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第九章 结婚喜帖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章 结婚喜帖

小说: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作者:草莓是只猫 更新时间:2018-04-03 18:34 字数:2033

  晚上到家,安白一开门,就看到黑暗中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影。

  安白并未惊讶,直接想上楼,

  “你今天上班去了?”

  温子染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安白回头,身后打开灯,头一次见他正常的状态,没有酒味,没有红晕,身着白色衬衫,胸口的扣子散开了两粒,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手里叼着烟,神情张扬傲慢,

  “嗯,钱我会尽快还你。”

  安白皱着眉头,没开灯时到也没多注意烟味,这一打开灯,地上散落的一堆的烟头,烟灰也是遍布沙发,连他黑色的裤子上,全部星星点点。

  灯光的照射下,空气中全部都弥漫着烟雾,烟雾后的他,比平时多了一丝的邪魅和神秘。

  “好,很好,金融行业,不错,来钱很快,跟你专业对口。”

  温子染放下翘在茶几上修长的双腿,透过层层的烟雾,慢慢的走了过来,就像是海中的霸主,穿透碧蓝的海水,乘风破浪,悠闲傲姿浮出水面。

  安白往后倒退一步,之所以住在他这里,完全就是想让他安心,知道自己不会跑,同时也铁了心的告诉他,等钱还上,定当离去。

  只是还有一丝别样的情绪,安白自己也不想承认。

  “果然你还是对钱比较喜爱,连读的专业都是金融,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有多穷啊?”

  温子染上前一步,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安白低着头,只感到上发阵阵的温热传到自己脸庞,带着浓郁的烟草味,三年不见,凡事都会变,就连以前滴酒未沾,厌恶烟草的他,如今也染成了酗酒,抽烟的习惯。

  “当初你学校里,处心积虑的接近我,恐怕也是为了现在吧。”

  安白抬头猛烈的看着面前的温子染,他越来越过分,一次次说出来的话就像是一把刀一样猛插自己心窝,一直告诫自己,他心中有恨,让他说说又有何妨,可自己还是忍不住,几次都想愤怒发泄,将当时的事情脱口而出,但话到嘴边又咽下。

  钱,他们的却拿了,不管什么原因。

  至于为何读金融,跟他也有一定关系。

  安白语塞,她不知该如何开口,她委屈,她心中憋了很多很多的难言之隐,她有好多次都想一死了之,可父母只有她一个孩子,她不能这般自私。

  尽管并不是亲生父母。

  “温子染,我最后说一次,三年前的相处,我始终都付出真心,没有一丝的欺诈和故意,也不曾贪婪你的任何财富!”

  安白压制中内心的苦楚,深呼吸,双手紧握,指甲渗进掌心,丝丝献血慢慢的流淌出来,她毫无察觉,比起心中的苦楚和憋屈,这点疼完全不算什么。

  “呵呵,随你怎么说,过去的事,我又能如何。”

  温子染看到她眼中倔强的泪水,目光闪过瞬间心疼,恢复到原来的讥笑和嘲讽,从口袋里套出一个请帖,扔在了她面前。

  “这周末,宋国锋的婚礼,新娘就是你们当时关系很好的舒雅。”

  “什么!舒雅!宋国锋!”

  温子染一句话,把安白从伤心中拉了出来,急忙捡起红色的信封,打开一看果真是喜帖,

  安白有些震惊,舒雅是大学时代关系很好的姐妹,当时舒雅跟小洁还有她是有名的漂亮三姐妹,三人关系非常好,经常穿一条裤子,自从安白突然离开后,舒雅也找过自己几次,得不到回音慢慢的也就都忘记了。

  这次安白回来,给舒雅和小洁都打了电话,只有小洁电话没换,联系上后又发生了后面的事情,恐怕她也没时间跟舒雅通信。

  “宋国锋跟明远家里有合作,前天明远见他把你回来的消息说了,他们没有你联系方式,让我转达。”

  这还会第一次温子染没有任何情绪的说话,安白看到上面自己的名字,有些恍惚。

  记忆好像回到了校园生活,那个时候的宋国锋很腼腆,跟女生说话都有些害羞,尤其是跟舒雅,好像是一见钟情一般,众人都知道宋国锋喜欢舒雅,只有舒雅一人不知,没想到,宋国锋还真的追上了舒雅,这么任性的姑娘,又调皮有一个暖男陪伴在身边,包容她的脾气,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安白蹲在地上,暖心的微笑,她是打心眼里替舒雅开心,至少自己的姐妹获得了 幸福。

  “舒雅说了,你一定要到场。”

  温子染继续说道,安白笑容慢慢凝固,她心里竟然产生了逃避,恐惧。

  她害怕,她害怕自己狼狈的样子出现在自己姐妹的婚礼上,她害怕面对离开时被传播的流言蜚语,她恐惧熟悉的同学一个个鄙视的眼神看着她,一个贪图富贵,抛弃爱人的女子,她背负的好重。

  “我还是不去了,礼金你帮我带过去吧。”

  安白一抹苍笑,扶着楼梯慢慢起身,这一起身,好似用尽了全部的力量,从骨子里将所有的勇气一拍即散。

  温子染沉默片刻,“啪!”

  打火机的火苗窜了起来,很高,好像能烧到天花板一样。

  “你若想到时候婚礼无法正常举行,你大可像乌龟一样躲在壳里,你的姐妹,脾气你最了解。”

  温子染香烟在此点燃,从她进屋到现在,烟就从未断过。

  “做过的事情不敢面对,这不像你啊,安白。”

  温子染猛吸一口,转头,穿透厚重的烟雾,直接凝视,深沉久远具有穿透力。

  安白靠墙站立,嗓子里像是又个东西,堵住了发音带,她几次想开口拒绝,但没有理由,她深深的清楚舒雅,说一不二,这种话像是出自她口。

  “周末上午十点,我来接你。”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温子染打开窗户,温热又阴冷的夏风猛烈的从窗户外飞奔而来,瞬间屋内的烟雾全部退散。

  自从那天晚上他强行占有她后,二人之间再也没有亲密接触,但那晚的伤害,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安白的灵魂深处。

  温子染路过她身旁时,安白不由自主的打个寒颤,直到听到房门声,整个人才松懈的瘫倒在地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