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第二十四章 我是他女朋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四章 我是他女朋友

小说: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作者:草莓是只猫 更新时间:2018-04-08 17:00 字数:2050

  安白有些愧疚,她了解 温子染的性格,梁凯的伤跟他八九不离十。

  “那个,你今晚有时间吗,能带我去梁凯家吗,我想去看望下。”

  中午的时候安白还在网上定了花和水果,下班去取一趟,接着小玉一同过去。

  李总监对于安白无故矿工两天到是没太追究,训斥了两句也就过去了,但同时给她下发了任务,月底前必须要完成十万以上的订单。

  对于这个任务,安白丝毫不在意,最近手里有几个意向客户,都是她之前在美国时老顾客,知道她回国发展,非要投资跟过来,有她在,没有亏欠一说。

  梁凯居住的小区比较高档,环境很好,一直上到十三楼,在他开门的那瞬间,安白真的吓到了。

  脸部肿胀的眼睛都看不到,嘴巴也像香肠一样,脸颊更是包裹着层层的纱布,不光这样,手臂也骨折,情况很是严重。

  “这,这对不起啊!”

  安白进门便一个九十度鞠躬,温子染下手太狠了。

  梁凯困难的摆着手,他没想到安白来探望,还责备的看着小玉,

  “都是小伤,没事。”

  梁凯也记不清当时发生什么,反正就是痛,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出来就这幅模样了。

  “是我一个朋友误会了一些事,他,他,哎总之抱歉了,你的医药费,还有最近的损失我都会赔偿,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

  安白内疚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归根结底还是怨自己,如果自己不喝醉,也不会成这样。

  “你这话说的,既然是你朋友,赔礼道个歉就算了。”

  梁凯这样一说,反而让她为难,以温子染的性格让他道歉,不如直接杀了他。

  “他也意外受伤住院,现在还没醒来,你放心等他醒来,我一定让他道歉赔偿!”

  梁凯一听,心中的怨恨也释然了,他脑海中总是出现一个人冷酷的面孔,就是之前给安白送包站在阳台处的男子,男人的感觉,此人对他有敌意。

  而且那晚他迷糊的看了几眼,应该是他动手。

  “来来来,先坐,不说这些。”

  小玉在一旁招呼着,也就手严重些,其余倒是还好。

  临走时,小玉把安白喊到了一旁,

  “那个,我哥的手这不受伤了,你没事可以过来帮帮他吗,也就洗个头,不用每天,两三天一次就行,我这要准备跟斯蒂夫回法国了。。。”

  安白很是为难,但也无法拒绝,毕竟因为自己,只要点头,洗个头应该很快,温子染还在医院,应该不会发现。

  从梁凯家出来后,安白急忙的去到医院,温子染依旧还未醒来,医生说是他内心有心结,自己不愿醒来。

  “阿姨,这样躺着也不是办法,不然让她过来,说不定跟子染说说话,就能醒呢。”

  过来探望的林家小声的对着温夫人说到,温夫人看样子很是纠结,温子染已经躺了三天,唯恐他一直这样下去。

  “把她喊来吧。”

  温夫人无声叹息,巨大的退步已经让她心中难受,看都不看安白,拿着包走了出去。

  “辛苦你了。”

  林家交代两句也离去。

  安白坐在病床前,握着他的手,就好似与常人聊天一样,有说有笑。

  一直说到深夜,温子染还是没有苏醒的征兆。

  安白看着夏日的夜空,星光闪闪,不由得感慨,

  “子染,记不记得大二刚开学,我突然奇想看处女座,当时你就开车带着我去临近的山上,没想到半路抛锚,咱俩就在半山腰坐在这里吹了一夜夏风,那天没看成星星,还跟你发脾气,其实我很开心,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很知足。”

  安白回忆的说到,幸福的画面浮现在面前,嘴角不由得上扬,那个时候的青春,真美好。

  “之后我请你吃了好多顿烤肉才算消气。”

  “啊,你醒拉?子染,知道我是谁吗?”

  突如其来的沙哑的声音让安白很是意外,床上的男子不知合适已经睁眼双眼,微笑的看着他,这笑容很熟悉,好似原来的温子染,真的回来了。

  “我只是昏迷,又没失忆。”

  温子染鄙视的看了她一眼,抬起手来,

  “我在这,我哪也不走。”

  安白以为他想找自己,很自恋的握来上去。

  “傻瓜,我要水!”

  “啊,哦好好!”

  安白脸上泛起了红晕,有些尴尬和娇羞,赶忙的起身去倒水,没注意到背后惊喜和爱恋的目光。

  温子染只感觉此时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心爱的女人安静的坐在面前,拨着葡萄,眉飞色舞的说一些在国外的趣闻,还有以前的往事,二人之间似乎没有任何的误会,也没有争吵和生气。

  一直昏迷的他其实可以听到外界人的呼喊,医生说的对,他不愿醒来,不愿在面对未来的一切,他最爱的女人放弃了自己,投入别人怀抱,直到安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他一点点进入美好的回忆。

  “你下手可真够重了,我那个同事好可怜啊,人家啥也没干。”

  安白借机把那晚喝酒的事情将了出来,温子染依旧没认识到错误,一脸倔强,

  “谁让他灌你酒,该打。”

  “都说了,是我开心自己喝的。”

  安白无力解释,

  “你是傻瓜吗,自己什么量不清楚,而且还跟一群陌生人!”

  温子染越说越来劲,这一会已经说了她十几遍傻瓜了。

  安白频频点头,像哄小孩一样顺着他,时不时的给他递些葡萄,二人关系在逐渐改善。

  “你是他什么人?他刚醒来怎么能吃葡萄,不消化的,这点常识都不清楚?”

  来换药的护士看到这一幕四毫不留情的批评,安白吓的赶紧把葡萄放在一旁,白了一眼他,都不提醒一声。

  “不好意思啊护士,我是他女朋友,请问他现在可以吃些什么?”

  安白在一旁仔细聆听者护士的医嘱,身后的温子染一遍遍的深呼吸,克制内心的激动,他的手在颤抖,有些想哭,猛捏了下大腿,是痛的,不是做梦!

  “我是他女朋友。”

  好悦耳,好动听,万物复苏,大地春色,他的安白,回来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