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逆袭之路第二十一章 她和他最难忘的回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一章 她和他最难忘的回忆

小说:炮灰的逆袭之路 作者:眼泪值钱 更新时间:2018-04-14 21:38 字数:2420

  西次间里,有成公公坐在小几前,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丫鬟们给燕王煎药。燕王进口的东西,向来都是有成公公亲自监督。刘侧妃坐在他对面的位置。

  小顺子端了两杯茶过来,手脚麻利的搁在小几上。可刘侧妃只是端起来做个样子,象征性的打湿了一下嘴唇。看得出刘侧妃这几日没睡好,凤眼下的乌青格外引人注目,人也如霜打的茄子,没精打采。

  相较于刘侧妃的几度欲言又止,有成公公倒是坐怀不乱的嘬着茶,似乎并不关心眼前的人来为何事。

  最终还是刘侧妃沉不住气,她急不可耐的道出自己的来意。“公公,妾想亲自为王爷出份力,今日的汤药能否让我送去映照堂?”

  刘侧妃脑瓜子机灵,她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更知道有成公公的身份,他是先王爷身边的掌事公公,先王爷去世后,又是一在燕王身边掌事,燕王对他极其敬重,拿他当长辈看。

  所以她在有成公公面前是卑微的,自然对有成公公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懈怠。

  不同于燕王妃,有成公公可是燕王的人。

  他看着刘侧妃,面上带着洞悉一切的了然。

  “王爷可是同意了?”

  这话让刘侧妃有些尴尬,可她心里清楚,只要说通了公公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来这儿之前,她去了两趟映照堂,连门都没进去,咋可能征得王爷同意。这让她惶恐不安,她甚至猜测王妃洞察到什么,才会将绿娥如此大明其白的塞过去。

  她不可以失宠,绝对不可以。若是失宠就没了活路,她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想到这里 ,刘侧妃紧了紧袖里的小粉拳,低声嘤嘤哭泣。她哭的稀里哗啦,连最在意的体面都顾不上,抽蓄的声音带着一种惶恐不安。

  她放下面子,实话实说自己那天晩上不小心触怒了燕王,虽挑挑拣拣的说了个大致,但言语真诚,态度诚恳。

  这件事对于有成公公并不是什么秘密,他当晚虽在门外,不清楚寝殿里发生的事情,但看刘侧妃慌张逃离的囧样,便能猜到个七八分。

  很多时候,有成公公也弄不懂燕王的心思,但弄不弄得懂并不影响他打算怎么去做。这刘侧妃是经常惹怒王爷,但并未影响王爷想见她的冲动,这说明王爷还是喜欢女人的,身为王爷身边最贴心的人,自然有那个责任在后面推她一把。

  他眼神几不可查的扫了刘侧妃一眼道:“既然想亲力亲为,那就给成全你心意,我让王师爷在一旁搭把手。”

  刘侧妃感激流涕:“多谢公公。”

  周景熙在里面拾掇屋子,自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刘侧妃如此低声下气哭的梨花带雨,说实话让周景熙很吃惊。上辈子在她印象里,刘侧妃总是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人,那怕被她分走了一大半的宠,她也从末示弱过。

  小顺子从外面进来,说让她给刘侧妃搭手煎药汤的事。

  周景熙一个师爷,说白了就是下人中的下人,她能说什么,只能听从。

  说是要搭手,其实也没什么事可做。良医把药材都配好了,有成公公也让人提前清理干净装罐了,该准备的都准备妥当,无非就是添炭加水之类的锁事,外加干耗着两个多时辰而已。

  刘侧妃身边的丫鬟对周景熙十分的殷勤,一口一个王师爷,满脸堆笑。上辈子周景熙在刘侧妃面前遭受的却全是冷漠和奚落,还末见过她们今日这样的一反常态,自是无所适从。

  看来这人啊,果真变脸比翻书还快,让她有种从地上到天上的恍忽感。

  感叹过后并不吃惊,毕竟这辈子与上辈子有太多不同,今时今日,她在也不是那个任人拿来当挡箭牌的炮灰。

  周景熙没看见绿娥一起过来,不过她知道绿娥此时已快累死,刘侧妃正吩咐她把望梅馆里里外外都打扫一遍,听说天热温高,还中暑晕倒了。

  这件事火房的人都知晓,周景熙自然也知道。

  为了在下人面前表现的亲力亲为,每一点小事刘侧妃都要亲自动手,这样一来周景熙倒也乐的清闲。要表现就好好表现吧,反正自己又不想在燕王面前邀功,早已无所谓了。

  直到浓浓的汤药冒出时,刘侧妃才展露笑颜。她笑了,身边跟随的人也就笑了。西次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

  刘侧妃倒出药汤不敢有丝毫的停留,顶着一头汗,勿勿忙忙带着人就出去映照堂。周景熙的监督的任务艰巨,赶紧跟随其后。

  去映照堂的路上,周景熙想刘侧妃端药汤是假,勾引燕王才是真吧。

  燕王会让刘侧妃进去吗?

  自然会让进。

  莫名其妙的认知,让周景熙哭笑不得。

  映照堂内,燕王正在整理文书。

  有成公公脚步轻盈的进屋,并未发出任何声响。

  燕王抬头看他,有成公公道:“王爷,刘侧妃亲自给您熬了药汤送过来,正在门外候着。”

  燕王微微皱眉,停顿了一下,慢慢舒展开来。

  屋中陷入沉寂,燕王依旧看着文书。

  半晌,他眉眼弯弯道:“让她进来。”

  “是。”

  得到燕王的应允,刘侧妃面如花娇的进门。

  有成公公看着她的背影,苦笑着摇摇头。

  说她蠢吧,她又有些小机灵。至少刘侧妃能琢磨出王爷一两分的心思,也知道自己仰仗于王爷不是。

  这人啊,活在王府,不就全靠那点仰仗么。

  进了书房,刘侧妃先服待燕王在太师椅上坐下,才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来。

  一干闲杂人等都退了出去,但周景熙托了王爷头风的福,能留在一旁候着。

  周景熙有点儿如站针毡,觉得现在的情形别扭极了。

  她上辈子伺候的男人和她上辈子的死对头坐在一起,那对头还眉眼弯弯暗送秋波。周景熙心里莫名而起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不过她没功夫胡思乱想,因为刘侧妃多说一些有关燕王头风的话题,而作为服侍燕王的人,自要小心应对。

  例如咋样可以缓解王爷头风,她便要眉飞色舞的演示。而刘侧妃不顾她在场,直接上前帮王爷捏头按背,举止相当亲密。

  大概是受上辈子的事影响,周景熙说话极为勉强,又被燕王时不时的㬓上一眼,让她有些紧张,脸也涨的红致耳根。脖子垂的低低的,生怕对面的男人瞧出异样。

  看着面前的两人,周景熙便想到上辈子自己跟燕王在书房干那事,也是眼下这种情景,燕王叫她给他按头,按着按着便不受控制,他俯身将她压制书案上,犹如一头饥渴的猛兽,肆无忌惮的将她吞噬,结果是她两天下不了地。

  想着想着自己的身体竟有了异样,周景熙大脑一片混乱,简直羞窘欲死。不过她知道不能在呆在这里了,忙吞吞吐吐的道:“王爷,奴才想出恭。”

  刘侧妃的注意力集中在燕王身上、倒是没注意到她的端倪。

  燕王瞄了一眼对面囧态百出的人道:“去吧。”

  周景熙宛如得到特赦令一般,赶紧行礼快步走出去。

  一直到了门外,周景熙还能感觉一道目光投在自己脊背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炮灰的逆袭之路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