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葱岁月:竹马老公你好甜第一章 他和她的关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他和她的关系

小说:青葱岁月:竹马老公你好甜 作者:姬岚 更新时间:2018-03-07 22:18 字数:3138

  豪华的别墅里,大床旁边的年轻男子动作优雅的系着纽扣,眼眸似无意的扫了一下大床。

  床上凌乱的被子里躺着一位女人,女人睡得很安稳,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遮住了她半个脸,更显的她楚楚动人。白皙的肌肤多了与她肤色不符的青紫痕迹,就连脖颈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吻痕。

  不得不说,女人生的极美。虽然说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是绝色。这一点,林羽阳并不否认,女人身边从不缺乏追求者,就算现在他们这样的关系,背地里也有人在讨好她。

  林羽阳仅仅看了女人的睡颜一眼,忽然眼眸变得幽深,片刻间便掀开被子,压上了床上的人儿。

  沈佳晴被他的动作吵醒,本能想要抗拒却在睁开眼睛看到他的一瞬间放弃,身体下意识的微微颤抖,没有挣扎也没有推开他。

  林羽阳停住了动作,看向了她,明显感觉到身下女人的颤抖,她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好看的眼睫毛不停的抖动,手紧紧的抓着床单。

  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心疼和受伤,不过瞬间便消失不见。他强硬的捏着她的下巴,带着一丝邪魅的性感,清晰而又缓慢的说,“沈佳晴,是不是沈家的公司度过难关了就不需要我了,你别忘了我也可以毁了沈家,今天是陪你去看你爸妈的日子,你也不想让你爸妈知道你现在这样吧!”

  林羽阳压下身体的欲火,视线从沈佳晴身上离开,再也没有看她一眼,大步走进了浴室。

  床上的沈佳晴感觉到他的离开,缓缓睁开了眼睛,没有焦距的目光落在房间的天花板上。

  许久,她动了动嘴唇,拖着已经累到极致的身体下了床,在脚碰触到地面的时候腿软摔在了地面上。

  疼痛从腿部传来,可她却像没知觉一样,手撑着床从地面站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换上。

  浴室里的林羽阳还为来的及淋浴,就听见了刚刚沈佳晴摔倒地面上的声音,快速往浴室门外的方向走去,却在接触到门把的时候停了下来。

  她,不需要他的关心,不是么?

  林羽阳自嘲的笑了笑,盯着浴室的门很久,仿佛才定了什么决心,把手从门把上放下来,利落的转身,打开了淋浴的开关。

  林羽阳出浴室的时候沈佳晴已经不在了,在卧室里没看到她的身影,他心里莫名的慌乱,下楼时余光看见了沈佳晴的身影,停住刚刚快速的步伐,不急不慢走下去。

  沈佳晴一边吃早餐一边和管家聊着天,应该聊到了什么好笑的话题,她笑的眉眼弯弯的,本来就精致的五官显得越发好看,浅蓝色的裙子配上到腰的长发,让她看起来更加青春,整个人如画一般美好。

  沈佳晴转头接触到林羽阳的视线时,她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刚刚吃的油条噎在喉咙里,让她不得不喝了一大口豆浆。

  林羽阳拉开其中一把椅子,吃起了早餐。有了林羽阳的到来,沈佳晴没有再和管家聊天,默默的吃早餐。餐厅变得很安静,只有餐具相碰偶尔发出的声响。

  吃完早餐后,沈佳晴便和林羽阳一起坐上车,司机启动了车子,向着沈家的方向驶去。

  车子上的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有点压抑,沈佳晴往车门旁挪了挪,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林羽阳余光瞟了一眼沈佳晴,眼眸里浮现一丝落寞和淡淡的哀伤,他当做没有看到仍看着窗外。

  沈佳晴的咳嗽声无预兆的打破了车子里的寂静,她用手捂住了嘴巴停住了咳嗽的动作,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把头靠在了车窗边,这样才感觉舒服了很多。

  林羽阳看向了她,她看起来很难受,本来肤色就白的她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双眉紧锁,眼睛紧紧的闭着。

  林羽阳眉头蹙了下去,薄唇微抿,看了司机一眼,司机跟了林羽阳多年,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打开了暖气。

  感受到暖气的袭来,沈佳晴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和心都变得温暖,刚才身体的不适也减缓了很多。

  她闭着眼睛,却能感觉到他投在她身上的视线,一如往常的淡漠和无视,他的视线瞬间便离开,短到她都几乎以为是她的错觉。

  她在奢望什么?他还是以前的他么?

  沈佳晴在心底苦笑了两声,甩出头脑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实在是感觉太累,便沉沉的睡去了。

  不久,车子停了下来,沈家到了。车里的女子睡得正香,车里安静的能听见她平稳的呼吸声。

  司机有些为难的看向了林羽阳,开了口,“林总,沈家到了。”

  林羽阳把食指放在了唇上“嘘”了一声,打断了司机后面的话,再也没有看司机一眼,转头看向了女子。

  沈佳晴似乎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

  林羽阳看到她这模样,眼睛里的淡漠散去渐渐变成了宠溺,忍不住地抚摸了下她的发丝,她乖巧的用脸蹭了蹭他的手,这么乖顺的样子,让他的心不自觉变得异样柔软,眼神是满满的温柔和疼惜。嘴唇上扬的弧度变大,连眼角都是笑意。

  车里的司机瞪大了眼睛,他从未看见林羽阳这个样子,那个男子无论何时都是面无表情,别说是这个温柔的样子,都没看见过他笑。

  不过,诧异归诧异,他是老板,他是下属,不敢议论什么。

  沈佳晴偏了偏头,林羽阳知道她就要醒来了,慢慢地抽回了手,手里还有她脸颊的热度。

  沈佳晴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以前,梦到了他和她以前的时光,这个梦很长很长,梦中她还感觉有人在温柔抚过她的发丝。

  她睁开了眼睛,意识到已经到了沈家,车子已经停了,她还在睡。那,……为什么他不叫醒她?

  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他还是那副无视她的模样,好像她不存在。

  她觉得自己真是越发奇怪了,他要怎样关她什么事?

  这样想着,便和林羽阳一起下了车。

  下车后,林羽阳牵住了沈佳晴的手,沈佳晴下意识的就要从他掌心里抽出来,林羽阳加大了握着她手的力度,她意识到这是沈家,张了张嘴唇,没有说话。

  她抽出手的力度小了很多,没有再抗拒。林羽阳弯了弯嘴角,牵着她走进沈家。

  他的大手牵着她的小手,他的手还有少许茧子摩擦她的手,不像她的手细嫩光滑。

  沈佳晴感受到林羽阳手掌心里传来的热度,她不是很习惯这样的亲密,把头偏向了一侧。

  “羽阳,小晴,等你们好久了!先坐坐,不久就可以开饭了!”

  开口的是沈佳晴的母亲,虽已不再年轻,那份端庄优雅却仍在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

  沈母边说边往着沙发的方向走去,待沈母坐下后,林羽阳和沈佳晴才坐在沈母不远处。

  林羽阳对沈母笑了笑,谦逊又不失礼貌的开口,“阿姨,那就麻烦您了!”

  “羽阳这就是见外了,很快就是一家人了!”

  沈父的笑声从二楼传来,笑声中还掺杂下楼梯的脚步声。

  自从进沈家没有说话的沈佳晴开了口,声音带了一丝沙哑,“爸,妈,我都很久没见你们了。”

  “傻孩子,现在不是看到我们了吗?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姑娘,让我们怎么放心。”

  沈母笑着着自己的女儿,眼神里是满满的慈爱和疼惜。

  林羽阳更加用力握住了沈佳晴的手,眼神里是不容置疑的坚定,看向了沈佳晴,缓慢又清晰的话语从唇中吐出,

  “阿姨放心,我会照顾好佳晴的。无论何时,只要她需要我,我都在。”

  那么炙热而又专注的目光,让沈佳晴无法忽视,连同她的心跳都慢了一拍,几乎要溺死在他温柔的目光里。

  沈佳晴很快移开林羽阳的视线,把手从林羽阳的手中抽出,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安静坐好。

  在沈佳晴和沈父沈母的呆愣中,林羽阳蹲在地上,握住了沈佳晴的脚腕,轻轻掀上她的长裙到膝盖,她的小腿上几处淤青便显露了出来,很明显是最近的新伤。

  林羽阳握着沈佳晴的脚腕有些微微发抖,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愤怒和心疼。

  他当时怎么就那么在乎面子呢?明明知道她很容易受伤。

  她怎么就这么不知道关心自己?受伤了不会上药吗?

  林羽阳从口袋里拿出药膏,拆开了盒子,用手挤出药膏在食指上,轻轻地用食指按向了淤青处,慢慢的涂抹均匀。

  沈佳晴因为按到痛处,小腿下意识缩了一下,嘴唇紧紧咬住下嘴唇没有发出声音。

  林羽阳察觉到她的动作,以为她是拒绝她和他之间这么亲密的动作,动作停滞了一下,看到她隐忍的表情便知道了原因。

  他看向她的时候是不带任何表情的,可是手上的动作却变得越发轻柔,仿佛在对待易碎的珍宝一样。

  他何其可悲,只有在沈家才能光明正大的对她好她才不会拒绝,他在她的眼中是那么不堪。

  药膏的丝丝凉气绕环着沈佳晴的小腿,让她觉得舒服了很多。

  这样的温柔体贴,怕是哪个女生都要动心的吧?

  不愧是商场上的人,真会擅长演戏。还好,还好她没有陷进去。

  不知道他们内心想法的沈父沈母,看着林羽阳的一切举动,默契对视一笑。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青葱岁月:竹马老公你好甜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