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第三十三章 你不相信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三章 你不相信我

小说: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作者:草莓是只猫 更新时间:2018-04-12 19:53 字数:2062

  安白跟在温子染身后,直到来到顶层办公室,他都只字不发。

  “网上的报道你看见了?”

  安白主动开口,温子染沉默不语,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手中的文件,从他外表看不出任何端倪。

  “我们俩之间不应该这样,有话说出来不好吗?”

  皱着眉头,看着他,

  温子染慢慢放下文件,抬头注视,

  “说什么,说这一切都是假象,说这一切我相信你,我的女人不会跟别人从酒店出来?就算去酒店也只是看电视谈天说地?”

  温子染忍不住了,将内心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这倒是让安白轻松了一些,只要他肯说,至少还有挽留的余地。

  “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陷害于我,霍玄竹是我在西雅图最好的朋友,我们之间很清白,他陪我度过最艰苦的日子。”

  安白欲哭无泪,她开口解释,温子染嘴角上扬,嘲笑的眼神看着她,

  “最艰苦的日子?那我是否也可以找个人一同度过?”

  温子染发出轻笑,有些鄙视和同情,说起最痛苦的时分,应该是自己。

  “我,我人生地不熟的在那里,我。。”

  “子染哥哥,呜呜呜,我今天不故意说出来的。”

  二人正在辩论争吵,唐婉清跑了过来,来到温子染身旁一把扑 到了他怀里,委屈的哽咽。

  安白瞪大眼睛看着二人,这次的温子染并没有将她推开,反而任由她抱着自己,眼神挑衅的看着安白。

  过了几个呼吸,唐婉清发现子染哥哥没有任何不悦,心中窃喜,将他抱的很紧。

  “子染哥哥,当初我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原谅了她,她,她。。”

  唐婉清话到一半哭的更凶了,安白甚是疑惑,又突然想到之前司明远接二连三的提起唐婉清一事,好像跟自己有关,但她真的一头雾水。

  说曹操曹操到,安白刚想起,这人便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

  “子染!晚清,你怎么了,又是你,又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司明远一进来的看到泣不成声的唐婉清,心疼不已,一把拉过安白质问。

  “放手!”

  安白皱着眉头,一巴掌拍落他的手,生气又疑惑,只是温子染一动不动,阴冷着脸。

  “子染,网上的是是否实属,你你还这般想着她?你忘记晚清当初受的委屈了吗!一个女孩子被人害的清白差点丢掉!你还没觉醒吗!她可是你的妹妹啊!”

  司明远上前使劲的拍着桌子,愤怒的指着温子染,温子染怀中的唐婉清此时也抬起头,一把抓住司明远的手,

  “明远哥哥,不怪子染哥哥,都是我不好,是我不注意,不管小白姐姐的事,你们别因为我吵架。”

  唐婉清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看着安白,眼中带着少许的得意,眼珠子在眼皮底下打转,还带着心虚。

  温子染静静的看着二人,嘴角略带一丝微笑,似乎是嘲讽,又似乎是明了。

  “闹够了吗,出去!”

  温子染看戏一般的看着二人,司明远越发的生气,自从安白出现,他们之间的感情大不如从前,温子染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一样。

  “都是你,害了晚清不说,又来脚踏两条船伤害我兄弟,你这种女人,不得好死!”

  司明远咬牙切齿,搂着晚清,胸口剧烈的起伏让他身子大幅度的晃动,婉清紧贴着他胸口的脸都来回的晃悠,粉底都蹭掉一大半,安白不禁笑了出来。

  这一笑,把司明远彻底惹崩溃了。

  “贱女人!你还笑,当初陷害婉清这事就应该落到你自己身上,让你体会在绝望中的感觉,让你知道被人玷污的滋味!”

  “你干嘛!”

  司明远在空中的手一把被温子染抓住,猛烈的甩下去,

  “我的女人,轮不到你动手!”

  温子染眯着眼睛,刚才司明远的那句话已经触碰到他的底线,这时还想动手,是真不把他放在眼里。

  “等下,司明远,唐婉清你们把话说清楚,什么玷污什么绝望,这是跟我有关系?”

  安白冷静了一下,思索刚才的话语,她越想越不对,难不成司明远一开始不待见自己就是因为唐婉清一事,他喜欢唐婉清这大家都知道。

  “少装蒜,当初你拿钱离开之于,嫉妒我们婉清与子染的关系,上了飞机后便找了几个人在晚清学校门口堵她,你知不知道你的嫉妒心,差点害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

  司明远还捂着唐婉清的耳朵,不忍心让她回忆。

  唐婉清一直在拉扯着司明远,示意他不要说下去,神情非常的慌乱和心虚,落在司明远眼里,就变成了大度善良和替人着想。

  “我?我什么时候?”

  安白不可置信的反问到,唐婉清立刻打断二人,

  “算了,过去的事情就别说了,咱们走吧明远哥哥,我有些累了。”

  至始至终,唐婉清没敢看温子染的眼睛,就怕他察觉到什么,但又一想,如果真知道,肯定会替安白辩解。

  “安白,唐婉清所受的伤害,还有子染,所有的后果,你要一力承担!”

  司明远看到怀中带雨梨花的可人,也不想再多说什么,搂着唐婉清走了出去,恶狠狠的瞪着安白。

  安白愣在原地,思索着刚才的话。

  “我没做过,你信我吗?”

  安白无力的开口,温子染睫毛下沓,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眼睛,让安白心中没底。

  “你也不信我对不对,你也认为我为钱出卖感情,脚踏两条船,害了唐婉清,你也认为我是蛇蝎心肠的贱女人,是吗?”

  此时的她多渴望面前的男人能立刻摇头否认,能开口说相信自己。

  温子染慢慢闭上双眼,疲惫的靠向后方,神色痛苦,在他脸上写满了纠结和不知所措。

  “呵呵,温子染,这就是我在你心中的位置。”

  安白绝望的起身,今日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网上的新闻满天飞,都传到了国外,中午国外的同学和父母都打来电话问询,下午又见到了唐婉清,一个巨大的黑锅扣在身上,自己的身世依旧没有头绪。

  老天很应景,似乎知晓她内心的苦楚,走着走着,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