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第十三章 温少出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三章 温少出头

小说: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作者:草莓是只猫 更新时间:2018-04-05 18:41 字数:2074

  秦傲雪是董方雨的跟班,二人关系向来不错,董方雨一开口,她立刻跟上。

  此话一出,众人这才意识到安白身上的衣服着实有些喜庆,粉红色的小礼服,若隐若现的乳沟,轻纱飘逸到脚踝,配上精致的五官,妙曼的腰身,比舒雅还要胜上一筹。

  “说什么呢,小雅结婚难不成穿一身黑?”

  小洁立刻开口,众人也跟着点头,喜庆一些理所应当,只是安白长相太过于耀眼,把新娘子的光彩都给夺去一些。

  “呵。塑料姐妹花,好朋友结婚应该陪衬,抢风头倒是头回见,不过也对,当初为了钱放弃感情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安白最害怕的一点还是被无情指出,众人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大家心中最大的疑问也呼之欲出,每个人都想知道为何安白会为了钱而离开,以前的她不是这样。

  安白站在众人前面,只感到身后许多的目光打在身上,董方雨看向阳台处的温子染,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眉毛挑动两下,目光放在她的衣服上。

  “秦傲雪,今天是我结婚,麻烦你说话注意点。”

  舒雅有些生气,其实她也想到会出现此场景,只是人多在所难免。

  “注意什么,这是事实啊,如果我说错了,跟你道歉。”

  秦傲雪一脸的得意,走上前一步,站到安白旁边,冷眼旁观。

  安白双手微颤,胸口的气血放佛在倒流,或许是房间冷气太足,此时只感到身体阵阵发凉,双腿发麻有些站立不住。

  “是,我是拿了温子染的钱离开,你说的是事实,可以了吧?麻烦你们先出去,小雅要换婚纱了。”

  安白强人心中的怒火,深呼吸调整一下,微笑的看着众人。

  在场的除了大学同学,还有一些舒雅的亲戚,在安白说完后,一个个指指点点的议论着,声音不小,放佛是故意羞辱。

  在老一辈的人看来,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女人比小三还要可耻。

  “呵呵,别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温子染看清楚了吧,亏你还为她那么伤心,跟这种货色成为同学,真是耻辱!”

  “啪!”

  秦傲雪刚说完,董方雨激动的内心都在欢呼时,只见一道身影闪了过来,一巴掌将她打翻。

  “子染,有话好说,别动手,别冲动啊。”

  温子染突然的出手让安白愣了一下,看到倒在地上的秦傲雪,心里说不出的情绪。

  “你干嘛,她为了钱把你抛弃,放弃你们的感情你还护着她,子染,你清醒一点啊!”

  董方雨上前把秦傲雪扶了起来,眼中带泪的看着他,温子染戏虐的扫视众人,另外一只手拿出手帕,使劲的擦拭着刚才动手的掌心,

  “真脏!”

  温子染还是冷酷的站在人群中央,周身散发的气场咄咄逼人,一旁的众人噤声不语,对于温子染,他们还是有些恐惧,这家伙性格突变,听说手段及其凶残,之前有家公司顶撞了他,直接收购然后开除所有员工,并让同行业永不录用,这件事情在整个a城一夜沸腾。

  安白站在一旁,温子染身上散发的桔梗花味若有若现的钻入她身体每个部位,她既开心又难过,开心的是为自己出手,难过的也是为自己出手。

  钱还完后二人再无瓜葛,这个时候他的态度又想表明什么?

  “请问,安白在这里吗?”

  就在大家一片静寂的时候,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出乎意料的是,梁凯走了进来。

  “安白你在啊,你把包落在我妹那里了,给你送来,您就是新娘吧,新婚快乐。”

  梁凯的出现让众人都惊讶,目光打量着过来的男子,男子一米八几的身高,一身黑色西装,清秀的脸庞,笑起来干干净净,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好。

  “你是?”

  舒雅疑惑的问到,眼神下意识看了看温子染。

  “那个我是她同事,就不打扰你们啦,小安以后别那么粗心啦,我先走了。”

  梁凯把包放在安白手上,又叮嘱了两句,安白一语不发,面带微笑,众人更加疑惑二人的关系。

  安白心中无奈轻笑,这下好了,梁凯的出现,自己怎么解释也说不清。

  “看到了吧,这女人回来才多久就有新欢,她心中早就没你了!子染,别再执迷不悟!”

  董方雨眼泪流淌了下来,原本有一些同情安白的人此时也越发的厌恶,在她们心中更加肯定她就是爱钱如命的贱女人。

  温子染一声冷笑,洁白的手帕随意的丢掉,手掌已经泛红,隐约有些发肿,目光空洞,走到安白身旁,轻声的说了句,

  “恭喜。”

  闹剧过后,安白跟舒雅一同来到了礼堂,一直到典礼结束,她才悄然退场。

  台上的舒雅绽放最美丽的容颜,最甜美的笑容,她何尝不羡慕,只是有些事情永远解释不了。

  众人都在吃着晚宴,只有她一人拿着包离场,坐上出租车后才给小洁发了条短信。

  刚想掏钥匙,发现门微敞。

  难不成进贼了?

  房间安静又黑暗,让人有些惊悚,安白小心翼翼的进入拿起桌上的饮料瓶,紧紧的攥在手中。

  此时,只有她的呼吸声,房间伸手不见五指。

  “唔!”

  突然之间,在楼梯口,一个人影闪过压在了她身上,柔嫩的双唇覆盖上来,霸道没有一丝温柔,牙齿激烈的碰撞,一股温热的液体带着些许腥味传遍口腔。

  安白被男子坚实的身躯紧紧的压倒在地,双手被抓住,腿又被缠绕,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慌乱之间,只要猛烈的咬住他伸进来带着酒味的舌头。

  “在他的身躯下,你不会也这般狠心吧?”

  “温子染?”

  他身上酒味太重,桔梗花的香味已荡然无存,此时的他没了刚才的强硬,瘫倒在一旁,安白急忙的打开灯。

  客厅一片狼藉,桌子上全部都是酒瓶,地毯上烟灰散落,还有几个没灭的烟头,在肆无忌惮的烧着绒毛地毯。

  “你到底想干什么!”

  安白无力的靠墙,今晚的事情已经耗费了她太多精力,众人的嘲讽,还有伴郎拿着钱,对她说一晚多少钱的挑衅让她沮丧,难过,甚至怀疑人生。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