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46 保命还是保腿?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6 保命还是保腿?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7-03 21:15 字数:4085

  说到最后,她几乎都是哭着喊出来的。

  可是面前的男人没有一点点动容,只是眼神空了空。

  笑了笑:“为了一个席牟阳,你对大哥说这样的话。”

  他淡淡的抬手,扣住她颤动的瘦削肩膀:“昨天,为了一个想撞死你的男人,你威胁我,今天,为了一个席牟阳的电话,你跟我说你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肩膀渐渐疼痛起来,慕珥努力想要挣脱:“放开我!”

  大手一动不动,随着他的眼神一起收紧:“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没有我柏纵横的生活?每天和席牟阳待在一起的生活?是吗?是吗!”

  肩膀一阵尖锐的疼痛,慕珥吃痛得厉害,忍无可忍的一巴掌朝上甩了上去!

  一阵掌风朝柏纵横面门上刮来,在距离他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他含笑看着自己手里攥住的那一截纤细手腕,仿佛力气大到要捏碎她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原来珥珥真的没打算停住手。”

  他当然可以从她动作的第一刻就控制住她,他偏偏要看她是不是真的敢对他下这个手,直到那纤细手掌毫不犹豫的朝他挥来,距离他脸庞不到一厘米,他才顷刻间出手,把她轻易制伏。

  慕珥急得红了眼,一言不发的瞪着他,再疼也不开口说话。

  两人看似亲密,气氛却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宅子里的佣人全都胆战心惊,避免从他们身边经过,实在避不过去,也是低头匆匆走过,恨不得变成一会儿瞎子。

  柏纵横冷漠的看着她眼睛一点点红了起来,一边冷漠的分析着,想着自己果然是太纵容她了,一边却抑制不住想要伸手为她擦拭眼泪的冲动。

  他是疯魔了,才会真的松开手,捧着她的手吹气,看着那几道骇人的红痕,轻轻地问:“对不起,疼不疼?”

  慕珥毫不犹豫的抽回手,沉默着摇摇头,拿着手机就往门口走。

  身后声音冷得仿佛都能把这整座宅邸冻成雕塑:“珥珥,你去哪里?”

  慕珥头也不回的说:“回家。”

  柏纵横轻轻笑开,音量轻淡,却锥心刺骨:“回哪个家?慕公馆吗?”

  她笔直的身影,忽然顿住。

  身后有残忍的淡笑声音,分明是要她也觉得痛:“珥珥,你看,你除了我给你的地方,还能回哪里去?”

  他是她的靠山,他是她的恩人,他是她的一切!

  他要她这辈子,只能依偎在他身边!

  柏纵横笑得阴狠残忍,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咬着牙。

  可是那道纤细倔强的影子居然还在朝外走!

  她还在往外走!

  柏纵横再也忍不住,厉声低吼:“珥珥!回来!”

  慕珥终于回过头来,用一种他并不熟悉的眸光,静静地望了他一眼。

  他从未听过珥珥这样冷静的声音:“大哥,我并不是离开你就活不下去,我已经证明过了。如果你觉得,我那样努力的生活,是在给你丢人的话,那就别再管我了。我会过得很好。如果你那么瞧不起我租房子住、吃泡面、给人打工,那大哥你记住,是你把我养大的,是你把我养成这副你看不起的样子的。”

  他听到她最后的尾音分明已经带颤。

  可是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柏纵横从来没这么恐慌过。

  在所有佣人的面前,不管那些震惊至极的眼睛,大步追了出去,越过草坪,拦在慕珥面前。

  慕珥低着头,头也不抬,声音听起来已经疲惫至极:“让开。”

  柏纵横伸手想抱抱她,却被猛地后退两步的慕珥躲开了,厉声喝道:“你让开!”

  柏纵横伸出的手僵硬的停在空中,攥了攥,猛地伸手抓住她孱弱的肩膀,把她强行带到自己面前,扳着她的身子强迫她抬头。

  即便慕珥还是扭着脸,不容易让他瞧见,柏纵横还是看见了她满脸的眼泪。

  他被她满眼的伤心——惊得不知所措。

  “是大哥不好,珥珥不哭···”

  可是慕珥再一次推开了他的手,抬手顺手擦了擦脸,满脸淡漠的面对着他,正要开口说什么,手里忽然传来一阵手机响声。

  慕珥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龙侠。

  心头忽然一跳。

  她瞥了一眼一旁的柏纵横,当着他的面接了电话:“喂?”

  那头的声音异常嘈杂,龙侠的声音听起来又异常虚弱,分辨起来非常费力:“慕珥,终于接电话了···来医院一趟吧···席少要进去做手术了。”

  慕珥的脑子‘嗡’地一下子乱响——

  “你说谁手术?什么手术?”

  那头,龙侠像是再也没有耐心,大声的喊叫着:“席少!席牟阳!他的腿保不住了!麻醉针都打了两个小时了,他还在这儿就等着你!第一军需医院!慕珥!你难道不来?”

  龙侠语气已经是灯枯油尽,几乎有些歇斯底里。

  。。。。。。。。。。。。。。。。。。。。。。。。。。。。。。。。。。。。。。。。。。。

  慕珥呆了半秒,立刻挂断电话,眼前发花一片,身子前后摇晃几下,几乎快要晕倒。

  柏纵横一手托住她,脸色难看,刚刚龙侠的声音太大,他也听了七七八八。

  慕珥没有推脱,整个人几乎都挂在他的臂膀上,眼睛仍旧是一片黑暗,只凭着直觉抓住他的手:“···带我去第一军需医院!”

  她几乎是瞬间就哭了出来,像个被吓坏了的孩子一样。

  柏纵横攥了攥她的手腕:“好,别哭。”

  俯身把她打横抱起,一边大步朝外走,一边对司机吩咐道:“开车,去第一军需医院。”感觉到怀中人揪紧了他衣领,补充道:“用最快的速度。”

  司机不敢不使出全力。

  一路上飞奔,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

  可是不管速度如何飞快,慕小姐自始至终一语不发,脸色眼看着是越来越苍白了,身姿却一直笔直笔直的。

  慕小姐以往娇气,不仅非专属座位不坐,还对司机尤其挑剔,行车过程中不能有一点点的不舒服,就算是经过高低不平的崎岖小路,也不能让她有丝毫颠簸感觉。

  但是今天,就算已经面色苍白痛苦,她也一句话都没出口,只是把自己的红唇越咬越紧。

  柏先生竟然也不发一言。

  刚到第一军需医院的门口,慕珥就立刻跳下车去,脸色惶惶的往前冲。

  被柏纵横一把拉住,沉着道:“席牟阳在六楼的第三手术室。”

  慕珥犹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敢立刻跟着大哥走了,甚至隐隐觉得,席牟阳出这样的事情,或许有什么并不正常的隐情,而这个隐情,或许和大哥有关系······

  柏纵横被她不信任的目光刺了一下,脸色更淡漠了几分,也不再征询她的意见,直接攥住她的手,带她坐电梯上楼。

  慕珥刚到六楼,就望见医院六楼走廊上一个破了的深蓝色衬衫的男人胡子拉碴的坐在椅子上,看到她来了,立刻站起来快步走了过来:“慕珥!”

  看到一旁的柏先生,又赶忙改口:“···慕小姐!”

  龙侠身上的深蓝色衬衫染遍了斑斑血迹,几道划口把原本得体的衬衫划得不成样子,头发也是全都黏在他硬朗的脸上,他一个一线经纪人,何时这样狼狈过?

  慕珥看到龙侠这样一副狼狈样子,已经是心头恐慌:“怎么回事?怎么会那么多血,你——”

  龙侠摆摆手,语气虚弱:“不是我的,是席少的血,我们翻车从桥上摔了下去,敲开了玻璃,但是席少的腿被卡在了车上,他自己强行拔出来的······”

  生死关头,席牟阳亲手断腿,保全自己的性命和龙侠的人性。

  龙侠不必抛下他逃生,也不用眼睁睁看着他死。

  眼看着席牟阳在水下,已经意识模糊,仍旧果决至极的强行把腿从车子夹缝间硬生生拔出来,断腿保命。

  双腿尽断之痛,当机立断之勇,龙侠不得不服,不得不感激。

  慕珥双眼瞳孔惊颤:“···席牟阳呢?!医生在哪里?”

  龙侠抿了抿唇,眼光难受的望向手术室的方向:“都在里面,刚给他打了麻醉针,但是,席少不肯配合手术,一定要···你来才行。”

  慕珥眼睛一下子急得又红了,骂道:“胡闹!席家人呢?放着他这么闹?”

  龙侠摇摇头:“谁都没说,席少进去之间嘱咐过我,除了你,谁都不说,省得···席家人来麻烦你。”

  慕珥既然是初光的总经理,席牟阳在拍摄回去的路上出了事情,席家人如果得知了,一定第一时间迁怒经纪人龙侠和总经理慕珥,甚至一怒之下聚集媒体,毁了初光传媒,也断了席牟阳所有的演艺之路,就算日后他能平安,也再也不属于这个圈子。

  这个混账!总是在这种时候偏偏考虑得周全至极!

  慕珥回头说:“给我消毒衣服,我要进去!”

  一转身,刚想向身后的人张口恳求,却已经见到一套捧上来的蓝色消毒服。

  慕珥愣住。

  柏纵横淡淡的对那名医生吩咐:“带慕小姐进去吧。”

  那名医生对慕珥做出‘请’的姿势。

  慕珥咬咬唇,跟着那名医生急急地走了,临走前对龙侠吩咐道:“之后事情先交给你处理了!别着急!务必冷静!”

  她自己根本就不冷静。

  强撑着穿着消毒服进去。

  透过医生,看到那人一眼,慕珥就捂住嘴,发不出丝毫声音来了——

  反倒是病床上的人,明明瞳孔都已经开始涣散了,却竟然能透过重重人影灯光,由下而上却第一眼就看到了她。

  席牟阳翕动着嘴唇:“你过来,离我···近一点···”

  慕珥拨开医生们,趴在病床边,胆战心惊的看了一眼几乎变成全红的手术台,有些不可置信的想,一个人怎么会流出来那么多血?席牟阳啊,这是席牟阳啊,怎么会流出来那么多血?

  他动作僵硬的抬起手,一下子握住她的手,明明已经是没有气血的人了,却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好像不死不休一样——

  “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慕珥脑子一震,她没有忘记过——可是——他撑到现在不做手术,就为了提醒她这个?!

  她胸口起伏不定,本想大骂他一顿,可是咬着泪意,说出的话听起来像是在赌气:“那也要你有命才行!立刻做手术!”

  “我不信。你肯定忘了。”

  这样生死关头,席牟阳居然执拗得更胜以往!

  甚至抓着她的手,要求道:“你再重复一遍,我才相信。”

  周围的医生全都一副目瞪口呆的惊愣表情,慕珥恨得牙痒,偏偏眼眶又在发热,只能当机立断,开口保证道:“我保证,只要你好好做手术,只要你活下来,我就陪你,一直陪着你,三个月之内,我要你成为顶级天王,你为我挣到三个亿,我答应你一个要求!”

  席牟阳苍白如纸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近乎孩童得到礼物一般的天真微笑:“什么要求···都可以?”

  “对,什么都可以。”

  慕珥攥紧他的手,从来没有觉得他这么脆弱过,手中攥住的修长手指冰凉得好像不像活人一般。

  然后迅速推开他的手,转头对医生说:“立刻手术!”

  医生为难的问道:“保腿,还是保命?”

  慕珥一下子瞪大眼睛,毫不犹豫:“当然是保命!”

  病床的人却极其坚决道:“保腿!”

  慕珥怒喝:“当然是保命!席牟阳!你疯了是不是?”

  席牟阳躺在那里,笑了笑:“你让他们动手试试看,我立刻就会拼命挣扎,我死给你们看。”

  慕珥气得一下子发抖起来:“你神经病!”

  他无所谓的笑笑,满眼放肆。

  这就是席牟阳。

  正当慕珥还在绞尽脑汁的在想该怎么说服他的时候,就看到他突然抬起腿来,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狠狠一下子撞在了一旁的柜子上!

  几乎是瞬间就看到有血迸溅出来!

  慕珥整个人完全被骇住,瞬间被医生淹没包围,耳边都是满满的惊叫急切叫喊——

  “快——拿止血纱布来!”

  “这样下去他活不了了!”

  “听他的,听他的,别断他腿,先止血!”

月望兔 说:上架感言: (鞠躬)宝贝们,有这么几件事儿咩~ 1、本书明天将会上架。 2、上架后稳定日更,请宝贝们多多订阅多多收藏多多打赏~! 3、兔子是只拜金兔,您砸钱的力度将决定我更新的速度!^_^ 4、感谢各位小心肝们的支持~(再鞠躬!)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