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第二十一章 梁凯被打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一章 梁凯被打

小说: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作者:草莓是只猫 更新时间:2018-04-07 16:40 字数:2023

  董方雨还是有两把刷子,事情败露当天便在微博上公开道歉,说自己不知情,热爱化妆行业,没想到被设计,这消息一出,因祸得福,化妆师没当成,吸了一大波粉,顺利进入网红圈。

  漆黑凌乱的房间里,电脑发着幽暗的光芒,一名有些狼狈的女子坐在面前,疯狂的敲打着键盘,嘴里念念有词,面容狰狞,

  “安白,别得意,你马上就能体会到人间地狱的一刻!”

  电脑上出现了两张安白与温子染以外男子的照片,此人正是安白在国外的好友,霍玄竹。

  因为安白帮助小玉取得了胜利,梁凯专门定了个包厢,打开房门,李雅和斯蒂夫正在聊天。

  “这。。”

  安白有些意外,小玉和梁凯神秘一笑,

  “今日是庆祝宴,人多才热闹吗,而且李雅对你赞不绝口,很喜欢你呢 。”

  小玉便说便把她推了进去,安白有些不解,李雅走了过来拉住安白的手,目光诚恳,

  “小玉说的对,我见你第一眼就很熟悉,似曾相识,你放心我喜欢男人的,就是对你有妹妹的感觉。”

  众人哄笑,斯蒂夫也走了过来,拉住了李雅的手,这更让她惊讶,

  “你们?”

  “对,李雅小姐接受我的爱意,她不光是尊敬的主持人,还是我美丽的女朋友。”

  说完,绅士的亲了她手背,李雅幸福的笑笑,安白有些大跌眼镜,这才一天的时间,不,准确说半天,紧张就那么快。

  “哎呀,别那么惊讶,有些时候爱情来临就是突然,快坐下吃饭吧,今日咱们也算是朋友了,为了小玉,为了我,大家举杯!”

  李雅不愧是主持人,时刻都在控场,说出的话又极其的有权威性,让人不知不觉就跟随着。

  “小白,喝点吧,今天那么开心。”

  梁凯看着安白有些为难,开口劝到,安白看着大家期待的目光,咬咬牙,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好,爽快,你们亚洲人喝酒就是好爽,我喜欢!”

  斯蒂夫开心的哈哈大笑,整个气氛达到了制高点,安白一杯倒,此时趴在李雅 的怀里,二人相拥吐诉。

  说来也奇怪,李雅给她的感觉也很熟悉,如果仔细看过去,二人眉目非常相似,李雅就像是姐姐一般搂着她。

  包厢里一片热闹,司明远正跟客户一同吃饭路过此地时,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这里是谁?”

  服务生摇摇头,不顾服务人员的劝阻司明远偷摸的看了一眼,这一看到好,立刻拿起手机。

  “五第,我早就说了这女人水性杨花,我帮你盯着,你快过来!”

  电话那头正是温子染,正在公司开会。

  “这温少怎么了,那么生气。”

  “是啊,很少见他发火,那么重要的会议怎么说走就走!”

  一位董事生气的拍下桌子,会议室内鸦雀无声。

  温式企业内灯火通明,金融界都知道最近温式集团正在与欧洲市场做竞争,一千多名员工集体加班,这场仗如果能赢,未来的利润喜闻乐见。

  这次会议,是最后的决定权,关系到整个集团的收益,温子染突然离席,让众人怨声连连。

  “你公司没事吧?”

  司明远站在大堂,看到温子染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知道最近很关键,打完电话他就后悔,还让林家给骂了一顿。

  男子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就像一股飓风,阴沉着脸,路人见了都避之不及,太有杀气,唯恐连累到自己。

  “房间。”

  温子染目光阴霾,司明远也被吓到,小跑在的前面带路,就连他也开始紧张。

  “嘭!”

  门被直接躲开,巨大的声响引来了周围客人的围观,身穿一身黑西服的男子直接冲了进去,一个抬手,将站在安白旁边的男子打到在地。

  “啊!打人了!”

  “你干嘛,住手!”

  斯蒂夫先反应了过来,想上去将温子染拉开,被进来的司明远拦住,

  “家务事,别插手!”

  司明远严肃的说到,对于一个醉酒之人,力量足够。

  “你敢欺负她!找死!”

  温子染像发疯一样,一拳拳的打在梁凯脸上,因为他刚进门就看到梁凯拿着酒杯,一手搂着安白,非常亲昵,而安白则是痛哭流涕。

  在场除了斯蒂夫还略微有些意识,其余的三人全部醉倒,李雅看着这一幕还发出嬉笑声,认为他们在玩耍,小玉已经不省人事的趴在桌上,安白嘴里念叨着什么,眼泪不停的流出。

  “好了,子染,在打下去要出人命的!”

  梁凯脸上血肉模糊,醉倒的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只感觉一阵阵的疼痛,双手在空中挥舞,嘴里还叫着安白。

  “我的女人,我都不舍得让她哭!吗的!”

  温子染猛的扯下领带摔到一旁,眼神通红,就像野兽一样狰狞,酒店老板跟保安也走了进来,看到是司明远,点点头站到一旁。

  酒味和血腥味掺杂在一起,弥漫在空气中,让人恶心干呕又厌恶。

  “啊!头好痛!”

  安白只感到身体猛的一沉,头痛万分,捂着叫了出来。

  “跟男人在一起时就不痛了?就舒服了?非要这样折磨我,口口声声说是同事,你个贱人,贱人!”

  公寓内,温子染将她重重的扔到柔软的物品上,胸前剧烈起伏,大声嘶吼,他控制不住,他不想这样,看到安白难受他比谁都痛苦,可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要这般对他。

  “咚!”

  前面出现裂痕,顺着墙壁,献血滴滴的滑落。

  温子染颓废的坐在地上,看着床上的女子,他的心脏已经被撕扯的四分五裂,全身无力,胸腔缺氧,就连呼吸也困难。

  “啊,啊!”

  安白被阵阵的痛哭声惊醒,扶头坐了起来,立刻翻滚下床,

  “温子染,子染!你怎么了,别吓我,别吓我啊!!”

  温子染痛苦的抱头扭动着身躯,全身被汗水打湿,脸上苍白毫无血色,双手献血直流,大声叫喊着。

  “不能有事,绝对不能有事,你若死了,我也不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