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第一章 突如其来的重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突如其来的重逢

小说: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作者:草莓是只猫 更新时间:2018-04-01 16:39 字数:2068

  “碰!”

  安白被直接涌向包间的地面上,巨大的冲力让她撞向了沙发一角,伴随着沉闷的哼鸣声,鲜血缓慢的从脸上滑落。

  安白感觉一阵刺痛,然后眼前发黑,有些眩晕,温热的液体流淌到嘴边。

  原本热闹非凡的包间,瞬间被突如其来的女子打断,坐在沙发中央的男子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目光完全没有看到地上的女子。

  “少在那里装柔弱,抬起头来让五弟看看!”

  司明远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他口中的五弟,正是目前市面上最赤手可热的金融奇才,短短的三年时间,直接将家族企业伸展到了欧美各大城市,仅用一年五个月,就使得当地很多龙头老大相继倒闭,手段可谓是金融界的夺命刺客,凡事他涉及到的地区,全部被缴获,有人说他为了金钱而生,又有人说他是欲望的化身,总之各种传奇的声音全部来源于他本身。

  “温少,这女人你认识?”

  温子染怀中的两位美女妖娆的看着他,俊俏的脸庞,高耸的鼻梁,还有那黄金比例的嘴唇,周身散发着夺人的气魄。

  今晚能躺在他的怀抱,简直比重了大奖还要开心,外界都传闻陪伴温少一晚,如果让他高兴,整个城中最繁华的地段随便挑,一夜暴富不是不存在。

  是她。

  坐在沙发中间的男子此时呼气沉重,手从两边女子的肩膀下缓缓在胸口抱臂,幽暗的灯光掩盖住他脸上的苍白,还有目光中的震惊。

  温子染此时不知该如何开口,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像一把尖刀,毫不留情的猛扎。

  尝试开口好多次,只感觉喉咙处被紧紧的勒住,发不出任何声音。

  三年了,三年的时间,她依旧保持着紫荆花的香味。

  “你们,出去!”

  温子染声音低沉,气场惊骇的有些吓人,坐在包间内的都是他的四个哥哥,这种情况在他身上,第二次碰见。

  “那个。。有事叫我们啊,都怨你,好好把她找来干嘛!”

  几名男子一脸的害怕,推着司明远走了出去,还能依稀的听到埋冤声,以及不可置信。

  硕大的包间内就只剩下瘫倒在地上的安白,还有坐在沙发上静止的温子染。

  任谁都没有想到,三年后再次见面,却是以这种狼狈的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在这种环境下。

  酒吧的隔音效果很好,但安静下来,还是可以听到外面的喧闹声,伴随着阵阵的欢呼。

  “啪。”

  金属打火机突然响起,安白也随之一颤,她清楚的感觉到,那人的眼神一直在她身上,许久没有离去。

  “温子染,好久不见。”

  安白受不了空气中的压迫感,坐起身子,整理了下头发,强装镇定的看着他,只是内心的愧疚太多,她还是无法做到大义凌然的直视,如若不是安白此刻双腿发软,早就逃离此处。

  良久,如果在静些,恐怕都能听到安白胸口的杂乱的心跳声,在烟雾已经弥漫了整个屋子的时候,沙发上才传来一声冷笑。

  “呵。”

  “好久不见。”

  温子染低沉的声音从牙缝中传了出来,声音不大,却声声有力的打在了她身上。

  “拿钱就跑的日子,看样子过的不错。”

  一种戏虐,一种耻辱,心底的埋藏已久,已经尘封住了回忆全部赤裸裸的浮现了出来,使劲按压都无济于事,就像是饥荒已久的野人,看到了海市蜃楼一般恐怖。

  安白一阵轻笑,这句话就像一把刀子,猛烈的插入她心底,使劲的搅动,翻滚着,似乎想把隐藏的一切都彰显在光明之处。

  回国第一天,与好友在酒吧聊天,却碰到了他,是老天故意的惩罚,还是恶意的捉弄?

  只是谁都没想到。

  三年前的夏天,一个陌生女人来到了家中,尖锐的讽刺声,趾高气昂的表情,以及父母低眉顺眼的讨好,无一不砸在了躲在屋内不敢出声的她耳朵里。

  很狗血的剧情,这位女人就是温子染的母亲,二人在大学期间相爱,家庭悬殊太大,温母得知安白的存在,从安父亲的工作到安母亲的养老院,无一不在逼迫,最终二人双双失业。

  只是这些安白不知情,安父母倔强不肯告知,只有这次温母的出现,安白才算恍然大悟,她的家庭无法与温家抗衡,同样,也无法与温子染继续相爱。

  “孩子之间有感情,您这样做未免太过于残忍。”

  安父一脸的愤怒,安白是他的心头肉,看到人这般的侮辱,实属生气。

  “残忍?她的出现对于我儿子才叫不公平,你们离开这里,对大家都好。”

  “还有,你的女儿的事情,身份信息我已查到,这点用我亲口告诉她吗?”

  安白在听闻这句话后,陷入了疑惑,后续的交谈没在听进去,很震惊自己身份有何隐瞒,成年的她很聪明,第一时间想到是被安父母收养,生活至此。

  安白跌坐在门后,脑海中一遍遍的闪过与温子染的日常,他们很恩爱,恩爱到温子染可以默默无闻替她在背后做许多的事情,也恩爱到可以抵抗他家里的安排。

  今夜太不寻常,她很乱,双手抱头,猛烈的撕扯着头发,窗外的热风阵阵的吹了进来,疯狂的拍打着她的脸庞,泪水从脸颊一直到胸口,黏,咸,脏。

  “别再说了!我们走,我们离开!”

  良久后,听到了安父的怒吼,温母一声轻笑,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安白主动与温子染解除恋爱关系,这笔钱算是最终的补偿费。

  还有,需要她亲笔签名。

  安白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父母,泪如雨下。

  “我签!”

  全家当晚连夜去到了西雅图,所有的一切,温母也提前安排好,至于给了安父母多少钱,安白不知道,也没脸问。

  她无法想象,在温子染看到那张纸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就连告别都未曾留下只字片语。

  至少她这的三年内,夜晚总是噩梦连连,睡眠极差,失眠偏头痛已经成为了她每天的并发症,也只有这样,她才能从愧疚中稍微的得到喘息,可能这就是老天对她的惩罚。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蜜婚来袭:温少,放肆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