满是喜色,就在昨日,他成功突破筑基后期进入到筑基巅峰,“父亲,如今以孩儿的实力,在这秋枫镇同一辈中已是第一,那苏家的苏婉如虽说天赋强大,但如今也是身受重伤下落不明,这一次的镇选拔赛孩儿定能拿回第一,为我金家争光!”

  “恩,”金日诚点点头,又鼓励了两句,这才让金焕先行退下。

  院子里,金焕的眼中满是不嗤与阴狠,天才吗?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冷笑了一声,随手摘下一朵尚未完全盛开的金菊,只有成长起来的才是天才,其他的都不过是他人的垫脚石罢了!

  金色的花苞被扔在了地上,又被踩进了泥里,凋零破碎,像极了此刻的苏婉如。

  原本飘逸的白色衣裙已经被划出了多道口子,隐隐的还有泛着黑色的鲜血从伤口处流出,沾染在衣服上。

  整洁的发髻被枝桠勾缠打乱,几片树叶混杂在瀑布般的长发里,显得人格外的狼狈。

  “唔,”苏婉如微微侧了一下身子,却不防倏地一声从树上摔了下来,砸进了厚厚的树叶堆里,惊起了一树的灵鸟,“嘶!”

  饶是有厚厚的树叶垫着,苏婉如还是痛的倒吸了口气,那双原本明亮温柔的眼睛此刻迷离而又茫然,眼角下的乌青,嘴唇上的青紫,还有那苍白的脸颊,无一不证明了她的虚弱。

  “咳咳……”重重地咳嗽了两声,她记得自己明明是掉进了河里,可是眼前这茂密的树林,挥之不去的迷雾,怎么看也不像是在河里能见到的。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她的身体很虚弱,毒素在不断地蔓延,她必须找个山洞休息一晚,再想办法离开这里,回到苏家,也许,她还有救……

  从乾坤袋里掏出一颗三品解毒丹,苏婉如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还好,没掉……”

  又休息了一个时辰,感觉到舒服了一些后,苏婉如站起身来,依靠着一颗颗的灵树,踉踉跄跄地跌走在林子里。

  因为迷雾的缘故,苏婉如甚至连三尺以外的东西都看不见,不过好在她运气不错,在体力即将衰竭之前终于找到了一处较大的岩石缝隙。

  勉强扒拉了一些树叶当被子后,苏婉如终于撑不住,再次晕了过去,这一次,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她看到了她的妹妹苏婉兮……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缝隙外透进来时,苏婉如缓缓地睁开了眼,不同于昨日的迷离暗淡,也不同于之前的温柔似水,这一双仍旧明亮的凤眸里,藏着的是肆意与张扬。

  她,苏婉兮,又回来了!

  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苏婉兮垂下眼睑,伸手抚上左边的心口,那里依旧封印着一抹灵魂,只是不再是苏婉兮。

  回忆起十年前的经历,苏婉兮唏嘘不已。

  当时她的姐姐苏婉如因胎里不足,身子一直很弱,靠着各种灵丹妙药勉强维持,到五岁那年肉身终于不堪重负,自此一病不起,为了挽救苏婉如这个修炼天才,家族最终选择舍弃当时没有任何修炼天赋的苏婉兮。

  他们动用了家族密法,将苏婉如的灵魂放入苏婉兮体内,试图以此让苏婉如获得重生。

  而这所谓的家族秘法其实说到底就是一种夺舍,灵魂力强大的一方凭借着自己的精神力侵占对方的身体,将另一方的灵魂逼出体外更甚者直接吞噬。

  然而,苏婉如、苏婉兮两人乃是双生,灵魂力强度近乎相同,无论是苏婉如也好,苏婉兮也好,都无法将对方的灵魂逼出体外,更遑论吞噬。

  再加上当时两人的生母苦苦哀求,家主不忍见自己的女儿长跪不起,便连同几大长老之力,将苏婉兮的灵魂封印在了左心房中,这才有了苏家天才苏婉如的诞生。

  记忆回笼,苏婉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谁能想到一场秋猎葬送了苏婉如的同时,却又唤醒了另一抹灵魂?

  “阿姐,这十年来,你辛苦了,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休息休息,等你休息够了,我就能找到神农鼎,救醒你了,”苏婉兮抬手拂过心口,动作轻柔,仿佛是害怕吵醒了她。

  “至于金家,”苏婉兮眸色一转,眼中的怜惜与孺慕瞬间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厉色,“我必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

  话音刚落,一股暖流从心口处流出,刹那间,记忆扑面而来,苏婉兮只觉得识海被无数的记忆侵占,伴随着这一波记忆的涌入,周围的灵力也在身体自发的吸收下,迅速进入丹田。

  丹田内灵力不断增涨,竟是隐隐有着突破的趋势,察觉到这一点,苏婉兮急忙盘膝坐下,循着记忆里的修炼方式,探寻空气中的火之灵力。

  却发现除了空气中漂浮着的火之灵力,金之灵力、木之灵力、水之灵力、土之灵力都纷纷涌入她的体内,进入丹田处那肉眼可见的红色海洋,那是她的灵海。

  此刻,那灵海中红、金、绿、蓝、黄五种色彩的灵力交织在一起,生生地将她的识海扩大了一倍,周围的灵力具是受到了牵引,汹涌而来。

  后天境界……

  筑基期初期……

  筑基期中期……

  筑基期后期!

  一直到筑基期后期,周围的灵力波动才渐渐消失,稍作调息后,苏婉兮轻呼出一口气。

  十年封印沉睡,一招苏醒,她从原本的修炼废物变成了如今的筑基后期实力,可谓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再加上体内至少七成的朱雀神兽血脉,苏婉兮眼中的神采愈加明艳。

  她方才已经继承获得了姐姐苏婉如十年来的记忆,也得知只有得到神农鼎,并以此炼制出契合灵魂的完美肉身,阿姐才有望获得重生。

  “神农鼎吗?”苏婉兮微微皱眉,根据她所获得的记忆,神农鼎已经千万年不曾现世,根本没有人知道它到底被藏在哪里,又是何等模样,想要寻找到它,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管怎样,还是先提升我的修为实力要紧,”苏婉兮喃喃自语道,“如果没记错的话,下个月就是三年一度的镇选拔赛了,若是能在选拔赛上,“不小心”废了金焕,岂不是美哉?”

  不得不说,同为苏家之人,又同出一脉,在有些思想上还是很像的,就比如苏婉兮和现任苏家家主苏啸天。

  因为镇选拔赛的缘故,整个秋枫镇都显得格外热闹,不少散修来到秋枫镇,试图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为踏板,获得参加全国大赛的资格。

  小镇上的丹药房每天都有无数的人进进出出,有来买丹药预备着的,也有趁此机会卖丹药以获得个好价钱的,热热闹闹。

  这段日子里,各家族的子弟都格外地有激情,每天不用长老们督促,便早早地到了练功房和操场,一直到日落西山,长老出面赶人了,才嘟嘟囔囔地回院子。

  苏府自然也不例外,家族子弟们感念苏婉如往日里的悉心指导,温柔耐心,又受诱于家主废金家子弟者奖丹药的指令,一个个得情绪高涨,势要在一个月后的秋风镇选拔赛上重创金家,为苏婉如报仇!

  然而此时的苏婉兮却一脸无奈,在连续五次回到原点之后,她知道,她遇到鬼打墙了。

  随着她实力提升到筑基期后期,即便她看不清,凭借着神识她也能探查到十里外的境况,但是在这里,她的神识根本无法扩散开,仿佛有一堵墙将她的神识隔绝在了一定的范围里。

  而这个范围,就是她肉眼能看到的距离,“没想到这片迷雾还能隔绝人的神识,如此,也只能寄希望于正午之时,迷雾能退去一些了。”

  林中的灵力并不是十分充裕,至少对于迫切想要提升实力的苏婉兮来说是这样的,也因此,她在盘膝坐下之后,又从乾坤袋里取出了几枚灵石。

  只是沉心修炼的苏婉兮没有发现,她取出来的灵石正在以一刻钟一块的速度莫名消失着……

  在明显感受到灵力变少后,苏婉兮睁开双眸,眼中有着困惑,“这么快就用完了?”

  待到她再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之前取出来的十枚灵石只剩下五块透明灵壳,其余的五块灵石不知所踪。

  “难道这林子里还有偷灵石的小贼不成?”苏婉兮在心里想着,眼底划过一道光芒,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再次取出几枚灵石,苏婉兮装模作样地闭上了眼睛,假装自己在很认真地修炼着,实则警惕地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风轻轻地从树间穿过,发出“沙沙”的声音,吹散了身边迷雾。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太阳慢慢地升到半空,林中的迷雾却仿佛更浓重了一些。

  直觉告诉苏婉兮,那个小贼又来了。

  果不其然,就在苏婉兮收起一地灵石灵壳,换上了一批新的灵石后,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从迷雾中伸了出来。

  只见它先是碰了几下灵石,在确定苏婉兮没有发现之后,“咻”地一下将灵石带进了迷雾之中。

  一块……

  两块……

  三块……

  苏婉兮一直没有动作,这也使得那只小爪子的主人有些盲目自信起来。

  当那只小爪子再次伸出来预备偷第四块灵石的时候,苏婉兮出手了,一只并不是很萌,长相很奇特的小荒兽被苏婉兮拎了出来。

  只见它身形如虎豹,其首尾似龙状,其色亦金亦玉,其肩还长有一对羽翼却不可展,且头生一角并后仰,倒是容易让人想到传说中的龙之九子,貔貅。

  但那是上古时期的神兽,绝不绝种倒还另说,重点是上古神兽的话……怎么混也不至于混到要靠偷别人的灵石来过日子吧?又或者说,这就是神兽的怪癖?

  苏婉兮想不通,索性也懒得去想,定定的看着被倒拎在手中的某兽,道,“小家伙,我的灵石好吃吗?”

  “吱吱,”小兽吱吱叫唤着,一边交换一边还用讨好的眼神望望苏婉兮再望望自己被拽在人手里的尾巴。

蜜桃兮兮 说:觉得还不错的话,小手指点一下收藏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凤翔九天之绝世毒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