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第三十四章 你我永不相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四章 你我永不相见

小说: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作者:草莓是只猫 更新时间:2018-04-13 17:20 字数:2050

  二人的关系刚得到缓和,又被突如起来的变故搅散。

  或许有情人真的无法得到眷属。

  安白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想回公司但李总监的话又在耳边回荡,让自己今日解决网上消息,可现在别说解决了,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路边行人神色匆匆,只有她缓慢的行动着,高跟鞋踏在水中溅起小波涟漪。

  此时没有地方可去,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霍玄竹居住的酒店。

  安白,你在干嘛快醒醒,若是被人看见,又要大做文章了。

  安白晃晃脑袋,立刻就要转身离去,恰好被出来吃饭的霍玄竹看到。

  “安白!你怎么不打伞,走着过来了?”

  霍玄竹刚出门就看到在雨中站着的安白,格外的无助可怜,心口微疼,赶紧跑了过去,将伞倾斜到她那边。

  “啊,你怎么出来了,我没事就是随便逛逛。”

  安白苍白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雨水打湿了脸颊,头发被淋的一缕缕的,有些狼狈。

  “快跟我进去,你这样会感冒!”

  霍玄竹不由分说的将她拉了进去,看她这状态,差不多也能猜到一些,他刚才在网上看到了此事,所以才想下楼打算去找她,没想到在门口就碰见。

  “不用了,我还是回家弄吧,你有事先去忙吧。”

  安白急忙拒绝,霍玄竹眼中闪过痛楚,他了解安白,是怕在又误会产生。

  “还拿我当朋友的话就进去,网上的事情我来解决,温子染那边我会解释。”

  霍玄竹很霸道,看到安白一直躲闪直接把她抗在身上,比起误会而言他更在意的是安白的身体。

  强行将她带到房间,打开热水,自己便退了出去。

  安白坐在客厅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有些内疚,这霍玄竹刚回来就把他拖累了进来,而且为了避嫌还专门出去。

  安白无奈的坐着,用最后一丝力气去冲了个热水澡,这个时候不能倒下,若真倒下,岂不是让坏人看了笑话。

  等她这边刚冲洗完,服务人员便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崭新的衣服,

  “安小姐,霍先生说等你换好之后在楼下等你。”

  服务人员退了出去,安白看到床上的新衣,包括内衣都在内,而且尺寸刚好,心中有些感动。

  急忙的走下楼,就看到餐厅里的霍玄竹,面前摆着一桌子菜,都是自己爱吃的。

  “你这样子肯定没吃饭,正好陪我吃点吧。”

  霍玄竹熟练的帮她拿起碗筷,夹着菜让入其中,

  “之后的事情我来解决,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朋友。”

  霍玄竹轻松的笑着,安白想拒绝,但看到他真诚的目光没法开口,只好点头吃饭。

  公司那边也不用在过去,安白直接回到家,把换洗的衣服搭在阳台,听到关门的声音,温子染今日比平日回来的都早。

  他叼着跟烟,颓废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似乎在想写什么,目光落在了阳台滴水的衣服上,又看到从楼上下来的安白,瞳孔微缩,神情凝重。

  “你去了哪里?”

  “啊?”

  安白一愣,低头看了看衣服,衣服的品味是按照霍玄竹买的,楼上衣帽间里没有这种类型的服装,暗叫一声不好,

  “你去了他那里?还换了衣服?”

  烟灰掉在了地上,灰色的地毯发出微弱的星光,随即消失。

  “不是,外面下雨了,所以。。”

  “所以你就去了他房间,换了衣服,那他有没有帮你洗澡呢?”

  温子染目光紧缩,安白心中抽痛,似乎这个时候在解释都是无力,为何所有事情都挤在了一起。

  “算了,你怎么想随便你,只是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安白无力的站在原地,神情伤痛,温子染在次冷笑,

  “呵,我真是傻逼,事到如今,我还不肯接受现实。”

  说完,他拿起外套就要离去,安白上前一步阻拦,她有预感,如若这次离开,将是永别。

  “温子染!你到底何时能够相信我!我没有拿你家钱离开,我没有脚踏两条床,霍玄是是我在西雅图最好的朋友,我今日跟他见了面,他看我全身被淋湿,便帮我买了衣服,还是酒店服务生送过来的,这个你可以去调查!”

  安白大声的吼叫出来,温子染面无表情,嘴角带着自嘲的笑容,眼神闪烁,眼眶微红,他体内所有的力气已被抽干,所有的一幻想在霍玄竹出现的时候都被打破,他可以原谅安白三年前的消失,也可以理解他为了钱抛弃自己,只是他无法接受安白心中爱着别人。

  “安白,从今往后,你我永不见面,我们结束了。”

  温子染缓慢的开口,声音犹如温柔的小溪般不带任何情绪的流淌出来,眼角的眼泪无声滑落,外面下着磅礴大雨,时不时有风声拍打着窗户,空气中流露这些许的微咸。

  安白大脑一片空白,她只感到难受,胸口发闷无法呼吸,明明已经知道最后的结局是这般,可为何会这般的疼痛。

  “好。”

  最终,二人对峙了不知多久,脸上挂着泪水,嘴唇轻微颤抖,安白把手放了下来,温子染动身,这次离开,就连门都未发出稍大的声响。

  人们都说,彻底离去,关门都是轻微。

  安白不知道在房间内站了多久,房间内的灯光一点点的昏沉,她双腿失去知觉,瘫倒在地上,沙发下的地毯还有刚才留下的烟灰,静静的留在原地。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安白呆滞的打量着四周,这里充满了他们所有的回忆,就连空气中还残留他的味道,她扶着墙慢慢起身上楼,拿出行李箱,只装走当初带来时的东西。

  安白无声的走下楼打开门,瞬间想到了衣帽间首饰柜中的那个项链,像是最了一番思想斗争,最后依旧转身离去。

  这次的离去,她面无表情,没有泪水,没有悔恨,没有不甘,只是胸口疼,疼的厉害。

  “哎,你俩真是相爱相杀,既然真的结束,就好好生活吧。”

  小洁到了杯热水跟她,又拿着湿毛巾帮她擦拭,三十多平米的小房子里,两个人显得有些拥挤。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