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定情:重生娇妻好难追001 前尘旧事不可追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1 前尘旧事不可追

小说:一吻定情:重生娇妻好难追 作者:粨小然 更新时间:2018-03-24 00:03 字数:2031

李小落拎着一袋西红柿从商场的地下一层出来的时候,兜里仅剩下了两百二十一块三毛,这是二十九岁的她,到如今,仅剩下的一点身家性命了。

她面无表情下了自动扶梯,麻木地抬脚准备往出口的方向走,那边女士香水的专柜前,男人豪气买单的模样,却是再次深深地刺伤着她的心。

西装笔挺的男人,艳光四射的女人,这两个人,不管走到哪里,总归能是别人眼中的焦点。

香奈儿的芬芳从女人光滑的脖颈间漫溢开来,衣冠楚楚的男人忍不住,凑了脑袋过去,轻轻啃噬一口。

唐聆娇羞的笑,媚眼如丝的眸子恰好看到斜后方冷眼站着的那个面容憔悴的女人。

韩式婚庆如今的女主人眉眼不着痕迹微微一动,“阿墉,”她叫得温柔,“快看看,那是谁?”看向李小落的眼波,分明却是带着一股子挑衅的意味。

穿高级西装的男人,从女人的温柔乡中抬起头来,浑不在意地一眼,却让他搂住女人腰肢的手,稍稍一僵。

身为C城婚庆行业翘楚——韩式婚庆的老板,韩墉在看到李小落的刹那,本能地有些不自在的尴尬。

她自下而上将李小落一番打量,“阿墉你也真是的,小落姐好歹跟了你有十年,没有辛劳也有苦劳,如今分手,你咋能让她过得如此不堪。”

男人的脸上,稍有赧色,可一望李小落漠然无波的眸子,心里就无端端生出一股子愤懑的情绪。

他讨厌这个女人,讨厌她始终如一的淡漠,嫌弃她始终如一的云淡风轻,厌恶她始终如一的不卑不亢。纵然他韩墉现如今已将整个韩式婚庆纳入囊中,可只要一看到这女人淡漠的脸,他就无端端生出一股子被人生生压上了一头的挫败感来。“韩式婚庆姓韩,不姓李。”男人更加用力地握住身前水蛇般的腰肢,“她既跟我再无关系,哪有再让公司照拂她的道理。聆儿,你就是太心善。”

你看,纵是如今,这个男人耿耿于怀的依然还是别人口中她李小落对韩式婚庆立下的无数汗马功劳。她的默默付出,没有换来他的真心相对,公司越做越大,他却越来越将她视为证明自己能力的眼中钉。

公司里他忌惮她,家里他厌烦她,原本亲密无间的情侣,就这样越走越远,即至,他狠心将她生生扫地出门!

分手后的第一百零一天,这是她第一次再见到他。

离开了她的这个男人,头上的发蜡摸得贼亮,身上的阿玛尼西装穿得衣冠楚楚。谁能料到,这个一表人才的男人,竟会是个忘恩负义的衣冠禽兽?!

抢了顶头上司的男人,从企划部长的小助理旦夕间坐上公司老板娘位置的唐小姐,状似无意地动了动她的左手腕。

明亮的灯光下,曾经那枚被李小落心仪许久的订婚戒指,正在那女人的无名指上,闪着刺眼的华光。

她冷声道一句,“一对狗男女。”声音清冷,掷地有声。

热闹的商场,来往的行人,早有人嗅出三人脸上的端倪。一个个停步驻足,期待好戏上演的模样。

韩大老板被盯得有些发了毛,他费了多大的力气才从一个乡下穷小伙,改头换面到如今的身家地位。脸面这东西,是现下的他,最紧要的东西。“瞧她这副穷酸样,别理她,我们走。”

“呵呵。”她在笑,眼睛虽然酸涩难耐,她却固执的将它睁得大大的。“小三配畜生,绝配!”指甲入肉,她昂着脑袋,慢慢转身踏大步离开。

一步,两步。她腰板笔直,眼神冷漠中带一丝高傲。

明明她才是胜利者,可被韩墉拥在怀里的唐聆,却在那个羸弱的背影里,看到了唯有赢家才该有的傲气。

离了是非之地,一个人走着的李小落这才松了五指,慢慢卸下全身的防备。“愚蠢的女人!”话一脱口,眼泪已经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三个月前,二十九岁的她丢了在一起十年的男朋友,失掉了一手打拼出来的公司。如今,揣着兜里仅有的两百来块钱,住城郊贫民窟的她,落魄得像个乞丐。“李小落,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把你的人生过成了这个样子……”她戚戚然自语。

泼皮赵二晦气地从赌场里出来,往家里踱的时候。寂静的老街上,那个抱膝痛哭的女人,成功的吸引住了他的视线。

哦,不对,吸引住他视线的,是那女人肩上挎着的那只包。

老街上没人,灯光又晦暗,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如何是他的对手?派出所常客的泼皮二露出一口黄牙。

“抢劫!”李小落护住怀里的包,声音尖锐。

赵二掏出了怀里的刀,“臭婊子,要活命的赶紧闭嘴!”他色厉内荏,吓唬道。

现在才月中,她找的小公司,还有十来天才发工资。包里的两百来块,是她仅剩的一点钱了。“不要!”她喊出声。

正所谓酒壮怂人胆,夜里喝过一杯小酒的赵二怒了,“你给不给?!”他晃了晃手里的刀。

清冷的月光照在冷锐的刀锋上,黑夜里遇袭的弱女子,却陡然生出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狠劲儿来。“我不给,我不给,我就是不给!”她扯着嗓门喊,“凭什么,凭什么你们都来欺负我……我就那么好欺负?!”

女人脸上的狠戾,让持刀的凶徒一瞬间有些发懵。“这是个疯婆娘?”他心下怀疑,脸上却被女人的指甲,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臭婊子!”心生恼意的泼皮无赖下意识地刺出了那一刀。

时间,刹那停滞。

捂住胸口的女人,不可置信的望着胸口上插着的那把刀。她要死了,她敛了敛眉,嘴角却鬼使神差地露出一个淡漠的微笑。

她不想认输的,她想同她这窝囊的人生较劲到底的,可是,连老天爷都想要她死呢。她这二十九年的人生,真他妈过成了一个笑话。那么,死吧。死了,下辈子的她,一定要好好来过……

粨小然 说:想换个笔名重新开始的——繁霜白。可是,系统里貌似改不了笔名了。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一吻定情:重生娇妻好难追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