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第六十三章 遭遇咸猪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十三章 遭遇咸猪手

小说: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作者:草莓是只猫 更新时间:2018-04-29 20:52 字数:2047

  眼泪划过脸颊,她已经有了预感,这周围是郊区,此时已经是十点多,大马路上不会有行人,就算有,也不敢过来帮忙。

  警察再快,也要近二十分钟才能赶来,到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1,2,3,跑!”

  安白大吼一声,上前用身子扑倒三人,三人没反应过来,一个踉跄倒在地上,这边小洁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尽管如此,心中疼痛万分。

  她这一走,安白就彻底毁了,两人毁总比一人要好,而且只有她会开车,手机指纹解锁只有她可以。

  “快拦住她,不能让她跑了!”

  其中一人指着小洁,试图想要追,安白爬在地上,拼命的拽着他的裤脚,那人一脚接着一脚踹在她手上,手指渐渐没力,其余的两个人,一个让她用手拽着胳膊,一个让她用牙咬着裤子,三人慌张,拼了命的想挣脱安白的控制,但临死之人的爆发力,永远是不可低估。

  唤做老二的那人用手指扣着安白的嘴巴,试图让她松开牙齿,肮脏不堪,经常搬泥土的成茧的手在她嘴上使劲的扣打,牙齿嘴唇全部出血,

  “这小妞真硬气啊!”

  那人说完,直接上手扇巴掌,一掌掌的下去,安白只感觉头发晕,耳朵发鸣,鼻子有股热流涌了出来,手指也被另外一人用砖头猛烈的拍打,手背早已献血淋漓,瞬间,美丽动人的安白成为一个狼狈的血人,表情狰狞不堪,尽管如此,依旧猛烈的拖延三人。

  “别管那小妞了,这周围喊不来人,就算警察来也要半小时,咱们先开心了再说。”

  “那可不行,半小时还不够我玩呢,我可老厉害了。”

  “不够你玩,一会带去地方藏起来,这又没监控,咱们几个不说,谁知道有人消失。”

  “哈哈,还是老二有办法,这小妞真够厉害的,讲义气我喜欢。”

  老二抬起安白的脸,看着她白皙的皮肤,俊俏的双眸,下方一阵炽热,

  “从来没碰过这种极品,可比水仙宫的强几倍,我受不了了,我先来!”

  安白看到三人没在有追小洁的想法,急忙送开口护在胸前,可三个男人的力量她又怎么能抵挡的过!

  刺拉!

  外套被直接毁坏下来,安白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那人防止她叫,捂住嘴巴,残忍的掐着嗓子。

  小洁,快来啊!子染,你在哪!

  眼泪犹如掉线的珍珠,瞬间滑落,双手被按在地上,脚部被抬起,拼命的摇着头,她眼神闪过一丝决然,就在她准备咬舌自尽的时候,一道光打了进来。

  “住手!”

  “安白!”

  一声强而有力的嘶吼贯穿整个巷口,听到熟悉的声音,安白瞪大双眼,眼神从涣散中聚拢。

  “啊!”

  “找死!”

  三人被冲过来的二人一脚踹在地上,小洁满眼的泪痕急忙拿外套披在她身上,嘴唇哆嗦,泣不成声的将她抱住。

  “对不起,我来迟了,来迟了,对不起!”

  小洁一直搂着安白,检查她身体的伤口,脸上全部都是血,双手已经不成样子,唯一欣慰的是除了外套被毁坏,其余衣服还算整齐。

  就算平日里对安白看不顺眼的司明远见状像疯了一样猛踹那人的头部,温子染更是疯狂的拽着二人用头撞墙,一下下恐怖的撞击声,声声回荡。

  刚开始还有三人的求救声,但几分钟过后,只剩下司明远和温子染嘶吼的喘气声,以及猛烈的打斗声。

  “他们昏过去了,快送小白去医院啊!”

  小洁痛哭叫喊,把温子染从丧失理智的状态拉了过来,一把抱过安白,看着怀中的人已经这般模样,再也忍不住,身体颤抖,小声哭泣。

  “妈的,老子一定要找出这家开放商老板,让他好看!”

  司明远把车开的极快,在繁华的闹市里来回穿梭,不过后面传来阵阵的喇叭声。

  来到医院紧急检查,把她身体的献血洗清,还好都是一些皮外伤,安白的嗓子被掐的有些淤青,声带没被破坏,就是嘴巴里面都是被扣的一块块的,有些残忍,手背上破皮,骨头万幸,没有断裂,手腕有扭伤,其余没有伤口。

  温子染静静的坐在病房里,看着她,悔恨不甘从眼中滑落,看到她脸上红肿的五指印,还有那双手淤青破皮的样子,恨不得所有伤痛他来背。

  “水。”

  安白醒了过来,温子染急忙的端起水杯小心翼翼的喂着,口中有许多伤口,就连喝水都有些困难。

  “还好吗,还有哪里不舒服。”

  温子染双目通红,小洁去了警察局备案,司明远和修迟宇则是连夜里调查此楼盘开放商,林家和宋枫在她昏迷期间也赶了过来,送来的衣服。

  安白摇摇头,发出虚弱的声音。

  “没事,小洁还好吗?”

  “她很好,你个傻瓜,为什么要自己留下!”

  温子染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二十六年来,这是第二次因为害怕哭了出来。

  “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也不会苟活于世!”

  扑哧!

  安白笑了出来,扯动了嘴里伤口,皱着眉头,

  “我这不是没事吗,还好小洁走的及时,哎,你们怎么在?”

  安白捂着嘴巴,只要她没有被凌辱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我跟司明远正在去打牌的路上,他收到小洁的信息说去找一个什么人,那里四周偏僻,他不放心我们就一同过去,正好赶上跑出来的她。”

  温子染目光闪烁,安白会意,司明远那家伙怎么会细心的说四周偏僻,肯定是他主动提出。

  “我没事,别担心,都说我傻人有傻福。”

  安白伸出手轻轻的拍打他的手臂,动作迟钝有些疼痛,温子染心疼的捂着她的双手,一股凉气吹在上面。

  就这样,温子染低头吹着她的手,眼睛时不时观察她的表情,像极了安慰大人的小孩,无助又心疼。

  “以后,再也不让你一人。”

  在回家的路上,温子染紧紧的抱着她,在耳边小声的说着,前面的司明远和小洁透过后视镜看着二人,对视一眼,也算是因祸得福。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