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第四章 我有钱,不要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章 我有钱,不要走。

小说: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作者:草莓是只猫 更新时间:2018-04-02 16:14 字数:2021

  勉强的撑起身体,想伸手端牛奶,就听到阳台上阴沉的声音,下意识的手一抖,缩回了被窝。

  “在国外三年,喝牛奶吃牛肉,体质还这样,是那女人给你的钱不够还是故意这般装可怜?”

  一个黑影走了进行,屋内没有开灯,漆黑一片, 只有走廊处微弱的灯光在闪烁,不用说,这里只有他二人。

  “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身体的温度还是有些偏高,嘴唇上下张合发出声音都很困难,声音沙哑,嗓子疼痛,

  “别装作无辜的样子,楼下有门,身上长腿,何须过来问我。”

  温子染坐到了一旁,黑暗中能感觉到他凝重的目光,毫不留情的打在她身上。

  安白没有说话,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这是她应该承受的结果,在她家人拿钱离开的那一刻,她已经预想到了这个场面。

  “不过,想走可以,把钱还回来。”

  温子染的这番话让她瞬间绝望,她根本不知道当初温夫人给 了多少钱,从来没问过父母,这笔钱她也没用过,去到西雅图的那一刻,她就靠自己的兼职完成学业,每个月还给家中生活费,倔强的她从不接受父母的一分钱。

  因为她知道,一旦她花了,就真的还不清了。

  “好。”

  安白点头,二人坐在黑暗中,沉默了许久,温子染起身,站在门口,背对着她,

  “拿着你的东西,搬到客房,这间房很干净,你不配。”

  说完,冷漠的离去,听着脚步声,应该去了楼下。

  安白费劲的撑起身子,打开灯,许久没吃饭的缘故,让她非常的虚弱。

  这,这里。。

  安白愣住了,这个时候她才算正视这件屋子。

  周围的摆设,以及柜子里的玩偶,正是三年前他们住的这间房,当时说好了,有朋友来只能住客房,这里只属于他们二人。

  温子染没忘,安白依稀记得温子染把自己甩到床上的那刻,周围非常的整洁,照这样说来,那天与她缠绵的女子应该在客房。

  想到这里,安白心中竟然有了一丝的慰藉,内心深处所埋藏的东西,此时在闪闪发光。

  她没有什么物品,她的包还在酒吧,里面的手机和钱包都在里面,但愿小洁走的时候会拿着。

  房间内部还有一个衣帽间,或许是她内心深处的记忆指引着她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打开门,一个小小的空间,四周全部是衣柜,中间是首饰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只感觉呼吸困难。

  这里所有的衣物和首饰,就连内衣都是以前温子染替自己购置部署的,中间的首饰台里闪着灯光,里面有一条彩色的项链,是当时庆祝一周年纪念,温子染托人跑了三个国家专门定制,这间意义非凡,最后她离开的时候,想拿走,但来不及了。

  眼睛湿润,她再也站不住,直接关灯逃到了客房,当门紧闭,痛苦的哭了出来。

  温子染并没有忘记她,只是现在的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

  一连过了五天,期间温子染只回来过两次,这两次身边都是不同的女伴,每次他回来总是会羞辱一番安白,让安白坐在楼下,亲耳听闻他们行苟且之事。

  有好几次,安白向冲上去将二人分离,阻止一切。

  只是她不敢,她也没资格。

  “碰。”

  温子染来了,安白面无表情的走下楼,就当不存在一般,等着他继续的羞辱,这次他却只身一人。

  “你喝酒了?”

  温子染周身散发着浓烈的酒味,脖子发红,嘴唇发紫,看样子是饮酒超标。

  “呵呵。”

  “小心。”

  温子染扑向地面,没有力气站稳,安白上前想搀扶他,力量太大被压倒在地,

  “快起来,地上凉。”

  安白使劲的把他给扶到了沙发上,急忙去倒水,手腕一把被抓住,

  “你是谁,你是谁!”

  “为什么长的那么像我的小白。”

  温子染眼中带泪,醉酒的他已经没了意识,像个小孩子一样,没了糖吃。

  “我给你倒水。”

  安白说不出的情绪,她只想逃离,不想跟他继续纠缠,

  “不要走,求求你。”

  身后的男子一把将他拽到了怀里,紧紧的搂住,把头放在了她的肩窝,浓烈的酒味伴随着呼吸声撒发了出来,打在了她的耳后,就像蚂蚁爬过心头一般,内心深处有些火热。

  安白摇摇头,示意自己冷静,

  我跟他之间已经没有机会,别妄想了。

  暗自腹诽,使劲挣脱,但此人的力量太大。

  “我有钱,我有很多钱。”

  “我给你,都给你好不好,求求你了,别走。”

  “小白,我,我都给你,别走。”

  安白的肩膀有些温热,肩头衣服被打湿,

  “对不起。”

  安白回过头抱着他,像哄小孩一般,一只拍着他的后背,一只手摸着他的头发。

  有一次他生病,安白就是这般照顾。

  或许在醉酒状态下的他放弃了所有的戒备,伴随着安白一下下的抚摸,渐渐的进入了梦乡,竟然响起了轻微的打鼾声。

  这要是让李景枫看到,下巴都要掉,因为安白的离开,他已经许久没有睡的那么沉稳,经常性失眠,已经成为了他身边所有医生的难题。

  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身边的助理就是著名的催眠大师,大约两天来一次,就是为了让他更好的睡眠,只可惜,最近越发的严重,他的脾气也越发的暴躁。

  现在若让他看到,恐怕会质疑自己的医术。

  这一晚,安白过的很不好。

  温子染每隔不久就迷糊的爬起来找她的身影,非要拽着他才能入睡,不得已安白只能陪他挤在沙发,抱着他在怀里,自己这才能勉强休息。

  “啊!”

  天刚蒙蒙亮,安白刚进入睡眠,便一下子被人推到了地上,

  “你干嘛!”

  此时的她有些烦躁,沙发上坐着的男子一脸的鄙视,非常嫌恶的拍了拍衣服,

  “没想到你这么恶心。”

  直接将衣服脱下,当着她的面扔进了垃圾桶,他以为,是安白趁醉,爬进他怀中。

  “混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