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逆袭之路第七十一章 如若这般人家出生的女子还算不上身家清白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一章 如若这般人家出生的女子还算不上身家清白

小说:炮灰的逆袭之路 作者:眼泪值钱 更新时间:2018-05-17 21:52 字数:2059

  马车再次行驶在坎坷不平的山路上,这次不同于以往,蹄声紧密而急促。

  在天擦黑之前,两人平安的到达落城县。

  马车停在周家门前,周景熙竟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还是宋强主动下车帮忙敲开了门。

  “屋里有人在吗?“

  不多时,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院门被打开了。

  是周老爷子。

  看见从马车上下来的周景熙,周老爷子老泪纵横:“闺女啊,你总算回来了。”

  他一面说着,一面回头冲院子里喊:“景熙丫头回来了……”

  房内的灯瞬间亮起来,蔡氏隔着帘子探出半个脑袋,观察着屋外的动静。

  周景熙刚走进院子,就被听到动静的杨氏跟陈奶娘冲上前来抱在怀里。

  “死丫头,一走这么久,也不抽空回来看看。”

  杨氏边骂边摸着眼泪,周景熙也是啜不成声。这刚进门母子俩人就抱在一起哭上了,周老爷子下意识的看看宋强,示意他一旁歇着。

  其间屋内所有的人都跑了出来,齐齐站在院子里,注视着周景熙。

  周景熙本以为这趟回来,蔡氏多少要说几句讥酸话,那知蔡氏竟一改往日的态度,待她十分热情。

  不光对周景熙,对宋强也是,满脸都透露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热情劲儿。甚至吩咐下人小花去准备菜食,招待宋强喝一盅,毕竟来者都是客。

  菜食很快就备好,备了满满一大桌,所有人围坐在一起,倒也显得十分热闹。

  桌上少了一个人,是周云熙。

  不光周景熙发现了,宋强也发现了。

  周景熙并不知道最近周家发生的事,不过她对此人一向没有好感。毕竟当初她的遭遇很大一部分都拜周云熙所赐,她没去报复已经不错了,咋可能还去关心周云熙,那除非黄河里的水变清。

  桌上蔡氏连连打听宋强的事。

  问的十分仔细,离家的那段日子去了那里?一个人在外是不是受了很多苦?怎么会进了王府,又跟周景熙一起回来?周景熙明其意,但杨氏心里清楚的很 ,莫不是又打着宋强的坏心思,在杨氏不断的打岔中,蔡氏自知无趣,不过她己经将宋强不在家的情况了解清楚了。听人家说在王府当差,那两颗眼珠子瞪的都快掉出来,喜上眉梢。

  饭后,将宋强送走,杨氏才拉着周景熙说话。

  经过这段时日的调理,周景熙出落的越发好看了。可能是营养不足,以前脸上还有点泛黄,眼下已经是白白嫩嫩了。

  “王府里的水果然养人,我家闺女越长越漂亮了。”杨氏看着周景熙,洋洋自得的自来自夸。

  这话周景熙倒是不反对,更准确的说,是燕王把她养的如此之好。

  “我家小姐是天生丽质,不管在哪里都是耀眼的明珠。”陈奶娘有些不服燕王府里的水养人,笑盈盈的道。

  “女子随娘,是您俩给我养育的好。”

  此话一出,后院充满了欢声笑语。

  一番闹腾过后,周景熙又拿出提前攒下的银子,偷偷塞在杨氏手里,再三叮嘱不要告诉任何人,她不在的日子,留着她跟陈奶娘以备不时之需。

  “景熙……”外面传来周老爷子的敲门声。

  几人当时噤了声,杨氏轻手轻脚的起身去开门。

  周景熙心里存着事,同样周老爷子心里也存着事。

  父子俩人一开口,同样都问的是燕王府派人来打听周景熙底细的事儿。

  半晌,周老爷子才道:“景熙你也别怕,我估摸着是上面的人打算重用你,才会派人下来查你的身世,毕竟燕王不同他人,乃是那人中龙凤,身边用的人自然不能轻忽。”

  若没有那件事,周景熙觉得说的过去,偏偏她跟燕王又有那一层关系,她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可怎么个不简单法,她也说不清楚。

  “爹,你说王府既然知道了我是女儿身,可为何还会来探查我的底细?”

  周老爷满脸疑惑地看着她:“王府为何派人来打听这种小事?查的不就是你身家清不清白?你爷爷是童生,你爹我又是个秀才,若这样人家出来的女儿还不算身家清白,那你爹我也不知道什么样人家的女儿叫身世清白了。”

  “不是……”周景熙当即想说什么,却又呐呐地收了声。再说多了,就怕说漏了嘴,她不想让爹娘知道自己明明去王府当师爷,却偷偷跟燕王搅到一起,那会让她没脸见人,毕竟周家的家规森严。

  这辈子不同于上一辈子,上辈子被她爹娘知道,那是有名有份在身,又木已成舟。而这辈子却截然相反,一切都是末知的定数。

  杨氏见自己闺女那纠结劲儿,被逗笑了:“行了,行了,就知道你会担心那事儿。你当我跟你爹是白痴啊。”

  周景熙满脸的疑惑不解,杨氏笑着道:“自打你走之后,我就去了一趟你外公外婆家,给他们提前对好了口,若是有人去探查你的底细,你十岁那年在你外公外婆那儿遭到绑架的事,他们守口如瓶,是没人会说出去的。”

  “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杨氏得意一笑:“那怕什么,咱们行的正,走的端。若是真被王府里的人查到,可以找稳婆验身以证其端。”

  周景熙长叹一口气,不愿回想起那令人作呕的过去。

  十岁那年,在她外公外婆那里玩耍,没曾想遇上几个胡子把她劫上了山,虽没占了她的身子,但动手动脚的事没少做,因此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对男人自带一种抗拒感。

  但进王府当差是要讲究身家清白的,若是这事被王府的人知晓,就有阴瞒真相之嫌,到时周家上下都难逃干系。

  杨氏又道:“好在这边的街坊邻居没人知道,毕竟林云县与落城县隔的很远,差不多跨越了两座县城,没人会把多年前的事放在心上的。”

  看着灯光下有些憔悴的母亲,周景熙忍不住红了眼,拉着她的手:“娘……”

  “好了,好了,都是广大姑娘了,迟早要嫁人的,别做这种小孩子的娇态。”杨氏轻抚着女儿的脸蛋,说是这么说,她也忍不住红了眼。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炮灰的逆袭之路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